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673章-好大的一幅画

第1673章-好大的一幅画

&&&&圣女告诉姬月轻歌被玷\_污时,更多的是想看到姬月跟别的男人一样,疏离,嫌弃。

&&&&这样,她就能跟自己说,这男人也没什么好的,放手吧。

&&&&可,没有。

&&&&姬月不在乎。

&&&&他只在乎夜轻歌疼不疼,有没有受伤。

&&&&哪怕姬月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打在圣女的脸上,但她心里清楚,她更加嫉妒这样的感情了。

&&&&圣女把头低下,那种爱而不得的感觉,像是蚂蚁在心头啃噬,抓心饶肺。

&&&&黑暗,覆盖着妖域。

&&&&一轮红月挂在墨蓝的天际,几乎没有星辰之光。

&&&&放逐之地,西山,有那么一群老妖魔,喜爱折磨细皮嫩肉的年轻人。

&&&&没有性别之分,只有恐惧和深夜。

&&&&当寻无泪醒来时,发现自己被洗干净,一丝不挂的绑在铁架上,四周皆是容貌丑陋的老妖魔,一个个不怀好意的看着寻无泪。

&&&&寻无泪的伤口尚未被处理,妖脉拔出之后他完全就是一个废人了,现在的他,怕是连人类的三岁孩童都打不过,面对一群可怕的老妖魔,又怎会有反抗之力?

&&&&老妖魔们靠近寻无泪,寻无泪毛骨悚然,恨不得就此死去,但他的嗓子被毒哑,他的膝盖骨碎了,双手又被铁丝绑着,就算是他一心求死,也没人能满足他。

&&&&凤火莲的毒素开始发作,寻无泪的身\_体无比的滚烫,他挪动着身-子靠近人堆。

&&&&寻无泪还有几分清醒,但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_体。

&&&&当那枯老的手抚摸着他的锁骨,寻无泪眼角竟是流出一行泪。

&&&&他折磨过许多人,甚至用过比这还可怕的手段,但,当这一切落到了他的身上,哪怕是他,也扛不住,吃不消。

&&&&恶心的感觉油然而起,寻无泪呕了一声。

&&&&老妖魔见此,各种兵器砸向寻无泪。

&&&&寻无泪恨的发抖。

&&&&眼前一张张枯老的脸,在意识朦胧时,似是变成了夜轻歌的脸。

&&&&婉转秋波,迷离多情,朦朦胧胧间火焰烧了一把又一把。

&&&&寻无泪在痛苦和快乐之间挣扎,像一个幻境,他深陷其中。

&&&&他的身\_体特别依赖着幻境。

&&&&哀嚎的声音响彻在西山。

&&&&他深陷绝望,再也无法站起。

&&&&在放逐之地的另一头,有一座新建好的宫殿,轻歌躺在柔软的床榻上,即便在睡梦中,眉头也紧紧皱着。

&&&&帝九君站在门口,姬月起身走至门外。

&&&&“姬王,你觉得夜姑娘有没有被他们……”

&&&&“重要吗?”姬月问。

&&&&帝九君哑口无言,许久,帝九君笑了笑,道:“你还记得芙蓉散吗?”

&&&&姬月愣住,猛然想起当初轻歌被梅卿尘抓去冰谷时,梅卿尘给夜轻歌下了芙蓉散。

&&&&芙蓉散,中毒者与第一个人欢愉过后,一生就只能是一人。

&&&&也就是说,由于姬月的及时出现,轻歌并非与其他人亲密接触过。

&&&&帝九君诧异的望着姬月,他以为,姬月得知此事会欣喜若狂。

&&&&姬月面无表情,眸色薄凉。

&&&&他只知他心爱的姑娘,遭受了不该有的折磨。

&&&&他的心好似都在滴血。

&&&&帝九君无奈,道:“寻无泪已死的消失宣布出去了,就连分裂的尸体都制造出来了,九界守护者们应该以为寻无泪死了。”帝九君皱了皱眉,“不过,现在是关键时候,你马上就要进妖王宫了,你在此时杀了寻无泪,那些老狐狸怕是要大做文章。”

&&&&“何必理会一群将死之人,若是不能,直接攻打。”姬月冷冷的道:“各大部落的动静好好留意,九界守护者应该会再次寻找寻无泪的下落,此事交给你,别让寻无泪死了,当然,也别让他活着。”

&&&&帝九君点了点头。

&&&&屋内,轻歌缓缓睁开双眼,她掀开被子打着赤足走在地上,冰冷的寒意从脚底弥漫开来。

&&&&她迷茫的看向四周,墙上有一幅美人图,画上的美人正是她。

&&&&她不由走至美人图面前,伸出手,指腹轻抚纹路。

&&&&嘎吱——

&&&&面前的墙壁深陷地里,眼前是一个密室,轻歌缓步走进密室之中,密室内的景象惊住了她。

&&&&密室的墙上挂着无数幅画,每一幅都是她。

&&&&密室内有五个画师,脚踝处都戴着铁链,他们马不停蹄的画着。

&&&&他们没见过夜轻歌,但画起她时候,这些画师都熟能生巧。

&&&&画上的人儿栩栩如生。

&&&&是各种各样的她,灵动,清寒,飘渺。

&&&&画师们有些疲倦。

&&&&密室门打开时,他们甚至都不抬一下头。

&&&&“已经画好了七十二张,剩下的九张还要点时间,每一张都是不同的状态。”其中一名画师如是道。

&&&&话落,画师小心翼翼无比谨慎的整理美人图,他一抬头看到轻歌时,却是惊讶,眉头一皱,道:“这幅画谁画的,太大了,不过还挺逼真,鞋啊,怎么能不画鞋,要是姬王得知,你们有九条命都不够活的,是想冻坏她吗?竟然不画鞋。还有那脸上的花,谁擅自做主画了朵花?就算要花也要花红色的啊,红色的喜庆点,黑色的像话吗?”

&&&&其他画师全都抬头,而后摇头。

&&&&轻歌:“……”

&&&&这群画师日日夜夜画她,怕是已经疯魔了。

&&&&轻歌往前走了几步,画师们擦擦眼睛,只觉得画中人成精了。

&&&&“鞋,鞋!”那画师还在执着于鞋。

&&&&要知道,有一回他画冬日美人时,美人穿着夏日的裙子,他自认为是一幅很好的画,但就是因为这幅画,姬月勃然大怒,他被关了整整一个月。

&&&&姬月当时质问他,为什么要冷到轻歌?

&&&&这问题,画师也不好回答。

&&&&他怎么知道画中人还会怕冷?

&&&&画师心里头的那个冤。

&&&&天天画同一个人,他们早就腻了,但不敢有所怨言啊。

&&&&他们很好奇,为何姬王看不腻。

&&&&轻歌走进密室内,仔细看着画上的人。

&&&&她苦笑着。

&&&&在她思念姬月的时候,姬月也在想着她。

&&&&他们为了彼此,在不同的地方努力拼搏,只为等她穿上九凤朝凰的那一天。

&&&&姬月走进屋内时,看见空荡荡的床,心也空了。

&&&&他斜眸一扫,发现密室的门打开了,连忙跨步走进密室内。

&&&&他远远的看着轻歌,轻歌身材纤细,又消瘦了许多。

&&&&抱在怀-里,轻飘飘的,风一吹似乎就要倒。

&&&&姬月拧着眉头,心揪着疼。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