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07章-恐雷

第2707章-恐雷

“我在青莲台看见了他们,姬王是长生青帝……”她像个小丑一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表现出最为丑陋的一面。

现在想想看,姬王如何会喜欢丑陋的她呢?

数千年前,生死一线,是姬王救了她。

如今,更是姬王杀死了她的心。

青莲台上,姬王的眼神,像是两把锋锐利剑,贯穿了她的身躯,将心脏粉碎。

冰翎天站在河边,跌跌撞撞,笑的好是夸张。

那笑声沿着河边的风,传出了荒芜地,听着尖锐而毛骨悚然,甚至还有三分悲怆。

长生青帝。

寻无泪坐在轮椅上,面色惨白如纸。

怎么会这样呢……

风愈发的大,这一片荒芜,连带着灵魂都得不到宽恕。

冰翎天跪在河边,泪水狂涌而下,眼眶红的吓人。

她情愿当年没有被救活,情愿死在那个绝望如深渊的旧时光里,永远,不要救赎。

……

在遥远的神月都,轻歌带着两个哥哥去了赤炎府。

一座好菜,满汉全席,精灵一族对菜尤其的讲究。

小包子坐在阎碧瞳的身旁,阎碧瞳高兴不已,端杯喝酒,只是还没有端起杯子,就被小包子抢了过去。

阎碧瞳错愕地望着小包子,有些诧异“晔儿?怎么了?”

“外婆不许喝酒,医书上说,女孩子是天生的公主,应该少饮酒才对嘛。”小包子一本正经地说。

闻言,阎碧瞳只敢温馨,开心大笑。

已经许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在过去的时间里,她甚至忘了应该如何笑。

在那个封闭的密室里,她怕忘了初衷,忘了名字,时常自己与自己谈话。

她甚至觉得,自己俨然成了一个疯子……

如今,阎碧瞳松了口气,看来她还是个正常人。

小孩的天真烂漫,就像是春日里最暖的那阵风,就驱散掉无望的寒气。

“外婆。”小包子奶声奶气道。

“外婆已经不喝酒了。”阎碧瞳道。

小包子抱着阎碧瞳,在阎碧瞳脸颊上啵了一下“外婆真好。”

说着,小包子自己端起酒杯就要喝,阎碧瞳蹙眉“晔儿,你是小孩,不能喝酒。”小包子眨眨眼,笑眯眯地道“外婆,晔儿是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这一杯酒,是晔儿替外婆喝的。”小包子一口喝完,脸颊红扑扑的,小脚站不住了,扑通一声摔在了

地上,转瞬就呼呼大睡。

一桌子的人都惊呆了,同时也被小包子给逗乐了。

神女望着小包子可爱的模样,好想生个孩子,看了看旁侧的东陵鳕,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阎碧瞳心疼地扶起小包子,小包子迷迷糊糊,气势十足道“扶朕起来,朕还能喝。”

正在浅酌的轻歌“……”

东陵鳕为轻歌夹了一片青菜放在碗碟之中“吃点清淡的,解腻。”

“外婆,我要娶媳妇。”小包子忽然抱着阎碧瞳的脖颈囔囔道。

阎碧瞳笑了“好,好,外婆给晔儿找最漂亮的姑娘。”

“我要娶澜姨。”小包子叉腰,满脸通红。

神女诧异地望着小包子,轻歌挑眉“晔儿,为何?”

小包子轻哼一声,道“澜姨好美,虽然比娘亲差了一点。”

轻歌“……”

这小崽子,才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讨姑娘芳心了?

神女啼笑皆非,宠溺地望着小包子“晔儿,澜姨年纪大了,你还小。”

“那澜姨等晔儿长大好不好?”小包子摇着神女的袖子。

“好。”神女揉了揉小包子的脑袋。

小包子兴奋死了,又喝了一杯,转而两眼一黑扑通倒下。

只不过这一次,再也没有起来了,直接昏睡到了第二日。

看着自己儿子醉的不省人事,轻歌叹气,显然,小包子这酒量,随父啊。

若是像着她,定是千杯不醉,喝到一国的人。

这一夜,小包子是与阎碧瞳睡的,半夜,小包子微微醒来,缩在阎碧瞳的怀里,小脑袋蹭了蹭阎碧瞳“晔儿可喜欢外婆了,外婆一定要长命百岁。”

等小包子翻了个身睡过去,阎碧瞳缓缓睁开眼,一行泪落下,湿了枕巾。

曾也生不如死过,可惜不敢去死。

而今蓦然发现,活着,竟是一件如此美好的事。

一双儿女,遥远的丈夫亲人,眼前乖巧懂事的好外孙。

人生追求,不过如此,最简单莫过于幸福温馨四字。

阎碧瞳为小包子捻了捻被子,轻拍锦被,唱着古老的儿歌,哄着小包子入睡。

夜深,神女与轻歌同眠。

“轻歌。”神女睁开眼望着天顶,红唇微颤,轻声说。

“嗯?”

“谢谢你。”

“……”

轻歌转头望向神女,发现神女微闭上眼睛,呼吸平稳,好似已经一秒入睡了。

轻歌笑着露齿,“既是谢,得有点诚心吧,比如,以身相许?”

神女演不下去了,睁开双眼,面颊微红。

“神女,我很高兴遇见你,亦高兴,我们之间没有因为这件事远离彼此。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轻歌说完,转身便睡。

她到底不是个矫情的人,说这些矫情的话,总觉得有些别扭,怪难为情的。

神女的面上,浮现淡淡的笑。

真是美好的一个晚上。

东陵鳕在隔壁浅眠,忽然电闪雷鸣,乌云覆来,大雨倾盆而下。

忽而,响起了敲门声,东陵鳕睁开眼眸,寒光如杀!

“青莲王,是在下,在下东方破,你的好兄弟。”

东陵鳕寻思着,自己什么时候出现了个好兄弟,不过听着东方破的声音好似在因害怕恐惧而颤抖,便轻挥手,屋门自动打开。

东方破似一道光飞速钻了进来,迅速把门合上,在东方破即将飞入东陵鳕的锦被时,被东陵鳕一脚无情地踹飞。

“东方医师?”东陵鳕面色愈发的黑。

东方破瑟瑟发抖,泪眼汪汪“在下害怕,外面打雷了。”

东陵鳕“……”

“青莲王,在下在你这借宿一晚,就一晚。”东方破极为可怜。

东陵鳕看了看角落,闭上眼。

东方破兴奋不已,卷着被子走向角落“在下一定不会打扰到青莲王的。”

东陵鳕揉了揉眉间,闭眼浅眠,后半夜,一声尖叫把他吵醒。

随后便见东方破飞奔而来,便要抱着东陵鳕。

外面雷声大作,电光闪烁,偶尔映照着东方破惨白惨白的脸。

正在东方破如八爪鱼般扑来时,东陵鳕一道气势闪出,踹走了东方破。

“东方医师!”东陵鳕压低了声音,似有不悦。

东方破讪讪笑了几声“青莲王,在下害怕……”

东方破眼神中的恐惧不是假的,他瑟瑟发抖,害怕如斯。

一些破碎的画面,在脑海里浮现。

那年,年少时,亦是一个雷电交加的夜。

他躲在床底下,眼里盛满了恐惧,倒映着血腥的画面,亲眼看着屠夫挥舞着砍刀,杀死了父母。

“阿破,一定不要出来,一定,不管看到了什么,都不要出来。”

母亲最后留下的话。

他不敢出来,他捂着口鼻,怕被屠夫发现。

甚至屠刀落下时,一些鲜血飞溅进床底,落在了他的身上。

随着闪电的光,随着雷声的大响,那屠刀就会凶猛地往下砍。

那一场雨,下了三天。

电闪雷鸣,整整三天。

他在床底麻木了,是师父药王把他抱出去的。

师父问“你叫什么名字?”

“阿破。”娘亲总是这样喊他。

师父看了看东边升起的太阳,笑着说“那好,以后你就叫东方破。”希望你如东边的朝阳,永远看不见黑暗。

屋内,有人叹息一声。

随即,东陵鳕走至东方破面前,与东方破谈话。

俩人慢慢交谈,如此,恐惧才淡了许多。

这一夜,更多的是温馨。次日,阎碧瞳一大早就去寻了五殿王,把雷神殿王找来,为轻歌使出雷电之力淬体。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