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14章-贱灵

第2714章-贱灵

大院内的人皆被小包子逗笑了。

小包子的存在,便是治愈他们心中的阴郁之地。

唯独东方破看着轻歌还有心有余悸般的后怕,一想到轻歌以雷淬体,便恐惧发抖,喜欢不起来了。

东陵鳕从高墙上跃下,望着轻歌微微一笑。

一片温馨时,赤炎府的大门被人敲开。

侍女急匆匆而来,阎碧瞳皱眉“可是出了什么事?”

“赤炎大人,帝郡大人派人来传话了,让解姑娘前往一趟十八殿,领取贱灵挂牌。”侍女道。

“沐清……”阎碧瞳眯起眼眸,看了眼解碧澜,道“备好灵鹿,与我一同前去十八殿。”

解碧澜见轻歌前来,抿紧了双唇“歌儿,你不必如此,我……”

“我说过,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你是什么,我便是什么。”

轻歌打断了神女的话,蹲下身子,把怀里的小包子放在地上,在小包子脸颊轻轻亲了一口“晔儿要乖乖等娘亲回来。”

小包子点点头,眸光微闪“娘亲放心,晔儿一定很乖的,绝对不会给娘亲捣乱。”

见小包子这般乖巧,轻歌心有不舍,又抱起了小包子,在怀里狠狠‘蹂躏’一番,才恋恋不舍放下,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同行者,还有东陵鳕与东方破。

走出赤炎府,诸人本欲乘坐灵鹿,怎知五殿王雷神骑着双翼灵鹿前来。

“五殿王深夜降临,所为何事?”阎碧瞳浑身戒备,眼神里充满警惕盯着雷神看。

雷神摸了摸肚子,坐在双翼灵鹿上一动不动,双翼灵鹿悬于半空,雷神居高临下俯瞰着众人,最后看向了阎碧瞳,一本正经且理直气壮地说道“赤炎大人,夜深了,本殿饿了,特来赤炎府吃个饭。”

雷神已经决定了,往后余生的一日三餐都要在赤炎府解决,而且顿顿都要贵的离谱。

他一定要把被那臭丫头讹掉的九百万元石,气势如虎的吃回来。

闻言,急于去往十八殿的数人,全都惊呆了。

神月都的殿王,都这么抠门的吗?

轻歌看着雷神,嘴角疯狂地抽搐。

“你们这是要去何处?该不会知道本王前来吃个便饭,就故意溜走吧?”

说至此,雷神如临大敌,怒气冲冲地瞪视着一众人。

这群人也太小气了吧,他不过想要来吃个饭,就打算逃了?

还是说,他们已经察觉到了他要吃穷赤炎府的想法?

反正雷神已经决定了,要把赤炎大人阎碧瞳给吃个倾家荡产。

此为,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雷神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聪慧鼓舞呐喊了。

轻歌额上落下一滴冷汗。

“雷神,你误会了,我们要去十八殿。”阎碧瞳黑着脸道。

雷神双眼一亮,“是了,赤炎府出了两个贱灵,的确该去十八殿。今夜帝郡沐清、南熏公主还有几位殿王都在,据说,此次审核贱灵的审判官是快要新婚的轩辕麟。”

雷神突然不饿了,想去十八殿看热闹。

“来来来,本王为你们保驾护航。”雷神兴冲冲道。

阎碧瞳的面色愈发难看,冷冷地望着雷神。

而后,一众人乘坐灵鹿前往十八殿。

灵鹿行走在繁华美丽的长街上,五彩的晶石之光,互相交织照耀,形成了一个缤纷有趣的世界,宛如世外桃源般,似个人间仙境。

轻歌与神女解碧澜共乘坐一头灵鹿,轻歌的双手握着雪白的鹿角,触感极好。

“轻歌。”解碧澜犹豫开口。

“嗯?”轻歌挑起眉头。

“距离他们成婚还有几日的时间,明日我助你逃出神月都,好不好?”解碧澜道。

轻歌回头望向解碧澜。

解碧澜有一双极为好看的眼睛,这样一个高贵孤傲的女子,不似人间俗物。

怔了许久,轻歌畅快笑道“别害怕,凡事有我。”

轻歌握住解碧澜的手,她记得神女说过,女孩子之间,是用牵手来见证关系的。

而轻歌低声所说的七个字,宛如定心丸般,叫解碧澜逐渐冷静下来。

十八殿在长街的尽头,等阎碧瞳一行人抵达时,九辞与阎狱姗姗来迟。

这俩人,初见时势如水火,而今倒是天天混在了一起,关在帝师府里,一天到晚不知在捣鼓些什么。

俩人稍显风尘仆仆,身上灰大,亦不知是从哪个旮旯里赶来的。

尚未进十八殿,九辞纵身跃下古鹿脊背,拉着轻歌的手,迅速把轻歌拽到了一旁的黑暗角落。

九辞远远地看了看眉间颇为忧愁的解碧澜,再低头望向轻歌,狠狠捏了一把轻歌的脸颊。

轻歌后退数步,“哥?”

“不许去。”九辞再度拽着轻歌的手。

“不许去何处?”

“不许去十八殿?”九辞急道。

轻歌挑眉“为何?”

九辞再看了眼解碧澜,长指点了点轻歌的眉心“你九哥已经得到消息,就算母亲全力阻止也是于事无补,神女被贬为下等贱灵,挂牌贱灵没有通过,必须刻字。”

所谓挂牌贱灵呢,则是贱灵另一种的方式。

众所周知,被贬为下三等贱灵者,脸上必须以利刃刻下一个‘贱’字。而挂牌则不需要刻字,只要戴上一个象征贱灵身份的特有牌子即可。

十八殿派去赤炎府的人是说执行挂牌贱灵,实则其中有诈,是要刻字。

帝郡沐清、帝师程鳯、几位殿王、南熏公主,全都在场。

这便意味着,从明面上来说,这是一件深思熟虑过后的事,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

“你还真要被贬为下等贱灵?”九辞见轻歌面无表情,默不作声,急忙说道。

“嗯。”

“你怎能如此冲动?你能不能理智一点呢?婚宴在即,你若被再被贬为贱灵,那些畜生们,会变本加厉的欺负你。”九辞急红了眼。

他这一生,最害怕妹妹受了委屈。

“神女因我而受罚,我不能抛下她。”

许多时候,睿智是一件事,冲动又是另一件事。

大多数的真实感情,都蕴含着冲动二字。

若是在危难之中能够理智面对,只能说明,这份感情,还不够浓烈,还不够炙热!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