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5章 结缘

第5章 结缘

    云门山,山虽不高而有千仞之势,夏秋时节,云雾缭绕,如滚滚波涛,山顶庙宇若隐若现,虚无缥缈,宛若仙境。

而在主峰云门洞南西侧有一天然石罅,深不可测,名曰云窟。

二人相伴而行,一路之上说说笑笑,也不觉得累,不多时就攀至半山腰,遥看山顶,若微仰天长叹:这才叫做望山跑死马!什么?继宗显然没有听清,愣愣地望着她,有些失神儿。

若微大喊一声:就是说我累了,走不动了!继宗这才恍然明白,随即从怀中掏出一方绣帕,在路边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铺好:那我们就坐下歇会儿。

若微大大咧咧坐在上面,然后皱着眉头说道:这帕子是谁给你绣的?这么好看的花,可惜我绣不出来。

    她出神儿地直勾勾地盯着堂兄,要是我会绣就好了,给你绣三十块,你一日一换,一个月都不重样,才不要她们的呢!继宗笑了,若微的性情自己最清楚不过了,她若能安静地坐上半个时辰都属不易,怎会安心绣花呢,不过是绣口锦心,拿好话来让自己开心罢了,遂说道:哪里有什么她们?这帕子是婶婶绣的,她知道你从来不拘小节,所以嘱咐我带在身上,随时供你取用方便。

真的吗?若微低垂眼帘,心想娘可真细心,刚待开口只听得车轮阵阵,尘土四起,一众护卫与一辆马车从她们面前经过。

若微不禁皱眉,哪家的女眷这般娇气,爬山还坐车,且带这么多仆众,真是无趣的很,她摇了摇头,而继宗立即挡在她的身前,为她遮挡车轮过去带起的尘土。

突然,嚓的一声,马车突然颠簸了一下,停住不动了,原来是马车的轮子陷在坑里。

前几日刚刚下过一场大雨,雨水将原来的低洼之处浸软,如今虽然出了太阳,看似平整,但是车子经过,一不小心自然还是会陷落其中。

马儿不安地长嘶,一个管事模样的家丁对着车子说道:夫人,马车陷入坑中,请毋惊慌。

马车帘子忽地被掀开,一位中年妇人露出头来:可须要我们下来?不必!管事的说完,立即指挥家丁仆众,拉马的拉马,推车的推车,只是可惜,众人大汗淋漓,费了好大的劲,马车也没有从坑中出来。

若微好奇心一起,走到路边找了一根木棍,径直走了过去。

哪里来的小丫头,还不闪远点!那管事立即大声呵斥。

若微也不气恼,笑嘻嘻地说道:别这么凶,我有办法让马车出来,你一会儿还得谢我呢!休得胡言!那管事似乎要恼,而车帘又被掀起,里面端坐的中年美妇看着若微,面上一惊,随即和颜悦色地问道:小姑娘,你真有法子让马车出来?若微点了点头,此时继宗也跑了过来,他有些担心地拉了拉若微的袖子,若微也不理睬,又捡了很多石头垫在轮下,众人皆面有惊色,闪在一旁作壁上观,而继宗则学着若微的样子,也帮着捡来石头去垫,直到若微点了点头,说好了,她走到赶车人面前说,一会我喊开始,你就用力拉马,知道吗?若微虽然小小年纪,又是一个女娃,神色间却仿佛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车夫点了点头。

    这时若微才拿着木棍去撬车轮,一边撬,一边喊着:开始!一鞭抽在马儿身上,马儿吃痛地一声长啼,顺势一跃而起,在众人的诧异中,真的从坑里出来了。

若微扔掉手里的棍子,掸了掸手上的土,对着车中的中年美妇说道:前些天刚下过雨,山上路不好走,马车恐怕走不了多远,若真想今日上山最好步行,如果不急于一时则可过些日子再来,等地干透了,即可乘马车上山。

说罢,拉着继宗抬腿就往山上走去。

夫人!管事之人揖手而立,面上颇窘,今日之围竟然让一个幼龄女娃解了,真是郁闷。

打道回府!中年美妇的声音里听不到丝毫不悦,反而有一丝欣喜,管事很是纳闷,而口中也只有连连称是。

当若微和继宗满面尘土,悄悄溜回孙府的时候,才发现后门之内,孙府众人皆候于此。

孙敬之与娘子董素素,继宗的母亲王氏,孙家的长子谨之,当然还有孙老爷孙云濮。

看到这个阵势,二人对视一眼,自知不好,而继宗果然有长孙风范,立即拱手依次行礼,并抢先说道:孙儿错了。

见他诚心认错,并不多做解释,老爷子孙云濮点了点头,抚须说道:既然知道错了,就到祖宗面前认错悔过去。

是!继宗看了一眼若微,暗示她不要抢出头,不要说错话,这才跟着家丁去家祠罚跪。

而若微看了看脸上神态是又气又怨的娘,居然呵呵一笑,从怀里拿出一包东西,往爷爷手上一塞,立即拔腿就跑,嘴里还喊着:我也去跪祖宗!孙敬之此时都不敢看父亲的脸色,只是低声喝道:你给我回来,像什么样子,爷爷还没罚你,你怎敢自行安排?而孙云濮用拐棍轻轻敲地,孙敬之立即封口,垂手立于一旁,孙云濮打开油纸包一看,不由笑了,素素抬眼一看,竟然是油炸螺丝糕,这是江南一道传统的精美小吃,皮脆内嫩,葱香浓郁。

因为一位江南来的商人在此处开了一家糕点铺,才渐渐在邹平传开,上次孙敬之自外面带回来,老爷子曾经赞过一句,想不到这丫头这么有心,居然拿了这个来堵老爷子的嘴。

素素与孙敬之相视之下,心情极为复杂,女儿的聪慧与顽皮着实令他们有些招架不住。

都下去吧,敬之留下,随我去书房。

孙云濮说完,手捧糕点向前院走去,而孙敬之紧紧跟上,诚惶诚恐。

祖先宗祠内,拜垫上端端正正跪着的是孙家的长孙,继宗,而在他身旁,双手托腮,盘坐垫上昏昏欲睡的正是孙府的小姐若微。

    继宗扫了一眼身侧的若微,眼中尽是不忍与怜爱,在若有似无的一声叹息中,自己的肚子咕噜了起来,继宗面上一窘,扭过头去,而若微偏偏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彻寂静的屋子。

嘘,祖宗面前,万万不可喧哗!继宗出言相阻。

若微止了笑,看着继宗:哎,祖宗们看到我们孙家的长孙如此可怜,忍饥挨饿在此受罚,肯定也是不忍,怎么会怪我们呢?!说着又从身上系着的荷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油纸包,递给继宗。

    这是什么?继宗打开一看,肉脯?哈哈!若微又是一阵爽声大笑,嗯,我的存货,我娘总是说,不练好这首曲子,不抄完这篇典集,不许吃饭之类的话,所以我总是会备一点存货,总不能真的饿肚子对吧?经常饿肚子,人就会变傻的,可惜这个道理我娘不知道,不然她才不会这么罚我呢?继宗心中一暖,又把肉脯推给若微:那你吃吧!要是你饿傻了,这日子就真是没趣了,我宁可自己变傻。

你呀?你本来就已经很傻了!若微用手戳了一下继宗的头,真笨,我说什么你都信,你吃吧!我刚刚在铺子里吃了好多点心,你都没吃,所以这些都给你,说着,拿起一大块肉脯狠狠地塞到继宗口中。

继宗哭笑不得,只得大口嚼着,又看到若微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面上一红,伸出手以袖掩面,尽量吃得优雅些。

而偏偏又惹来若微一阵窃笑。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