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84章-九梦一生

第2784章-九梦一生

此前轻歌还打算把笑天簪卖了,兑换两千万元石来败家;如今得知笑天簪的真正用途后,轻歌的想法已彻底改变。

这样好的宝贝,有市无价,若是卖掉,岂非暴殄天物?

那侧,九镜梦门外,已被火光染红了半边天。远远看去,红的光芒刺眼,宛如云霞般绚丽。

轻歌接过笑天簪,看了看火光出现的方向,心道一声不好,那是阎碧瞳的赤炎火。

“夜姑娘,快回去吧,再晚一点,这神月大宫只怕都要被赤炎大人给一把火烧个精光了。”神月王顿感头皮发麻,都知赤炎灵女阎碧瞳爱女如命,不曾想,这才半日寻不到人,就来找他兴师问罪了。

若只是兴师问罪便也罢了,谈个有理有据,偏生阎碧瞳丝毫不讲情面,一来就放火,那架势,只怕要把整个神月都给烧了。

轻歌面朝神月王,双手抱拳,语气里满是敬重之意“神月王,晚辈告辞,此后晚辈将回到诸神天域,他日定来拜访神月王。”

到底是拿人手短, 一整条梦族湖水被她独吞,虽说梦族得罪了长生上神,但梦族的独门书法,亦是珍贵。

临走前,轻歌迈动步伐时,一脚踩在那株小草上,却是恍然未觉般,直到小草发出了较为痛苦的声音“疼……好疼,要死了嘞……”

轻歌走了过去,不以为然,箭步离去,出了神月大宫。

神月王看着已经完全蔫了且在垂头丧气的小草,再看了看轻歌洒脱曼妙的背影,有些无奈而惆怅了。

这丫头……故意的吧……

这一次,再走九镜梦门原路返回时,轻歌心中生出了奇特而玄妙的感觉。

第一道梦门,是降临。

第二道梦门,是懵懂。

……

走过九道梦门,是一生。

跨过梦门后,看见焦急等待浑身燃着赤炎火的阎碧瞳,轻歌微凉的心,冰冷的血液,一瞬便被温暖填满。

“娘。”

轻歌迅步而至,握住了阎碧瞳滚烫发热的手。

刹那,漫天的赤炎火光消失殆尽,阎碧瞳周身凶戾之气化为柔情慈和。

看见安然无恙的轻歌,阎碧瞳舒了口气,紧绷的四肢,渐渐松弛。

沐清亦是不再紧张,继而微笑道“赤炎大人,我与你说了吧,神月王器重夜姑娘,不会伤害夜姑娘的。”沐清不知好端端的神月王为何非要见夜轻歌,但她逐渐明白了,这个人族姑娘日后在神月都的地位绝不会低。

且不说母为尊贵的赤炎大人,光是神月王召见,七殿王示好,五殿王为徒,这等殊荣,随便哪一个丢出去都是要引起轩然dà bō,叫人哗然震惊的。

阎碧瞳理了理轻歌的衣襟和有些紊乱的发丝,闻言,轻瞥了眼沐清,淡漠道“倒是我误会了,还请沐清大人不要往心里去。”适才沐清阻拦,被她好一顿骂,险些一把火焚了沐清,想至此沐清亦是心有余悸。

沐清讪讪笑道“误会解开即好”随即转头望向轻歌“夜姑娘要离开神月都了?”

轻歌微点螓首,轻声有礼“不日后便要走了。”

“听说七殿王给了你幽灵令牌,赤炎府只有你母亲一人,若是得空,可要长时间回来看看呢。”沐清微笑。

“沐大人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不等轻歌回答,阎碧瞳握着轻歌的手坐上灵鹤古车。

沐清抬眸看着灵鹤渐行渐远,那一轮明月冉冉而起,月明风清,夜黑如墨,稀稀朗朗的寒星之下,两只灵鹤载着古车而过。

……

回到赤炎府后,便要准备离开的事。

阎碧瞳搜寻着赤炎府,只要是个好东西就往轻歌怀里塞,嘴里啰啰嗦嗦的念叨叮咛着,生怕轻歌吃穿不够,又怕轻歌被坏人欺了去。念着念着,不知不觉,眼睛里噙着泪,每到这时,阎碧瞳就会扭头拭去泪痕。

“娘亲,爹他很想你,若他知道你还活着,他一定会高兴的。”轻歌说道。

阎碧瞳苦涩笑道“你爹啊,就是个傻子,忠义两全,一往直前,可惜啊,遇到的都是坏人,他有着杀敌的本领,却无辨别好坏的眼睛。但歌儿你要知道,人啊,哪有什么完美的。”

阎碧瞳轻拥住她“娘亲无能,不能给你什么,也不能为你保驾护航,你不要怪娘亲。”

轻歌鼻腔一酸,转头望向别处,微微睁大眼,极力掩住眸内的水雾盈光。

她从未怪过阎碧瞳,只恨自己无能为力,过于懦弱。

九辞抱着小包子坐在椅上,手里嗑着瓜子,磕完的瓜子还随地吐,自以为潇洒风流。

小包子蹙眉“舅舅,你这样不礼貌。”

“傻孩子,你舅舅就不是什么礼貌的人。”

九辞翻了翻白眼,又嗑了口瓜子,指了指阎碧瞳母女二人,说“晔儿,看见没,这就是女人,娇滴滴,哭唧唧,真是麻烦的哦。”

“难道日后舅舅不娶女人,要娶男人吗?那晔儿应该喊他为舅娘,还是舅爹?”小包子眉头紧蹙,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与挣扎之中。

九辞尚未把瓜子儿吐出来,听到小外甥说的话,一口给吞了下去,卡在咽喉上不去下不来,猛地咳嗽。

“舅舅好激动喔。”小包子说“原来舅舅是断袖,舅舅放心,晔儿一定会为你保守这个秘密,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恰巧东方破、神女走进来,东方破笑着问“晔儿,什么秘密?”

“东方叔叔,你不要问了,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我舅舅喜欢男人的!”小包子正义凛然,握紧双拳,愤怒道,一副誓死要为九辞守护秘密的模样,奈何九辞听到了小包子的话,目瞪口呆,竟把那卡在咽喉的瓜子儿,一口吞了下去。

东方破听到此话,双腿发软,心底里衍生出阵阵恶寒,自觉离九辞远了些“九兄,我可是良家男子。”

九辞嘴角疯狂抽搐,面色发黑,狠狠瞪了眼小包子。

以前只道这孩子坑爹,没想到连舅舅一起坑了。

小包子望向九辞咧开嘴笑道“舅舅,晔儿是不是很乖?”

九辞正欲破口大骂,却见自家妹妹眼神飘飘然而来,九辞欲哭无泪,打碎牙把苦往肚子里吞“乖,晔儿最乖了。”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