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21章辣手摧花

第2621章辣手摧花

cid="7acqexaymhsaow">

“我想要杀死她腹中的孩子,族长不肯,族长说,哪怕是千分之一的渺茫,也要保下那孩子。她说,我怎能杀子呢……”

东陵鳕满眼痛苦地道。

哪怕他有一颗坚定不移的心。

可他也怕,怕那千分之一的渺茫。若真是他的孩子,他不知该当如何。

轻歌抬起双眸,心疼地望着东陵鳕;从始至终,他一直都是让人心疼的。

“你会讨厌我吗……”东陵鳕问。

这一句话,问的轻歌心脏抽搐般疼痛。东陵鳕,还是一如既往的傻。

他与墨邪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他从未有过墨邪的洒脱。他画地为牢,困兽之斗。分明纤尘不染干干净净,偏生要浴血谈爱。

“怎么会呢。”轻歌笑着说。

“你可以跟我说说你的丈夫吗?”东陵鳕仰头望月,身影被光拉得很长,尽显落寞。

轻歌脚掌踩地,身轻如燕飞掠而起,稳稳落在了东陵鳕的身旁。

轻歌说:“我的丈夫啊,是个非常可爱的人。”

若非妖后泯灭姬月的天性,姬月何至于残忍如斯。

在四星的那段日子,才是真正的姬月,那么的可爱,在她面前毫无保留。

可惜,被妖后逼得成了一个孤独厌世的人。

“比我还可爱吗?”东陵鳕冷不丁问了一句,叫轻歌无言以对。

这该如何回答。

“你和他都是独一无二的。”轻歌酝酿了一番措辞,道。

“那就是没有他可爱了。”

轻歌:“……”您老可真机灵呢。

俩人之间好一阵沉默,轻歌躺在高墙之上望着白月。

“你怎么认出我的?”轻歌问。

“你化成灰我都能认出你。”东陵鳕理直气壮说。

轻歌:“……”这天没法聊了。

“你不想娶她吗?”轻歌再问。

“这还需要问吗?”东陵鳕说。

轻歌头疼,扶额,只觉得东陵鳕干脆改名叫东陵怼怼好了,怼得她都没脾气了。

咕噜。

轻歌肚子里传出两道声音,轻歌皱起眉,无言之中与东陵鳕对视一眼,氛围愈发的尴尬了。东陵鳕认认真真盯着轻歌的肚子瞧了好半天,随即小心翼翼从怀中取出两个用荷叶包着鼓鼓的东西。

阵阵香味从中溢出,东陵鳕将用细绳绑好的荷叶包拆开,几枚梨花酥入眼帘。

东陵鳕把一个荷叶包递给了轻歌,“你尝尝看,我的最爱。”

轻歌接过荷叶包,拆开荷叶,拿出了里面的梨花酥。

毫无疑问,青莲的厨子很好,这是轻歌数年来吃过最美味的梨花酥了。

东陵鳕皱眉,“这梨花酥,还差一种味道,可是纵然换了再多的厨子,也没有一个能做出我想要的梨花酥。”

轻歌心脏猛地下沉,往事如潮水涌来,历历在目,叫人热泪盈眶。

这傻子,分明都遗忘了所有,却还在执着于曾经、

“我真羡慕你的丈夫。”东陵鳕说。

“我也羡慕。”羡慕他能娶到她这么好的姑娘。

东陵鳕吃着梨花酥,听到轻歌的话儿,险些噎了一下。

东陵鳕看着轻歌的侧颜,勾着唇笑着了。

喵呜!

小白猫从虚无之境里走出来,高高竖着毛茸茸的尾巴,湛蓝如洗的眼眸,看了看东陵鳕,又看了看轻歌,最终走向轻歌,窝在轻歌盘起的腿上,自己蜷缩着躺下。

东陵鳕眉头一挑,“喜新厌旧的猫。”

小白猫似是很得意般,耀武扬威般看向了东陵鳕,像是在炫耀什么。

东陵鳕温柔地望向小白猫,突然对轻歌说:“日后你若还有个孩子,就叫东陵吧。”

轻歌吃着梨花酥,一脸呆滞地望向东陵鳕。

姬东陵?

什么鬼名字……

却不曾想,东陵鳕也有这般腹黑狡黠的时候。

当不成你丈夫,当你儿子也行。

东陵鳕又道:“或者生个女儿,我等她长大。”

轻歌额上落下一滴冷汗,“青莲王这般说,我可不敢生女儿了。”

“是啊,我是青莲王。”

东陵鳕吐出一口气,站起了身子,站在这高高院墙之上。

他伸了个懒腰,忽而垂眸看向轻歌,他措不及防地俯下身子,似要亲吻眼前的女子。

轻歌眼眸微睁,眸光陡然锋芒,如宝剑出鞘,寒光乍现!

近在咫尺之时,东陵鳕却是停下,捏了捏轻歌的脸,“真可爱。”

说罢,东陵鳕身子化作一团轻烟消失在轻歌的面前。

东陵鳕的眼神,愈发之暗。

他好像答应过一个人。

他忘了那人是谁。

但他承诺,要保护好她。

脑子里一团浆糊,东陵鳕头痛欲裂。

……

轻歌独坐在宫殿墙上,无奈地躺下。

九尾血鸾幽幽的声音传来:“想不到老大的风流债都勾到了青莲王的头上。”

“女人,呵……”朱雀高傲的道。

蛇王懒懒地说:“要小心隋灵归那老女人,贼可怕的。”

玄武:“不如把青莲王一并收了吧。”

轻歌掏了掏耳朵,眉头蹙紧,低声道:“吵死了。”

虚无之境怎么天天就这么吵?尤其是九尾血鸾,那张嘴,一天到晚就没合上过。

轻歌说罢,虚无之境里一片安静。

小白猫窝在轻歌的腿上,舒适地眯起眼睛,偶尔仰起头看向轻歌,湛蓝的瞳眸倒映着满夜星光。

许久,九尾血鸾又说:“老大,你丈夫是谁?”

“妖王。”蛇王说。

九尾血鸾猛地怔住,“妖……妖王……老大,你真可厉害。”登时,九尾血鸾两眼崇拜的隔着虚无之境看向轻歌。

蛇王又道:“老大的儿子是魔君。”

九尾血鸾彻底的震惊。

本以为上了一艘贼船,怎知上了世间最威猛的船!

“诶,不对啊,妖王和人类的儿子,怎么可能是魔君呢?若是魔君,岂不是有一方是魔?”九尾血鸾浮想联翩,弱弱地道:“老大,你该不会背叛了妖王,与魔有染吧?”

蛇王一尾巴打向九尾血鸾,“想什么呢?老大是那种人吗?就算是,你这样说出来,老大不要面子的吗?”

轻歌挑眉,眼神愈发的危险。

虚无之境里再度陷入沉默,一众兽兽瑟瑟发抖。

唔。

老大好可怕。

好凶!

……

轻歌头疼的很,看来这群兽们,是太闲了。

经这么一闹,轻歌彻底是没法睡了,索性坐在高墙之上xiū liàn。

夜里的星辰之力,尤为旺盛。而且随着xiū liàn,轻歌发现了一个奥妙。若是在夜里用星辰之力战斗,战斗力至少是白天的十倍。当xiū liàn至曙光破晓时,星辰之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密如潮水,浩瀚如夜,最终全部汇聚进真元之内。

在xiū liàn的过程中,一缕血魔煞气和一丝魇北寒气,齐齐进入了真元。

像是石沉大海,并没有起太大的波澜。但轻歌不知,有些石,是精卫用来填海的石。

一夜无眠,xiū liàn至清晨,霜浓雾重,寒意凉凉。

轻歌跃下高墙,在侧殿浴池沐浴。

轻歌闭上眼,随之吐息,丝丝浊气消散于长风中。

轻歌身穿薄衣,坐在浴池之中,感受着温水触摸肌肤,浴池水面漂浮的嫣红花瓣,传出阵阵芬芳。

蓦地,轻歌打开了宝剑冷锐的眸。

风声微动,轻歌抬头看向高墙之上。

一道人影迅速扑来,轻歌眼疾手快,精神力微动,衣裳落在了身上,随其身体迅速旋转,一瞬之间就已裹上外袍。

那人影脸上戴着面具,身穿黑衣,五指如爪赫然伸出,欲抓向轻歌的衣襟,撕裂开衣裳。

轻歌双手展开,脚掌踏风,身如燕轻盈,似流星追月,迅猛后退。

那人想抓住轻歌的脚踝,轻歌趁势一脚踩在他的脸上,同时手执明王刀,一刀劈向来人的脸。

黑衣人感受到刀的锋锐,fǎn gōng为受节节后退,摔在了浴池水内。黑衣人脸颊虽躲过了刀芒,但锋锐的光刃,还是破开了他的面具。

啪啦。

破碎的面具,掉落进浴池。

轻歌平稳落地,碎发微湿,一双寒眸轻瞥向他,“妖殿有采花的癖好?”

被识破了真面目,幽族妖殿倒也不恼,站在浴池里,笑望着轻歌,“姬姑娘错了,在下不是采花,是想辣手摧花。”

轻歌嘴角抽搐……

“妖殿癖好真是特别,恕不奉陪!”轻歌转身即走。

幽族妖殿连忙喊道:“夜轻歌!”

轻歌眸光暗闪,迈动的双腿不曾停下,眼神却是愈发锋利逼人。

幽族妖殿趴在浴池边沿的大理石上,好奇地望着轻歌消失的方向,懊恼的,自言自语说:“难道真是我认错了?啊呸,分明是青莲王见一个爱一个,还以为是什么专情的人呢。”

妖殿闷哼一声,水花四溅,潇洒掠出浴池,自天顶捅破了一个窟窿,飞了出去。

待妖殿走后,轻歌换了一身冰蓝长衫。

红衣银发——夜轻歌的特征太明显了。现在她是姬美丽。

轻歌换好衣裳,恰逢神女前来。神女看见轻歌,眼底闪过一抹惊艳之色,“红衣张扬,黑衣内敛,蓝衫倾城……姑娘真是美若天仙。”

“神女谬赞了。”轻歌在桌前喝了口茶,“今晚订婚宴如期举行?”

“嗯。”

神女淡淡应了一声,坐在一旁,抬眸望轻歌,说:“竹医师死了。”

轻歌握茶的手一顿,旋即抬手,将茶水一饮而尽。

放下茶杯,轻歌道:“该死,不足为奇。”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