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00章一母同胞的哥哥

第2600章一母同胞的哥哥

轻歌微微一笑,轻点螓首,嗓音清冽,漠然的道:“数年前,与帝师有过几面之缘。”

轻歌打太极,四两拨千斤,说的含糊其辞。

如今阎狱在神月都的身份,让轻歌不得不小心谨慎,更何况还有母亲阎碧瞳。

“她是我的妹妹。”阎狱说话时,目光微转,邪肆杀戮的眼神,轻飘飘看向一众王孙公子,千金xiao jie,“诸位,日后在神月都,若是被我发现,谁对吾妹不敬,休怪我翻脸无情了。”

轻歌囧,她还想掩藏下身份,怎知阎狱就简单粗暴的说了出来。

轻歌干咳了一声,望着阎狱兀自风中凌乱了。

南熏、神女等人更是没有想到,程鳯和轻歌之间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若说是旧识,至多让他们忌惮轻歌,脑子里有小九九前会先思考下利弊。

但如是兄妹,那可是震撼,从此往后,轻歌这个刚入神月都的新手,便是满级大佬,可以在神月都横着走,跳着走,倒立着走都没问题。

轻歌望着威武霸气的阎狱,心情有些飘飘然了。

这数年的时光,她一直觉得老天爷看她不顺眼,旁人穿越哪个不是走上人生巅峰,而唯独她,苦逼了数年才熬出头。

好不容易翻过一座山,才发现还有一片天,就算翻过这片天,肯定还有如来佛祖的五指山在等着她。

都是天地的圈套。

但渐渐的,她发现,她也有金手指了。

九辞,东陵鳕,阎狱……

这些人,都在竭尽所能的保护她,不让她受分毫的伤害的。

轻歌眸光骤然一亮,望着阎狱嫣然而笑。

长廊旁侧,九辞猛地把折扇合起,听到阎狱的话后,登时就炸毛了。

九辞哀怨的望着轻歌。

自家妹妹怎么这么多哥哥。

走了个夜无痕,又来个帝师程鳯?

九辞走到阎狱面前,摇开折扇,挑起剑眉,星眸含笑,勾起了唇角,说话时言语间却是暗藏杀意,“神月都帝师?冒昧打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她一母同胞的哥哥。”

九辞特地强调了一母同胞,这四字咬字极重,恨不得抠出来挂在头顶闪瞎了阎狱的双眼。

阎狱讶然的望着九辞。

一母同胞?

阎狱目光渐渐暗。

他从不知道,姑姑阎碧瞳还有个儿子。

不过仔细瞧着九辞的容貌,看了许久便会发觉眉眼间神似姑姑。

阎狱立即有了几分信。

只不过,两个俊美男子之间,莫名的有着暗潮涌动的敌意。

“这段时间,妹妹辛苦你照顾了,往后交给我便好了。”阎狱是只披着狐狸皮的小白兔,眼中狡黠的笑。

阎狱揉顺轻歌的发,“怎么瘦了这么多,比以往还瘦了,日后哥哥带你吃好的,当年你就不大爱吃饭菜,一日三餐没个定数,看来这个lǎo máo病还没改掉,日后可不能这样了,我可得好好监督你。”

阎狱温柔的话语,听在九辞的双耳之中,却是充满huǒ yào味的挑衅和十足嘲讽。

阎狱言下之意岂不是在宣告主权,说数年前轻歌是依赖着他的,还明里暗里嘲讽九辞没有带妹妹吃好的。

九辞那小暴脾气怎能忍,“此前妹妹打扰帝师多时,劳烦帝师的照顾了,而今我已经找到妹妹,就不必继续麻烦帝师了。”

九辞气的跳脚,又委屈的双眼通红。

阎狱的话,的确是戳中了他的伤心处。

在过去的那几年,他像是夜色里与黑暗融为一体的光,没有人察觉他的存在。

在自家妹妹经历苦难千锤百炼的那几年,他还在九界自甘堕落沐浴着淋漓的鲜血。

阎狱微微一笑,“身为哥哥,这是我应该做的,说不上麻烦。我与歌儿相处许久,知道她的性子,这段时日,却真的是麻烦你了。”

九辞的嘴,从不输任何人。

那一张伶牙俐齿刀子般的嘴,曾在九界那条街上让数不清的人叫苦连天。

偏生阎狱三言两语,就能把他心底里的怒气和阴暗彻底挑拨出来。

妹妹,也不是特别的需要自己。

九辞是个极端阴暗的人,哪怕他追求温暖的光和希望,那也是他为了掩盖黑暗而戴上的面具罢了。

在阎狱面前,九辞那可抵百万雄师的嘴,此刻毫无用武之地。

他怒火滔天,却又委屈的很。

九辞眼眶外圈微红,咬咬牙,九辞沿着长廊走了出去。

轻歌扶额,无奈。

不曾想到,九辞和阎狱二人这般幼稚,竟能为了这种毫无营养的事争执半天。

九辞差点儿没把自己给气死了。

阎狱回头看了眼九辞,眸底划过一道讶然之色,倒没想到,九辞战斗力糟糕差劲的惊人。

却是不知,越在乎的,越害怕失去。

越是害怕,就越容易失了方寸,乱了阵脚。

从苦难中熬出来的人,有一颗经过千锤百炼的磐石之心,却也脆弱的不堪一击。

九辞离去的很快,下一刻就消失在轻歌视野之中了。

帝师的语气略带歉意:“我好像过分了。”

“我哥就那个性子。”轻歌耸耸肩。

而正是这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叫阎狱目光深处涌起了失落之色。

“九哥,这里交给你了。”轻歌说完,追上了九辞。

阎狱失落黯淡的同时,又有几分欣慰。

这丫头倒是信任他。

而这戏剧性的一幕,让众人下巴掉了一地。

南熏面露难色,走至阎狱面前,“实在是抱歉,帝师大人,我不知那人是你的妹妹。”

“不碍事,日后出门记得带上眼睛就好了。”阎狱语气淡漠的说,却叫南熏胆战心惊,神魂俱颤,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和恐惧之意。

南熏暗暗松了口气,幸好没有做太出格的事,否则得罪了帝师大人,她就彻底完了。

南熏只觉得那女医师的来历甚是诡异,但此时此刻,南熏不敢深想。

“是……”南熏低垂下高傲的头颅,甚是乖巧的模样,与此前的猖獗跋扈截然不同,像是没了齿牙利爪被驯服的恶狼。

“公主殿下,神女大人,今夜我为妹妹接风洗尘,还劳烦诸位来一趟我的帝师府!”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