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77章-妖后害苦了你

第2677章-妖后害苦了你

冰翎天站在小包子和妖莲的面前,诚惶诚恐,面色惨白如纸。

姬月的话甚是无情,她望向姬月,深情美眸里填满了如堕深渊般的痛苦。

“姬王……”冰翎天悲怆至极,好似塌了一片天。

不,不是这样的。

眼前的现实和所发生的一切,与她的所思所想构造的美梦截然不同,全然是背道而驰!

她生活在妖后交织的美梦里,不知是她天真无邪,还是自欺欺人。把她从梦中叫醒的,都是罪恶之人。

冰翎天整个人的神情,在数个瞬息间就已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像是怒放美艳的花儿,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片片凋零,支离破碎。

一片绿意盎然的绿洲,顷刻间,化作了荒芜的大漠。

嘭!

妖莲坐在彰显尊贵富丽的椅上,怀里抱着小包子,修长的腿扬起,一脚黑靴蓦地用力踹在冰翎天的小腹。

冰翎天的身子宛如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最后重重砸在地上,刹那,脏腑似是俱都碎裂,丝丝痛苦之感由脏腑蔓延至全身。

冰翎天狼狈地趴在地上,双手颤巍巍,胸腔犹似冷不丁的激灵般一抖,嘴里喷出了一大口的血。

妖莲的腿还高高扬起,扭了扭裹着小黑靴的脚掌,妖莲挑起眉头,邪佞到极致,随即把腿放下,嗤笑一声,望向冰翎天,道“混账东西,好大的狗胆,竟敢动本神的孙儿。”

“月儿,人姑娘为你生儿育女,你却在外面招蜂引蝶?还不如实说来,这贱骨头是哪里来的?”妖莲雍容华贵,一手怀抱小包子,一手挑起长指,指向了冰翎天。

妖莲漫不经心望向冰翎天的目光,充斥着浓浓的轻蔑不屑和嘲笑。

她的眼神叫冰翎天万分痛心。

妖莲一直觉得亏欠姬月,多是愧疚的慈母之情,如今看见冰翎天,还得知这女人竟敢杀自己的孙儿,妖莲头一次对姬月发了怒。

妖莲这辈子,最恨招蜂引蝶的男人,这种男人,她见到一个打一个,把腿给狠狠打断来,便是自家儿子也不例外。

姬月站在原地不动,修长如玉的双手微微拱起,道“母神,三千年前孩臣救过这只fèng huáng,此后便忘了这件事,孩儿尚未飞升长生时,她便来找过我,但是孩臣已经明确了心意,此生此世,非歌儿不娶,孩臣心中只有歌儿一人,此心此情,天地可鉴。”

“不是这样的……”冰翎天声嘶力竭“妖后说过,你是爱我的,这个人族女子,不过是骗了你的心,勾了你的魂罢了。”

“人间情爱,不过就是骗心勾魂,这位姑娘,你言重了。”说话之人正是一直站在彩雀柱阴影之中的东陵鳕,他抬起一双淡漠的眸,轻瞥张牙舞爪歇斯底里的冰翎天。

“月儿,记住这个教训了,你当初就不该救这个贱骨头,非但不能救,还得弄死她,最好死得彻底没气了。”妖莲正在尽一个为母的责任,教自家儿子做人的道理,较为彪悍的言语听在大多数人耳中,却都是一言难尽的表情。

“母神英明。”姬月淡淡道。

“凤栖,你觉得该如何处置她?”妖莲问道。

凤栖若有所思,摸了摸下巴,眯起眼睛目光如炬望向冰翎天。

她曾寄宿在轻歌的精神世界里,对于这个冰翎天倒不陌生,一个无病shēn yín自导自演感动自己的恶心女人罢了。

不过……凤栖还真没想到,冰翎天竟能狠下那个心对小孩下手。

恶心透顶。

凤栖沉默半晌,才踱步往前“妖神,既是个贱骨头,便削断了骨头喂狗罢了,我倒是想看看,她的骨头究竟有多硬,竟敢动妖神大人的孙儿,真是不知好歹,自找死路。”

轻歌悄然望了眼凤栖。

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后,以轻歌的聪慧自然能够看出,妖神在长生界的地位高出凤栖太多。

若单纯论实力,云水水都不是妖莲的对手,云水水之所以能够与妖莲平起平坐,靠的是轮回神那个丈夫。

轮回大师和云水水夺走属于凤栖的,霸占凤栖该有的,他们潇洒人间,却害得凤栖险些不能轮回。

……而且,轻歌还发现,妖神虽然在长生界的地位比凤栖高,但诸多事都会征求凤栖的意见,并且很看好凤栖。

从此可见,凤栖的实力和潜能,已经得到了妖神的认可,并且,妖神想栽培凤栖!

一旦凤栖青云直上,他日笑傲长生时,便是轮回和云水水的末日。

只是,凤栖在长生界的日子只怕不好过了。

轮回和云水水做贼心虚,又忌惮凤栖的潜能,只怕就算有妖神的庇护,这一男一女私底下的龌蹉手段还是会层出不穷的。

轻歌脑子里的念头千回百转,想至此,轻歌有些担心尊后。

……

削断了骨头喂狗。

如此残忍的酷刑堪比千刀万剐。

冰翎天的身子颤抖不已,这一刻,她终于醒悟了过来。

冰翎天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妖神大人饶命,妖神饶命……”

人都是怕死的,fèng huáng也不例外。

“小jiàn rén,临死之前给你个明白,是妖后那个老女人害苦了你,你也是蠢货一个,竟会听信妖后的话?这般愚昧的女人,也配进我姬家大门,做你的清秋大梦呢?”妖莲冷嗤道。

凤栖长袍着身,黑如墨水。

凤栖朝冰翎天走去时,身子两侧是寒夜的风。

与轻歌擦肩而过的刹那,凤栖脚步顿住,停了下来。

站在轻歌身旁,凤栖望着轻歌,脸上的笑逐渐扩散。

臭丫头,本后想死你了。

凤栖眼眶没由来一红,及时忍住情绪,步至冰翎天面前。

冰翎天跪在地上,身体匍匐,像是个王八般趴着,因是害怕,身子抖如筛糠。

凤栖一脚才在冰翎天的后背,使得冰翎天的身子几乎完完全全贴合在了地上。

“让我看看,你骨头有多贱。”凤栖身子俯下,右手如爪,蓦地撕裂长空,破风声起,抓向冰翎天的脊背。

这一手,似要把冰翎天的脊椎骨给连根抓起。

凤栖抓骨很有一套,她能把一个人的骨头,在一瞬间,全部带出体内。离开身体的骨头,几乎可以不沾一滴鲜血。

只不过,在凤栖出手之时,水雾在空中凝结,似wāng yáng的大海,惊起的涛浪,由四面八方铺天盖地汇向凤栖。

那海,那浪,那水雾,要将凤栖淹没,叫凤栖感到窒息痛感。

云水水出手,一如万年前,永远都不讲往日情谊,只要逮到机会就狠下杀手。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