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96章-至少也要十亿金币

第2796章-至少也要十亿金币

“夜轻歌——”

南雪落眸色幽幽,低声轻喃,满身杀伐气息尽敛。品书手机端

南雪落收回扇子,斜卧于长亭栏杆,手乾坤扇遮面,掩去眉目凛冽。

雄霸天是个惜命的,脖颈处有一条细微的血线,吓得连忙拿出药箱为自己止血。

南雪落斜眸看了眼雄霸天,勾了勾唇,嘲讽冷嗤一声。

“这位兄台,你这是……”雄霸天怔愣,呆讷,不知南雪落为何不动手了,适才那杀意显然不是说着玩的。

“滚吧,再不滚,是想给你的脑袋找新家?”南雪落冷声道,雄霸天惊慌失措,脚底抹油般快速远离。

走出长亭十几步,雄霸天停下来回头望向南雪落“兄台愿意的话,在下愿意为兄台找回小小兄台,在下是一名医师哦。”

南雪落覆脸的扇面微微下移,好看的眉头紧紧蹙起,那消失殆尽的杀意怒气卷土重来。

“你师父英明神武,怎么收了你这么个白痴徒儿?出门在外,你也不怕败坏东帝的名声?”南雪落冷笑,目光冰冷如寒。

闻言,雄霸天愣了愣,终于明白过来,南雪落之所以不杀他,是因为师父的原因。

那一瞬,雄霸天对师父的崇拜敬佩之感,宛如黄河水滔滔不绝。

“滚!”南雪落轻启薄唇,吐出一个字。

雄霸天再不敢多留,连滚带爬离开,生怕小命交代在这里了。

远离长亭后,雄霸天顿住,回头望向已不见轮廓的长亭,张了张嘴,却是欲言又止。

长亭。

南雪落闭眼假寐,三分慵懒,三分肆意,四分邪佞。

忽而,南雪落身后出现一蒙面人,微微颔首以示尊敬后说道“公子,器宗闭门造车,拒见来客,已查清缘由。器宗要为神域方大人建设一座用材昂贵的狗笼,听说方大人看的猎物是一头实力堪神兽的恶犬。”

“恶犬?”南雪落虚眯起眼,脑海里闪现而过轻歌那张脸,忽而,南雪落清冷地笑了“可真是瞎了他方狱的狗眼,分明是个乖巧可爱的美人儿。”

“……”

南洲主城外,轻歌戴着象征通缉令的手链,坐在山峦之望着dōng zhōu的方向发呆。

遥远可见,硝烟四起,似能听到,那些修炼者们的悲鸣绝望。

九辞、阿娇四人站在后侧看着轻歌的背影,心情忧郁而惆怅,似是感同身受那临死挣扎般的无望惶恐,泣血哀声。

轻歌偶尔低头拨弄下金光闪闪熠熠生辉的手链,黛眉轻蹙,若有所思。

“大师姐在做什么?”九姑娘问。

“小师妹一定在为dōng zhōu感到悲哀。”风锦眼眶微红,似是想起了天地院数万弟子被屠的悲愤。

阿娇低头垂眸,微微抿紧了双唇“大师姐一定在想,要如何才能拯救dōng zhōu于水火。”

闻言,九辞忽而也多愁善感了起来,倒是轻歌,深深叹了口气,说“三亿金币通缉东帝,我菜值三亿吗?宗府这不是侮辱人吗?怎么也要十亿金币吧。”语气里满是愠怒懊恼,至于九辞四人听到此话则是风凌乱,甚是错愕惊诧。

“师父!”

雄霸天狂奔而来,情绪激动,欲要拥抱轻歌,尚未靠近三步,九辞一个箭步掠来,一脚踹飞雄霸天。

九辞皱眉,满身怒气“男女有别,你怎么不懂呢?”

雄霸天似是习惯了,拍拍屁股起身,走向轻歌。

“脖子怎么了?”轻歌问。

“我方才遇到一个很怪的男子,那男子自宫了,我不过多说两句她要杀我,我报出师父东帝的名号后,她竟放过了我。”雄霸天道。

“自宫?那男子,面貌如何?”轻歌问道。

“身穿紫衣,一双眼睛,两只耳朵,一个鼻子……”雄霸天甚是认真,娓娓道来。

轻歌的脸色愈发之黑,忽然后悔收了这么个徒儿。

话说回来,她难得收得几个徒儿,怎么一个一个葩?

雷神抠门到家,势要把坑蒙拐骗修炼的炉火纯青。雄霸天看似懂事,却是个榆木脑袋,九辞还要耿直,一心只有医术,说白了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我想起来了!”雄霸天道“那人曾是修炼榜第一的王轻鸿,北洲王府的大公子!”

九辞额头落下一排黑线,下下打量一番雄霸天,只觉得这厮反应实在是迟钝。

王轻鸿——

紫衣——

传闻,神王喜爱紫袍,连佩戴的剑都要渲染成紫色的。

看来南雪落还没有忘记掉神王,说来也是,执念了万年的人,纵然心灰意冷万念俱灰,又怎能说忘忘呢?

轻歌取下手腕的空间手镯丢给了雄霸天“小天,有一件事,你且代为师去一趟北洲。”

“去北洲?”雄霸天与众人俱是疑惑不解。

“多事之秋,战况紧急,去北洲做什么?”阿娇问道。

“自然是去北洲购买三亿粮草了。”九辞把玩着扇子,眼神充斥着讥诮。

听得此话,众人终于明白……原来如此!

夜轻歌当真想去拿三亿金币的悬赏?

他们以为只是说笑而已,没想到九辞一瞬之间猜测到了轻歌的想法。

九姑娘等人看向九辞的眼神意味不明,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如此之默契,到底是兄妹俩嘛。

至少,大师姐不正经的时候,与九辞甚是想象。

“王府会把粮卖给我们吗?”雄霸天弱弱地道,满是不自信。

“去寻王府大公子,给她带一句话,尊后已长生,而我现在,需要她!”

南雪落此人,一旦放下那份感情,便不会再拾起。

“大师姐,我与雄师兄一同前往北洲可好?”阿娇问,自然是不放心雄霸天的办事能力。

“嗯,也行。”轻歌点头,若有阿娇在身旁,她也能放心些。

阿娇抿唇,微怔许久,轻声说“大师姐不担心吗?”担心她一如从前,心生嫉恨,争锋相对,叛离东帝,给西北二洲传递消息。

轻歌似是在思考什么,闻言,微微侧目,美眸生辉颇为茫然地望着阿娇“的确担心,北洲不大太平,且你们不可以东帝之名购得粮草,否则会身亡北洲,倒是不大放心你们两个。”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