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88章-母后,你有心吗?

第2688章-母后,你有心吗?

冰翎天逃也似的飞奔出去,泪水爬满面颊,淡淡莹光在黑夜里凄然。

妖后无力倒在地上,痛苦地闭上眼。

“妖莲……妖莲……”她轻声喃喃这个记恨了万年的名字,发出了夸张的笑声“我这是养出了个白眼狼啊,小杂碎,可还记得我是你的娘?果然是个畜生东西,养了近万年喂不饱,别人给点好

东西就跟着旁人走了,真恶心啊。”

妖后的手压在柜上,扶着柜缓缓起身,深深喘着气。

这一刹那间,妖后好似苍老了几十岁,似是难以维持红光满面和雍容贵气。

妖王宫的偏殿里,姬九夜关了禁闭,始终没有放出来。

姬九夜正昏昏欲睡,突地,屋门被打开,姬九夜兴奋地跳下来,冲过去“是母后解了我的禁闭惩罚吗?”

霎时,一道纤长的身影夹带着深秋森寒的凉气,从深夜里走来。

妖后关上屋门,走进房内,坐在椅上,端起桌上的凉茶,毫不犹豫,仰头便喝。

“母后?”妖后的到来令姬九夜措手不及。

妖后不言,喝着冰凉的茶,一杯接着一杯,直到茶壶见底。

壶嘴里最后一滴茶水落在杯中再无动静,妖后猛然用力摇了摇茶壶,见没有茶水,烦躁的将茶壶摔在地上。茶壶碎片满地都是,姬九夜惊得说不出话来,侧目望向妖后,这才发现,此时的妖后,似是没了往日的华贵,反倒是有一丝狼狈,浑身上下,眉眼之间,透着深深无力的

疲惫倦态。这些年来,妖后对姬九夜到底是好的,姬九夜儿时身体不好,还有个坏习惯,喜欢赤脚奔跑。那时冬天很冷,妖后猎杀了诸多魔兽,把它们的皮毛洗干净,制成绒毯,铺

在妖王宫的每一个地方。

如此一来,姬九夜便不会着凉了。

诸如此类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因为姬月之事,这几年来姬九夜与妖后之间产生了芥蒂。

而看见此刻沧桑苍老的母亲,姬九夜放下了芥蒂和埋怨,跪在妖后面前,握住妖后冰冷的手。

“母后这是怎么了?”

他仿佛已经许多年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娘亲了。

不论在何人面前,母后都是盛气凌人不怒自威的,是妖域说一不二威震八方的妖后。

妖后神情恍惚,许久过去,才回过神来。看见姬九夜的脸时,妖后止不住地流泪。

“小夜……”妖后轻抚姬九夜的脸,苦声道“你怎能为了那个小杂碎,与你母后心生芥蒂呢?”

小杂碎……姬九夜自然清楚妖后说的是谁,眉间才出现的温情专属便被锋锐取代。姬九夜推开妖后的手,起身往后退去,“母后怎能这般辱人?哥哥都已经不在人世了,你还要羞辱他吗?他难道不是你的孩子吗?你难道就不心疼他吗?他为妖域,为母后您付出过的努力,母后就不感动吗?母后,我真不懂你,你有心吗?便是一块石头都会被感动,你

怎能这般铁石心肠呢?”

姬九夜每一个质问的字,都像是利剑一般劈落在妖后的心脏上,叫妖后痛苦难耐。

啪!

妖后一掌落下,打得姬九夜牙齿都飞掉了一颗。

不知从何时开始,记忆里温柔慈爱的母亲,开始变得如此残暴,不近人情。

尤其是对哥哥,不像是个母亲,更像是个仇人,以折磨为乐,以摧残为趣。

姬九夜捂着红肿的脸,眼眶微微湿润,他失望落寞地低下了头。

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了,每一次争论哥哥之事,结果都要挨一巴掌。

很痛。

但他知道,哥哥曾经遭受的折磨,比这可怕多了。他这点疼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扑通一声,姬九夜跪在了地上,仰头痛喊“母后,请你,爱惜哥哥一回吧。”

啪!

又一掌落下,妖后指着姬九夜气得发抖,眼睛红了一大圈。

“母后为了你,为了妖域,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你却口口声声念着那个小杂碎?爱惜他?他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野种罢了,我如何爱惜?”妖后冷笑“他是你父亲与别人的孩子,你要母后如何对他视如己出,我一看见他,就想起你父亲的背叛。你以为你父亲是牺牲了吗?不,他还活着,他与那个小杂碎的母

亲飞升至长生,他就这样把我们抛弃掉了。”

妖后痛心疾首,瘫坐在了椅上。

她端起茶杯想要喝一口凉茶冷静一下,仰头发现杯内无茶,妖后将茶杯摔在了姬九夜的额头。

茶杯碎裂,姬九夜额头出现一道伤口,几丝鲜红的血液,缓缓流淌而下。

姬九夜一脸呆滞,满头雾水,似是还没接受妖后话中给出的讯息。

姬九夜眉头紧蹙,跪在地上,耷拉着头颅,仔细思考妖后的话。

父亲与别人的孩子。

父亲没死,飞升长生。

他抛弃了我们……

……

姬九夜抬起一双血红的眸,无辜而怆然望向妖后“母后……你是骗我的对不对?”“我骗你做什么?!你真是太善良了!你以为你哥哥那个小野种是死了吗?错了!他被你父亲和妖莲那个贱女人给带走了,成为了长生神的一员,他们一家三口在长生界过着你想象不到的幸福日子,而你,却在这里为他打抱不平。九夜,你心疼心疼自己吧,你才是全世界都不要的孩子!那个小杂碎并非我儿,我为何要善待于他,这么多年

来,我留着他一条命活到了现在,他们母子二人就得对我感恩戴德了!”妖后满面狰狞,语气急促,话里皆是浓烈的恨。

“哥哥还活着?母后,真的吗?那太好了!”姬九夜一瞬间充满了活力,激动地道。

妖后恨铁不成钢,痛心疾首,满眼痛苦,手掌高高举起,最终还是没有打下。

她已疲惫。

“母后,你想父亲吗?”姬九夜忽然的问话,叫妖后怔住。

面部还在扭曲,却如同画面定格一般凝滞。

片刻,妖后如同泄了气的皮球。

苦涩而笑,满目沧桑,她把力撑在桌子上,蹒跚离去。

“为娘怎会去想一个,不要我们母子的男人呢。”

妖后红着眼走出去,跨过了门槛,抬头望向妖域的那一轮红月。

那一年,三月风好,夜宴觥筹,她说白月光才不好看,要是红月,定是美丽至极,叫人微醺。

后来,他创造妖域,送她一轮红月,却是心有别爱。

这红月她看了万年,这深情她盼了万年,终是辜负了这些时光。

“母后……”

姬九夜担心着追出来。妖后冷漠无情“九夜殿下继续禁闭,无本后指令,不得放出!违者,诛之!”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