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98章-下三等精灵,永不踏步神月都

第2698章-下三等精灵,永不踏步神月都

姬月离开青莲的第一日,轻歌坐在青莲花苑的秋千上,一呆便是一整日。

夜晚的风,清晨的霜,皆打在娇柔的身躯上。

第三日的时候,轻歌终于缓过了这一口气,与神女、小包子回到神月都。

一同前去神月都的还有东方破、东陵鳕二人。

东陵鳕唯有亲自去一趟神月都,才能保证神女的安全。

轻歌等人一一进入传送阵法内,道道身影被阵法之光尽数吞噬。

青莲传送台前,徐徐而来一道身影,隋灵归望着已经消散的阵法光芒,若有所思。

许久,隋灵归闭上双眸,微微抬起手,掌心贴在左胸膛之上。

那里,有一颗鲜活的心脏,正在剧烈跳动着。

……

神月都。

才至精灵族的传送台,便见诸多士兵将轻歌、神女一行人包围,手中锋利的兵器全都指向她们。

这一切皆在轻歌的意料之中,神女一句永不为妃已经彻底得罪云水水了。

云水水是什么人,那可是精灵族仰之鼻息的大人物,若非云水水,精灵族在千族之中没有如此高的地位。云水水去往长生前,来了一趟精灵族,自说过不少与神女有关的事。

后侧的士兵朝两侧退开,中央处,两道身影并肩而来。

一是神月都帝郡沐清,掌管神月都十八殿的高权者。另一位打扮的花枝招展,浓妆艳抹,自是南熏。

南熏的目光似染毒药,自神女身上扫过,最终落在了轻歌的身上,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

去往青莲的一些精灵族人,将青莲台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个明白。

原来,她的敌人不是神女这个蠢货,而是一直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姬美丽?

啧……什么姬美丽,原来叫做夜轻歌?

这几日,南熏一直在找寻与夜轻歌有关的资料,最终找到了四海城主夜轻歌。

轻歌此人的传奇之事太多,又来自于四星大陆,故而,南熏和诸多精灵族人忽视了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夜轻歌的母亲,便是叫做阎碧瞳!

“公主殿下,这是作甚?”神女淡淡望了望士兵们手中的剑刃,下意识安慰似得捏了捏轻歌的手,而后似保护一般走至轻歌前侧。

“神女,你好大的胆子,敢蔑视亵渎云神,你……该死!”南熏冷笑一声,嘲弄道“能得云神赏识是你之荣幸,你却目中无人,蔑视云神,云神宽宏大量不与你计较,神月都是不会放过你的。还不把你的神女权杖交出来,此等尊物,你不配拥有!”

南熏往前走了数步,蓦地伸出手,目光直落在权杖之上。

帝郡沐清道“诸殿王的口谕,废除解碧澜神女一位,褫其权杖,贬为下三等精灵,永世不得入神月都。”

于精灵来说,纵然千刀万剐,都没有这类惩罚来得可怕。

下三等精灵,需要在脸颊用滚烫如火的铁针刻下一个贱字!

神女原名解碧澜,出身于神月都的神女宫。

所谓神女宫,倒不是什么高贵的地方,只是收留一群无父无母无家可归的孤儿罢了。

进入神女宫只有两个必要条件,一是精灵血脉,二是容貌过人……

解碧澜听到沐清的话,神情有一阵恍惚,倒是看不出什么大喜大悲之色。

她似是习惯了淡然,哪怕天下来了也要咬牙接受,不可狰狞扭曲,张牙舞爪。

这是与生俱来与后天养成的高傲,源自于灵魂深处的贵气。

解碧澜闭上双眼,唇角微微上演,掩去自咽喉涌至唇齿间的苦涩无奈。

“歌儿,没事的。”见轻歌要拔出明王刀,解碧澜的手放在了轻歌的肩上“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从今往后,世上再无神女,只有下三等贱灵解碧澜。”

那一笑风轻云淡,不惧生死,看透荣华富贵。

东陵鳕张了张嘴,解碧澜抬起手,细长的指,抵在东陵鳕的唇前。

解碧澜捧起权杖,走至沐清面前,弯曲双膝跪下“贱灵解碧澜,归还神女权杖。”

解碧澜的头点地,身子匍匐,几乎与地面贴合在一起。

“叩谢长生云神与神月都诸王的栽培之恩,从今往后,再也不踏足神月都,玷污神月都。”

解碧澜直起了上半身,膝盖还跪在地上,双眼淡漠地望着前侧。

南熏无比烦躁,看着解碧澜交出神女权杖,公主南熏非但没有想象中的解气,甚至陷入了无尽的郁闷之中。

沐清轻嗯一声,点头,用明黄的金布擦手,随即接过神女权杖。

南熏看了眼神女权杖,隐隐有心动之意。

正在解碧澜起身的瞬间,南熏心生一恶,蓦地抬起脚,一脚踹在解碧澜的面颊。

失去了权杖的解碧澜,再无权杖之力可以支配,只得堪堪受下这蛮力一踹。

神女身体往后倒去,愈合的脊椎骨伤口再度裂开,藤蔓王冠落地,淡绿色的发像是泼出的湖水,浇在幽风之中。

神女闭上眼,嘴角溢出一口血迹。

她躺在地上,手攥紧了裙摆。

下等贱灵,连奴隶都不如。

在精灵族,多数的下三等精灵,不过是有权者的玩物罢了。

轻歌远远望去,看见弱不禁风受伤的解碧澜,眼中迸射出强烈的怒意。

帝郡沐清对于此漠不关心,她身为十八殿的帝郡大人,又怎会冒着得罪公主的危险去关心一个xià jiàn的精灵呢?

南熏笑了笑,“真是抱歉,这脚呀,有些痒痒的,便没有忍住,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解碧澜双手撑地,缓缓而起。

然——

南熏精致的绣鞋踩在了解碧澜的膝盖上,指向绣鞋,笑着说“这位贱灵,本宫的鞋脏了,替本宫擦擦吧,若是擦得干净,本宫重重有赏。”

神女望着干干净净的绣鞋,眼眸泛起波澜,脸上依旧没有愤怒的狰狞表情。

没有看到神女的求饶、愤怒,南熏便愈发的不痛苦了。

“解贱灵,快一些吧,我还回去复命了。”沐清道。

神女捻着衣袖,欲擦南熏的绣鞋。

刀光如血,似火焰喷发。

倏地,一道身影出现长空,以极快的速度滑翔而下,双手握着一把刀,直劈向南熏的膝盖。

南熏震惊错愕,瞪大双眸,根本来不及反应,好在沐清是个厉害人物,一把拽着南熏的后衣襟,将南熏提起往后丢去。如此,南熏堪堪躲过危险刀光,保下了一条腿。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