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56章-美梦

第2756章-美梦

轻歌窝在姬月的怀中,仰头看了眼恹恹消失的神邸,似是能够想象得到长生诸神难看的神情。

啧……

有后台有背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轻歌面颊浮现了淡淡的笑,耳边响起男子好听低沉的声音:“你在笑什么?”

轻歌抬起一双湛清的眸,眸内的血红渐渐褪去,盯着姬月的侧脸看了许久,轻歌猛地伸出手揉捏姬月的面颊。肌肤比女人还要好,白皙如雪,似羊脂玉般细腻柔嫩。

唔。

好舒服。

轻歌又揉捏了许久,心满意足,心中的一缕阴霾全然散去。

姬月倒是乖巧,任由轻歌揉捏搓扁,看见轻歌眉开眼笑,姬月的心情亦是美妙。

“爱情的酸臭味,呕。”姬月脑海里,那千年怪物发出干呕的声音。

“你这是嫉妒。”姬月朝脑海内抛去一抹灵魂传音。

不知不觉间,姬月偶尔还会定下心来与那怪物畅聊,奈何大多时候都是不欢而散的。

“嫉妒你什么,这天下美人数不胜数,我年轻的时候,当年可是京内一枝花,是无数少女的梦中情郎,需要嫉妒你?”千年怪物冷笑一声,语气里满是不屑。

千年怪物又冷哼道:“再说了,夜轻歌再厉害,再好看,我也是她得不到的男人。”

姬月微微眯起双眼,杀气如暴雨狂风,阴沉压抑间悄然弥漫开来。

千年怪物猛地怔住,精神世界里的声音戛然而止,只剩下一片寂静。

轻歌正在揉捏姬月极有弹性的脸颊,突然感到那可怕的杀意,轻歌微微愣着。

不就是捏两下脸,还有脾气了?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轻歌从姬月怀里跃下来,轻哼,随即朝赤炎府走去。

姬月缓过神,连忙跟上轻歌。

夜色朦胧,白月光如水雾般洒下。

俩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每当拉远了距离,轻歌便会停下来,唇角含笑。

轻歌感受着寒夜的冷风,只叹,春天是否快来了?

许久,姬月握住轻歌的手,长指一根一根嵌进轻歌的指缝里,十指相握。

这世间最美好浪漫的事,莫过于彼此深爱。

轻歌偶尔转头望向姬月。

男子的侧脸轮廓线条极好,比之以往,似是多了一份沉着刚毅。

这数年的时间改变了太多,唯独不变的是那份早已深种的情。

轻歌甩开姬月的手,姬月诧异地望向她。

“背我,我腿麻了。”轻歌说道。

姬月轻笑一声,目光温和而宠溺,轻揉了揉轻歌的脑袋,揉乱了发丝。

片刻,姬月背对着轻歌,尚未蹲下,轻歌便跳到了男人的背上。

姬月背着她,行走在神月都的微风寒夜里。

明月的光不算皎洁,淡淡的,朦朦胧胧的,满夜的星稀稀朗朗。

轻歌趴在姬月的背上,走着走着,便枕着男人的脊背浅眠。

她太累了。

她是个身穿盔甲的战士,哪怕剑断了,天塌了,膝盖也绝不会弯。

唯有在姬月面前,她是娇媚动人的,是活泼可爱的,是有些小情绪的。

“小月月。”昏睡时,轻歌轻声嘟哝着,声音很细,不如以往的清冽。

姬月只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好听的声音了。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一种声音,一听,骨头就会酥了。

那是"qing ren"的声音。

姬月希望,神月都的长街没有尽头,他愿背着心爱的人,就此走到天荒地老。

“我在。”姬月嗓音低沉,刻意发着轻音,好似怕吵到了轻歌。

“我好想你。”

“……”

姬月的脚步顿住,昏暗的长街,只有彼此。

他能听到女子平稳的呼吸声。

姬月仰头望了望月,薄唇微微扬起,露出了笑容。

迈动了修长的双腿,继而往前走去。

那声音,消失于微凉的风里。

“我知道。”

他会努力去成为一个好丈夫,好父亲,而此生最大的幸运,便是遇到夜轻歌。

几缕碎发遮在轻歌的眉眼,睫翼微微颤着,浓密而漆黑。

银白的发,随着那淡淡的风而扬起。

轻歌身上有着血腥的味道,水蓝的长裙早已被鲜血浸透。

即便如此,轻歌依旧能从那血腥之中闻到属于男人的冷香,躁动的心也能随之平静。

回到了赤炎府,姬月找寻许久,背着轻歌来到了浴池。

有侍女要来重放出温水,脚步声过重了,姬月眉头微微蹙起。

姬月不悦地看了眼那侍女,随即自己动手放水。

他怕水声吵到轻歌,伸出双手轻捂轻歌的双耳。

侍女讶然地望着他们,良久,才离开了浴池。侍女走出浴池,在府邸另一侧遇到同伴,拉着同伴的手兴奋地说道:“你知道我方才看到了什么吗?青帝真是绝世好男人,怎能如此温柔呢?若能成为青帝的妻子,那真的

是太幸福了。”

浴池。

温水放好,烟雾缭绕。

姬月解下轻歌身上水蓝长裙,轻抱着她,走进浴池。

当姬月把长裙丢出去时,一直藏在衣襟内的火雀鸟被长裙裹着一同丢了出去。

火雀鸟脑袋着地,眼冒金星,昏死了过去。

温水漫过身躯。

“唔……”

轻歌顿感不悦,缓缓睁开双手。

她的双手勾着姬月的脖颈,身上只有一件亵衣。

这一刻,眼神里有着睡醒时的迷离茫然,香肩锁骨,冰肌玉骨。

姬月转过头去,炙热的火滚遍全身。

在爱人面前,是没有正人君子一说的。

只是……他心疼她……

“乖,好好休息……”姬月宛如哄着小猫儿一般,揉了揉轻歌的发。

虚无之境里,一群兽兽们正睁大眼睛打算好好看看美人之躯时,姬月蓦地一挥手,青火闪烁,隔绝了虚无之境的视线。那群兽兽,只能看到青光密布。

朱雀双手环胸,冷嗤:“小气,不就看一眼。”

“青帝真是小气。”蛇王赞同道。

玄武吹着口哨:“**一刻值千金,啧啧,和有"qing ren",做快乐事……”

九尾血鸾小少年,害羞的伸出双手抓住了自己毛茸茸的尾巴捂住了脸。

“快乐事什么的,真是羞耻哦。”九尾血鸾低声说。

唯有小白猫青歌,蜷缩在虚无之境的一角,湛蓝澄澈如宝石水晶般的眼眸里,透着无尽的忧伤。

水池内,轻歌双手下滑,紧紧抱住了姬月。

轻歌仰头,闭上眼:“吻我。”

姬月无奈,低头在那唇上轻轻一吻。

想要浅尝辄止的结束,却是抵不过心爱之人的邀请。

唇瓣微开,齿间火热。

温度灼热,来源于贴合的肌肤。

姬月的白袍已被浴池的水打湿……

轻歌眼眸忽然睁开,睁得很大,目光里是浓浓的笑意。

陡然,轻歌扑在姬月身上,将其压进水内,激起水花四溅。

轻歌反守为攻,奈何经验不足,只得胡乱啃着男人的唇。

水泡由唇齿间串起。

俩人的发在水中缠绕交织。

轻歌双手一扯,撕裂开姬月的衣裳。

碎开的衣裳在水中起伏。

许久,姬月拥着轻歌离了水面,一挥手,一道气力散开,两件新衣分别裹着他们。

轻歌皱起眉头,懊恼地看向姬月。

“你真的不举了?”轻歌问道。

她还记得,神女曾说过,青帝不举……

难道,渡骨为神,还有副作用?

一想到姬月极有可能不举,轻歌眉头宛如打了死结般皱起,摆出了不高兴的神态。

湿漉漉的银发贴在脖颈,一滴滴水珠往下淌,湿了干净的新衣。

闻言,姬月的脸渐渐黑了下去。

“举与不举,夫人一试便知。”姬月轻咬着心爱姑娘的耳垂,沉声说。

轻歌顿时精神抖擞,浑身滚烫,一股热气传遍全身,就连耳根子都在发热,如同火烧。

姬月捏了捏轻歌的鼻子:“你需要好好休息。”

他看到了她身上的那些伤痕,心都抽搐发疼,全然没有其他的想法。

他不在的日子,她受了太多太多的苦。

为了走向她,她的每一步都走在刀尖之上。

姬月将轻歌横抱起,走向暖房,放在床榻上。

“要乖。”

姬月说罢,翻箱倒柜找出许多床棉被,一股脑压在轻歌身上。

轻歌目瞪口呆,小月月怎么学九辞这一套了。

原来,还有一种冷是,小月月觉得你冷。

轻歌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从棉被里探出个脑袋,趴在床榻,手肘支床,双手拖着面颊,转头望向姬月。

“我不想睡。”

“不,你想。”姬月道。

轻歌面色微微发黑,这良辰美景花好月圆,睡什么觉?

轻歌微微歪着头,眨了眨眼,挑起一侧眉,“来啊,快活呀……”

姬月的脸皮不已察觉地扯动了两下。

姬月径直朝屋内中央走去,轻歌看着姬月的背影,深深叹了口气,难道,她没魅力了?

小月月外面藏着别的狐狸精了?

轻歌眯起眼目光锋锐地望着姬月,姬月走至屋中央,轻挥手,光芒涌动。

圣光之中,出现一张长桌,一把琴,一面圆凳。

姬月坐在凳上,修长双手弹出霏霏之音。

清风曲,有安眠之效。

是了,他只希望他心爱的姑娘,可以睡上一个好觉。

轻歌听着那宛如天籁的曲音,倒是趴在数床软被之下,昏昏沉沉睡去。

这夜,轻歌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她儿女双全,父母恩爱,与小月月朝朝暮暮。

真是个……好梦……两世相叠,这是轻歌做过最美好的一个梦!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