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37章-建功立业

第2737章-建功立业

青莲,隋灵归、七族老正因李元侯之信而惆怅。

七族老是真的担心轻歌,隋灵归则害怕紫月花随之湮灭。

神月都,五更天的时候就有锣鼓敲响,鞭炮轰鸣,好个热闹非凡。

雨夜过后,天气竟是格外的好。

到了七更天,已是晴空万里艳阳天。

轻歌坐在桌前沉迷于撸猫,身旁有太多的兽兽,唯独猫的触感是最好的,可以说浑身都是宝。

至于虚无之境的兽兽们,全都不约而同,极为默契的一致对外。

朱雀冷哼“渣女人,见一个爱一个。”

玄武从龟壳里冒了出来“渣,乃人之本性。朱雀,你连一只猫都比不过,你越来越不如曾经了。”

“你个臭王八,闭嘴吧你。”朱雀气势汹汹,眼睛却红了一大圈。

蛇王坐在椅上叹息“蛇不如猫,时代变了啊。”

杀戮血狼安心修炼,它一定要成为最厉害的野兽,助力主子。

沼泽兽一如既往的懒,便是一坨黑色的粘稠体,若不睁眼露出瞳眸,只怕永远不会被人发现。

九尾血鸾开始磨刀“吾乃三当家的,此猫竟抢我老三的位置,杀之!”

就连一直在衣襟里不说话的火雀鸟,都伸出了脑袋,睁着圆溜溜血红色的眼瞳望向小白猫。

“老大,你爱它还是爱我?”火雀鸟不悦道。

轻歌揉了揉太阳穴,甚是头疼。作战之时,这一个个的俱都不靠谱,而今倒是都喜欢争风吃醋了。

轻歌尚未回答,但见下一刻,火雀鸟离开了衣襟,背着不知何处来的包袱,扑闪着翅膀往外走去。

“一别两宽,老大,后会无期,江湖不见!你已经不需要我了。”从此往后,它与骚猫一族,势不两立!火雀鸟的眼中,喷射着愤怒的火光。

火雀鸟即将跨步门槛,却是顿住,怒喊“老大,小弟去意已决,你不必再拦,从此往后,天各一方,永不相见。你有你的猫,我有我的四海天涯。”

听至此,轻歌不得不感叹一声,火雀鸟的文采是真的好,字里行间,甚是流畅。

只是……

轻歌一手撸猫,一手端茶,优哉游哉,漫不经心看了眼火雀鸟“我没拦你呀。”

火雀鸟宛如石化,回头看向轻歌,瞪视着小白猫。

此仇,不共戴天。

从今往后,它看见骚猫,见一个,杀一个。

“老大,你变了。”火雀鸟哽咽“你再也不是我一人的老大了,你不爱我了。”

轻歌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放下茶杯和猫,走至门槛前,提起火雀鸟,塞进了衣襟里。

“乖。”极具慵懒的一个字,尾音极长。

火雀鸟满血复活,瞬间兴高采烈,在衣襟里朝着轻歌胸膛锁骨蹭了蹭“老大还是爱我的。”

戏精一个,鉴定完毕。

轻歌安抚好火雀鸟的情绪,换上衣裳,抱着小白猫与寻阎碧瞳等人。

此次婚宴,轻歌等人都有请柬,唯独神女没有。

神女便在赤炎府陪着小包子。

婚宴之日,新娘着红喜袍,宾客们必须避开此色,不可喧宾夺主,此乃神月都的婚嫁习俗。

轻歌挑的是水蓝长裙,裙式简单,并不花哨,至于垂落的银发,用一根流苏簪随意挽起,粉黛未施,美艳动人。

在赤炎府门前与众人汇合,再乘坐灵蝶马车前往七王府。

上灵蝶古车前,轻歌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掌,有一丝丝霜雾之气泛起。

魇北寒气,已经遏制不住了么?

轻歌眉头一凝,强压下魇北寒气。

至少不能在神月都有什么事,否则阎碧瞳会担心的。

若阎碧瞳得知体内的魇北寒气不是治愈成功,而是被轻歌吸纳而去,只怕会伤心难过。

轻歌垂下手,袖衫遮住玉手,笑盈盈走进灵蝶马车内。

“哥呢?”轻歌问道。

阎碧瞳摇头“说是建功立业去了,也不知去做什么。”

建功立业……

听至此,轻歌嘴角猛地抽搐,眼皮一阵跳动。

所谓建功立业,只怕是去挖地道吧。这几人不分白天黑夜的挖地道,关键如此嚣张,竟未惊动神月都的护都士兵吗,沐清难道没有察觉到吗?在中央城墙下挖地道,可是极为严重的事,阎狱、东陵鳕也跟着

一起挖地道,真是胡闹。

大概是上亭公主、轩辕世子的婚宴惊动精灵族,宾客们又有许多是长生界的贵客,沐清忙着此事,倒忽略了挖地道。

轻歌不相信挖地道能逃出去,这听起来,太滑稽了。

灵蝶马车停在七王府。

轩辕麟身着喜袍看见轻歌,脸上的笑完全垮了下去。

阎碧瞳携轻歌而来,轩辕麟黑着脸走上前“赤炎大人临府,真是蓬荜生辉,夜姑娘,你既喜欢羽衣霓裳,今日何不穿来?莫不成是怕不及风采?”

“什么羽衣霓裳?”轻歌不解。

“夜姑娘真会装傻呢,自然是我母妃的羽衣霓裳!”轩辕麟怒道。“哦,那破衣服啊,昨日玩火,不小心一把火把衣裳烧了,现在想来,真是可惜呢。”说至此,轻歌脸上浮现犹如恶魔般的笑容,却又满眼天真无害地看向轩辕麟,眨了眨

眼眸“轩辕世子,可会怪我?”

那侧陪着宾客们的七王妃听到轻歌的话,脚下一软,朝旁摔去。

一名王妃,扶住了七王妃。

七王妃猛地看向轻歌,笑意全无,双眼通红。

一把火烧了她的珍贵之物?!

好!好个妮子!

七王妃怒极过后,咽下这口气,脸上的表情急速变化,竟然渐渐浮现了温柔的笑容。

“烧了?夜轻歌,你真是歹毒心肠!”轩辕麟再拔宝剑,刺向轻歌。

轻歌挑起一侧的眉,戏谑地望着轩辕麟。

“轩辕!”后侧,响起那有气无力的话。

轩辕麟闻言,回头看去,眼眸一缩,收起宝剑走过去,焦急地扶着上亭公主“你怎么出来了,屋外风大寒重,你莫要伤了身体。”

“见到贵客,不可无礼。”上亭公主推开轩辕麟,在婢女的搀扶下,缓步走向轻歌。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这是闹的哪一出。

七王妃皱起眉头,旁侧殿王妃们笑道“七王妃,这人族女子不知好歹,上亭公主定会为你出气的。”

闻言,七王妃脸上的笑如春风而至,目光落在上亭公主身上。

上亭公主修炼不如旁人,但奥义心境的领悟,得到过至尊神的夸赞。

只可惜身中毒瘴之气……

上亭公主走至轻歌面前,双手抬起,作揖,随即弯腰,轻笑道“学子上亭,见过恩师。”

若轻歌嘴里有酒,定会噗嗤一声吐出来。

上亭公主何时成了她的学子,她又怎是恩公?

轩辕麟不可置信,阔步而来“上亭,此女歹毒,阴险狡诈,你这是做什么?”

上亭公主咳嗽了几声,轩辕麟吓得连忙为上亭公主拍背,还找出几枚丹药喂给上亭公主。

上亭公主缓过气来,笑道“轩辕,恩师不是凡夫俗子,莫要轻看。”

轩辕麟不悦地瞪着轻歌,一想到母亲心爱的羽衣霓裳被这姑娘毁了,轩辕麟就一肚子的气。

“轩辕,我好难受。”上亭公主轻声说,依偎在轩辕麟身旁。

轩辕麟吓得手足无措,轻楼主上亭公主,运送真力过去,真力通达上亭公主的全身,这才好了些。

“你便听我的,不然我又要难受了。”上亭公主说。

上亭公主着红衣喜袍,面上扑了脂粉,掩去病态疲惫之色,唇红齿白,明眸柳眉,甚是好看。

“好好好,听你的,你莫要难受。”轩辕麟急道。

轩辕麟瞪了眼轻歌,心有不甘还想说着什么,奈何上亭公主咳嗽一声,轩辕麟魂都要飞了,便无心情去跟轻歌对着干。

轻歌与上亭公主见过一面后,心有感触。

在轻歌的主观意识里,因心疼凤栖,又见识过云水水,故而认定其父母俱都是坏人。

见过上亭公主一面后,轻歌震撼于上亭公主对心境奥义的追求。并且,轻歌感到疑惑,轩辕麟那等人,如何俘获上亭公主芳心的。

而今一见,轻歌似有明白。

轩辕麟纵是再不好,在上亭公主面前,是个合格的丈夫。

上亭公主窝在轩辕麟怀里,有气无力,柔柔弱弱,却悄悄朝轻歌一笑。

轻歌敛起那阴冷戾气,微微轻笑,似那秋风春雨。再看贵妇之间的七王妃,面色阴晴不定,犹如雷雨天,不断变幻过后,终于强挤出了笑容。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