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804章-夫妻本是一体

第2804章-夫妻本是一体

神王之手,劈山断海,惊天动地。品书

巨大的光影宛如巍峨高山于天穹压来,直覆于轻歌头顶,亦有吞天沃月之势。

一只偌大的手,以缓慢的速度往下沉,笼下的阴影连绵两座山脉,寒月星辰俱被手掌挡去。

在那手掌之下,轻歌渺小似一粒尘埃,一只蝼蚁,与古老的力量形成了异常鲜明的对。

天地万钧,雷霆猛烈,寒风四起,气势如蛟龙出海,猛虎下山。

随着手掌往下压,轻歌能够感受到头疼欲裂,身体似要破碎,九死一生,无路可逃!

神王实力虽不如凤栖,到底是万年之前的大人物。

轻歌正在盘算着如何应对,她不仅要自己来去自如,更想要保下这数以万计的修炼者。

看来,方狱已经料到了,若碧玉青对低等修炼者动手,她势必会出现,再来个瓮捉鳖!

轻歌虚眯起狭长的双眸,目光冰冷,寒气骤然涌动,红唇勾起了一抹冷漠的笑。

区区神王,妄想拿下她?

轻歌一刀凌空劈砍看,正要取出东陵鳕赠与的青莲披风护甲,却在此时,深夜里骤然下了一场荒芜的大雪,覆盖百里之距。

这雪来得突然,来得蹊跷,让轻歌诧异侧目的是,这一场看似天降的大雪,骤然间形成风暴,席卷而开,以流行追月之速,以秋风卷叶之势,猛然撞神王之手。

冰雪寒霜笼罩着那来自古老时空的手,天地阴影里,人未到,声先至“桀桀……神王,敢动我的人,我给你脸了吗?”

那熟悉的声音,叫所有人诧异。

无数人循声望去,却见冰雪黑暗的尽头,一道身影踏雪而来。

北洲王府大公子,王轻鸿!

碧玉青和萧山燕等人全都认出了王轻鸿,一双双眼睛里充斥着浓浓的震惊之色,满面俱是骇然!

尤其是碧玉青,神态苍白。

轻鸿哥哥的人?

碧玉青实在想不通,曾经王轻鸿对夜轻歌恨之入骨,如今西北二洲合纵攻东,身为北洲王府的少主,何至于帮着东帝呢?

萧山燕等修炼者则是满头雾水,王轻鸿与夜轻歌的恩怨传遍了天域五洲,全然是不死不休。

一个是来自低等大陆的风华东帝,一个是修炼榜鼎鼎有名的北洲大公子,势如水火,从未和气。

只是与曾经不同的是,王轻鸿身再无那惺惺贵气和高傲姿态,只有一股子入了骨髓灵魂的邪佞残虐,像是九幽而来的厉鬼,孤独于世间的魂灵。

风雪骤急,南雪落高举起右臂,被风霜冰雪裹着的神王之手,竟是在顷刻之间化作云烟,消散于长风大雪里。

“阿落?”神王眼皮陡然跳动,诧然地望着南雪落。

南雪落依旧穿着那华贵典雅的紫袍,黑发高高竖起,唇角含着若有似无的笑。

像是只狐狸,却又有狼的残忍冷血。

南雪落无视掉神王、方狱二人的注视,径直走至了轻歌面前,她抬起手轻抚去轻歌肩、发的雪花。

“小丫头胆子肥了,孤身一人也敢来此?”南雪落说。

“胆儿不肥,那是懦夫。”轻歌笑道。

南雪落面色一狠“三亿粮草,你也开的出口,心这么大,不怕下地狱吗?”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轻歌挑眉,把即将拿出的青莲披风收起,那一身气势微敛。

“凤栖呢?”

“走了。”

“去长生了?”

“嗯。”

“……”

四周一片静默,南雪落神态哀伤凄然,隐约可见眸的水雾和泪。

许久过去,南雪落长长吁出一口气,转头望向轻歌,郑重肃然而道“别怕,她走了,还有我。”

“阿落,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与我为敌吗?”神王冷声道“你到底是我名义的妻子,这般做,你不怕被人笑话吗?!”

周围的人纷纷惊诧,神王的妻子何时成了王轻鸿?他们左看看右看看,目染惊恐之色。虽说断袖之气也曾萎靡过,但神王和王轻鸿,怎么也不改是夫妻。

“笑话?我被人笑话的还少吗?神王,这万年来,你是第一次承认我是你的妻子呢,真好。”

南雪落微笑着。

“阿落,你我夫妻本是一体,便是有着异心,也不该如此。”神王苦口婆心的劝慰。

“夫妻本是一体……”

南雪落到底是落了泪,低声轻喃时,一滴泪淌过了脸颊。

她于风雪笑着,却是如细柳无望摇晃,凄凄惨惨。

“刀借我一下?”南雪落看向轻歌。

轻歌抿着唇,隐隐明白南雪落接下来要做什么了,犹豫一个瞬息后,还是把手的明王刀递给了南雪落。

南雪落笑了,分明是个男人躯体,却笑出了女子的凄凉。

她轻盈的手握着血红的大刀,扬起明王刀于头顶发间一挥。

几缕青丝落于地,南雪落苦涩地笑着,绝然地道“你我万年夫妻名,于今日到头,从此往后,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过我的阳关道,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神王,你走吧,我不需要你这个丈夫了。”

她很淡然,风轻云淡,只是满面泪水泄露了她的痛苦。

是的,当把这一番话说出来时,心被撕裂,骨骇好似被人碾碎。

然——除却痛苦以外,南雪落竟是有片刻的轻松,万年的爱而不得苦苦挣扎,终于得到了解脱。

神王哥哥,你走吧,我不爱你了。

她的爱是占有,是癫狂,是恨!

神王眼眸里倒映出绝美的画面,他眼的人影不是王轻鸿,而是南雪落。

他还记得,儿时的他指着襁褓里的女娃娃,说“我要她当我的媳妇儿。”

一句戏言,万年执念,这一笔账即便没有算清,但也到了头。

神王曾经恨过南雪落束缚自己,无数次的想要分离,当这一刻来临时,他没有想象的痛快,反而是百倍惆怅,五味杂陈。

“南阁下,到此为止吧,夜轻歌是神主要的人,犯下四宗罪,必须伏法于宗府!”方狱厉声喝道。

“是吗?”

大雪堆成了一张宝座,南雪落披散着青丝墨发坐在雪椅,交叠起双腿,bái nèn的手轻放于膝。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