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45章-我叫……夜轻歌

第2745章-我叫……夜轻歌

轮回大师迈动双腿,缓步走向轻歌等人。

云水水见此,迅步上前,柔荑轻抬起,悄然拦住了轮回大师的去路。

竺神医师亦是往前一步走,双手拱起,眉眼压低,略微一个颔首便道“轮回神,千毒瘟症尤其可怕,莫要染及自身!”

轮回大师脚步顿住,远远地望着轻歌,想到了玄机洞府内的天机奥义,响起了万年前得到的一幅神魔画像。

这万年里,他找寻了太多的人,后来与云水水飞升长生后,他亦没有停下脚步。

他甚至认为,天机一道,离不开夜轻歌三字!

这件事是云水水不知的。

不知为何,见到轻歌的第一眼时,轮回大师便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好似,万年的寻寻觅觅终于有了盼头,天机灵通的奥义隐隐有所触动。

“轮回神,不可!”七王妃急道。

“无碍。”

轮回大师淡淡说出两个字,不听周围人的劝阻,毅然走向轻歌。

便在轮回大师往前走时,极致强烈的光芒绽放,渲染了半壁天穹!

轮回大师感受到那剧烈浓郁的气息,往前走的脚步顿住,动作微微僵住后,优雅缓慢地抬头望天。

一道黑影从天而降,落在王府之中。

仔细看去,此等潇洒之人,来者正是凤栖!

凤栖着墨袍,系披风,落地的瞬间拉开一道弓,离弦之箭迸射出去,直冲轮回大师的眉心。

那一箭似红月光刃,两侧罡风阵阵,就连长空都被撕裂了开。

箭矢里蕴含着杀机袭向轮回大师,若是实力足够之强,当粉碎轮回大师的天灵盖。

凤栖手握一把墨黑弓,此弓乃方天夜月弓,由妖神所赠,尘封万年之久,凤栖是它的第三个主人!

夜月弓,裂血箭,百步穿杨血溅天!

“夫君!”云水水瞳眸紧缩,往前走了数步,忧心不已。

突如其来的一幕,叫王府的宾客们全部怔住。

一出接着一出的好戏,倒是让人暂时忘了千毒瘟症所带来的恐惧之感。

轮回大师宛似一座巍然不动的雕塑,裂血箭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掠来,速度快到极致时仿佛有闷雷作响。当裂血箭即将贯穿轮回大师的眉心,轮回大师终于有所动作,他的下盘很稳,眼神里有些荒芜色,侧脑微微偏开,裂血箭挨着他的面门往前冲去,这根箭裹着红光邪火,离轮回大师而去后,直插入了房屋墙壁上,一座用晶石堆砌起来的房屋,刹那间出现了许多蜘蛛网般的裂缝,此裂缝蔓延至每一个角落,随轰然一声后,房屋骤然坍塌,尘烟滚滚,红光邪火以肉眼可见之速覆盖房屋。

适才还伫立于眼前的房屋,一瞬之间,夷为平地,化作须有。

足以想象,那裂血箭若是射在一个普通修炼者的身上,只怕全尸都留不住。

轮回大师回头望去,眼神极为复杂地看向凤栖,再无往日湛清笑意,只剩下数不清的愧疚。

这一生,轮回大师仰不愧天,俯不愧地,万年来只愧疚凤栖一人。

自从凤栖出现在长生后,云水水已经旁敲侧击了许多次,以凤栖的实力和心眼,只要他日攀登高峰,第一件事就是要杀死他们二人。

他已经杀死了她一次,难道还要杀死她第二次吗?

他怎肯?

轮回大师望着凤栖,轻轻叹息。

一如当年,嚣张霸道,活得潇洒;爱喝酒,爱吃肉,更爱刀光剑影里游走时生死一线的美妙感觉。

凤栖看了眼轻歌,眯起了双眸。

真弱!

凤栖暗嗤一声,抬步往前走,朝阎碧瞳体内输送真力。

她一把抓住的衣襟,高高举起,再猛地摔在地上。

凤栖足下的软靴停在轻歌身旁,居高临下俯瞰着她,凤栖嗤声道“区区血魔,也能碰你,离了本后,你便这般差劲吗?打开你的双眼,站起来,不要被血魔夺了心智。若你心智全无,只剩下血魔杀伐,与其让你死在旁人手中,倒不如本后亲自了解了你。”

轻歌躺在地上,身下不知是何rén liú出的血液,她听到了凤栖的声音,却不太清楚。

艰难地打开双眼,依旧只有白光,这世间的色彩,再也无法出现。

东陵鳕、九辞等人紧张地望着轻歌,担心的往前走,阎碧瞳拦住了他们。

轻歌现在要面对的难题,不仅仅是外界的纷争和千毒瘟症,还有突然而至欲主宰身躯的血魔!

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似乎很了解轻歌,出手野蛮,对轻歌却有帮助。

阎碧瞳强忍下心疼,一动不动地看着轻歌。

轻歌身上的水蓝长裙和银白的发已被鲜血染红,强压下灼烧眼球的痛苦,打开一双血瞳。

凤栖蹲下来,揪着轻歌衣襟,迫使轻歌抬身。

“你忘了你的野心吗?你不是要这天下踩在足下吗?你不是想要天下无魔吗?你不是希望亲人幸福安康吗?你若不在,你若被血魔主宰,你若放弃所有,这天将永远没有黎明,这众生将沦为魔鬼的奴隶,你的亲人会被仇敌撕裂身躯。告诉我,你是谁?告诉我!”凤栖怒吼。

轻歌侧脸有一道血痕,浴血之中,轻歌身体柔软,好似真的放弃了挣扎和希望。

“告诉我,你是谁?!”凤栖大喝,其声震耳发聩,直冲九霄云外!

整个神月都回荡着凤栖极具气势的声音。

轻歌像是浮萍,好似弱柳,在凤栖手中摇曳,骨头都硬不起来了。

凤栖红着双眼,水雾遮住了视线,眼前一片模糊。

凤栖仰起头,逼下眼泪,满面凶色。

她怎不知血魔的恐惧?

她怎不知轻歌的痛苦?

可……活着,便是痛苦啊。

“凤栖,此女身患千毒瘟症,你如此靠近,会传染于你。”竺神医师顶着半张脸的黑色胎记,面无表情道,似是好心提醒。

凤栖猛地抬头,瞪视竺神医师“贪生怕死的狗东西,也配为医?药神殿怎么出了你这么个无眼鼠辈?”

竺神医师如深海平静的面上裂开了一道波澜。

他在长生界的地位是凤栖所不及的,但凤栖与妖神关系甚好,妖神甚至说过,长生界内,谁敢动凤栖一根毫毛,便是想要被她妖神血洗全家。

妖神如此庇护,凤栖自可在长生界兴风作浪,即便当着无数宾客的面被指着鼻子骂,似痛打落水狗毫无尊严可言,竺神医师再是沉得住气依旧有所怒意,最终还是强压了下去。

凤栖拽着轻歌衣襟,猛然一个用力,把轻歌塞在了怀里。

“臭丫头,不是想抱本后吗,来,给你抱个够。”凤栖扭过头去,眼睛通红。

诸神天域所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血雨腥风南征北战的陪伴,那是融入血肉的情谊,刻骨铭心的名字。

“夜轻歌……”

忽然,细小清寒的声音传出。

凤栖怔住,一时之间竟没反应过来“什么?”

“我说……”

“我……叫……夜轻歌!”

随之缓慢而清晰的声音响起,轻歌抬起头来,银发染血垂落,几缕发丝间,一双杀戮红瞳氤氲着冷锐笑意。

终于,她撕裂开了灼烧眼球的白光,看清了人世的景象。

她看见了母亲、哥哥。

她看见了东陵鳕、神女、九辞。

她还看见了远道而来的凤栖。

闻言,凤栖眼中有泪,却是仰头大笑不止。

轻歌心脏处的紫月花收缩速度频率,回到了最初,迸发而出的血魔煞气,被她猛地压下去。

她回过头,冷冷地看着竺神医师“这王府之内,千毒瘟症的,只怕不止我一个吧?”

竺神医师眼皮一跳,依旧是毫无表情的脸,声音不咸不淡,语速不疾不徐“姑娘,你一人中千毒瘟症,莫要害了千万人。”

“啧……”

轻歌笑了,眉眼妩媚,笑声拖长。

下一瞬,轻歌脸上的笑收起,双眸锋锐逼人,眉宇凌厉萧杀!

轻歌抬起手,日光之下,手背的肌肤颇为透明。

身为一名医师,轻歌知道,自己病了,很严重的病。

梦族之事,她有所耳闻,但对于千毒瘟症,却是非常的陌生。

轻歌身体如何,自己当然清楚。

平白无故,如何生病?

若非顺其自然,便是有人是鬼,暗中作梗!

适才那一瞬间,轻歌回想了一遍来到七王府的种种。

酒杯、椅子、桌子……

哪里,会染毒呢?

竺神医师的名字,轻歌并不陌生。

仁族药神殿里的鬼怪天才,梦族全族人感染千毒瘟症时,药神殿派出了几百医师前往梦族相助。

最终全军覆没。

后来,便是林竺冲提出了解决方案。

既然无法彻底根治千毒瘟症,也不能坐以待毙,毕竟,每时每刻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因千毒瘟症而死,那就只好毁灭掉所有中毒者,一把火,烧光梦族,活人死人全都灰飞烟灭。那时,竺神医师炼制出了药剂,名为火鳞药剂。

火麟药剂兑水,用来喷洒清洗中毒者遗留的气息味道。

至于中毒者,无药可治。

当时,竺神医师并不是仁族药神殿里最有名的天才,风头在其之上的还有药王。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