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809章-儿臣脏了

第2809章-儿臣脏了

轻歌与南雪落在帐篷内聊了许久的军事后,南雪落一脸的落寞悲哀,目光稍有空洞,轻声无奈地问:“我不愧天地,唯独愧疚于她。”

“的确。”轻歌点头,这一点她不愿恭维南雪落,南雪落的的确确亏欠尊后。

“我要去长生。”南雪落攥紧了双拳。

轻歌眸光微闪,看着南雪落一言不发,等待着南雪落的下文。

南雪落扬唇笑道:“去见她。”

过去的万年,她害她毫无宁日。往后的时光,她会慢慢来恕罪。

轻歌看着眼前的南雪落,感悟颇深。迷途知返,善莫大焉,难能可贵。

世间哪有完人,哪个不要自私几分,只是再狠亦要保留底线和良善。

“尊后知道,会很高兴的。”轻歌一直都明白,尊后虽有怒气怨恨,但心绪也复杂。

南雪落摇摇头,朝帐篷外走去。

轻歌则是召来萧山燕商榷dōng zhōu之事,当务之急显然是那双重大结界。

南雪落出了帐篷后,行走于凉风,看见正在喝着闷酒的雄霸天。

此地空无一人,与修炼者组织有一段距离,雄霸天听见脚步声回头看向南雪落,见是南雪落,雄霸天连忙把酒藏起来,无措地望着南雪落。

“爱上我了?”南雪落开门见山地问。

雄霸天瞪大眼,生生把咽喉里的酒水吞了下去。

爱?

他不懂,他只知此时此刻需要借酒消愁。

他一直沉浸于修炼和医术,追求真谛大道,从未被情爱困住脚步。

“公子只是利用我?利用完了,便一脚踢开?”雄霸天难得的顿悟,问道。

南雪落亦不隐瞒,稍稍点头:“倒是有几分小聪明。”

“既然如此,为何不利用到底?”雄霸天红着眼问:“你这叫做始乱终弃!”

“你可知我是个男人?还是个无根的男人?”南雪落冷声问。

这一番话宛如一盆冷水剿灭了雄霸天所有的热情似火,今夜,南雪落的身姿眼神,bái nèn的手,柔软的唇,像极了女子,以至于雄霸天意乱情迷。

男人……

至少在此刻之前,雄霸天从未想过,爱上一个男人。

他可是要生十个儿子的人!

雄霸天坐在覆满了白雪的枯木树上,有点不敢去看南雪落的眼睛。

南雪落一步踏前,擒住雄霸天的下颌,迫使雄霸天扬起脸。

“告诉我,你会爱一个男人吗?”南雪落问。

雄霸天睁着眼凝视许久,嗫喏:“我……我不知道……”

他害怕,怕父王失望的眼神,怕世人的嘲笑讽刺。

一瞬间,打了退堂鼓,亦不如适才难受了。

“可……”雄霸天犹豫不定,有着几分的不甘。

呵。

南雪落居高临下轻蔑地俯瞰着雄霸天,随后解开衣裳。

寒风过山,掀起轻纱,一件件衣裳落在地上,雄霸天下意识抬手捂着眼:“兄台,你这是要做什么……”

南雪落猛地抓住雄霸天的手:“睁开眼,好好看着我。”

雄霸天打开了双眼,看着南雪落一丝不苟的躯体。

“你爱这具身体吗?”南雪落问。

雄霸天极为诚实,沉默几个瞬息后,摇头。

南雪落冷嗤,而后把衣裳一件件穿好:“小鬼,日后若是遇到心爱的姑娘,娶她为妻,莫让她独守空房。”

看着南雪落渐行渐远,身影缥缈,雄霸天心里好不是滋味。

他没有断袖的癖好,他对着同性的躯体提不起兴趣,甚至……失望。

雄霸天抓了抓头发,继而端起酒猛喝。

兄台若是个女人,那就好了。

雄霸天眼眶又红了,他这是在痴人做梦吗?

这世间的确有千奇百怪的稀罕事,可从未有过变性一说。

……

如今的南雪落拥有着自由的灵魂,不羁洒脱。

当往下了执念,再看过往的匆匆,只觉得记忆里挣扎徘徊的自己尤其可笑。

行走于山路,却遇从修炼者组织那里走来的轻歌,端着两杯醇香的酒,递了一杯给她。

南雪落接过酒,不解地望着轻歌,轻歌却是笑道:“阁下放心喝,杯中无毒。”

“这是什么酒?”

“断肠酒,喝下这杯断肠酒,前尘往事都是云烟,日后你只是南雪落。”轻歌道。

“这具躯体,真是恶心透顶。”南雪落眉目狠绝,旋即舒展开,渐渐释然:“罢了,至少还活着。”

“这是两枚凝魂聚神丹,你的神魂之力,不算充沛,应该需要这个。”轻歌递给了南雪落。

“你……炼制的?”南雪落问。

“前不久。”

“为我而炼制的?”

“是呢。”

南雪落苦笑。

她终于明白凤栖为何看重这个小姑娘了,真的聪明到匪夷所思。

兴许,这个姑娘,早就知道她会来。

“你这般笃定我会走向你?若你输了呢?”南雪落再问。

轻歌耸了耸肩:“我坚信着,比之不应该的情爱,阁下更向往的是天地大道。从今往后,阁下请陪我一同追往长生吧。”

“小丫头片子,想骗我上贼船?”南雪落眼底精光四闪。

“那我这条贼船,阁下要不要上呢?”轻歌浅浅而笑。

“上,自然要上,我还要第一个上,谁与我抢,我一刀剁了他。”

“……”

山脉里,传来了轻歌的笑声。

从未发觉,南雪落是这般有趣的人,奈何在过去的时光里,有趣的灵魂被执念遮盖。

山脉的另一侧,雄霸天还在喝着酒,九姑娘来到这里,见此,倒是勾起了自己的相思苦,便与雄霸天举杯痛饮。

“楼主,我好想你。”九姑娘抱着一块石头哭喊:“楼主你这个负心汉,怎能丢下阿九一个人走了,阿九这么好,你为什么不要呢……”九姑娘哭得伤心,雄霸天的情绪亦被勾起,抱着另一块石头哭诉:“父王,儿臣不孝,儿臣的清白没了,儿臣脏了……”

远远地,轻歌与南雪落听到俩人的声音,面色愈发难看。

儿臣脏了?

轻歌一度后悔,不该收雄霸天为徒的。

“真是个蠢东西。”南雪落眼神渐冷,见雄霸天与九姑娘抱头痛哭挨得很近,南雪落微微眯起眼,眸中闪过一道寒冽的光。

稍纵即逝,随即黯淡。

她这具男儿身,算什么?

罢罢罢。

痛彻心扉,一次足够,不想再来第二次。

世上有几人不惧世俗的眼光?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