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黎明之街 > 32

32

“倒计时。”秋叶指着座钟说道。

我屏住呼吸盯着指针,仲西和夫人也一语不发。

运转良好的指针指向了零点,随即通过。在长出一口气之前,我看了秋叶一眼,这让我大吃一惊。她紧闭的眼中溢出了泪水。

“秋叶!”我喊了一声。

她慢慢睁开了眼睛,长叹一声后看向我,嘴角浮现出笑容。“时效到期,一切都结束了。”秋叶说道,目光在一动不动的父亲和姨妈之间来回移动,“这么长时间真是辛苦你们了。”

“你说什么呢。”仲西表情苦涩,移开了视线。他在沙发上坐下,开始向杯里倒酒。

秋叶走近父亲,俯视着他说道:“你现在心情如何?十五年来,你一直包庇女儿的罪行,现在终于到了终点。高兴得想要跳起来吗?还是想要慢慢品味这份喜悦呢?”

“够了,别说了。”仲西喝了一口白兰地。

秋叶又看向夫人。“你呢?心情如何?”

“我让你别说了!仲西喝止道,事情已经结束了,你还谈这些干什么?”

秋叶转过身来看着父亲,表情凶恶。“还没结束呢,你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别装模作样了。”

“什么?”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两个都是,一无所知就做了那些事。”

仲西瞪着女儿,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开口之前,他看了我一眼,像改变了主意似的叹了口气。

“还是让渡部先生回去吧。他已经确认过时效到期了,接下来还是我们自家人说吧。”

秋叶看着我,歪着头问道:“你想回去吗?”

“不是,这个……要是可以,我也想听听你要说的话。”

“那就没问题了。我也想让你听,没关系吧?”她征求父亲的意见。

仲西转过了头,似乎在说“随便你们了”。

秋叶俯视着大理石桌,按住胸口,似乎想按住从那里涌上来的什么东西。

“妙子买东西回来时,本条丽子就死在这张桌子上,胸口插着刀。妙子大吃一惊,奔上二楼去查看我的情况。”

“二楼?”我问道,“你不是晕倒在尸体旁边了吗?”

“不。当时我在二楼自己的房间,吃了大量安眠药。”

“安眠药……”

毫无疑问,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新闻报道上没有记载,钉宫真纪子和芦原也都不知道。

“然后妙子就跟父亲联系。父亲很快赶了回来,他不得不得出和妙子相同的结论。大门锁着,窗户也全部从内侧上了锁。这样,刺死本条的就只可能是屋子里的人,而且这个人还有杀人动机。对她来说,本条是把最爱的母亲逼至自杀的罪魁祸首,因为本条是父亲的情人。父亲和妙子商量对策。本来应该保持当时的状况报警的,可两人并没有那么做。他们选择把现场伪装成强盗入侵的样子。为此,他们打开客厅落地窗的锁,藏起本条的手包,还把各处的指纹都擦掉了。”

“够了!事到如今,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仲西用力放下白兰地酒杯。

“我只是在说事实。要是你说我所言有假,就请说说看,我到底什么地方说错了?”

秋叶的反击让仲西铁青着脸低下了头。但我的脸似乎比仲西的还要僵硬。

“秋叶,你承认人是你杀的了?”我的声音已完全变了。

她看着我,温柔地微笑道:“我在说真相。可能很痛苦,但请你再忍耐一下。”

“好吧。”我喃喃道。

她再次用凶恶的表情看向父亲和姨妈。“我醒来后,这两个人叮嘱我,我看到尸体就晕倒了,他们回来后就把我抱回了自己的房间,所以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无论警察问什么,我都要这样回答。但他们一次都没问过我是否杀了本条。我便下定决心,既然他们不问,那我就不说。既然他们认定人是我杀的,那就这样吧。”

秋叶的声音比很多女性都要低沉。那声音在寂静无声的客厅里回响。等回响完全消失时,我不由得挺直脊背,盯着秋叶的脸颊,眨了眨眼。

“啊?”我不禁发出了声音。几乎同时,一直低着头的仲西也抬起了头,眼中充血。

“你说什么?”他-呻-吟着问道,“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秋叶两手捂着嘴,后退了几步,直到贴在墙壁上。她看着仲西和夫人笑出了声,但那绝对不是自然发出的。

“我问你呢,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仲西站了起来。

秋叶放下手,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你听不懂日语吗?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你们没有问,所以我就不回答。应对警察时,我也按照你们教的说了。我根本就没有说出真相的机会,十五年来一次都没有。”

“等等,秋叶。”我问道,“人不是你杀的?”

秋叶看向我,很抱歉似的摇了摇头。“对不起。就算你这么问,我也不会回答你。警察和钉宫真纪子问我,我也不会回答。只有这个人,我才会回答。”她说着指向父亲,“十五年前我就这么决定了。”

仲西站起身来,向秋叶走近一步,脸色苍白地问道:“人不是你杀的吗?”

听到这个问题的瞬间,秋叶的眼眶变红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体-内膨胀起来,想要脱离她一样。她开口说道:“不是的,我没有杀人。”

我听到夫人倒吸了一大口凉气。她捂住嘴,瞪大了双眼。我能看出她在微微地颤-抖。

“怎么会这样……”仲西-呻-吟道,“那到底是谁杀的?”

“你那时问我就好了,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样就不会有这种事,也不用痛苦十五年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仲西问道。

“那天我在二楼吹单簧管,并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后来我觉得口渴,就下楼找水,结果发现了死去的本条。”

“什么?”我不由得喊出声来。仲西和夫人都沉默着,但从他们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是因为震惊而说不出话来。

“本条是自杀的。她自己把刀刺进了胸口。”

“怎么会……”仲西声音嘶哑。

“你可能不相信,但那是事实。因为她留下了遗书。”

“遗书?我们根本就没找到遗书。”

“你们当然不可能找到了,因为我把它藏起来了。我觉得不能让警察看到。”

“遗书里到底写了些什么?”我问道。

秋叶用悲哀的目光看着我。“这两个人是最差劲的人,他们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为了隐瞒自己的婚外情,他们牺牲了另一个女-人。”

“这两人?”我交替看了看仲西和夫人。他们的沉默说明秋叶所言非虚。“不会吧……”我喃喃道,“但你父亲婚外情的对象不是本条吗……”

“本条也爱我父亲,而且是真心的。但父亲真正的外遇对象是妙子。从结婚以来,他和妙子就有了特殊关系。父亲说婚外情不是他和母亲离婚的原因,那都是假的。他们正是因为父亲的婚外情才分居的。但母亲并不知道父亲的外遇对象是谁,父亲没告诉她。应该说是无法告诉她吧,毕竟是小姨子嘛。”

“那你父亲和本条……”

“以前不是说过吗?他在和母亲分居以后,才与本条发展出特殊关系。那是事实。”

“就是说你父亲和本条也有关系了?”

“她被当成烟幕弹了。”

“什么?”

“作为签字离婚的条件,母亲要父亲坦白外遇对象到底是谁,但父亲根本说不出口。如果说实话,母亲是绝对不会答应离婚的。为了骗过母亲,父亲利用了本条。他维持着与本条的关系,告诉母亲外遇对象是本条。他们从分居到离婚花了那么长时间,并不是因为母亲拖着不肯离,而是因为父亲需要时间把本条变成真正的情人。”

“怎么会这样……”

“很不可思议吧,但事实就是这样。我也被骗了,误以为是本条把父亲抢走的。母亲死的时候,我还恨过本条。可就连本条自己也以为她是父亲的女友。”秋叶眼睛通红地瞪着父亲,“她爱你啊。读了她的遗书,我才第一次知道她爱你爱得多深。可是你们呢?你们对她做了多么残酷的事。你们把本条变成父亲的情人,然后一如既往地私会。怎么样?我说的有错吗?”

仲西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开口道:“我也是喜欢本条的,绝对不是单纯利用她而已。”

“别信口开河了。”秋叶的声音尖锐起来,“事到如今,你居然还说得出这种话。要是你没有利用她,那就是你在妙子和本条之间脚踩两条船了?那妙子为什么不抗议?她为什么不跟你说,让你不要跟其他女-人-上-床?她知道你这样做是为了维持你们的关系,才不得已放弃的,不对吗?”

夫人瘫在了地上。仲西低着头,表情痛苦地扭曲着。他手捂胸口,就像被人捅了一刀。

“本条在知道真相后,因为过度震惊而自杀了。她绝望得亲手把刀刺进了胸膛!”

我想起秋叶说过,刺中心脏是一件很难的事。尤其是在对方反抗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做到。那就是说,如果对方,也就是自己不反抗,就可能做到。但这真是恐怖的自杀方式。从本条的选择中,我深刻体会到了她的绝望有多深。

“遗书里把一切真相都写明白了。你能体会我读了那封遗书后的心情吗?我无法再相信任何东西了,眼前一片黑暗,而且对自己恨过本条感到很生气,觉得自己也死了最好。于是我回到房间,吃了大量安眠药。安眠药是从母亲那里要来的。但药没有致命,因为我很快就觉得恶心,把药都吐出来了。妙子回来时,我只是意识朦胧,并没有睡着。但我没有力气起来,更不想看到你们的脸,就装作睡着了。”

秋叶靠在墙上,缓缓瘫软下来,最后坐到了地上。

“我不知道父亲和妙子准备怎么办。警察来了以后,就得把这些事都告诉警察,那样两个人就都完了。我觉得这样挺好,可这两个人却得出了一个不得了的结论。他们认定是我杀了本条,还把现场伪装成盗窃杀人的样子。”

不知什么时候,仲西变成了跪坐的姿势,深深地低着头。

“她说的是真的吗?”我问道。

仲西的脖子微微动了一下。“我一心以为是秋叶杀的人,根本没想到是自杀……”

“在按照父亲的吩咐说谎时,我下定决心,要把真相一直保密到时效到期为止。只要我不说,对父亲和妙子来说,我就是杀人凶手。他们必须保护我,必须背负起十字架,包庇根本没发生过的罪行。我认为这是给他们的惩罚,也是对本条的补偿。”

滨崎妙子趴在地上哭叫起来,声音就像要撕破喉咙一般凄厉。她的眼泪不断落在地毯上,眼看把地毯沾--湿----了一片。

秋叶缓缓起身,注视着我,随即握住我的右手。“走吧。这里的事已经了结了。”

“这样不好吧……”我看着哭叫的滨崎妙子和石像般纹丝不动的仲西。

“没关系。接下来的事就让他们自己想吧。”她说着拉了拉我的手。

我迈开脚步,背后传来的滨崎妙子的哭声中开始混入笛子一样的声音。

走出屋子,冷空气让我不由得缩起了身-子。我揽住秋叶的肩。

“下面怎么办呢?”我问她。

秋叶忽然停了下来,迅速绕开了我的手臂。“我要回家。”她说道。

“什么?”

“你也回家去吧,现在还不算晚,只要跟你妻子说出差日程临时改变,就应该没问题。”

“我今晚是打算一直和你在一起的。”

“谢谢,但我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

我吃了一惊,凝视秋叶,她并没有移开视线。

“我利用了你。和你发生婚外情是为了让那两个人痛苦。就算我做这种不道德的事,他们也无法指责我。”

“你说谎。”

“对不起,是真的。你还记得在我家门前第一次和我父亲见面的情景吗?在我父亲看见你,露出不愉快的表情之后,我就决定要实行这个计划了。对你实在是很抱歉,但婚外情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也算是你自作自受吧。另外,我也想体验一次婚外情,想知道是什么感受,所以对象是谁都无所谓。”

我的内心一直告诉自己,秋叶说的都是假的,但我没能说出口。我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

秋叶不是杀人凶手,这让我安下心来,可真相的确让我不知所措。这个女-人把真相隐瞒了十五年,从来没说过自己不是凶手。这样的女-人应该不会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就和我交往的。

“你也松了一口气吧。”

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看着她的眼睛。

“我说从此以后,我就认为你是我的男人了,你听了害怕了吧?你在烦恼要不要把自己的一生和我这个说不定是杀人凶手的女-人联系在一起。我跟同事说打算结婚时,你不是也着急了吗?但所有问题都解决了,你不用再烦恼了。”

秋叶的话让我清醒过来。看来她这段时间的积极言行都是有目的的。

“我最害怕的就是你提早离婚。我并没有打算破坏你的家庭,所以无论如何都要阻止你离婚。如果我积极起来,你肯定就会退缩。对你的性格,我还是很清楚的。”

“秋叶……”

“刚才是骗你的。”秋叶微笑道,“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的,我很高兴对象是你。这段时间很快乐,也很刺激。谢谢。”

昏暗中,我看到她眼里闪着泪光。她的表情就像少-女一般天真无邪,似乎回到了十五年前。

我想给她最后一吻,往前走了一步。她像是察觉了我的企图,后退一步道:“已经不可以了。游戏已经结束了。”说完她抬起手,一辆出租车停到我们旁边。

“我送你回去吧。”

秋叶摇了摇头。她的脸颊已被泪水打--湿--,但她还是微笑着默默坐进出租车。我透过窗户看向车内,可她始终没有转过脸来。

&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