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34章-长兄如父

第2734章-长兄如父

这一夜,雷声嗡鸣,电光四闪,狂风骤雨倾盆而下。

东方破在九辞的房间内,抱着九辞不肯松手,一整夜都是九辞嗷嗷大叫的哀嚎声。

他的清白,竟被东方破这个混账拿走了。

东陵鳕躺在床榻,休息时唇角都是上扬的。

昏昏欲睡间,脑海里俱都是轻歌那一句话。

——小心我打断你的腿哦。

她为何不肯打断别人腿,只打断他的腿呢,一定是因为他足够特别。

东陵鳕的心情,愈发欢愉,就连梦里都是难言的美妙。

天尚未亮时,屋外还是灰蒙蒙的一片,亦是五更天了。

东陵鳕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动静,皱着眉头,起身下榻,走至门前打开双门。

门下,是一个精致的小篓子,篓子里面用荷叶包着梨花酥。

东陵鳕捡起篓子打开荷叶,这梨花酥不如神女所做之精致完美,但一口下去,像是梦中的味道。

东陵鳕微微睁大双眼,只吃了一小口,剩下的梨花酥全都包了起来,悄悄存放。

他寻觅一生,只为找寻这一种味道,如今,已是足够。

“青帝,你且安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母子的。”东陵鳕道。

旁侧,突然响起了幽幽的声音:“小伙子,有前途。”

东陵鳕吓一跳,猛地转头看去,却见九辞顶着一双乌青的眼,还拍了拍东陵鳕的肩膀。

东陵鳕适才高兴到忘乎所以,一时之间,竟未反应过来九辞的靠近,若非九辞出声,只怕东陵鳕还沉浸在梨花酥的喜悦里。“东方破那个混蛋,男子汉当顶天立地是也,他竟跟个小媳妇似得害怕打雷,折腾小爷一宿没睡,简直混账不堪!”道,瞥见梨花酥,下意识伸出手拿过

了一块梨花酥往嘴里塞,囫囵吞枣,一口即没。

东陵鳕且来不及阻止,一大块梨花酥,就已被九辞吞了。

东陵鳕石化般神情有些呆滞,他吃一口都细嚼慢咽,回味无穷,还想着封存起来慢慢吃。

九辞与东陵鳕对视一眼,蓦地打了个寒颤,东陵鳕的眼神很哀怨,像是深宫老妇人。“不就一块梨花酥,小气。”九辞与东陵鳕勾肩搭背,脸上的笑透着股老奸巨猾的阴险味,以引诱小女孩的语气说道:“东陵大兄弟,你想想我夜九辞,何许人也,轻歌是我

妹妹,不过几块梨花酥,你想吃多少,我让歌儿给你做多少,给你做出一座梨花酥堆积的山来,让你吃到腻。”

“不会吃腻的。”东陵鳕纠正九辞的错误,听得此话,微微有些心动了。九辞笑道:“东陵大兄弟,你且放心,在这个家里,身为家里的顶梁柱,那什么来着,长兄如父对不对,我不仅是她长兄,还是她爹,说一不二,气如雷霆。不过区区几块梨花酥而已,你若想要,应有尽有。”九辞一面说,一面夹来梨花酥往嘴里丢,一口一个,转眼间,小篓子里空空如也,吃完过后,九辞佯装轻拍东陵鳕的肩膀,悄然在东

陵鳕衣裳上擦去手指上的污渍。见小篓子里没有了美味的梨花酥,九辞笑嘻嘻地飞奔离开。

东陵鳕皱眉,沉浸在九辞所画下的大饼里,陡然,东陵鳕蓦地低头看去,小篓子空空如也。

刹那间,东陵鳕宛如石化,身子都站不稳了。

没……没了?

长廊外,假山后,神女捧着包装精致的梨花酥,苦涩而笑。

这世间哪有什么厨艺精湛的美味。

不过是有"qing ren"的心罢了。

神女蹲坐下来,打开盒子,将里面的梨花酥取出, 全往嘴里塞去。

“澜姨!” 旁侧,小包子歪着头看神女。

长廊上站着的东陵鳕,抬眸望去,这才注意到了神女。

东陵鳕收起了小篓子,走回屋内,关上双门,脱掉了一双软靴,钻至床榻锦被内。

整个人都在被子里,一片黑暗不见光,嘴里还喃喃自语:“不生气,不能生气,挖墙脚还要大舅子的帮忙。”

“……”

长廊假山,神女微笑着揉了揉小包子的脑袋,见小包子穿的少,连忙抱着小包子去了暖阁。

小包子踩着一地的泥水,鞋也脏了,神女便放下梨花酥为小包子换鞋。

“晔儿怎么醒的这么早?”神女蹙眉。

小包子仰头,双眼明亮清澈:“晔儿闻到了梨花酥的味道。”

小包子低头摸了摸瘪瘪的小肚子,再次抬头望向神女,可怜兮兮道:“澜姨,晔儿饿了。”

“好,晔儿想吃梨花酥吗?”神女问道。

小包子摇摇头:“晔儿想吃猪蹄,荷叶猪蹄,不要吃梨花酥。澜姨做的猪蹄,比梨花酥好吃。”

闻言,神女却是一怔,久久不能回神。

“澜姨澜姨……”小包子拽着神女的衣袖晃了晃。

神女回过神来,抱起了小包子,额头在小包子脸上蹭了蹭,逗得小包子咯咯地笑。

“好,澜姨以后只做晔儿喜欢吃的。”神女笑道。

“真的吗?”小包子兴奋得手舞足蹈。

“真的。”

“好耶,太棒了,澜姨真好。”

“……”

神女笑了,那双宛如明月春晖般的银瞳,似平静的湖水,终于漾起了点点涟漪。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哪能总是天遂人愿呢。

小包子望着神女的侧脸,心里却在想,倾城姨会不会吃醋呢。

夜倾城是夜神宫内出了名的醋坛子,沉默寡言,不喜人群,只爱抱着那伏羲琴坐在角落里,像是炎炎夏日无法融掉的玄冰。

小包子总是不懂,柳姨她们,即便追随娘亲,却都有自己的目标和精彩。

夜倾城好似眼里只有娘亲。

小包子老气横秋般,深深叹了口气。

神女笑了:“叹什么气?”

小包子懊恼道:“澜姨这般好看,也不知以后会便宜哪个臭男人。”听起来,语气神态心情,俱都夹杂着深深的惆怅。

神女脚步踉跄,险些摔倒,回头再看小包子那惆怅的神情,顿觉无奈。

“澜姨,你等晔儿长大,晔儿娶你。”小包子握紧拳头,道。

神女好笑道:“晔儿长大了,澜姨就人老珠黄了,真是个傻孩子。”

“……”

断去了神月二筋,衰老速度异常的快。而神女已然看透,若无有"qing ren",纵然一身美丽皮囊有何用呢?!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