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50章-大帝姬

第2650章-大帝姬

冰牢。

夜歌是被冻醒的。

冰牢在青莲的千丈之地,四面都是冰霜。

风雪覆来,夜歌双唇冻紫。她借着冰面泛起的光,看见了自己的脸。

一张憔悴不堪的脸,头的发全部掉落,光秃秃的脑壳显得有些滑稽。

她流着眼泪,泪珠一流下来变成了冰珠。

夜歌裹着身子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周围还有几具尸体,是被冻死的。

“隋灵归……东陵鳕……姬美丽……”

她恨。

一个又一个名字从牙缝里蹦出来,夜歌面目狰狞,眼睛放着凶光。

且不说这千丈冰牢的萧瑟,青莲武道场,族长隋灵归派人清了玉台的血迹和断臂后,开始宣布可以进入武道登天烽的人次。

物二道各前十人,全部走玉台,一共二十人。

在进入武道登天烽前,需要颁布奖赏。

千族人可选择在青莲宝库挑一个宝贝,也可选一个青莲职位。

轮到轻歌时,轻歌犹豫少顷,便在众人以为她会选择宝物时,轻歌挑选了一个职位。

鲜少有人选择职位,青莲职位,多是看不用,没有实权的,只不过说出去好听。

而千族人各有种族,挑选了职位,岂不是要成为青莲一族的人?

这样的做法可难说了,往高了说,便是欺师灭祖都不过分的。

倒是带一件宝贝凯旋,风风光光,那才叫个辉煌万丈有出息。

“职位?”隋灵归挑起眉梢,一时之间想不到什么适合轻歌的职位。

旁侧,沉默良久的东陵鳕说道:“大帝姬。”

“嗯?”隋灵归回头,双目倒映一抹红。

无数人错愕,这大帝姬之位,是有实权的……

“为大帝姬,顺理成章住进洛神宫,此乃两全之美的法子。”东陵鳕微笑着说。

“不可,大帝姬乃青莲战神,是我青莲之福,随便由人为帝姬,岂非亵渎了帝姬。”三族老第一个跳出反对,其他人亦有三族老的意思,只不过三族老尚未把全部的话说完,两把弯刀夹杂着杀意破空而来,围绕着三族老的脖颈飞速地旋转,当旋转速度快到只见刀刃的残影寒光时,三族老猛地吞咽口水,仿佛感受到了死神的召唤。

七族老冷哼一声,气势骇然,一步踏出,似有崩天裂地之势。

“吾王所言甚是,帝姬一位,再贴合不过,老夫当年追随过太祖和大帝姬,太祖统治青莲,大帝姬福泽天下,老夫杀尽恶徒的时候,当今族长还在吃奶,关于帝姬之位,老夫最有资格。谁想反对,来,问问老夫的两把杀月刀!”七族老冷笑。

登时,青莲之人,竟无一人反对。

七族老走向轻歌,慈和敦厚,似是怕吓到了女娃娃,轻声说:“臭丫头,老夫认你作义女,往后你便是青莲帝姬,你的洛神宫,老夫亲自督建。”

轻歌神情错愕,有些恍然,不知七族老此举是何意。

她有什么可取之处,才让七族老注意到了自己?

从隋灵归对待七族老的态度来看,七族老在青莲有着崇高的地位。

可她担心……

青莲圣物紫月花在自己的身体里,若七族老得知此事,还会对他慈眉善目吗?还是兵刃相见?

轻歌所来青莲,目的只有一个,而今目的达到,轻歌却不想产生太多的瓜葛。

连隋灵归都对她另眼相看,可她没有信息之色,相反,她如履薄冰,害怕出卖了自己,无意让他们发现了紫月花。

这是在青莲,她的那点儿实力,连个活了数千年的三族老都对付不了。

之所以能在死骨傀手下死里逃生,靠得却是魇的庇佑。

忽而,一只手揉了揉她的发,那温柔的动作,吹散了她所有的恐惧。

“还不见过义父?” 东陵鳕说。

他的声音很温润,没有任何的戾气,像是在平淡叙说一件事,却如水般的温柔。

轻歌心脏猛然咯噔了一下,随后面朝七族老,双手拱起,单膝跪地。

七族老迅速扶住了轻歌,没有让轻歌跪下去,“不必行大礼,意思意思一下即可。”

轻歌犹豫,随即弯下腰部,“晚辈见过义父。”

七族老望着轻歌,素日里的凶杀之气似全都化成了属于长辈的慈和。

七族老捋了捋胡须,笑容可掬,“好,好,好,老夫有后了。”一连三个好,可见七族老心情之好。

只不过,轻歌有些无奈。

有后了是什么鬼?

感情这老头是让她传宗接代?

念及此,轻歌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可怕……

隋灵归倒也是喜不自胜,当即命人去拿了大帝姬的职牌,毫不犹豫递给了轻歌,“青莲以东,十三座城,五座山,都是大帝姬的,如今你便是大帝姬,这些,自然也该归你所有。”

“族长、王、七族老,晚辈一心求医,可能不大常来青莲。”轻歌说道。

“没关系,青莲事物,老夫会为你打点,何况那洛神宫尚未建好,你来了也没什么用,倒不如借此机会出去游山玩水,好好乐呵乐呵。”七族老笑眯眯地道。

隋灵归眸光幽然,意味深长地轻瞥了眼七族老。

这么多年了,难得见七族老露出笑容,再者她也看好这姬姑娘,而青莲王又爱慕之,她倒不如顺水推舟,给这个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隋灵归莞尔一笑。

“诸位,既已挑选好,便准备进入武道登天烽。”隋灵归道。

“是。”

无数人兴奋不已,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据说,武道的真谛藏在登天烽里。

但是世人皆蝼蚁,如猪狗,万里挑一的人也不一定能够登颠覆。

神女侧目望向轻歌,悄然把手伸进了轻歌的衣袖,抓住了轻歌的手。

轻歌一脸呆滞,茫然地望着神女。

她喜好男啊……

神女凑在轻歌耳边,轻轻浅浅一笑,低声说:“你们人族,关系好的女子,是不是要手牵手?”

闻言,轻歌的心放了下来,望着神女淡绿色的眸里一片真挚,轻歌裂开嘴笑着,不由反捏了捏神女的手。

唔。

细腻,柔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