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96章打一辈子的光棍吧

第2596章打一辈子的光棍吧

阎碧瞳在生病之中,头重脚轻,虚弱无比,又迷迷糊糊。

她从不敢奢想,不敢盼望,她心心念念的女儿会出现在神月都。

故而,在第一眼看见轻歌时,阎碧瞳只当自己是出现幻觉了,竟觉得进来的侍女与轻歌相像。

当轻歌跪在床榻边沿握紧她的手泪流满面时,阎碧瞳的心正被狠狠撞击着。

她躺在床榻,枕着玉枕,侧望着轻歌。

她颤巍巍的抬起手,轻抚轻歌的面颊,有些不可置信,喃喃自语,“歌儿……我的歌儿?”

“娘亲,是我。”轻歌重复道。

阎碧瞳猛地坐了起来,扶着轻歌的双肩,难以置信的望着轻歌。

阎碧瞳的眼眸红了一大圈,滚烫热泪缓缓落下。

“傻孩子,你怎么这么傻,神月都这么危险你还过来。”阎碧瞳知道,夜轻歌之所以会出现在神月都,背后之艰难难以想象。

轻歌依偎在阎碧瞳的怀里,这一刻的满足感,是天材地宝,是百亿元石都无法代替的。

失而复得的母亲。

上天对她真好。

轻歌在阎碧瞳怀中蹭了蹭小脑袋,蹭乱了三千银发,“我想娘亲了。”

一句话,说得阎碧瞳心内是百感交集。

“是娘亲不好,是我这个做娘亲的不好,都怪娘亲不好,才让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以后娘亲额一定会保护好你。”阎碧瞳紧紧搂着轻歌。

九辞望着温馨的画面,薄唇掀起,勾勒出一抹笑。

九辞想到自己才是被遗忘的孩子,眼神渐渐黯淡。

最可怕的,不就是遗忘吗?

不,准确来说,不是遗忘,而是不存在。

没有人记得他的存在。

九辞转过身朝屋外走去的同时,轻歌蓦地伸出手攥住了九辞的手腕。

九辞讶然地望向轻歌,阎碧瞳激动过后,也发现了九辞。

她看向九辞,眼中有几分迷茫。

轻歌拭去眼尾的泪痕,站起身子,把九辞拉到了阎碧瞳的面前,“娘亲,与你介绍一下,这是你的儿子,夜九辞。”

比之莫九辞,九辞更喜欢夜这个姓,听起来有一种归属感。

九辞的手足无措的站着,身体僵硬,面部紧绷,他不知要怎么面对阎碧瞳,想要就此落荒逃走,又期待一个鼓励温柔的眼神,一个温暖的怀抱。

“儿子……”阎碧瞳心生疑惑。

是了,二十年来,她只知道自己有个女儿。二十年后的今天,忽然有人告诉她,她有个儿子,最先的反应是万分的震惊。

九辞垂下落寞而失望的眼神,九辞倔强固执地望向了门外。

轻歌解释道:“当年娘亲不知是生了我这一个女儿,还有哥哥。只不过当时哥哥被空虚带走,丢到了乱葬岗,好在被人捡起……”

轻歌长话短说,尽量把来龙去脉说个详细清楚。

阎碧瞳错愕,讶然,随之是满目愧疚。

阎碧瞳握住了九辞的手,“娘亲对不起你,孩子。”

与阎碧瞳碰触时,九辞整个人都怔住,他下意思想把手抽回来,又有几分不舍。

九辞复杂的望着阎碧瞳,目光交错间,九辞迅速看向其他地方。

阎碧瞳似是吹了门外窗棂而来的冷风,又仿佛是身体倦怠了,更可能是情绪激动导致的。但见阎碧瞳眼皮沉重,眼球如同火烧耷拉,她的身子摇摇晃晃,往前栽倒。

九辞的心,骤然提到了嗓子眼上。

九辞一把抱住了阎碧瞳,回头看向敞开的屋门和窗户,本源灵气散开,下一刻,屋门和窗户全部合上。

九辞拿被子包裹住阎碧瞳,动作轻柔,扶着阎碧瞳躺在了床榻。

见此,轻歌会心一笑。

真是个可爱的哥哥。

“你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有个儿子,我的出现,会不会显得很多余。”九辞背过身去,望着窗门的方向,眼眶逐渐的湿润。

看吧,这个家庭,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做好准备来接纳他。

他的出现,像是多余的,又是措不及防的。

想至此,九辞愈发的难过。

他渴望亲情,唯独面对妹妹时才不会有所芥蒂。

因为他知道,他的妹妹这些年,过的很苦。他是哥哥,他要保护好妹妹,哪怕拼了这条命。

面对父母亲人时,九辞像是过不去那个坎儿。

曾经无数次在没人的时候,九辞就会想啊,为什么别的小孩都有父母,而他什么都没有。

他甚至怨恨过莫叔,为什么要救走一个本该死的他。

他也不知,莫叔为何不早早告知他亲人的消息,要等到这一年。

阎碧瞳咳嗽了几声,听见九辞的话,心里是撕裂般的疼。

的确如九辞所说,哪怕九辞是亲人,知道九辞的消息时,更多的是惊讶。

几十年来,从未想过。

九辞放开了阎碧瞳的手。

轻歌望着九辞的侧脸,并没有劝说。

九辞是走进死胡同里了,但轻歌相信,九辞肯定能走出来的。

九辞不肯回头看阎碧瞳,阎碧瞳苦笑,抬起手,想要去抓住九辞的衣袖,终是抓住了九辞衣袖。

“辞儿,真是抱歉,娘亲把你弄丢了。”阎碧瞳泣不成声。

她是有多无能,连自己的一双儿女都保护不好。

阎碧瞳剧烈的咳嗽着。

九辞没有回答阎碧瞳的话,朝外走去。

被阎碧瞳拽在手里的一截衣袖,最终落了空。

阎碧瞳的心,愈加的痛。

不多时,九辞又走了回来,手里端着一杯热茶。

九辞坐在床沿,扶着阎碧瞳,喂了一口茶,“走丢了不就走丢了,我这不是自己找了回来吗,你们把我弄丢就罢了,怎能不保护好妹妹。你自己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照顾自己,若是落了个什么病根可如何是好,我还盼望你长命百岁,给我找个良家女子做媳妇儿。”

轻歌无奈,九辞一向如此,刀子嘴豆腐心,口是心非。

阎碧瞳喝完一杯水,与九辞的关系愈发亲近了。

阎碧瞳一双手,分别握着轻歌与九辞的手,“你们都是娘亲的小孩。”

九辞转过头去,“难不成还能是隔壁老王的吗?”

轻歌:“……”自己哥哥怎么这么欠揍。

轻歌严重怀疑,九辞继续这样下去,是娶不到媳妇儿的。

打一辈子光棍吧。

轻歌心中腹诽,生着闷气。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