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86章-尘缘未断

第2686章-尘缘未断

杀了她。

说完这三个字后,那声音心满意足,随后乖乖消失。

姬月沿着山路而走,踏风而行,眨眼间自家媳妇儿便没了身影,心里不由吐槽东陵鳕这个心机男人,竟用了出家这一手段,可耻,可恨……

想至此,姬月目光幽幽落在小包子身上,问“为父和东陵叔叔掉进了水里,你会救哪一个?”

小包子被姬月摇醒,迷茫醒来,听见这个无聊透顶的问题,小包子一脸呆滞。

小包子庆幸自己的智商遗传到了娘亲,否则只怕被人卖了都要帮人数钱。

“快回答为父的问题。”姬月急道。

“都不救,你们俩个大人掉水里,为何要我一个小孩子来救。”小包子翻翻白眼,冷哼一声,极为的不屑。

姬月皱起眉头,心里空落落的。小包子似是察觉到了父亲的难过,难得拍拍姬月肩膀,安慰道“我很喜欢爹爹,心里只有你这一个爹爹,我对爹爹的敬佩崇拜之情宛如江河之水滔滔不绝,所以我选择救

东陵叔叔。”

姬月喜极而泣,奈何脸上才浮现的笑,在听到了小包子后面的话后,笑容登时凝固。

适才还满面慈父神态,如今就已是凶恶了。

小包子泪眼汪汪,伤心到变形“爹要打我吗?”惯会卖萌装可怜的。

“不会。”姬月一口气上到了嗓子眼,又消失个无影无踪,看着怀里的小活宝,深深叹了口气。

姬月不断告诉自己,亲生的,打不得……

“我就知道爹最好了,不会打我的。”小包子搂着姬月的脖颈,在姬月脸颊上亲了一口。

姬月整个人已彻彻底底的怔住,站在夜里的凉风中,一瞬,无情神骨的相思之苦好似都没那么痛苦了,心花怒放,欣喜不已,恨不得告诉全世界,这小东西是他的儿子。姬月忍不住唇角上扬,恨不得吹着口哨蹦回去。好在姬月还有一丝理智,知道自己要做个严父,不可在孩子面前失了方寸,故而干咳数声,昂首挺胸,目不斜视,气势磅

礴,抱着小包子往前走,那庄严肃穆的样子,真是叫人啼笑皆非。此刻,姬月恨不得把天上星摘下来送给小包子,只不过转而想到小包子会先把东陵鳕从水里救出来,登时,姬月咬牙,冷不丁瞪了眼小包子“莫要得意,不打不成才,为

父可不像你东陵叔叔,会心慈手软。”

小包子“……”现在换个爹爹还来得及吗?

……

青莲大殿。

东陵鳕不知从哪里弄了个pú tuán来,直接坐在了pú tuán上面。

东陵鳕盘起修长的双腿,不知从哪弄来了一件袈裟披在身上,双手合十,眼眸微闭,眼尾的那一点泪痣,似是平添了几分仙风道骨和超俗之感。

旁侧,东方破亦披着袈裟坐在pú tuán上。

“这一趟青莲在下没有白来,没想到青莲王与在下竟是同道中人。”东方破道,“你我二人,都有佛缘,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时同刻入佛门。”

东陵鳕缓缓睁开了双眸,淡淡地望着前方。

“削发吧。”东陵鳕道。

东方破问“在下可以带发修行吗?”

“……”

“吾王,不可……”隋灵归阻止道,愈发焦急。

隋灵归往前走去,东陵鳕蓦地伸出手,阻止了隋灵归。

“族长,我心已决,请不要再阻拦了。”东陵鳕道。

神女站在旁侧,握着权杖,淡淡地望着东陵鳕,不由蹙起了双眉。

出家……可不是闹着玩的……

“王上!”其他族老和青莲骨干全都着急地劝阻,更有甚者,痛哭流涕,奈何东陵鳕一副看破世俗的样子。站在东陵鳕面前的是一个佛道方丈,霜眉白发,手里转着佛珠,垂眸看着东陵鳕,叹一口气“青莲王,你尘缘未了,又怎能皈依佛门?佛门之地,六根清净,心无红尘,

实乃方外之地,永无杂念。你心中有杂念,你本不是方外人……”

“大师,弟子有佛缘,断去三千烦恼师,从此便是佛门人。”东陵鳕固执地道。

砰!

青莲大殿的双门打开,黑夜似墨,凉风习习,一道身影立在双门之间。

东陵鳕回眸看去,瞳眸紧缩,抿进了唇瓣。

轻歌看了眼东陵鳕,又看了看旁侧正可怜巴巴又满目期待望着她的东方破,轻歌狠狠瞪了瞪东方破,定是这东方破带坏了东陵鳕,否则好端端的,怎么会想到出家呢。

轻歌冷着脸走进来,率先一步去了东方破面前,东方破笑嘻嘻地道“姑娘最在乎的果真只有我。”

蓦地,轻歌一脚踹向东方破,东方破身子倒飞了出去,轻歌盘腿坐在那pú tuán之上,望向面前的佛门方丈“方丈可收女弟子?”

“姑娘可否婚配?”方丈问道。

“没有。”轻歌摇头。

方丈仔细思考,正在此时,轻歌冷不丁道“不过有个儿子。”

方丈的腿一软,再度看向轻歌,“姑娘,你是世俗人,不可方外修行。”

轻歌挑眉,指向了东陵鳕,“他呢,可否入佛门?”

方丈摇头“青莲王尘缘未断。”

东陵鳕坐在pú tuán,转头望着轻歌,“我是认真的。”

“出去。”轻歌冷声道。

“姑娘,我真与佛门有缘,你阻止不了我。”东陵鳕又道“反正娶不到你,倒不如去那方外清净之地,佛门是我的归宿。”

“出去!”轻歌说“事不过三,三次过后,这辈子,我都不理你了。”

“出不出去?”轻歌再问。

东陵鳕抿着唇固执地与轻歌对视,一副大义凛然绝不屈服的模样,随后乖乖起身,末了还捡起pú tuán,抱着走了出去。

出家之事,亦不急于一时。

东陵鳕乖乖走了出去,恰逢姬月抱着小包子回来,小包子一看见东陵鳕便挣脱掉姬月的怀抱,朝着东陵鳕伸出双手,“东陵叔叔,抱……”

东陵鳕的心都要化了,伸出手丢掉pú tuán抱过了小包子,姬月本欲拒绝,看见东陵鳕身上披着的袈裟,脚下险些打滑,终是把小包子给了东陵鳕。

“东陵叔叔,你真的要出家吗?”小包子问。

“你娘不让。”东陵鳕有些委屈。

小包子双眼晶亮,果然,去找娘亲是最为明智的决定。

姬月抬步走进青莲大殿,正看见坐在pú tuán上的轻歌,女子红衣着身,银发铺开,慵懒如狐,美艳动人。

“姬儿,果真还是你有办法。”七族老道。

隋灵归目光复杂,意味深长地看着轻歌。准确来说,她的眼神直指轻歌的心脏。

七族老一口一个‘姬儿’,叫得轻歌风中凌乱,以前还没发现,现在仔细听来,却是发觉这名字好是别扭。

神女看了看轻歌,转而望向殿外抱着小包子开心不已的东陵鳕,唇角噙着一缕浅浅淡淡的笑。

适才东陵鳕欲要出家的决心,谁都拦不住,关键之时,东陵鳕甚至拿出bǐ shǒu横在脖颈上。这满殿的人,个个都是青莲的核心,全都劝东陵鳕三思而行,甚至有老臣跪地磕头,满面泪水,东陵鳕像是一块冰,一场雪,冷漠彻底,不为所动,一心只想着削断三千

烦恼丝。

偏生她几句话,就让青莲王这般乖巧。

神女苦涩的笑着。

青莲王此生,只怕再也不会去看旁的女子。

她亦不例外。

与其在情海里苦苦挣扎,倒不如享受现在,兄妹便兄妹罢。

……

青莲冰牢,千丈之下。

夜歌的身上,已被大雪覆盖,冻成了一块冰雕。

她的脏腑,都已冻裂,手上脚上都是冻疮,甚至冷得麻木了。

夜歌的身体宛如筛糠般以极小的幅度颤抖着,腿部、手臂的肌肤都已冻裂,有鲜血爆出。

夜歌的眼睛里,满是绝望之色。

她现在像什么?

青莲王后竟成了阶下囚?

十年冰牢,茫茫无涯,如何度过?

眼泪早已哭干,夜歌匍匐在地,手都没有地方放。

寒气无孔不入,占据她的每一根寒毛。

冰牢内白茫茫一片,不见任何的温暖和光火。

冰牢柱门的声音铃铛一声被人打开,一双以鹿皮制成的软靴出现在霜白点色的天地。

夜歌冷得颤抖,几乎没有注意到柱门被打开。

每到夜晚,冰牢里就会出现一簇光火,吞了光火,便能继续活下去。

这正是冰牢的残酷之处,要人脏腑冻裂,肌肤割开,承受冰冻寒冷之苦,却还给人生的希望。

而且每夜光火出现的地方,都是随机刷新的,一旦距离远了,就必须要爬过去。

每一日,最兴奋的时刻,便是看见光火,吞噬光火时。

终于,夜歌爬到了光火面前,艰难地睁开眼,瞳眸倒映出摇曳生辉的光火。

夜歌颤巍巍地伸出手,欲抓住那温暖炙热的火焰。

便在此时,一双软靴在面前停下,一个人蹲下,手握光火,喂给夜歌。

夜歌稍稍张嘴,光火便入了口中,化作炙热的暖流,自咽喉而过。

那人的手,轻抚夜歌的脸,一言不发,许久过去,才发出一道叹息的声音。

夜歌望着来人,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想要发出声,却发现嗓子都已被冻废了。

夜歌艰难地张开嘴,狰狞扭曲,无声求助救……救我……

夜歌的头发,一时之间全部掉光,如今是光秃秃的脑袋,倒映着冰天雪地的寒光。

那人把她横抱而起,拥着她,似是在传输无尽的温暖。

像是一簇簇炙热的火,点燃了夜歌冰冷的灵魂。

夜歌身上已有多处被冻裂,那人的手,放在了夜歌的衣襟。

男人的手背,纹着一个天青色的彼岸花图腾。

指腹轻抚夜歌的锁骨,最后探进衣襟深处。

夜歌轻嗯一声,身子微微颤抖,泪眼盈盈地望着男人。

那手,还在往下,并未停止。

刺啦。

衣裳撕裂。

男人微微使出气力,夜歌的身子翻转,白花花一片,未着寸缕,分明是不堪至极,夜歌偏生习以为常,只求一条生路。

啊。

夜歌终于喊出了一道声音,像是痛苦,又好似兴奋,难以辨别。

兴许,这便是冰雪霜寒中唯一的炙热了。

“阁下……救我……是姬美丽陷害得我!”夜歌哭喊道。

“你是说……夜轻歌?”那人发出了声音。

“什么?”夜歌浑身僵住,眼瞳瞪大,一瞬之间,好似明白过来了什么。

夜轻歌……

是那个女人!是夜轻歌害苦了她!

啊!夜歌震惊,猛地受到了来自男人的冲击,故而发出兴奋而痛苦的喊声。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