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54章-涤尽血污

第2654章-涤尽血污

转眼之间,pú tuán幻化出的青莲光火便将轻歌与神女带去了九千道登天台。

此刻,pú tuán登天台前,只有身影萧瑟神情一言难尽的妖殿。

妖殿收起仕女图的扇子,回头看了眼自己的臀部,虽然看起来毫发无伤,但是实实在在经历了一场伤害。

妖殿实在不懂,为何自己两次坐去,都是遭受了无妄之灾。

反观姬美丽二人,毫无阻拦进去了。

难道,这是个公的?

妖殿围着登天台走了一圈,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个所以来。

最后妖殿咬咬牙,一鼓作气翻身跃起,坐在了pú tuán之。

呵!俩美人靠此进去,他总不能无功而返吧?

怎知,还不等妖殿思绪飘远,一阵疼痛从臀部传来,妖殿再次大叫,一蹦三尺高。

那pú tuán竟然电了他的臀部。

妖殿愤怒滔天,且不说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他妖殿一怒那可是要让千族色变的。

妖殿是个坚持不懈锲而不舍的好孩子,一次次的坐pú tuán,一次次被丢出去。

这里妖殿正在跟pú tuán作斗争,那侧,轻歌与神女都到了第一阶的登天台。

九千阶。

抬眼望去,望不到顶。

神女握住了轻歌的手,用力扣住,“不论以后,请……”

轻歌大笑,“走!”

轻歌豪迈,一步榻登天台。

这第一阶登天台,是一个空间。

分明是个小型的空间,可是身处空间之内,能够感到天地浩瀚。

大雪纷纷,冰封千里。

轻歌的眉睫皆被冰霜覆盖,她微微一笑,忍着冻裂骨骇的寒气,往前走一起。

半步之距,似用了半生之力。

寒冷加剧,同时加剧的还有膝盖骨旧伤。

痛……

轻歌无力跪在了地,银白的发,茶色的衣。

随着冰雪寒冻,她的身体里,一丝丝污浊之气涌出。

第一道登天台,洗精伐髓,涤尽血污。

冰肌玉肤,从某种意义来说,是这样的概念。

冰为骨,玉为肤,雪为发。这样的女子,称得倾国倾城,国色天香。

轻歌跪了许久,在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一只手放在她的额,扫去冰雪。

轻歌睁开眸,看见了神女。

神女身没有旧伤,她本是冰肌玉肤之人,故而在第一道登天台没有太大的痛苦。

至少,没有轻歌那样痛苦。

轻歌浑身下,有过许多旧伤,且不说那膝盖骨,光是筋脉早在年少时已在擂台断裂过,更别说心脏还换了花……

在第一道登天台不可多留,时间越长,痛苦越深。

渐渐地,神女感到不适,面色惨然,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轻歌当机立断,一把甩开了神女的手,“你先进去,我随后到。”

“与我一同去。”

神女重新扶着轻歌往前走。

轻歌眼眶湿润,“何苦?”

神女嫣然一笑:“我是重诺之人,我答应了赤炎大人,要把你安然无恙带回精灵一族,所以你不能有事,否则我有何颜面回去拜见赤炎大人?”

闻言,轻歌亦不拖拉,立马站起,艰难而迟缓地往前走。

“神女,这个情,我欠着你的了。”轻歌道。

神女笑露了齿:“朋友之间,怎能说这些,走……”

二人互相搀扶,踩着冰冷的积雪,一步一步。

这条路,没有尽头。

这个空间,没有门。

天和地都被白雪覆盖,灰蒙蒙的天,像是阴影覆盖下的乱世,腥风血雨还叫人压抑。

砰。轻歌昏了过去,神女眼眶微红,手像是冰块,已经无力抬起了。

神女望了望四周,而后脱下外衫,丢了权杖,扯下王冠。

神女用外衫包裹着轻歌,再用王冠的藤蔓将其绑在自己脊背,最后,神女颤巍巍伸出手把权杖捡起,当成拐杖拄地,迟缓前行。

轻歌趴在神女肩,迷迷糊糊间,打开了双眼。

发现自己被神女背着,轻歌想要下来,神女说:“别动,我已经没有力气让你挣扎了。”

“你知我为何坚持不住吗?”轻歌反问。

神女愣住。

“我杀过很多人。你是不是没有杀过人,所以你干净。第一道登天台,是洗掉血污的。我洗不掉,放弃我吧……”轻歌叹气。

“杀人……”神女抿了唇,顿在冰雪之间。

天地茫茫,白雪纷纷,她孑然一身。

不,她还有一人陪伴。

神女浅然而笑:“日后,我多杀几个人?”

轻歌眼睛里逐渐兴起惊讶之色,良久,轻歌趴在神女肩头,呼出一口白气:“精灵神女竟是个傻子。”

“……”

这样,神女背着她,迎着逆风大雪往前走。

“到了,到了……轻歌,你快看,我们到了!”

轻歌昏昏沉沉间听到了神女高兴的大喊声。

轻歌打开双眼,看见了一点火光。

神女背着她,走进火光之。

轻歌一个激灵,登时清醒。大火,无边无际的大火。

凄厉的哀嚎从四面八方响起。

轻歌从神女肩跳下来,她低头看见神女的鞋早已不见,一双脚被冻得发红肿大。

神女瑟瑟发抖,即便在这炎热大火里,也只感到了无边的寒冷。

神女坐在地蜷缩着身子,轻歌蹲坐下来,握住神女的双足,放在自己的怀里。

神女想要把玉足抽回,轻歌猛地按住,“别乱动。”

“于礼不合。”神女涨红了脸,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

“礼你个bái chī,我有丈夫的,还有个儿子,你可别对我图谋不轨啊。”轻歌连忙道。

神女干咳一声,正色道:“想什么呢。”

轻歌笑着,扶起神女朝火走去。

冰雪,洗尽血污。

这一场大火,锻炼意志。

雷电,锻造皮肉。

……

一道登天台,是一重天,此言不假。

轻歌与神女相依偎,走到了第十道登天台。

这里,是大漠。

除了第一道冰雪,其他的轻歌都坚持了下去,而神女,却是无法坚持。

轻歌学着她的方法,将神女绑在自己身,拄着拐杖往前。

只是当轻歌触碰神女的权杖时,心里生出了一些异的感觉。

好似,她与权杖早已合二为一。

在精灵族,身份高贵的人都有权杖,权杖象征着不同的身份,同时,权杖内还有深不可测的力量。精灵族战斗,得都是权杖之力。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