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90章-那年在迦蓝,我们见过面

第2690章-那年在迦蓝,我们见过面

云水水在精灵族大发雷霆之怒后,马不停蹄赶往长生界,一纸诉状告了妖神妖莲。

她肩血淋漓的窟窿触目惊心,血液皮肉里,的的确确是妖神独有的紫云剑气。

对此,妖莲嗤之以鼻。

妖莲坐在青莲宫殿里,握着轻歌的手唠家常。

凤栖偶尔看向轻歌,眉眼间的戾气皆被温和取代。

“小栖,你似乎很看好轻歌。”妖莲挑眉:“在长生界时,你可没对哪个人这般好过。”凤栖双手拱起:“妖神,实不相瞒,我曾孤魂状态,寄宿在夜丫头的体内,我能飞升长生,全是她的功劳,相伴许久,别的不说,这丫头的品德绝对不差。妖神可能不知另一件事,她年少时有个好友,名为墨邪,当时墨邪身一种门之毒,叫作落花毒。毒药发作,奄奄一息,亲人将他火葬。那时,轻歌不过十六.七岁,还在灵师境地,为

护住墨邪一条命,她舍弃了十粒神级真元。”

妖莲本端起茶杯,轻呷一口,听到凤栖的话,妖莲手执茶杯的动作蓦地僵住。她乃长生强者,更是大名鼎鼎威风凛凛妖神大人,数万年的时光沉浸于xiū liàn,实力之高岂是云水水能媲美之?故而,妖莲在初见轻歌时便发觉了轻歌星辰之力和神级真元



轻歌体内有一粒完整的神级真元,然而,拥有神级真元不算是顶级稀罕之事,至多让妖莲认为轻歌实力尚可,天赋绝佳,再有妖莲相助,未来有可能xiū liàn至长生境。

直到凤栖将十粒真元之事说完,妖莲握着茶杯的手有片刻颤抖。

一粒神级真元,确实稀,不过少见多怪。

但十粒神级真元,放眼长生界也没有几人,此等稀罕,可谓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最让妖莲感到肉痛的事,十粒神级真元,没了……

须知,长生界的强者之神们,大多数只有一两粒神级真元,如果有超过三粒以的神级真元,大多数不是本身xiū liàn孕育而出,基本都是掠夺而来的神级真元。

更难能可贵的是,神级真元之稀罕众所周知,哪怕是患难矫情,有时在利益面前都会背道而驰。

在这个时代,弱肉强食,以实力为尊,与xiū liàn有关的,便是之利。

妖莲看向轻歌,眼多了一丝钦佩。

一个能舍弃十粒真元救助朋友,放弃七十九年寿元救助爷爷的人,又怎会是十恶不赦之人呢?

妖莲深知,轻歌之事,撼动了云水水的利益。

这万年来,云水水和轮回神的根基很深,底蕴之强,她虽然不怕,但也得顾忌。

若非过于喜欢轻歌,又深知自家儿子的性情,她断断不会要这个儿媳。

万年前的时代,xiū liàn至长生,尚有可能。在这个武道明落后数万年的时代,要想xiū liàn至长生,便是穷其一生都不一定能够抵达。

即便如此,妖莲依旧相信轻歌,只因她欢喜这个儿媳,便会尽可能的相助。

妖莲已做好决定,便是轻歌无法xiū liàn至长生,她一定会找到法子改善轻歌体质,再接轻歌至长生。轻歌离开宫殿后,宫殿内只剩下凤栖与妖莲二人,妖莲望着轻歌离开的方向,眯起双眸,冷笑一声:“好个云水水,凤栖,万年前便是这对狗男女抢了你飞升长生的丹药吧

?”

凤栖微微点头。

她与妖莲的关系如此之好,自然不是阿谀奉承,更多的是因为万年前有过几面之缘,互相欣赏。妖莲双腿交叠,双手环胸,殷红的唇勾起一抹轻蔑的笑:“以后不必给那狗东西面子,见一次我打她一次,打得她亲娘都不认识。你现在初升长生,又重塑肉身,实力尚不

稳固,我给你的那些丹药,足以让你撑过这段时间。小栖,我可在等你强大起来,碎了那俩个gǒu zá zhǒng,呸……不是人的东西。”

凤栖淡淡的笑着:“来日我巅峰之时,便是他们身死之日。”

“好!”妖莲拍桌而起:“有你这句话,他们粉身碎骨死无葬身,指日可待了。”

二人相视一眼,脸俱都露出了笑容。

轻歌走出宫殿,却遇那被东陵鳕请来削发的方丈。

据说,这只是附近普通寺庙里寻来的方丈,不是什么赫赫有名的大师。

方丈手握佛珠,泛黄袈裟,眉目慈和,望着轻歌略点头。

“方丈大师。”轻歌双手合十。

方丈转动佛珠的手停住,走向轻歌,双手捧起佛珠,递在轻歌面前:“我佛慈悲,姑娘身血煞之气过于浓重,请收下此雷音佛珠,镇压血煞。”

轻歌愣住,垂眸望着方丈手的雷音佛珠,隐隐约约间,九重天外,似有一阵阵雷音传来,轰隆震耳,灵魂似也随之颤动。

那一刻,轻歌清晰得发觉,体内第二十五根筋脉内的血魔煞气,似一个心生畏惧的婴儿,匍匐颤抖着身子,颠着深入灵魂的恐惧。

雷音盘旋耳侧,许久不散,络绎不绝。

那雷音自天而来,古老而神圣,浑厚而强大,叫人精神抖擞,心生敬意。

轻歌缓缓睁开眼,耳边的雷音缓缓散去。

“方丈,此雷音佛珠过于贵重,晚辈……”轻歌后退数步,连连摇头。

从那雷音之,可感受到浩瀚强大之气。

“我亦算你半个师父,你收下便是。”

那方丈手腕一抖,便见雷音佛珠散发着如同水波澜涟漪般一圈圈的神圣金光,竟稳稳套在了轻歌的手腕。

半个师父?

轻歌诧异地望向方丈:“方丈是……?”

“那年在迦蓝,我们见过面的。”方丈淡淡笑道。

那年迦蓝,半个师父……

轻歌脑子里混混沌沌,一片空白,纵然智睿聪慧,此刻倒也想不出个所以来。

方丈抬起手,自面颊抚过,随之将手放下,露出了另外一张脸。

面前的老人,依旧霜眉雪发,然而整个人的气质,宛若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看着这张脸,轻歌觉得似曾相识,当她努力搜刮记忆,好半天过去才想起一人。

迦蓝长老之一。

许……年生!

“许长老!”轻歌惊呼:“是你?”

许年生捋着雪白的胡须,眯起眼眸,略微点头,笑容可掬。

老人慈眉善目,给人超出世俗的感觉,飘飘如神,似仙。“此雷音佛珠你且收下,只求他日能救你一命。若有朝一日佛珠碎裂,那便是十九炼狱的到来,小丫头,我不希望看到那一天到来,如若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也不会怪你,

那是天注定之事,与你无关。”许年生说的话,甚是神秘,轻歌一时半会儿倒也迷茫。

只是……

这一件件事,环环相扣,这一个个步伐,从未离开过登天阶。

雷音佛珠与十九炼狱,有着怎样的关系?

为何雷音佛珠碎裂,十九炼狱便会到来?

轻歌不懂,甚是疑惑。

“许长老,弟子有一事不明……”

轻歌才把话说出口,抬眸的刹那,眼前的许年生早已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缕白烟在眼前渐渐散开。

远远地,轻歌似乎听到了许年生留下来的声音:“当那一日到来,你会明白……”

轻歌站在宫殿前,脑子里偶尔响起佛祖雷音,目光微凝。

那一日到来?

那是怎样的一日?

是满目春风,还是三千杀雨?

轻歌想要把雷音佛珠取下,却发现无论如何都取不下。

每当她想要取下,会有一道雷音宛若洪钟之声响起,同时还有稍纵即逝的闪电嗤嗤作响,焚烧她的皮肉。

轻歌转动了一下手腕,眼颇为疑惑,许久过去,轻歌放下袖衫,遮去雷音佛珠。

许年生……

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数年来,每当她要忘掉这个人时,他总会以别样的姿态出现。

她甚至怀疑,南华寺的大师亦是许年生……

眼前的路,错综复杂,未来的雾,扑所迷离。

轻歌双眼之内,一片清明,坚定如铁。此生……不可负!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