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扶摇皇后 > 穹苍长青 第十五章 大结局中

穹苍长青 第十五章 大结局中

山谷里,密道久久的封闭着,孟扶摇看出来,那密道的机关,是双向控制的,必须里面和外面的人同时开启才成。

三人三兽在暗处潜伏着,眼看着长青神殿的殿军进进出出,推断出密道每次开启,都只有一刻钟左右时间,过了这一刻钟,便要再等一个时辰才能进。

密道门极窄,设计在山壁间一道皱褶中,可以说如果堵住,清理还要半天时间,孟扶摇有点奇怪为什么密道门会是这样,进出也太不方便了吧?

孟扶摇现在知道,自己就算闯过了四境,也已经绝对不可能大模大样的按规矩拜访请求接应了,不如一路闯过去再说。

一直等到天黑,看见一队土黄衣甲的殿军过来,孟扶摇不知怎的便突然知道,这土黄颜色,是乾达婆部的。

长孙无极没和她说过这个,怎么知道的,她自己也不明白。

那队殿军人数不多,一边走一边道:“最近真是多事之秋,人来得不停,那个帝非天,好容易将他在第八峰困住,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竟然就脱困了,闯谷不说,还顺手毁了咱们的密道,摩呼罗迦部现在赶工重新弄出来的密道,实在太不方便了!”

“有得修复就不错了,摩呼罗迦部算是小心了,还做了点改动,”另一人道,“给帝非天弄得山都快毁了,这个时候不把密道赶紧修补好,天知道下次又要窜进来多少人。”

“已经够多了。”又一人道,“也不知怎的,听说最近殿主和迦楼罗王的老友约好了似的纷纷来访,走了一个又来一个,殿主和迦楼罗王给缠得教务都没空理会,想要赶走嘛又没理由,人家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喏,据说现在还有人在云霄宫里赖着,整天指明要吃咱们长青麒麟红圣果。”

“殿主据说也快飞升了,不过我以为早就该飞升,不想延到现在,大抵他老人家还有些眷恋红尘?不知道下任殿主会是谁呢?”

“那还用问,自然是紧那罗王。”一人艳羡的道,“天行者一脉终于扬眉吐气了,早知道我也加入天行者,咱们大王给圣主殿下杀了,咱们现在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一群,巡逻守卫,诸般事务,苦的最多!”

“说起来实在有些可惜啊……”一人若有所憾的道,“圣主殿下就为个妖物,大位也丢了,自己也毁了,就连国家也风雨飘摇,他也是,想背叛就别回来,好歹富有一国,殿主也不会拿他怎样,偏偏还要回来和殿主对抗,殿主雄才大略,略施小计便可借刀灭国——”

“噤声!”一个头目模样的人突然一声低喝,“谈谈别的也罢了,事关殿主大策,也敢胡言!”

众人便都闭嘴,那个头目一样的人,在山壁上轻磕两声,又从腰侧取下一个扁扁的钥匙,在某处转了转,随即等待进门。

黑暗笼罩着雪谷,四面寂静无声,却有某处雪坡,微微动了动。

那积雪簌簌震落,拂了一身还满,雪下目光冷冽的女-子,紧紧咬住了嘴唇。

战北野无声的,拍了拍微微颤-抖的孟扶摇,他有点怕孟扶摇听见这些,会再次像天域之境一样控制不住情绪,然而孟扶摇抖了那么一抖,很快便安静下来。

她身-子一振,轻烟一般飘出去,像一朵雪花,无声无息落在了那队伍的上方。

战北野跟了过去,姚迅却落在了另一个方向,遥遥对着那头目模样的人。

月光照着沉寂的山谷,除了呼吸声便是落雪的沙沙声,地上拉开横七竖八的影子,长而扭曲。

过了一会,密道门缓缓开启,里面有人探出头来,那头目看见,“啊”的一声道:“摩呼罗迦殿使大人,您竟然亲自来守门。”

“有什么办法。”里头人咕哝一句,“有人可以偷懒,我却得在这黑不隆冬地方闷着……”手一挥道:“进去吧。”

那头目侧开身,让手下先鱼贯而入,随即他自己也挤了进去。

他抬步侧身那一霎,上方崖壁之下游絮般落下一只手,手指极其灵活的在他腰间一抹,那钥匙便无声无息落在他掌中。

那头目连腰带都没动上一动,根本毫无所觉。

密道门再次缓缓关闭,密道外那三人不动声色的等着。

刚才跟着混进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难保密道之内还有些什么人,人一多万一四散逃窜,惊动神殿又是一番麻烦,孟扶摇干脆决定,一刻钟后堂而皇之走下一批。

过了大概一刻钟左右,算准那批人已经离开密道,空空妙手姚迅得意洋洋对孟扶摇晃了晃手中扁扁的钥匙,做了个“神手帮主天下无敌”的口型。

孟扶摇看着他精神奕奕的笑容,无奈的笑笑,接了过来。

找到记忆中那钥匙的入口,孟扶摇如样炮制的开门,两声轻磕过后,里面轧轧一阵低响,门开了。

一个青面虬髯的男子探出头来道:“你们是哪个部……啊!”

刹那间黑暗中劲风涌至,浑浑然凛凛然杀气逼体,这人却是个高手,猝不及防之下立即飞身倒跃,一个筋斗便翻出了数丈,二话不说扭头就向身后逃!

然而就在他身后,不知何时无声无息已经多了个人,那人冷冷伫立,一抬手捏上他正好撞过来的咽喉!

那人的咽喉格格一阵低响,声音碎裂,瞪大的瞳孔里,倒映出一弯森凉的月色,和月色中纤细的身形。

然后他倒了下去,离设置在暗处的,可以呼唤同伴救援的铜铃,只有咫尺之远。

孟扶摇并没有看身后,她擦了擦手,道:“一个看守密道的,竟然能躲过你的杀手,好在只有一个。”

“我们走吧。”战北野换上那人的衣服,探头看看前方,这里是山腹,斜斜凿了一条道,洞口斜向上出去就是悬崖,和对崖以一道银白链桥相接,越往上越高,最高处翻飞在半山云雾之中,如一道落云之桥。

而对崖之上,隐约可见冰雪孤城。

“姚迅,你就别跟进去了,否则枉送性命。”孟扶摇将那人尸体抛下深渊,道,“把密道机关毁了,你就赶紧离开,现在长青神殿内部紧张,外面守卫已经少了,向外走最安全。”

“好。”姚迅应了,孟扶摇又道:“九尾留给你……”

“啊别。”姚迅立即拒绝,“我怕狐臊臭!”

孟扶摇无奈,又看看四周,确定确实没有人在,不仅这里没人在,周围三里方圆内现在都没人,姚迅现在出去绝对是安全的,她再三嘱咐姚迅赶紧走,又留了山下人等的联系方式,才和战北野顺着密道向上走。

云桥在风雪之中飘飘荡荡,十分滑脚,甚至材质轻薄,看那样子,每次能承载过去的人十分有限,难怪要定一个时辰的间隔期限,因为每次都只能一个一个的过去,一队人半个时辰才能过完,这种设计固然不方便,但是却易守难攻,敌人如果能打到这里,也只能一个一个过,而长青神殿那边,只要派两个高手守着桥,连桥都不必毁,见人过来砍便行了。

孟扶摇和战北野不想惊动对面的守卫,大摇大摆在云桥上走那是不可能的,只有从桥背面过,然而云桥本身已经够滑,背面更是没有可以着手处,孟扶摇将九尾在怀中塞-好,战北野用腰带缚好金刚,拍拍它道:“想死就乱动。”

金刚低声咕哝:“傻帽,你才想死。”

孟扶摇看了一下桥背面,倒是有明显的抓手,但是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看见很方便的东西,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她伸指轻轻一拉那抓手处,哗啦一声,一处地方突然破裂,洒下某种白色液体,滴落万丈深渊,看那液体落下时腾起的青烟,很明显不是正常的水。

换句话说,如果想偷偷过桥的人,下意识抓住那抓手滑下去的话,肯定是当头淋一身毒水,人在半空避无可避,下场只有一个死。

这云桥设计十分阴毒也十分周全,明里暗里都有杀手锏,可以想见定然葬送无数人命,孟扶摇冷笑一声,道:“神殿……魔宫都比它光明正大!”

看起来应该碰的东西都不能碰,两人便选择攀援链条而过,无声无息滑下云桥,都运功于掌心,瞬间融化掉了云桥背面的积冰,饶是如此,那锁链也似乎抹了油一般滑溜,无法着手。

两人小心翼翼的交替滑过,行动得极是缓慢,走到一半,孟扶摇看见桥背面锁链中有一道链子,看起来比较好抓手,伸手碰了碰,也没什么危险,便道:“我们抓住这个,可以走得快些……”

她话音未落,那链子突然一震,射出无数浑圆的黑色珠子。

孟扶摇一眼就看出那是霹雳弹,这时候在这么险恶的地方,一旦撞上霹雳弹,就算两人躲过粉身碎骨的命运,桥也会炸断,就算桥不断,这响声也足以将整个长青神殿吵醒!

真是恶毒的设计!

孟扶摇刹那间单手松开,手指在空中一展,展出一个中心玉白边缘淡红的漩涡,那漩涡无声无息闪烁微光,将霹雳弹轻柔的兜住。

她抢先兜住了战北野身侧的霹雳弹,却有一枚霹雳弹突然绕过战北野,角度诡异的向她冲来。

孟扶摇正在小心翼翼兜住霹雳弹准备仔细处理,不防那东西刹那已经到了近前,她此时若扔开手中那些霹雳弹,那还是爆炸的下场,只是一犹豫间,那弹子已到面门。

孟扶摇心一狠,另一只手也准备松开去接那弹子,突然劈面一道冷风,一只手飞快而稳定的伸过来,准确的捞住了那霹雳弹。

孟扶摇刚松一口气,面色突然一变。

金刚突然落了下去。

战北野刚才见孟扶摇遇险,情急之下大力倾身,肩膀一侧,捆住金刚的腰带在云桥边缘锋利的冰片上刹那割断,冻得半死躯体僵硬的金刚站立不稳,直挺挺的坠落。

孟扶摇立即去接。

她承诺过帝非天,无论如何,保护好金刚!

一霎间她迅速翻起,两手都脱离了锁链,单足往锁链上一勾,去接金刚,手指却在即将接触到金刚刹那一滑,没能抓住那沾了冰滑腻异常的羽毛。

孟扶摇急了,倒吊着的脚一滑,再次往前冲了一点,堪堪抓住金刚的脚爪。

她心中一松,突觉脚下一抖,锁链一颤突然悬空!

她落下!身-下万丈嶙峋绝崖!

身-子一空的刹那,孟扶摇全力将金刚向上一扔,自己努力吸气试图浮起,然而这长青神山的空气都似乎不对,让人的身-子特别沉重些。

眼看将要落下,脚踝突然一紧,一只温暖的手抓住了她。

孟扶摇飘在半空,抬头看见战北野也倒挂了下来,一手抓着金刚,一手抓着她,难为他在刚才那刹那间,在处处危机滑得要命的云桥背面,竟然还能同时将这两个动作做得这么利落准确。

战北野自己却也是一身冷汗,平日里他似乎也达不到这般精准,然而和孟扶摇在一起,总能逼出人最大的潜能。

两人吊在云桥之下万丈绝崖之中,如落叶飘在漫天雪雾中,目光相接,惊魂未定中却都立即对对方绽开安慰的笑容。

战北野手一抖,孟扶摇飘身而起落回,估算了下时辰,道:“这桥上耽搁了太长时间,一刻钟快过了,保不准门再开还有人进来,咱们赶紧走。”

两人两兽继续攀援,而在云桥那头,本来要走的姚迅,却发现了新东西。

他看着他们离开,刚想走,脚刚跨出密道的门,无意中眼光掠过暗处,见山壁缝隙里隐约有暗光微闪,顿时停住了。

他好奇的过去一看,却是一个小小的铃状凸起。

他皱起眉,脑中模糊的掠过刚才那虬髯人临终扑向的位置,喃喃道:“这个莫不是什么机关吧?”

想了想,姚迅干脆靠上去,仔细研究这东西该怎么拆,他总觉得,主子既然进去了,神殿里的一切该破坏就要破坏,不然难免什么时候给主子带来麻烦。

好在他天生小偷奇才,一双手极其灵巧,用匕首小心翼翼的撬了半天,终于将那个东西拆了下来,果然是个铃铛,安放在这个位置,利用后壁山谷的回音,可以将声音传出很远。

将铃铛捏碎,姚迅舒出一口长气,自己觉得立了一场大功,笑嘻嘻的吹了声口哨,一抬头看看天色,“啊”一声道:“糟了!”

一刻钟就快要过去了,再不赶紧出去把门关上,自己就要被关在里面了

他赶紧急匆匆低头向外走,突然看见前方雪地上拉开一道长长的黑影,那黑影正向这里接近来。

姚迅头脑嗡的一声,心道怎么会现在来人?神殿部军不是刚刚才进去过?

他此时出去,必定撞上那人,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向上走,去追孟扶摇,然而脚步刚抬,一侧头看见密道上一个洞,那洞中角度正好看见孟扶摇和战北野,竟然看见他们还在那长长云桥之上,姚迅刚在疑惑以他们武功怎么会前进这么慢,一转眼便看见大风鼓荡冰雪--湿--滑中,金刚掉落孟扶摇为救它险些落崖的一幕。

姚迅看得心怦怦跳起,险些惊呼出口,拼命压住自己的声音,向后退了一步。

他们还没走完云桥,走得步步是险,如果自己此时跟过去,这人再跟上来,只要在这头将云桥一砍,主子就会坠落万丈深渊……

姚迅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一霎间立即做了决定。

他站在黑暗中,不动。

那条黑影,步态悠闲的进了门来,笑道:“殿里呆得久了,还是雪地散步最舒爽,老成,你就是个没福的,只知道睡觉。”

姚迅在暗影中,含含糊糊唔了一声,那人也没在意,直接过来,往椅上一坐,道:“太可笑了,竟然让我们堂堂殿使守门,还一守就是两个,天底下有什么强敌,能够刹那间杀掉你我两人?其实就是老成你一个人,也就够了嘛,哪用得着兄弟。”

姚迅又“唔”了一声,那人诧道:“你吃哑药了啊?怎么不说话?”

姚迅咳嗽两声,以示说话不便,那人也没在意,在椅子上舒舒爽爽的躺了,看样子似乎还想睡一觉。

姚迅松一口气,虽然不知道自己等下怎么出去,但觉得好歹危机算是过了,睡吧睡吧,等你睡着一刀杀了你,主子们也已经过了云桥了。

那人却突然“咦”了一声,目光落在地下。

姚迅转过头去,一眼看见地上的铃铛碎片,顿时心中轰然一声,悔之不迭——怎么没把这东西给清理掉!

此时门尚未关,他反应敏捷,看见那碎片立时向后飞射。

然而已经迟了。

那人刚刚还懒洋洋睡在椅上,一瞬间便豹子般弹射而起,呼一声便到了他面前,劈手拎住了姚迅衣襟。

他五指若刚,抓得姚迅呼吸一窒,知道自己武功绝对没法和这人比,立即伸手投降:“啊啊,别杀我,别杀我!”

“你是谁?”那人森然的盯着他,目光也如豹子一般凶猛凛冽。

“阿修罗部的,”姚迅顺口胡诌,“留下来接应殿军。”

“胡扯!阿修罗部的我怎么不认识你?”那人手指一弹,姚迅顿时胸口一痛,隐约听见骨节碎裂之声,顿时知道,自己一根肋骨给他弹碎了。

随即那人低头看了看已经碎了的铃铛,立即拖着姚迅奔去那个可以看见云桥的洞口,一看之下立时脸色一变。

“大人……别杀我。”姚迅哼哼唧唧的-呻-吟,指了指云桥,“我家主子要闯进去,把我给丢下来了……你别杀我,我去给你把他们骗回来……”

“用得着你去骗?”那人冷笑,“我一刀砍断云桥,他们还能不死?云桥之下可不是普通绝壁,谁下去都活不了!”

“可那不是死在大人你手下啊。”姚迅道,“砍云桥虽然杀了他们,但是大人你守卫不力让人进了云桥本身就是罪,顶多功罪相抵,如果由我把人骗回来给你杀,那你就无罪有功了啊。”

那人目光一闪,被姚迅这话正说到心底虚弱处,他是阿修罗殿使,原本和摩呼罗迦使同时轮值守卫密道口,上头大王再三嘱咐,但凡给人潜入,死罪难逃,如今摩呼罗迦使很明显已经被杀,对方已经潜上云桥,自己大罪难免,但是如果能把人骗回来再杀,那就另当别论,连摩呼罗迦使被杀的罪责,都可以逃过了。

其实除了铃铛外,他手中本来还有可以召唤殿中人的办法,但此时被姚迅一提醒,畏惧罪责,也不想用了,冷笑一声道:“你小子倒精明,那就去!把人弄回来,我饶你一命!”拎着姚迅便顺着密道向上走。

他也不怕姚迅玩花招,这小子滑溜如鱼眼神闪烁,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鸟,再说武功和自己相差甚远,能玩出什么把戏来?

爬上洞口,眼看那两人已经渐渐接近云桥顶头,阿修罗使将姚迅重重一顿:“快点!”

这一顿又顿碎姚迅一根腿骨,他忍着痛,咬牙笑道:“大人,别打我啊,打痛了我,谁给你喊人啊。”

“快喊!”阿修罗使眼看那两个黑点速度飞快,已经快要接近云桥顶头,心中焦躁,有心想砍断云桥,但是又怕云桥一砍自己罪责便定,抱着姚迅能把人骗回来的希望,不住催促。

“我喊……我喊……”姚迅还在笑,看着前方云桥上的小点,拼命张大嘴,喊了几个字。

阿修罗使凝神听着。

空山寂寂,大风鼓荡,哪里有呼声?

他警觉上当,立即挥刀要砍云桥,眼前人影一闪,刚才还十分猥琐的男子,突然苍鹰一般扑了过来!

他来势流电飞光,一刹那间快得连眼角虹膜都来不及捕捉那残影便已扑到,一生中最快的一次轻功!

阿修罗使刚刚挥起刀,姚迅已经将他连刀一起抱-住!

“哧。”

隐约间剖开胸腹的声音,姚迅苍白的脸上突然涌现一抹嫣红,随即又转苍白,他咧嘴一笑,笑容有点抽搐。

阿修罗使暴怒,大力一抡,狠狠将姚迅从自己的刀锋上抡了出去,半空中血雨挥洒,溅在雪地上如泼墨桃花。

眼看着那一身是血的人栽落深渊之下,阿修罗使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一转眼隐约看见云桥上那两人已经到了对岸,其中一人只差不远便要触及崖壁,那是山崖最最近处,也是最高处,从那里掉下,从无人可以活命。

虽然被这小子骗了一把拖延了时间,但是还来得及!

阿修罗使狞笑着,长刀一挥,照耀雪光一道灿然的弧线。

“嚓。”

不是钢刀撞击铁链的清脆之声,却是利器砍入肉-体的闷声钝响,阿修罗使一惊,这才看见不知何时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突然翻上来,紧-紧-抱-住了栓住锁链的铁桩,那一刀砍在他背上,险些将他砍成两截,他却一动不动,仿佛浑然不觉疼痛。

是姚迅。

那小子竟然没死,也没掉下去!

阿修罗使震惊之下心中大急,伸腿去踢,姚迅张开鲜血淋漓的口,一口就咬向他靴子,他急忙缩脚,干脆不管不顾,挥刀连砍!

那两人已经快到了!

有一人已经上崖,正在拉另一个人的手!那姿势倾斜,云桥一断两人还是会掉落!

一定要把这链子砍断!

鲜血飞溅,满地到处都是迸开的肉沫,肌骨断裂之声不绝,暴风骤雨的乱刀之下,姚迅瞬间成了一堆什么也不像的肉泥,然而他不护也不挡,一任生命被残忍的捣烂凌迟,他只是死死抱-住那铁桩,将链环护在自己身-下,只是死死盯着对岸,用早该消散的最后的濒死意识,去计算主子所剩下的距离。

快了……快了……

等一会再死……等一会再死……

阿修罗使拼命疯砍,他从未想到一个人可以坚持到这种地步,从未想到在这样杀戮之下早该死去的人,竟然一直仍以莫大的力气死死压住铁链不动,那濒临死亡拼尽此生全力所爆发出的力量如此恐怖,以至于他明明已经将他砍成肉泥,他的刀竟然还挑不走他的身\_体!

那是磐石般的坚持,超越肉-体和精神的极限力量!

刹那间百刀泼雪般砍下,泼出无穷无尽的血,却依旧无法让那人松手让开,阿修罗使自己都已经开始绝望。

他颤颤的停了手,满刀淋漓的血肉刺着了他的眼,风雪中他望向对岸,那两人的手,已经握在了一起。

晚了……

两手握住的那一刻,一直死死盯着那个方向的姚迅,轻轻的吐出了一口长气。

好了……

一生里最后的任务,完成了……

死拼着的一口气一松,天崩地裂的剧痛立即席卷了他,黑暗袭来,天地沉沦。

姚迅的手,轻轻一松。

风雪深处,浮游了罗刹男子带着满足笑意的灵魂。

主子……

我说过,再不背叛。

–––-

风雪深处,孟扶摇突然回首,怔怔看着被狂风和暴雪掩盖了的云桥对岸。

“怎么了?”战北野在身后低声问。

“我刚才快到这边的时候,好像听见姚迅在大声喊我。”

“喊什么?”战北野诧然,“虽然风大,但是他如果有喊,应该我能听见啊。”

“他喊,主子,保重。”孟扶摇深深看着云烟深处,皱眉道,“我有些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你大概是担心他有事吧。”战北野道,“放心,刚才我们都看过了,那密道里确实没人,他当时出去,以他的灵活和轻功,随便往哪一藏,一定不会有事,总比跟着我们来的好,你看这云桥,桥背比桥面滑很多,真是险象环生。”

孟扶摇“嗯”了一声,自己也觉得,以姚迅的机变,定然是没有事的,她甩甩头,将心底那份不安驱散,道:“他只要能护好自己就行,就算和你护卫接应不上,等你下山也可以接走他。”

战北野立刻敏锐的问:“我?那你呢?”

孟扶摇默然不语,仰首向天,自己?自己还能回得去吗?

怀中突然一动,元宝大人钻了出来,它忧伤的看了一眼神殿之后的那个冰峰的方向,目光又落在长青神殿之中,随即对孟扶摇做了个手势,示意自己要回去。

到了这里,它的行踪已经能被殿主感知,它再跟着孟扶摇,反而是害了她。

孟扶摇点点头,看着它瘦了许多的小小身-躯在雪地上滑过,心中默默一叹。

她藏身在一座冰岩后,仰首打量前方的建筑……一座孤城,建在高崖半中央,高墙之阔超过一般城墙,通体白色,远远看去像是冰雪建成,由于角度的问题,她看不见墙后的建筑,但是从城墙宽度看来,长青神殿的规模足可以称为一座小型城市。

这就是长青神殿?这就是那个五洲大陆头号神棍所在之处?

四面很奇怪的没有人,孟扶摇眼神四处游移,想要找出这看似空荡荡无人的城墙的防卫之处,目光突然一亮。

她看见远处,在前方长青神殿孤城后方,一座冰峰赫然在望,那冰峰足有千丈,越往上越尖,像一个顶天立地的锥子,竖在四面冰雪山脉之间。

这冰峰,她见过!

天域之境,拾阶而上,那满地碎雪,那穿过神吼之风的冰洞!

孟扶摇原本掩身在崖下,突然身-子一飘便掠了出去,她飘得如此迅捷,战北野还没来得及问一句,她已经向着那个方向掠出数十丈。

战北野立即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他在半空中,回身看了看宫门紧闭的长青神殿,隐约听见里面似乎有些嘈杂声响,高阔白色围墙之后似乎也有七彩华光耀起,却因为城墙高阔,看不出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但似乎动静很大,连门口处本该有的守卫,都因此撤走了。

在他们掠起的身形之后,对岸,那懊恼的阿修罗使怔怔看他们消失在对岸,呸的一声骂了句:“晦气!”,一脚将还扒在铁链之上的那团早已看不清是什么东西的血肉,踢下了深渊。

然后他在立即发信报告神殿和闭口不言之中犹豫半晌,突然眼神一恶,喃喃道:“就推给摩呼罗迦那老小子……我出去巡视了,不知道!”

随即他用脚擦干净那铁链上的血迹,若无其事的转过身去。

孟扶摇不知道就在刚才一瞬间,风雪尽头,铁链彼端,那个她最早的属下,曾经两次背离她,也曾经发誓对她永不背叛的油滑男子,用最惨烈的死亡履行了他人生里最后一个也最重要的诺言,他曾因为当初两次背叛而她大度宽容,耿耿于心,如今这长空云桥之上,他终于用鲜血,洗清了一生里曾有过的懦弱和自私。

那样的懦弱和自私,世人皆有,姚迅以前也不以为这是何等重要的错,然而在孟扶摇身边,属于她的坚毅而勇悍的光辉,照耀出一切怯懦畏缩的污浊,他竟一日比一日更深切的觉得,她那般的宽阔,而他那般的狭窄,窄到-羞-于坦然呆在她身边。

直到今日,那光辉亦迸射于他身,照亮风雪中天险云桥横渡之路。

那曾经下九流,为世人鄙弃的市井偷儿,一生因她而丰富饱满,她对他的恩,不在于金钱不在于地位,而在于一视同仁的平等和信任,因了这样的平等和信任,他选择不再转身,将生命永久的留在了长青神殿之前的最后一段路。

那一声最后的无声呼喊,她在冥冥中已听见。

如此,含笑九泉。

孟扶摇一缕轻烟般背对着云桥远去,不知道那般的悲壮惨烈的死亡,也不知道畏罪的阿修罗使选择了隐瞒此事,让她更顺利的扑向了接天峰。

她奔向那冰峰,尖刀一般剖开透明的森凉的风,她黛色的长衣被嶙峋的山石割裂,散落的碎片悠悠飘落,如歌咏落雪之殇的黑色蝴蝶。

那路如此熟悉,熟悉到她一泻千里,毫不犹疑。

在经过半山的时候,她略停了停脚步,对几个冰下雪洞看了几眼,那里有人呆过的痕迹,还不止一个。

这位置十分险要,紧扼上下山的道路,很明显,这些人是在看守。

看守什么?看守谁?为什么又撤走?

孟扶摇的心,砰砰跳了起来……为什么撤走?

是释放,还是……

后一个念头让她浑身一冷,不敢再想,只顿了一顿便再次直扑而上。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