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63章-冷得刺骨

第2663章-冷得刺骨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忍住那钻心刺骨的痛又是一回事。

她一向是有血有肉爱憎分明的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从未舍弃过任何一人。

这一刻,轻歌的心颤动着,好似在万丈悬崖的云霞处摇摇欲坠,随时都会摔得粉身碎骨。

姬月望着她毫不犹豫而坚决的背影,愈发的痛苦,他全身上下的所有骨头,像是被人打断重组。

他要忍着这些痛苦,还要忍着脑海里那尖锐刺耳满是嘲弄的声音。

“看吧,她一点都不在乎你,你都快要被折磨致死了,她却与别的男人欢好。”

“啧啧,女人没一个好东西,女人都是无情的,你看她,果断就走,似乎不想再与你有任何瓜葛呢。”

“杀了她吧,杀了她,你就是长生界就强大的神,杀了她,你再无软肋,你是世间最锋利的矛,最坚韧的盾。”

“……”

“站住。”云神眯起眼眸看着轻歌背影,淡淡地开口道。

轻歌脚步微微顿住,却并未回头。

她抬头望天,不知何时已经入了夜。

这夜晚的寒风啊,真是冷得刺骨呢。

好冷啊。

轻歌失了理智,不再顾忌云神,径直走出青莲台。

“姬儿?不得无礼。”隋灵归道。

七族老似怕轻歌惹恼了云神,走至前面拦住轻歌。

轻歌看着七族老苍老的脸和担心的眼神,似是想起了自己的爷爷,那个已白发苍苍的老人。

轻歌嗤笑一声,回过神,重新到了青莲台。

只是,她再也不去看姬月了。

她害怕看到他的无动于衷。

他知道吗,她找他都快找到疯了。

她发疯似得去找,她把自己的骨头做成铲子,挖遍了世间的土,可任由掘地三尺,依旧不见他踪迹。

他又何曾知道,在青莲台看见他时她的欣喜呢?

轻歌苦涩而笑。

第二十五根赤红筋脉里的血魔煞气隐隐喷薄,冰雪般的黑眸,似有血红的光闪烁。

那是可以焚天裂地屠千族的血煞之气。

神女已然坐在了姬月的身旁,仔细看去,姬月的眼神有些恍惚。

以往无情神骨疼痛时,姬月会割皮放血,用疼痛cì jī着自己。

如今,众目睽睽之下,他决不能把这个秘密暴露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即便如此,他眼中仅有的一丝清明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轻歌。

“青帝,你怎么了?”云神问。

“无事。”

“……”

姬月的脑海里,那一道声音络绎不绝,刺耳如闷雷。

“看吧,这个臭女人,看都不看你一眼,她还有情绪了。”

“真是无情寡义啊,杀了她吧,反正她都不爱你。”

一声不爱你,叫姬月眼眶发红,脑子里隐隐出现青莲王后四个字。

曾经,他也许诺,要让她成为妖后,成为妖域最尊贵的女人。

“狗一样的蠢东西,把嘴给我闭上!”

痛到极致,姬月灵魂传音在精神世界里凶神恶煞的怒喝道!

那玩意儿瑟瑟发抖,“凶,凶我有什么用,凶也改变不了她变心的事实。”

说罢,那声音渐渐消失,不再出现。登时,姬月的脑海里一片宁静。

单纯抵抗蚀骨之痛,他好似已经习以为常,关键那刺耳的声音,真是让人烦躁。

“青帝……”神女端起酒杯,敬向姬月。

姬月不为所动,神女颇为尴尬,旋即缓缓把酒杯放下,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去观察姬月。

好俊俏的男人。

比东陵鳕更为妖孽,狭长的眸,一紫一红,宛如宝石,嗜血如杀戮之气,偏生又有清雅绅士的错觉。

神女的心,微微一动。青后之路,似是突然间有了动力,像是暗寂的天,忽而烟火绚丽。

到了此时,是否不举,以及那些愈加离谱的传闻都已经不重要了。

“姬姑娘,那护心阵法可是你的?”云神问。

轻歌宛如青松般站着,闻言,她抬起双眸直视云神,“从现在开始,那便是云神的了。”

云神旋即大笑,“好个姑娘,是聪明人。本神绝不白拿你的护心阵法,说吧,你要什么,本神都给你。”

“我要什么都可以?”轻歌问。

七族老看着轻歌那架势,捏了捏轻歌胳膊,嗓音极轻“ 姬儿,可别狮子大开口啊。”

云神说这个话,是她身处高位的优越,但轻歌不能得寸进尺,想一口吃成个大胖子。

东陵鳕站在旁侧,看见轻歌微红的眼,皱了皱眉,见轻歌身上的披风带子松开了,便又为轻歌系上。

云神爽朗大笑“是,你要什么,本神都可以给你。”

眼前的姑娘是个聪明人,总不能说出要天上星星之类的话吧,那岂不是蹬鼻子脸,不,准确来说是给脸不要脸了。

“云神是很好的人,你尽管开口。”神女笑道,由衷的为轻歌高兴。

就连隋灵归都面带笑容,用护心阵法换来云神的赏识,倒是不错。虽然姬儿不能如神女一般成为青帝的女人,但他日踏步长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再者说来,等轻歌成为了长生之神,总会记着她这个青莲族长的栽培之恩,毕竟不是每个

人都像夜歌那般是个白眼狼的。想至此,隋灵归心情甚是愉悦,笑望着轻歌。

“真的可以吗?”轻歌眼神坚定与之对视,反复强调了一遍。

“自然可以。”

“……”

云神如此肯定。

轻歌扬起脸,看了看青莲台外的明月。

那一轮皎洁的月啊……

忽而,轻歌想哭,难受到崩溃。为何这月是弯月,而非圆月?

无数人望向轻歌,等待着轻歌的回答,同时又羡慕着轻歌,能够有机会向云神提要求。

神女一直给轻歌使眼色,她清楚了解云神,此刻轻歌便是要去往长生,云神只怕也会同意。

错过这个机会了,轻歌想要去长生找寻自己的丈夫那可就难如登天了。

神女又悄然侧目地看了看姬月,她已找到自己的归属,便期盼着轻歌能好。

黑夜里,光火幽幽,寒风冰凉。

轻歌身姿绰约,盈盈双手提着那裙摆转了一圈,随即璀璨寒星的眸,望向了神女“好看吗?”

神女笑道“好看,真好看。”轻歌也笑了,一刹那灿若明珠,芳华似烟。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