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66章-我可以继承你的家产吗

第2666章-我可以继承你的家产吗

“这位叔叔是谁?”小包子指着姬月问道。

轻歌愣了,无奈“你爹……”

“我爹?”小包子双眼发亮,接受能力很快,躬身行礼,小手掌小拳头有模有样的拱起“爹爹你好,初次见面,请给个红包。”娘亲说,红包是重礼。

姬月“……”

他到底是孤独了万年的人,突然之间多出个五岁大的儿子,他有点彷徨有点懵。

懵了过后,姬月却是满心喜悦,再便是心疼。

他的姑娘啊,在他去往长生的这些日子里,究竟吃了多少苦难,受了多少煎熬呢。

姬月颤抖着手,一股脑把空间宝物里的宝贝,堆积如山摆在桌上。

“任由我挑选吗?”哇,这个爹爹好大方,比云叔叔还大方。

“全部给你。”姬月笑着说。

小包子倒是不客气,把姬月拿出的宝贝,全部收下。

“这位爹爹很棒,出手很大方,我准许你做我的大爹爹。”小包子道。

大爹爹?姬月蹙起眉头,怎的说来,还有二爹爹三爹爹?

姬月只觉得脊椎骨发凉,有一股莫名的恐惧感衍生而出。

姬月只敢看着小包子,欣赏那与自己如出一辙的盛世美颜,却不敢上手触碰。

好小的奶娃娃,好像个瓷娃娃,一用力便会碎了的那种。

“好了,现在你可以把娘亲还给我了吗?”小包子收起了所有的礼,这才说道。

姬月干咳一声,没由来老脸一红,轻歌也实在不好意思了,索性站了起来。

小包子仰着头张开双手,轻歌宠溺地笑着,蹲下身子将姬晔抱了起来。

“娘亲,晔儿近来修习了魔族秘法,还读了书。”小包子依偎在娘亲怀里。

轻歌揉了揉小包子的脑壳,“晔儿真乖。”

这其乐融融和谐温馨的画面,竟叫青莲台的诸多人瞠目结舌,惊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东方破看着这一幕,收起了大哭的表情,突然哀嚎“原来美丽姑娘儿子都这么大了,英俊兄,你坑人啊……”殊不知,九辞从未说过招揽妹夫之话,便是招揽,也不会招揽

到东方破身上,奈何东方破会错意了,人是嫌弃,他还以为是邀请,便手舞足蹈兴高采烈的来了,还在想着聘礼的事,怎么着也要八抬大轿才能不辜负人美丽姑娘。

七族老双眼发光,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人族之女,有这般通天本事。

与青帝,生了儿子?

这……

怪不得青帝许下十年不娶之约,原来是早有心上人。

而隋灵归也终于明白轻歌为何拒绝做青莲王后了,毕竟,孩子都这么大了,要如何做青莲王后呢?

而且,与青后相比,青莲王后显然弱了一大截呢。

隋灵归虽然可惜轻歌成不了青莲王后,却欣喜轻歌能得青帝爱慕,到时青莲岂不是跟着鸡犬升天了?

隋灵归正做着美梦呢。

青莲台边沿的冰翎天睁大眼睛看着如胶似漆的轻歌和姬月,她看了看小魔君,突地,眼眸睁大。

是那个贱种?!

若是如此的话,那这个帝姬大人,究竟是何许人也?

姬……姬美丽……这是姬王的姓。

原来……原来所谓帝姬大人,根本就是那个女人。

冰翎天忽然想到自己给夜轻歌下跪过,一股子火焰喷射而出,怒不可遏!

而她也懂了云神那一句‘不以真面目示人’的话是何意思了。

只是——

夜轻歌为何要易容来青莲?这其中,必有缘由。

一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她一定要扒了夜轻歌的美人皮,看看里面的脏污恶心。

……

一侧,东陵鳕则是目不转睛望着小包子。

那个孩子,软软糯糯的……好像好可爱……好想……抱抱……

东陵鳕情不自禁走过去,揉揉小包子的脑袋,“你还缺爹爹吗?”

可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登时,诸多人看向东陵鳕,尤其是轻歌,嘴角疯狂抽搐。

姬月眯起双眸,眼底一片凛冽的杀伐。

姬月以为,自己儿子起码跟自己一条心,怎知小包子仰头看了看东陵鳕,又看了看姬月,才道“你有天材地宝吗?”

“有。”

“你能下得厨房上得厅堂吗?”

“能。”

“你会对我娘亲好吗?”

“会。”

“我可以继承你的家产吗?”

“可以。”

“……”

众人无语,汗颜,这都是什么鬼问题啊?

偏生俩人对话俱都一本正经,话说回来,小娃娃怎能觊觎别人的家产呢,而且青莲王怎能回答的这么干脆。

隋灵归甚至可以预见,青莲王……会把青莲给败了。

小包子摸着下巴宛如一个沉思者陷入思索中。

“那好吧,二爹爹的位置给你,等我继承了你的家产,我再叫你一声大爹爹。”小包子极为认真,说得一本正经,姬月只觉得这娃娃坑爹啊……

东陵鳕抱起了小包子,眉目含笑,软软的小娃娃,天真无邪。

小包子皱眉“你还没把天材地宝给我呢。”

“等等全部给你。”东陵鳕毫不犹豫道。

闻言,一众青莲骨干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隋灵归和七族老疯狂地咳嗽,那个……王上……你真的不要考虑一下吗?

喜当爹啊?

……

姬月幽怨地望着东陵鳕,这厮跟自己抢媳妇抢了几年还乐此不疲就算了,如今连儿子都抢。

姬月再看着在东陵鳕怀中的儿子,有着淡淡的忧伤。

败家子坑爹啊,胳膊肘怎能往外拐?

姬月痛心疾首,只好像自家姑娘投去求救的目光。

轻歌咳了一声,沉下眼眸,瞪着姬晔,略带威严道“晔儿,不许无礼。”

听到娘亲的话,小包子立马乖乖可爱,从东陵鳕身上跳了下来。

朝轻歌走去时,小包子还朝着东陵鳕勾了勾小手指,东陵鳕倒是个聪明的,立马蹲了下来。

如此,身高差不多了,大家都站在同一水平面,小包子亦不必仰着头说话。小包子贴在东陵鳕的耳边,轻声说“我娘亲不是寻常庸俗的女子,想要成为我爹爹,你可得好好努力,你还是有机会的,我很欣赏你的,至少你的长相不差,若是生个妹

妹,那定是貌美如花。”

小包子郑重其事地拍了拍东陵鳕肩膀,好似是在为东陵鳕打气。

东陵鳕“……”这小孩,是成精了吗?

小包子虽然说得很小声,但姬月听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好好努力?

还有机会?

生个妹妹?

宛如三道晴天霹雳,直击姬月。姬月的面色黑如锅底,适才出现的慈父情怀登时消失不见,只想着熊孩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