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46章-风声鹤唳

第2646章-风声鹤唳

七族老疾冲而来,三族老全力以赴显然也不是他的对手,电光火石间一个照面已败下阵来。

七族老怒焰冲冲,滔天而起,当他感受到死骨傀的气息时,恨不得把夜歌给生吞活剥了。

那灵夜狼不是什么震撼千族的神兽、超神兽,xiū liàn了万年,实力也才得到七族老的认可而已。

七族老与灵夜狼相依为命,更多是因为灵夜狼乃爱妻留下来的。

他的妻子,贤淑雅慧,心地善良,那一年路过魇北地,捡到了一头被冻坏的小狼。

从此,小狼陪伴妻子,妻子死时,灵夜狼惆怅了数年之久。

灵夜狼每夜都会蜷缩在坟旁休息,这万年来,七族老大多时候也是提着一壶酒,坐在坟前诉说思念。

有时,他还会笑着说:你看,小狼又瘦了……

经轻歌的提醒,七族老知道小狼被死骨傀所害。

发现死骨傀来自于夜歌时,七族老心思百转,骤然想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东陵鳕对姬姑娘情有独钟,此前,灵夜狼还咬伤了夜歌的腿,不由想到是夜歌这个妒妇,用了一石二鸟之计。

七族老一脚踩三族老的脑袋,这一脚用力之猛,险些把三族老踩出了个脑震荡。

同时,七族老宛如一把凶戾无且笔直的剑,手握两把令人闻风丧胆的弯刀,对准了夜歌的天灵盖。

老人浑浊的眼里,是腾腾怒意和四shè jīng光。

关键时刻还是隋灵归往前踏步,与七族老对,堪堪从两把弯刀下救了夜歌一条命。

七族老来势冲冲,杀气骇然,夜歌吓得两腿无力发软,恐惧地望着七族老。

“族长!”七族老瞪视着隋灵归,阴恻恻冷喝。

隋灵归与七族老是万年的交情,实力不七族老差,她看着面目扭曲而狰狞的七族老,深知灵夜狼之死会让七族老丧失理智。

隋灵归轻叹一声,说:“她肚子里,有小王子。”

夜歌犹如醍醐灌顶般猛然反应过来,挪动了下身子躲在了隋灵归的身后,不敢与七族老对视。“小王子?”七族老冷笑,“这等jiàn rén,也配孕育我青莲王族的血脉?她的孩子,配为小王子?老夫杀她,有何不可?吾王正值青年,身强力壮,便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又如何?若想要正统血脉,想要子孙满堂,岂非轻而易举之事?李婊圈养死骨傀,此为大罪,罪不可恕。我族太族宗旨,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她一个登不大雅之堂

的jiàn rén?灵夜狼是老夫亡妻之爱宠,她嫉妒成性,杀我爱宠,栽赃于姬美丽,此乃不义之罪,悍妒之罪!”

七族老字字声声宛如滚滚天雷,其势磅礴如高山,声冲九霄,怒火灼烧,杀气逼人。

夜歌吓得花容失色,躲在李翠花的身后,两腿发软,肩膀颤抖,只一个劲儿的哭。

被七族老踩了一脚的三族老,揉揉头,咬咬牙,看了眼夜歌,说:“准王后在青莲无权无势,怎能触及死骨傀?此事还需三思。”

“无权无势?这是她的事,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还需要老夫为她来找理由吗?”

七族老话罢,把玩着两把弯刀,步步紧逼夜歌。

隋灵归蹙眉,站在夜歌面前,叹声道:“七老,灵夜狼之死,我知你的怒气无处发泄,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便是你有怒要发泄,此时也不可,小王子何其无辜……”

“族长,你让不让开?”七族老猩红了双眼,那架势,大有隋灵归还要拦着,与之搏命的意思。

隋灵归到底是一族之长,xiū liàn存活万年,早已是人精,更有青莲族长的威仪。

“七老,你要以下犯吗?”隋灵归压低声音。

“族长,你以为老夫不敢?”七族老阴冷一笑,不屑轻蔑地道:“大不了老夫不要这条命了。”

氛围剑拔弩张,一时冷凝,千族人面面相觑,可谓万分诧异。

轻歌望着七族老皱起了眉头,她本打算死磕这件事,七族老哪怕不要命了,也会杀了夜歌。

但是隋灵归却是拦路虎,七族老一而再挑战隋灵归威严,亦不是好事。

轻歌目光一转,落在了夜歌身。

夜歌泪流满面,楚楚可怜,一身明艳的红袍早已是狼狈不堪。

轻歌寒笑,转而望向神女,神女心领神会,压低声音:“到了。”

“在下东方破,早闻青莲王的风采,今日特来一见,恭贺青莲王喜得王子,身有娇娘!”

一道突兀的声音打破了武道场的尴尬氛围,那声音似还带着喘气儿,可见赶路而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轻歌的眉头舒展开来,红唇噙着笑意。

“啊……”

夜歌失声尖叫,倒在了地。

隋灵归心一乱,把夜歌抱起,低头看去,夜歌适才所在的地方,地一滩血迹。

隋灵归的心凉了一半,见七族老还拦在眼前,隋灵归低声怒喝:“小王子若是出事,七老,本族长绝不饶你!”

“医师!快请医师来!”隋灵归大喊。七族老的弯刀想贯穿夜歌的天灵盖,隋灵归气势大开,“此乃我古王族的血脉,七老,且不说青莲待你如何,太祖待你如何?先祖爷爷待你如何?你是这样回馈他们的

子孙后代?七老,你的良心呢!”

七族老的理智在声声怒喝下找回,且不说夜歌如何,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王族血脉,是太族的子孙后代。

七族老压着一口怒气梗在咽喉,到底是收起了两把弯刀,打算秋后算账。

“医师呢?医师都去哪呢?都死了吗?”隋灵归怒。

夜歌在隋灵归的怀里泪水连连,捂着小腹疼的要丧去意识了。

“她这是怎么了?”神女问道。

“一个半月之胎,强行提成三月之孕,胎气本靠着药物支撑,而她大起大落,情绪大幅度的升降,又加殿前那一摔,胎儿只怕是保不住了。”

轻歌抱着小白猫,懒洋洋的坐在椅子,眯起顾盼生辉的美眸,似个局外人,冷眼看着这一场闹剧。

东陵鳕何等干净之人,浊世佳公子,怎能由李翠花污了去?神女看着轻歌唇角的一抹冷笑,不寒而栗……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