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71章-一笑泯恩仇

第2771章-一笑泯恩仇

赤炎府。

东陵鳕在安慰小包子,九辞等人则陪着轻歌吃了吐。

人生之事,莫过如此,起起落落,悲欢离合,阴晴圆缺。

哪能日日快乐,时时遂愿呢?

吐过之后,轻歌沐浴洗漱完毕,喝了一大口凉茶才宽衣休憩。

她躺在空荡荡的床榻,头枕玉枕,银白的发披散下来,身上盖着一床柔软的棉被。

轻歌闭上双眼,沉沉睡去。

没有做梦,没有痛苦,很平静,像初相识时的宁和。

后半夜,轻歌蓦地睁开了眼,转头望去,不知一个什么东西爬进了棉被里,在里面动来动去。

半晌,小包子从棉被里探出了脑袋,睁大眼望着轻歌,咧开嘴笑得开怀。

小包子自顾自的在轻歌臂弯里寻了个舒适的位置蜷缩。

“娘亲不要难过哦,晔儿会一直陪着娘亲的,爹爹不在,晔儿就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哦。”

闻言,轻歌甚是感动。

知子莫若母,她能够感受到姬月离开对于小包子来说是一种怎样的打击,然而,小包子很快就稳住了情绪,来安慰她。尽管小包子于血魔孕育,诞生于魔君,是逆天聪慧的存在,然而,轻歌始终记得,小包子来到这人世间,不足一年,若是寻常的孩子,只怕还是婴儿。

轻歌心里头的阴霾一挥便散,她轻拥着小包子安心睡去。

睡吧,睡一觉就好了。

矫情这么一天,次日又是个沐浴鲜血的战士,怎怕那天地厄难?

轻歌与小包子都累了,又兴许是依偎着彼此,一大一小很快便睡去。

却说九辞等人,一个个皆无睡意。

“东方老弟,我妹妹没事吧?”九辞一而再的问道。

东方破耐着性子说:“夜姑娘只是思念成疾,没有大病。”

“呸呸呸,肯定没有大病,你这什么破乌鸦嘴。”九辞道。

东方破额头之上的青筋隐隐而起,心念清心咒让自己冷静下来。

九辞叹息:“五道城门都已打开,可惜,我们挖了那么多天的地道。”

“风波过后,神月王和沐清可能就会发现地道的存在了,我会用秘术结界,将地道藏起来,在结界的遮掩之下,中央城墙的地道就没有人可以一眼看穿了。”阎狱道。

“那条地道还留着做什么?何必大费周章用结界遮掩起来,直接用泥堵住不就好了。”九辞说。

“九辞兄可要再次拿起铁锹?”阎狱似笑非笑。

九辞打了个寒颤,蓦地后退:“罢了罢了,还是用结界封印吧。”

阎狱眉头一挑,眸中闪着淡淡的寒光,他若有所思,双目眼神讳莫如深。

那条地道,会通往何处?

是世界的尽头,还是无人知道的血河?

阎狱垂下眸,掩去眼底的所有情愫。

次日。

七殿王夫妻乘坐灵蝶古车来到赤炎府,指名点姓说是要见夜轻歌。

小包子为轻歌描了眉,手艺比不得妆娘的精湛,却也是可圈可点的。

“娘亲真美。”小包子说。

轻歌微微一笑,在小包子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随即朝赤炎府的正厅走去。

七王夫妇来此,所谓何事呢?

轻歌走至正厅时,正厅内已汇聚了诸多的人,阎碧瞳、神女……

“夜姑娘来了。”七王妃起身相迎,挽起轻歌的臂膀:“夜姑娘今日容妆焕发,可真是美艳动人。”

“七王妃过奖了。”轻歌颔首点头,不动声色把手抽回,走至空位上坐下。

“歌儿,昨日可有休息好?”阎碧瞳问。

轻歌点头:“一夜好梦,劳烦母亲挂念。”

青帝的心上人是阎碧瞳之女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神月都了。

七王妃看着空落落的手,面色倒是如常,没有丝毫的变化,扬起了笑,道:“夜姑娘,此前我府多有得罪姑娘,还望姑娘莫要见怪。”

“王妃,王爷,来者是客,二位请坐吧。七王妃,我不知你所说的得罪是何意思。我这人呢,记性不大好,昨日事,今日忘。常言道,一笑泯恩仇,不求一笑,但求这赤炎府上的茶,能合二位的意。”轻歌四两拨千斤,温水煮青蛙,一番话淡淡然,语气没有过多的起伏,却是摆足了赤炎府主人的姿态,那等气势,无形森寒,于举手投足间散发而出。

至此,七殿王开始正视轻歌,这个姑娘,每一次给他的感觉都截然不同。

以往在赤炎府,夜轻歌的身份是赤炎府的医师,为青帝诞子的女人。

如今,公布了她乃赤炎之女的身份,她高高在上,雍容贵气,慵懒如狐,叫人不由侧目看去。

七殿王还记得,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七王妃随口一提。

只说赤炎府有一人族医师,与帝师关系匪浅,打败了东方破,轻轻松松便治好了赤炎灵女的魇北寒气。

初见时,他乘坐骄辇,路过赤炎府门前,本是不屑一顾,认为此女是阴险狡诈猪狗之辈,却听到少女单膝跪地挺直脊背,昂然说出愿为下等贱灵。

再往后,是他立于高墙,见轻歌面对雷电等天术淬体时,竟是展现出了强悍的体质和天赋。

十八殿上,她本为阶下囚,却像是个王,笑傲殿内诸侯,三声且慢笑讨茶。

后来,听说轩辕麟与王妃想去套夜轻歌的护心阵法,怎知王府损失重大,妻儿哭骂夜轻歌是只不要脸的狐狸。

七王府婚宴,她身处窘境,血魔爆发,执明王刀,斩杀满府士兵。

如今的夜轻歌,淡然从容,像是真正的贵族,更像是美丽的精灵。

银白的发,漆黑的痛,一袭血衫而坐,动作优雅,轻呷了一口茶。

这个女子,隐隐约约间,与记忆深处的某个人太像了,却又截然不同。

转瞬,七殿王陡然震惊,他怎会有如此荒唐的想法。

赤炎之女,与那个人族女子,怎会有关系呢?

“夜姑娘说得好,这赤炎府上的茶,的确合本王胃口。”七殿王敛起心绪,道:“夜姑娘,yī mǎ事归yī mǎ事,此前王府的确目不识珠,打扰了姑娘,还望姑娘海涵。”

“都是小事,不足挂齿。”轻歌微抬手:“七王乃神月英雄,王妃是海族女儿,晚辈对二位,只有敬意,并无其他。”

七殿王心惊肉跳,好个雍容华贵的女孩。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