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浪花少年侦探团 > 4

4

“呼 ……果然是杀人案啊。”

吃完学校提供的午餐,忍在讲台上摊开报纸,不由得嘀咕了一句。社会版上一块豆腐干大小的地方,报道了她昨天看到的那场骚动。

听到忍的话,田中也凑了过来。

“我也看过这张报纸。被杀后过了两天才发现。这个世界真是太可怕了!”

“所以说人得有朋友才行啊。”

“不过,警察大叔的名字没出现嘛。这是怎么回事?”

田中指的是新藤和漆崎。

“怎么可能出现呢。别看他们平时很拉风,其实都不是什么大人物。”

“小喽啰吗?”

“差不多啦。”忍合上报纸,“不说这个了,今天我们要继续行动,你把原田也叫上。”

“啊?”田中可怜兮兮地张着嘴,“老师你还没放弃啊?”

“为什么要放弃?很可惜昨天让他跑了,今天可放他不得!而且敌人的行动模式我们也基本掌握了。”

“干劲好足啊。”

“那是自然,你们毕竟是我最宝贵的学生嘛。有这么好的老师,真不知道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话是这么说,可是那家伙在那里已经待不下去了。我觉得去了也是白搭。”

“不去看看怎么知道?要去的!”

“我……今天还得去上课。”

“请假不就行了。上课和游戏机哪个重要?”

“哈?”田中深深地叹了口气,“什么乱七八糟的……”

于是,这一天的放学后,忍一行人又来到了商业街。

“我都已经放弃了……”跟在田中后面的原田嘴里嘟嘟囔囔,“而且也不是什么很贵的东西……”

“说什么呢!这么不把钱当回事,我可不答应!”

“可是我今天还要练钢琴……”

“什么呀,堂堂男子汉竟然学那种玩意儿?”

“是老妈叫我学的。”

“我可不喜欢什么事都听父母的人。那你现在大致是什么水平?”

原田想了想,说出正在练习的曲目。忍“嘁”了一声,那是她八竿子也够不到的领域。

到了中村电器店,忍再次进入那条小巷。走到昨天与少年不期而遇的地方时,忍说:“看来今天到底是没来啊。”

两个孩子脸上纷纷露出“我就说嘛”的表情。

“不过,那孩子埋伏在这里抢东西,说明他对这一带很熟。家可能离这里也很近。从年纪上看应该是小学五六年级,说不定就在东大路小学上学。”

住在大路小学学区以东的孩子,都去东大路小学上学。那里原本是大路小学的分校。

“这样的话就好办了。”原田一把拉住忍的袖子,“老师去东大路给人家看照片不就行了。一下子就能知道是谁。”

“就是因为不能这么干,我才挠头啊。我不想把事情闹大。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内部解决。”

要这么说的话,就永远也解决不了啦——田中嘴里嘀咕,但声音可没传进老师的耳朵。

“好啦,我们先去那个电器店看看。说不定他是经常出入那家店的。向老板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忍一行人转身再度向商业街进发。这时,前方有一个男人向这边走来。他个子高高的,身穿西装,外面套着一件风衣。

“嗨。”男人低着头一路走来,发现忍等人后,抬起右手,打了声招呼。

“竟然会在这种地方碰到。你们是在散步吗?”

男人是府警本部的新藤警官。和以往一样,乍一看此人颇有点“警界精英”的派头。

我干吗要带两个孩子来这种小巷散步啊!忍一边腹诽,一边笑容满面地回答道:“嗯,是吧。随便走走啦。”

“新藤先生来这里是为了工作吗?”

“没错。”

新藤讲述了昨天在附近住宅发现遇害者尸体的事。

“我知道这件事。因为昨天我们也来过这里。当时漆崎先生也在对吧。这么说,你今天是来查访左邻右舍的?”

“嗯,没错是这样。我们还是在靠脚调查。”

“小喽啰真辛苦啊。”

忍“啪”地打了下田中的头。好在新藤似乎没听见,还在悠闲地往下说:“这个案子麻烦得很。其实呢,我们是在找被害者的儿子。”

“儿子?”

“是在案子发生前没多久的时候失踪的。啊对了,既然竹内老师和同学们也在……”新藤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你们认识这个孩子吗?有没有在哪儿见过?”

然而,田中看也不看,又说了和刚才一样的话:“这里不会有人知道的。去东大路小学问一下不就行了?”

“我当然去过了,可那边说没有这样的学生。好啦,就看一眼不行吗?”

新藤硬是把照片塞-过去,原田只好先接下。

“咦!”原田低呼一声。只见他拿着照片,黑眼珠往上一翻,嘟起了嘴。

“好像在哪儿见过啊。”

“哪个哪个?”田中抢过照片一看,立刻惊呼出声。

“你们认识?”新藤问。

“喔!”紧接着忍也看到了照片。

“老、老师你也认识?”

新藤来劲了。不料,忍却把照片往他面前一递,问道:“这孩子现在在哪儿?”

“这正是我要问的。”新藤哭丧着脸说。

“喔,抢了你们的游戏卡吗。原来你们是想抓他啊!”新藤深感钦佩似的说。与此同时,他正握着小铲子切开大阪烧。

这里是与中村电器店隔开两个店面的大阪烧店。原先新藤提议去咖啡馆,是田中和原田推荐了这家店。当然,忍也觉得大阪烧要比咖啡和红茶好。

“不过那孩子竟然是杀人案受害者的儿子,真是太巧了。”忍把撒满青海苔的大阪烧送进嘴。

“考虑到是在案子发生前不久失踪的,这孩子很可能知道些什么。总之,我们必须尽快找到他,问明情况。”

或许是因为得到了一点寻找孩子的线索,新藤的语气显得轻松自在。

“前面你说他没在上学?”忍问道。

“是的。不过,这一点我们也估计到了。他们从以前的家搬出来,差不多就跟逃债一样。这孩子也是,没办理正式的转校手续,就擅自退学了。”

如此看来,不得不说这孩子的境遇相当不幸。忍也有点同情他了。

“问题是,这孩子为什么要抢游戏卡呢……”

“是啊,这确实是一个谜。”新藤也点头附和。

坐在两人身边的田中和原田正吃着炒面,看着少年杂志,而且还是好几个月前的旧刊。封面破破烂烂不说,页边还沾着一小片干枯的卷心菜叶。陈旧的封面上用黑色油性笔写着大大的店名。

忍停下蠕动的嘴,转向她的两个学生:“你们别光顾着看漫画,也稍微出点力好吗!只吃饭不干活,就跟吃饭不付钱一个样。”

“你这么说也没用啊,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说对吧?”田中看了看原田。原田嘴里动个不停,连连点头。

“比如说,你们能不能想出那孩子抢游戏卡的理由?”

听了这话,田中立刻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然后自在地看着忍:“我真的可以说吗?”

“为了玩什么的就不要说了。那孩子多半没闲心玩这个。”

“想玩的话,找人借不就行了?我想他多半是把抢来的东西卖掉了。”

“卖掉?在哪儿卖?”新藤插了一句。

“肯定是旧货店啦。刚发售的游戏能卖出相当不错的价钱。”

“旧货店啊。原来如此,这个倒是有可能的。”

“这是常识。”田中哼了哼鼻子,以示藐视。

“那这个店在哪里?”

听忍这么一问,田中不由得和原田对视了一眼,这才答道:“最近这种店越开越多,基本上到处都有啦。要说最主要的还得是三明堂吧。”

“三明堂?”

“就在今里啦。”

今里是个站名,与布施站相邻。

“那好,”新藤站起身,“我就去那里走一趟,你们能不能给我带路?”

两个孩子放下一次性木筷,各自发出一声叹息。之后田中的一句话代表了他俩的心声:“真拿你们没办法,我已经破罐子破摔了。”

今里站前也有一条商业街,只是没有拱门。三明堂就在街道入口的附近。这家店的主业似乎是录像带出租,但三分之一的柜台都摆着游戏卡。店主剃着小平头,体格健壮,倒是更有寿司店厨师的风范。

店主刚从新藤手中接过照片,就立刻说道:“啊,是这孩子呀。”

“他来过?”新藤问。

店主大点其头,说:“昨天和前天都来过,是来卖卡带的。他的货特别好,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大叔,那家伙拿来的游戏卡里有没有‘未来都市’?”田中提心吊胆地问。

“有啊,你怎么这么清楚?是昨天拿过来的,今天早上就卖掉了。”

店主满面春风,田中则苦着脸骂了一声“混蛋”。

“今天他还没来过吗?”新藤又问。

“今天还没来过。这孩子看着脸生,以后可能不会再来了。”

“您知道他是哪儿的人吗?”

“这我怎么可能知道。”

这时,由于有顾客来找,店主连忙跑了过去。新藤向忍等人使了个眼色,一行人走出了三明堂。

“好可惜啊。”忍说。

“哪里,能查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很有收获了。这次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新藤说要负责把孩子们送回家以示歉意,于是忍就和他们在店门前道别。

——我也真是闲得慌,还专程跑到这种地方来……

忍走在今里的商业街上,憋住了没苦笑出来。仔细想想,这事跟自己完全没关系啊。

好不容易来了一趟,忍就想散个步再回去。她很久没一个人在这里逛过了。

路边有一家立食荞麦面馆,闻着从店里飘出的鲣鱼汤的香味,忍情不自禁地站住了。这里也好久没去吃了。

——唔……虽然刚吃过大阪烧,可这香味实在是难以抗拒啊!

犹豫了半天,忍终于还是掀帘子进去了。柜台前背朝外坐着一排男人,个个都是公司职员的打扮。

“欢迎光临!”

站在柜台内侧的老板声音洪亮地招呼了一声。

“天妇罗荞麦面……”

忍把到嘴边的“一碗”咽了回去,因为她在柜台前的男人堆里发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没错,就是那个少年!

“啊!”

这一嗓子令少年发现了忍的存在。紧接着他撂下大海碗,夺门而逃。忍也条件反射似的追了出去。

“我说这位顾客……”

身后响起了老板的声音,但现在忍可没那个闲工夫吃面。

少年依然跑得飞快。不过,相比布施,可能他对这里还不太熟,选的路径倒也不复杂,而且都是一些大马路。路够宽的话,忍就有信心了。

今里站附近有一条名为城东运河的水渠。要过水渠自然就得过桥。在桥头前,忍终于抓住了少年。

“可恶,放开我!”

“少做梦。被我逮到了,你就别想跑了。”

“混蛋,竟然会有跑得这么快的大妈!”

“小看我你就完了。以前我好歹也是顶级四号击球手。”

“我又没偷大妈的东西,干吗要拼命追我?昨天也是,今天也是。”

“看到小孩子不幸,我不能不管。”

“哼,那些养尊处优的小孩子哪里不幸了。就算被偷走个把游戏卡,他们也根本不当回事。”

“抱着这种错误的想法是不行的!这不是钱的问题,是心的问题。再说了,不幸的人里你也算一份。你再这么乖僻下去,最后会把做人的尊严也丢掉。没有尊严的人就是垃圾!”

“垃圾就垃圾,快放开我!”

挣扎的当口,少年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两人一时无语,互相瞪着对方。

“对啊,你肚子饿了吧。我追你的时候你还在吃面呢。”

“烦死了!要你管!”

“这可不行。饿着肚子的孩子也是不幸的。”

说着,忍东张西望了一番,把少年带到近旁的点心铺前。点心铺门口正在卖乌贼烧。所谓乌贼烧,就是把乌贼切成片和鸡蛋倒进小麦粉糊中,再拿两枚铁板夹紧后在火上烤。忍买了一份,送到少年面前。少年向上翻起眼珠瞄了忍一眼,气鼓鼓地接过乌贼烧。

“好了,我们边吃边走。”

忍牵起少年的手,哪知他却死死地站住不动。

“要去哪儿?”

“还用说,当然是警察那里了。”

“干吗,偷个游戏就要把警察叫来啊!”

“不光是游戏的问题。这个事先放一边,以后再慢慢调解。其实是警察一直在找你。”

“为什么?我又没做其他坏事。”

“没做坏事你逃什么?你爸爸都被人杀了,你还到处乱跑。”

少年突然停止了挣扎,抬头望着忍,锐利的目光中透出惊愕。

“你胡说!”

忍目瞪口呆地看着少年的神情变化。

“你……”

少年紧咬下唇,眼睛仍死死地盯着忍。

“难道你……还不知道?”

忍发现少年的眼泪已夺眶而出。情急之下她想掏手帕,便松开了少年的手。就在这一瞬间,少年轻巧地从她臂下钻了出去。

“啊,别跑!”

忍喊起来时,少年几乎已消失在人群之中。忍呆呆地伫立在原地,不知为何竟觉得浑身乏力。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