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黎明之街 > 10

10

横滨海洋塔的下半部分闪着绿光,上半部分则是红色的,应该是想模仿圣诞树的样子,但在我看来并不像。

而“冰川号”邮船的霓虹灯则完全符合圣诞风格,中央桅杆四周排列的无数灯泡形成了树的形状。

吃过晚饭,秋叶想要散步,我们便来到了山下公园。晚饭也就是在东白乐车站旁的一家拉面店吃了拉面和饺子,喝了一瓶啤酒。听过杀人案后,我实在没心情在精致的饭店里喝红酒了。

我完全不能想象,人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忽然看到一具尸体会受到多大的打击。一个女-人胸前插着刀,在自家客厅的桌子上躺成了“大”字,而且她还是父亲的情人。一连串冲击性的事实让我的大脑乱作一团。

“你怎么不说话?”秋叶问道。

“没什么。怎么说呢……只是找不到合适的话题。”

“你因为担心我才特意过来,结果听了那样的故事,一定很后悔吧?”

“那倒没有。你没事就好,而且我也很高兴能听你说起过去的事。你有过那种经历,我应该早点知道。”

“为什么?”

“因为……”我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和心上人相关的事情当然都想知道。我可能帮不上忙,可以后就能更多地照顾到你的情绪了。”

秋叶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然后合起大衣前襟。风吹乱了她的头发。

“要回去吗?”我提议道。

“到非回去不可的时间了吗?”

秋叶的话让我有点意外。到目前为止,她一次都没表现出不想让我回去的态度。

“不是,还没到时间。”我看了看表,快到十一点了,“只是觉得有点冷。”

“那能再陪我去一个地方吗?我不是说过我有个熟人经营酒吧吗?就在附近。”

我看着她,点了点头。“好啊。什么样的酒吧?”

“挺脏的。做好心理准备哦。”秋叶说着迈开步子。

那家酒吧就在中华街旁边。从一栋老楼的入口爬上几级台阶,就看到右边有扇门,门上垂着一个写着“蝶之巢”的小牌子。

酒吧内光线昏暗,并不宽敞。内侧有一个能坐十人左右的吧台,外侧放着三张圆桌。墙上贴着陈旧的海报,架子上摆了些像是古董的小玩意儿。

桌子旁坐了两组客人,都是情侣。吧台边坐了一个中年女-人,吧台里则有一位白发调酒师。

我们走进酒吧,调酒师看到秋叶后点了点头,他们似乎认识。

秋叶走到吧台前坐下,这似乎是她的习惯。

“老样子。”吩咐完调酒师后,秋叶转向我。“你喝点什么?”

“你说的老样子是什么?”

“是以朗姆酒为基酒调出的鸡尾酒,味道不冲,适合女-人喝。不知道男人会不会喜欢。”

“那我要啤酒好了。有黑啤吗?”

“有。”调酒师低声回答。

“还说老样子呢,说得你好像经常来似的。”坐在旁边的女-人说道。她看起来五十岁左右,妆有些浓,但不显俗,穿了一件花哨的开襟毛衣。

“我常来,只是你不知道。”

听到秋叶反驳,我吓了一跳。

“就算当着男朋友的面,也不用装模作样吧。”女-人说完便看着我笑道:“你好,初次见面。”

看到我不知如何回答,秋叶的表情放松下来。“这是我姨妈,我已故母亲的妹妹。”

“啊……”我更加紧张了。秋叶的姨妈正是刚才听过的杀人案里的人物。

“我这个任性的外甥女承蒙你关照了。”

女-人递出名片,上面写着“蝶之巢滨崎妙子”。我也急忙掏出名片。

“原来是同一家公司的啊。她这么乖僻,能做好工作吗?”她问道。

“没问题,她做得很好。”

“那就好。那么作为女朋友,她怎么样?”

“嗯?”

“姨妈,别问了。”秋叶瞪着她说。

秋叶的姨妈站起来,走到我旁边坐下。“渡部先生,你可别勉强。男女之间最不能勉强了。两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想着对方就好。明知不行却还勉强,或者急着追求结果,肯定会出问题的。一切都要顺其自然啊。”

看着她的眼睛,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听起来像是喝醉了,却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应该已经知道我的已婚身份了。

我默默点了点头,喝了口啤酒,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应答。“行了,姨妈。你到那边去吧。”秋叶插嘴道。

“干吗啊,再让我多说点嘛。”

“你根本就是喝醉了在这里搅局。你看你都让渡部先生为难了。”

“好啦。打扰你们真是抱歉。那么渡部先生,下次再见。”秋叶的姨妈一口喝干杯里的白兰地,消失在里面的门后。

“她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小声问道。

“什么话?”

“她好像已经注意到我不是单身了。”

“也许吧。”秋叶无所谓地说,“没关系,那个人不会因此多嘴的。”

“是吗?”我心情复杂地又喝了口黑啤。

秋叶告诉我,蝶之巢是她姨妈的朋友开的。但十年前,在那位朋友因蛛网膜下出血去世后,她的姨妈就接手了这家店。当时姨妈已在这家店里帮忙多年,所以接手很顺利。

“我姨妈以前根本就不是做这一行的料,现在却成了‘五彩夫人’。我算见识到环境如何改变人了。”

“五彩夫人?”

“是我取的外号。但她奇特的穿衣风格还是她自己的钻研结果呢。她可能是觉得要经营这样一家店,首先就得改变外表吧。”

我又想起了那起杀人案。我很难把那时的秋叶的姨妈和现在的五彩夫人联系起来,可听秋叶这么一说,倒也明白了。

“她年轻时离了婚,没有固定收入,就在我家做些保姆类的工作。但在那起案子发生后,她就不再来我家,而是到这家店来帮忙了。”秋叶平静地说道,“那起案子改变了不少人的生活。”

“是啊。”我喃喃道,声音就像受了风寒的老人,无力而沙哑。

我们很快就离开了酒吧,回到山下公园。横滨海洋塔和“冰川号”的灯都已经熄灭了。

“你总是勉强自己。”我说道,“你姨妈说得没错,男女之间最不能勉强。”

“你不用在意她的话,而且我也没勉强自己啊。我只是在做想做的事。”

“我不这么认为。无论从哪方面看,你都不好受,就像昨天那样。但希望你能相信我,如果发烧的不是园美而是你,我肯定会拋下一切到你身边。”

听我这么一说,秋叶露出了悲凉的笑容,摇了摇头。“做不到的事就别说出口,求你了。”

“我是认真的。”

“那我问你,要是我在平安夜发烧,你会怎么办?”

秋叶的话让我畏缩了。这是我从未想过的问题。我知道我应该自信满满地回答“当然会奔到你身边”。

“别摆出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秋叶苦笑起来,“你不想这么为难吧?所以最好别说做不到的事。”

我摇头说道:“不是做不到。”

“算了吧。”

“不行,我不想让你觉得我只是随口说说。”

“我不会那么想的。行了,我们回去吧。已经晚了。”

“平安夜我会和你一起过的,我保证。”

“够了。”秋叶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刚才我说的只是假设,你别当真。我没有想过要在圣诞节发烧,就算真的发烧了也不会跟你说的,你别较真。”

“我没较真,也没做假设。”我走近她,抓住她的双肩,直视着她的眼睛说道,“今年平安夜我要和你一起过,就算你没发烧,我也会来。”

秋叶瞪大了眼睛。“你说真的?”

“说真的。”

“要是你在开玩笑,那性质就太恶劣了,但我原谅你。所以你要是在开玩笑,现在马上就说明白。”

我加大了双手的力道。“我没开玩笑。我不想让你难过。平安夜难道不该和最喜欢的人在一起吗?我会和你一起过的,一定。”要是有人看到我的行为,并且知道我有妻室,肯定会觉得我疯了。绝不承诺做不到的事,这是婚外情的准则。

潜伏在我心底的另外一个自己正拼命阻止我的疯狂举动。只要现在告诉秋叶这是玩笑,她就不会当真。我应该抓住这个机会跟她道歉,然后了结这件事。拜托了,这么做吧……

但就连我自己都无法阻止我的疯狂。

“记着把二十四号空出来。”我甚至这样叮嘱她。

“不用二十四号,你二十三号过来就可以了。”

“和天皇生日没关系3,我说的是平安夜。”

秋叶长叹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盯着我说道“你这么说会让我有所期待的。”

“这就了,我不会让你的期待落空的。”我把秋叶拥进了怀-里。

&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