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09章赤炎大人

第2609章赤炎大人

阎碧瞳沿着帝师府的长道徐徐而来,步子很缓慢,三步一个咳嗽。

两侧有侍女搀扶,手中拄着檀木缠藤的拐杖,身上披着月牙白的披风。

她的容貌难以分辨出年龄,分明是一种妖孽般艳若桃李的长相,精致出众的五官,脸上3没有过多的表情,却给人春风醉雨般的错觉。

披风随着她的走动而轻扬,底部一圈,绣着小簇的赤红火焰,似是象征了她的身份:赤炎。

“赤炎大人。”沐清瞧见阎碧瞳,格外的尊重,并且走向了阎碧瞳,似想要接替侍女来搀扶阎碧瞳。

阎碧瞳拄着拐杖,不动声色地绕开了沐清。

沐清望着落空的手,倒是不在意,勾唇清浅而笑,“赤炎大人腿部受伤,夜深露重,怎不在府中休养呢。”

“再不来,沐清大人都要对我的人下手了,沐大人,你说,我该不该来?”阎碧瞳说话的语气始终平淡,但周围的温度好似骤降,刺骨的寒风速起,沐清与之对视的刹那,呼吸骤然一窒。

“赤炎大人的人,我怎么敢动……”沐清满头雾水。

忽而,沐清看向轻歌。

赤炎大人所指的人,是她?

“赤炎大人,这位姬姑娘有人族的嫌疑,我才……”沐清说。

“人族?人族又如何?我腿上的伤,若非她及时出现,谁能发现魇北寒气的存在?堂堂神月都,都是一群庸医吗?怕只怕,有人想要我死。”阎碧瞳缓慢地朝酒席的方向走去,目光四转,说过之处,寒风般呼啸,红唇扬起傲气漠然的笑。

沐清眉头紧蹙,额上冷汗潸潸而落。

“沐大人,你是想动我的救命恩人吗?”阎碧瞳说罢,停下来,回头看向沐清,眼中闪烁危险之意。

沐清讪讪笑道:“赤炎大人,事情并非你所想那样,不带人族进神月都,是神月都的规矩!”

“沐大人是按规矩办事,看来我错怪沐大人了。”

阎碧瞳的态度放软,叫沐清暗暗松了口气。

沐清把头压低,低声道:“赤炎大人,若查出姬姑娘是人族,看在赤炎大人的面子上,我一定会酌情减少姬姑娘的刑罚。”

“嗯。”阎碧瞳似是累了,她在轻歌不远处的椅上坐下。

在她坐下前,侍女在椅上铺上了毛绒虎皮。

“都对姬姑娘客气点,莫要伤了姬姑娘。”沐清道。

“是。”

诸精灵们再度涌向轻歌,手持兵器,只不过这一次明显客气多了,至少明面上得顾忌阎碧瞳,不敢伤了轻歌。

陡然间,嗤嗤声响出现,只见轻歌周围一圈的空气,燃着一簇簇焰火。

火焰烧得旺盛,光芒映照在诸精灵的脸颊。

有精灵尝试着把兵器往前移动,坚硬兵器才碰触火光,就被火焰烧毁融化。

此火,并非寻常火,而是赤炎之火!

唯有灵女才拥有的赤炎之火!

沐清回头,诧然地望向阎碧瞳,“赤炎大人这是……”

“赤炎大人不是认同了我的做法吗?”沐清万分不解。

“沐大人不怕死的话,可以试试。这神月都,少了一个帝郡,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帝郡。”阎碧瞳靠在椅上,眼底露出疲惫倦态,慵懒孤傲,语气暗藏杀机,如同那纷然的赤炎火,刺痛了沐清的双目!

十八殿最高管事,帝郡。

精灵族有十殿王,十八殿则是诸王之下一个象征权威的地方。

帝郡沐清与帝师程鳯在神月都平起平坐,地位相同。

阎碧瞳敢说此话,便意味着阎碧瞳的身份之尊贵,话语之权威!

轻歌和九辞皆在担心阎碧瞳的身体……

轻歌在下午的时候,特地给阎碧瞳喂了安神的药汤,打算让阎碧瞳休息一番,养精蓄锐后,隔日再祛除阎碧瞳伤口的魇北寒气。

阎碧瞳拖着这具脆弱的身体来此已是耗损元气,还动用了赤炎之火,如此一来,伤口内的魇北寒气,岂非要侵蚀更深的地方……

轻歌眸光氤氲着阴寒之气,薄雾缠绕间有锐利的光绽放。

轻歌犀利地瞥了眼南熏,杀气稍纵即逝。

霎时,南熏如芒在背,一股深井寒气从脚底涌上天灵盖,南熏不由自主地颤抖。

那一瞬的恐惧感,让她如堕炼狱,似置冰窖。

轻歌快步走出赤炎火的圈,解下身上的披风,盖在了阎碧瞳的身上,又将迷你大小的万金鼎,塞在了阎碧瞳的怀里,再在万金鼎内放入青莲火。

东方破惊呆了。

鼎炉还能这样用的吗?

在他的认知范围内,鼎炉都是用来炼丹炼器的……

没想到还能用来暖手。

若药宗那一群老头们知道轻歌这般用万金鼎,只怕会连连叨叨……暴殄天物!

轻歌动作温柔地把阎碧瞳系好披风,似是觉得还不够,嗔了眼九辞,还在云里雾里的九辞,立即心领神会反应了过来,把身上的披风也解了下来,递给轻歌。

轻歌将九辞的披风覆在阎碧瞳身上,握了握阎碧瞳的手,还是微微凉的,轻歌愠怒,眉头蹙起。

“都这么晚了,不该出来的,夜里寒气很重。”轻歌紧握着母亲微凉的手,忍着怒气说道。

她好不容易找到的母亲,不能再丢了……

这一刻,轻歌似是明白了九辞的感觉。

那一瞬的阴郁和怒气,似乎难以控制。

像火山喷发般的烈焰,一腔怒气即将喷出。

南熏、沐清等精灵,瞠目结舌,侧目看来,个个呆若木鸡。

赤炎灵女一向不大好接触,脾气古怪,也就神女能与其多说几句话。

正因为如此,南熏才会一直在赤炎这里下功夫。

神女能够做到的,她为什么不能?

不过,在看见此刻的赤炎灵女后,南熏只觉得神女的火候还不到。

便见阎碧瞳如个小孩般低下头,似知道自己犯了错乖乖挨批,还解释道:“这不是担心你吗……”

“担心我也该注意自己身体,实在不行也该多穿些衣裳,带个暖炉,做个轿辇也好。”

轻歌蹲下来,手放在阎碧瞳腿部的伤口上,隔着衣料,传递逐而温热的雪灵珠治愈之力。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