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18章-华宫神碑三千律

第2718章-华宫神碑三千律

赤炎府门前那一跪,愿为贱灵,是不愿看见神女‘随遇而安’的消极。

那亦是轻歌的一种冲动,至少在那个时候,轻歌并不知璇玑匣有血统问题。

而后轻歌短时间内调查了有关璇玑匣的事,得知了第一任神月王所说的话,便把主意打在了火焰龙的身上。

她亦不惧璇玑匣,她体内有流云灵女凤的血脉。

一直静放在虚无之境里凤凰蛋,被她无意中给吞噬了。

尊后说过,那小凤凰蛋,是流云灵女凤一脉。

而精神世界里的火焰龙,则是上古神龙。轻歌打算试试,算是一记釜底抽薪。

她自不会看到神女小可爱受人欺负。

只是在事情没有解决前,轻歌总是忐忑的,害怕有意外发生。

故而,她握紧了手中的刀,为美人一怒,掀了这十八殿又如何?

如今,轻歌清雅而笑,双腿优雅交叠,似午后的懒猫,靠在藤蔓椅上,悠闲地喝着香茶。

神女紧抿着唇,双手都在颤抖。

此时此刻,神女没有劫后余生的惊喜,更没有高贵血统带来的开心,有的只有无尽的感动。

一道暖流,由心间开始,蔓延至四肢百骸,浑身的血液都是滚烫的。

淡绿如玛瑙宝石的眼眸里,噙着霜雾云烟般的泪水。

轻歌……没有丢弃她。

神女朝着轻歌,傻傻地笑着。

轻歌皱起眉头,叹气一声,这傻孩子,哪有什么城府,明明是最纯粹的人,偏生一副老气横秋。

大概,这便是神女的孤傲吧。

居于高位的轩辕麟,双眸犀利紧盯着神女看,许久过去,道“上匣,刻字!”

显然,轩辕麟不相信神女有什么高贵的血脉,一定是璇玑匣陈放多年,出了什么意料之外的故障呢。

侍卫再度打开璇玑匣,鬓间的兰花光,交织为王冠戴在头顶,滚烫火红的铁铅,始终无法在神女的脸上刻字。

满殿的人再次震惊,尤其是七殿王,陷入了沉沉的深思之中。

轻歌一杯茶入腹,轻轻砰地一声,茶杯落桌,缓而起身,笑望着诸人“该……到此为止了吧。第一任神月王,是为华宫神王,而璇玑匣是由华工神王与一位已经踏步长生的炼器师炼制而成,便是千万年过去,亦不会有所损坏。华宫神王说的话,你们应该不会忘记,眼前,解碧澜乃高贵血统,按照华宫神王订下的规矩,你们非但不能惩治解碧澜,还要复其神女一位。”

“复其神女一位?怎么可能?”三殿王气得跳脚,怒指神女“她蔑视云神,以下犯上……”

“云神滥用职权,以权压人,神女不过是遵循本心,不愿做违背本心之事,何来的以下犯上?华宫神王曾说过,精灵族与他族最大的不同便是美丽优雅,由内而外,若权势可以欺人,若无法遵循本心,岂非推翻华宫神王之话?在精灵一族,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意为王子庶民,并无区别,以权欺人,便是罪不可恕!条条规矩,森严制度,三千行神月律,全都刻在十八殿上的华宫神碑上,敢问三千条规矩,有哪一条是不愿为妃,要被贬位赐罪的?”轻歌冷笑,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十八殿内,骤然间鸦雀无声,无数双眼睛落在那盈盈而立的女子身上,似黑夜里最为璀璨的星辰,叫人再也无法挪开眼睛。

三言两语,扭转乾坤,言辞之犀利,目光之锋锐,叫人无法直视。

唯有这个时候,轻歌才能站出来说这些话,因为没有人可以反驳。

第一任神月王华宫神王曾说过,若璇玑匣遇高贵血统,务必复其职位,不仅如此,最好赐其高权。

在座皆知,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不过是一句欺骗万民的谎话。

在这个阶级森严的世界,权便是王,强就是可以践踏弱的尊严。

但那都是私下里的龌龊污水,放在台面上来说,始终逃不过一个‘理’字。

轻歌走至十八殿的中央,目光直视高高在上的每一人。

啪……啪啪……

拍掌声响起,似在喝彩。

众人循声望去,东陵鳕站了起来,淡淡道“夜姑娘乃我青莲帝姬,解碧澜乃本王义妹,诸位,精灵一族,美名在外,神月都城,清雅成风。时至如此,诸位难道还要以权欺人吗?”

“青莲王,神女之位,实在是……”三殿王皱眉。

青莲一族到底是千族之首,纵然是高贵的神月都,亦是心生惶恐,不得不忌惮三分。

“罢了,你们神月都的神女之位,本王不稀罕。”东陵鳕回头望去,笑看着神女“我青莲神女,倒是缺一人,往后便去青莲吧,为兄护着你。”

神女眼眸微微睁大,水雾一片。

“不可!”七殿王冷声道“神女乃精灵族人,身体内有精灵血脉,怎可去他族?”

说至此,七殿王顿了顿,目光阴冷没有说话,倒是坐在主位上的审判官轩辕麟幽幽开口说道“十八殿内华宫神碑上三千条律法,可是明文规定了,我族之人,若是叛变,当罚绞刑!”

忽然间,神女跪在地上,朝着华宫神碑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

正在众人皆是莫名所以时,恭恭敬敬极为庄严的三个响头后,神女拔出bǐ shǒu,割开皮肉,挖出两条血淋漓的筋脉。

即便如此,神女的动作甚是缓慢,血腥淋漓间,又透着一股高贵淡雅。

这两条筋脉,类似于暗黑师的邪灵筋,被称之为神筋、月筋。

精灵族之所以比他族美貌,且很少衰老,则归功于这两条筋脉,便是传说中的高贵血统。

神月都城之名,亦源自于精灵体内的神、月二筋。

轻歌似是有些站不稳,看着满地的血淋漓,神情恍惚着。

神女的面色苍白如雪,殷红的唇,此刻亦是干涸苍白。

在那一瞬间,神女散开的发,从发端开始,毒障一般的白迅速弥漫开来。

满头发白,双眉雪白,就连眼瞳,都像是冰霜一般的颜彩。

是一双白瞳。

并非是全白的眼眶,瞳仁部分,更趋向于银色。

神女此举,震惊了所有的人,包括轻歌、东陵鳕以及阎碧瞳在内。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