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17章让她医治!

第2617章让她医治!

cid="7acqexw6lng3pw">

隋灵归是青莲一族的族长,并且存活了千万年之久。

其实力之深,地位之高,身份之尊,是寻常青莲人难以比肩的。

东陵鳕现在还不算是真正的青莲王,他还在找回实力之中。

而且,他的神智才慢慢找回,便因为夜歌的怀孕,而受到了一次猛烈的冲击。

这是当初两次失血而流下的后遗症。

隋灵归一心只想保住夜歌的胎儿,这是上古东陵的血脉,并且,那个孩子是紫月花的容器。

拥有紫月花的青莲,才有着滔天之实力。

隋灵归费尽心思,只想要成就青莲王,夺回青莲圣物紫月花,青莲在千族之中的地位,才会一如既往,更不会受中南幽族的威胁。

于成大事者来说,儿女长情,是那么的不堪入目。

隋灵归始终想不明白,青莲王,为何非要执着于一个女子。

隋灵归对夜歌腹中骨肉的在乎,超乎了常人的想象。

正因为如此,一听到孩子保不住,隋灵归才会失了理智,乱了方寸,不再有素日里的冷静稳重。

隋灵归快步朝殿外走去,目标只有一个,轻歌怀中的小白猫。

炖了一只小畜生,挽救青莲的小王子,这是小畜生的荣幸。

大多的上位者,视生命为草芥。

这再正常不过了。

隋灵归走出大殿,五指如爪,青光闪烁,隋灵归的手,猛然抓向轻歌怀中的小白猫。

在这一瞬间,轻歌脑子里千回百转,即便心里不断告诉自己,一定是沉着淡定,不要管这个闲事。

但最终,轻歌还是护着小白猫往后退了数步。

不知为何,灵魂深处有种强烈的冲动,绝对不能让这只猫出事。

小白猫窝在轻歌怀里,湛蓝如海,似宝石一般的眼眸,淡淡地望着隋灵归。

那眸子里,写满了常人不懂的忧伤和悲哀。

喵呜。

小白猫极为痛苦,低低地喊了一声,随后把脸埋在了轻歌的怀内,似是不愿再看这浊世的污。

“姬姑娘?”隋灵归语气之中已有怒意,显然,若非看在神女的面子上,姬姑娘此刻也是她掌中亡魂。

神女手握权杖走至轻歌身旁,压低了声音:“给她,不要因小失大。”

轻歌很清楚,她来青莲的目的是什么。

不能节外生枝。

轻歌目光微颤,低头看了眼小白猫。

小白猫突然仰起头,伸长了脖子,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轻歌下意识抓了抓小白猫的下巴和脖颈,登时,小白猫发出开心的咕噜声。

下一刻,小白猫歪着脑袋面朝轻歌,眨了眨眼,嘴巴张开,像是微笑的弧度。

最终,小白猫跳出轻歌的怀抱,迈动雪白的小爪子,走向了隋灵归。

义无反顾,无怨无悔般。

它好似不愿给轻歌造成困扰。

就在小白猫快要靠近隋灵归时,一直站而不动的轻歌,陡然冲出,一把捞起小白猫。

小白猫讶异而惊喜地望向轻歌,轻歌揉了揉小白猫的脑袋,笑着说:“不怕。”

“姬姑娘,此猫乃我青莲灵妖猫,你这是……越了规矩……”隋灵归嗓音拔高,充斥着怒意,宛若雷霆之声震彻青莲宫殿。

轻歌怀抱小白猫,毫不怯弱的与之对视,清幽的眸漾起了点点笑意,似平静宁和的深海,掀起了惊涛骇浪。

波澜重重。

杀机四起。

“隋族长,我是一名医师,我能有办法治好准王后。”轻歌轻声道。

隋灵归目光森寒望着轻歌,对视良久,隋灵归不屑一笑,“你能治好?你认为我青莲无人了?没有医师来治了?”

为夜歌治疗的竹医师,迅步而来,他暗沉的眸,暗暗扫过轻歌,随即摆出痛心疾首的样子,“这位姑娘,我的医术,好歹出自于药神殿,你算什么,敢质疑我的医术?”

竹医师的双眸,阴鸷似鸦,像是夜里的魔。

只不过,那阴鸷之色,藏在眸色的最深处。

神女叹息一声,她以为,夜轻歌能够冷静下来,理智面对。

奈何——

一只猫,打破了全盘的棋。

事已至此,神女只得往前一步走,手握权杖而作揖:“隋族长,仁族药王之徒东方破,在精灵族与姬姑娘切磋,立见高下,拜服于姬姑娘。姬姑娘之医术,我愿用项上人头担保。隋族长,我是长生云神信得过之人,我对青莲,绝无坏心。而且光天化日之下,姬姑娘绝不敢害小王子。”

竹医师皱眉,颇为愤怒:“你们二人,拦着族长是为何意?”

竹医师转身面朝隋灵归单膝跪下,“族长,事不宜迟,还请赶紧炖灵妖猫的骨汤为准王后补气安胎!”

似是为了附和竹医师般,一直抱着东陵鳕臂膀的夜歌,尖叫一声,满头冷汗,直接扑在东陵鳕怀中晕倒了过去。

东陵鳕往后一退,没有抱着夜歌的意思,夜歌直接摔在了地上。

夜歌的双腿.间的衣料处,透出了鲜红的血液。

夜歌倒在冰凉的地上,周围的婢女见此,惊呼出声,连忙走来把夜歌抱起。

“血,族长,有血。”婢女尖叫。

一声尖叫,一抹血迹,直接把隋灵归的理智燃烧殆尽。

竹医师走来,从医箱里取出丹药喂给夜歌。

丹药入口即化。

“隋族长,快!”竹医师急道。

“不要胡闹。”神女在轻歌耳旁低声说。

小白猫窝在轻歌怀里,仰头睁着湛蓝而忧伤的眸望着轻歌。

随即,小白猫把脑袋靠在轻歌胸膛,仿若在聆听她的心跳声。

小白猫发出开心舒服的咕噜咕噜声。

怀中柔软的触感,让轻歌不舍。

那一双忧郁的眸,似曾相似。

一想到现在放手,这只小白猫就成了一锅汤,轻歌顿感毛骨悚然。

轻歌咬了咬牙,把小白猫塞进了虚无之境。

拳掌相碰,气势磅礴。

轻歌拱起双手,凛然道:“隋族长,请让我来医治准王后。”

“都到了这种时候,姬姑娘还要任性妄为吗?姑娘可知,若非看在神女的面子上,你有命来我青莲,却没命出青莲!”隋灵归怒道。

“让她医治!”东陵鳕走出门槛。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