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11章 权妃

第11章 权妃

    画檐初挂弯弯月,孤光未满先忧缺。

遥认玉帘钩,天孙梳洗楼。

新被册封为贤妃的福姬静静地坐在镜台前,任由一众侍女为自己换上薄如婵翼的纱制睡衣,轻薄如冰绡,朦胧如梦,雅中藏艳,穿在身上,隐隐露出里面水红色的抹胸,不知有多诱惑、多风雅,堪为古往今来最令人销魂的装饰!什么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什么叫一枝红杏出墙来,什么叫淡极始知花更艳,如今她才全然明白。

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倾泻在身后,淡点胭脂,轻描娥眉,如此一切准备就绪,当那一抹明黄色的身影出现在殿中的时候,众人悄声退下。

背转过身去,静候他一步一步走近。

肩头被他轻轻扳过去,以手轻托下额,逼着自己与他对视,他,相貌奇伟,美须髯,坚毅而棱角分明的五官,充满锐气与睿智的眼神,嘴角微微扬起的是隐晦而优雅的笑意,无一不散发着成熟男人的气质与魅力。

那一刻,自己几乎有微许的窒息,不能与他直视。

他轻轻一带,她即重重地跌落榻间,他欺身而上,气息急促,福姬微微发窘,终于扭过头去。

听说,离开朝鲜之后,你投海自尽?他问。

她沉默无言。

他伸手轻抚她的面颊,福姬身上一阵战栗。

    就这么不愿意入我的后宫?他语气中带着戏谑。

她依旧不语。

他的唇印在她的唇上,此时终不能言。

芙蓉帐里度春宵,始是恩泽新承时。

第二日清晨,当福姬自梦中醒来时,除了那尚可闻息的龙诞香和榻上的落缨点点记录着昨夜的一切之外,一切仿若只是梦境,而他早已离去,殿内跪拜的太监宫女随之奉上天子的赏赐,荣宠与恩典接踵而来,于是,整个应天城皆传诵一时,新近册封的朝鲜妃子权氏成为铁面皇上之新宠。

风头之劲,一时无人能敌。

去柔仪宫拜见贵妃,各宫妃嫔首次相聚,礼来复往,一时有些应接不暇,周旋应对中实在无趣,好容易挨到王贵妃乏了,众妃散去,她也领着贴身侍女走出柔仪宫,在花园中缓步而行,看似偶然,又仿佛命中注定,她与他再次相见。

他揖手而拜:参见母妃!福姬如遇雷击,呆立当场。

而侍女太监纷纷上前:参见汉王殿下!汉王?福姬显然愣住了。

回母妃,正是高煦!他一身亲王正装穿着,哪里会有错。

她才明了,难怪当日他会出现在登州,会在迎接朝鲜使臣与众淑女的队伍中,原来他就是在当地就藩的汉王,那么他当日种种照拂与体贴,不过是替他的父皇朱棣所作的分内差事。

    她心中一时苦涩难当,不禁回想起当日,远离故国朝鲜,自己恨泪轻垂,夜间在行馆心绪难平,独自吹箫排遣心境,远远的有人以笛音相和,烛火中虽然朦胧,但是自己分明看得十分真切,那俊朗的身影已然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笛箫相和,凄楚缠绵、如泣如诉、娓娓道来,音色醇厚甜润,旋律扣人心弦,可谓珠联璧合。

这就是所谓的知音吗?恍如一阵春风吹皱一池春水,从此心中便有了他的影子,挥之不去,引得时时泛起阵阵涟漪,而如今才知道,不过是梦一场,梦醒了无痕。

也罢,难不成还做痴人之想吗?挺直身形,轻移朱履,就此错过。

同样是入宫后的隔日清晨,若微早早便醒来,自离家之后,夜夜都与紫烟同处一室,如今紫烟被送到王贵妃宫中学习宫规,自己还真有些不适应。

    姑娘!一个眉清目秀的宫装侍女走进室内,姑娘不多睡一会了?若微看着她,年纪虽然比自己大些,但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面容清秀举止得体,不由心生欢喜,她面上一笑说道:换了地方,睡不安稳,索性不睡了,姐姐是哪宫的?那女孩掩面而笑:姑娘如此称呼,奴婢可不敢当,奴婢湘汀,是太子妃跟前的,如今奉太子妃之命前来服侍姑娘!哦?若微双手拍掌,一派喜色,真的,那太好了,只是若微自小顽劣,初入宫中恐怕时时失仪,日后可要请湘汀姐姐处处提点,多多照拂了!姑娘说的哪里话,奴婢实不敢当呢!湘汀看她年纪虽小,但是言辞清晰,字字如珠,又长得娇美可人,也生了亲近之心,方又说道,既然太子妃把奴婢派给姑娘,自然是事事以姑娘为先,替姑娘周全了!若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抬眼环视室内。

赫然发现从家里带来的那两只大箱子,如今就在窗根底下。

    湘汀好像明白了,指着箱子说道:姑娘,这是黄公公派人送来的,上面的封条还未除去,姑娘请清点清点?若微笑而不语,走过去一把撕开封条,打开一口箱子,随又合上,转而打开另外一口。

湘汀虽然略有不明,但是念头一闪,觉得应该回避,于是转身出去,嘴上说着:我给姑娘打水洗脸。

不多时当她手捧铜盆再次进屋的时候,看到若微举着一对赤金镶珠耳环,笑嘻嘻地走近她:姐姐,这个送给你当见面礼,可莫要嫌轻呦!湘汀颇感意外,但是看她仰着一张笑脸,笑容如此真挚,眼神又这般纯真,也放下芥蒂,诚心劝道:姑娘初入禁宫,恐怕以后少不得要与各宫来往,打点应酬,湘汀与姑娘虽为初见,但自是诚心相待,这个就免了吧!若微收了收笑容,眼睛微微湿润:姐姐真是善心人,我家虽为书香世家,一方大户,但是祖辈父辈都是清俭的读书人,并不是殷实富足之家,即使如此,家人怜我小小年纪独自进宫,所以还是尽力为我准备了所需银两物品,我也知道这些东西只怕有出无入难以应付。

    可是,与其费心打点那些不相干的人,倒不如把它当作信物赠给喜欢之人,这对耳环还是我娘成亲时戴的呢!我把它送给姐姐,天天看着,也好安慰我的思亲之情,姐姐就收了吧!若微说着,走了过去,踮起脚高高地举着手,要亲手给湘汀带上。

湘汀还想拒绝,但是看到她如此真挚,不由心中一热,略为屈膝就着若微的手,任她为自己带好。

换上宫中备好的衣裙,梳好头发,稍加妆点,又略用了一些粥点,若微就跟在湘汀的身后,来到太子妃的寝殿。

太子妃今日神情有些倦怠,仿佛夜间休息的不好,眼圈微微有些发黑,若微小心翼翼,将一切尽收眼底,又不露声色,依旧笑嘻嘻地请安,行礼。

    看她笑意吟吟,太子妃张妍才稍稍安心:若微用过早饭了吗?回娘娘,用过了!若微抚了抚肚子,宫中的点心真精致,看得人都舍不得吃,所以喝了两碗粥,撑得都快走不动了!呵!看她一派天真,张妍也不觉莞尔,这孩子,光喝了粥,不到一会儿就该饿了,今儿还要去城曲堂陪咸宁公主读书,恐怕这午膳也早不了呢!啊?若微面上一惊,这可怎么办呢!一会儿陪公主读书的时候,若微肚子叫起来可怎么好呢?公主定我一个失仪之罪,会不会拉下去说到此,她惊恐地捂着嘴,一双眼睛求助似的看着太子妃。

太子妃张妍被她逗得忍俊不禁,连带殿中的侍女太监也都笑出了声。

    太子妃张妍招了招手,若微走到她身边,她把若微拉到怀里,细细端详,面上充满爱怜:你呀,看似伶俐,却内则憨实,咸宁公主是万岁最为宠爱的公主,不仅文才女红出众,就连骑马射箭都样样皆精,命你去给公主伴读,不过就是解个闷罢了,你越以真性情相待,方能让她更喜欢,若是处处拘着自己,小心畏缩,恐怕用不了两日,公主就会把你退回来!哦!若微眨了眨眼睛,谢娘娘提点,若微一直以为,公主为金枝玉叶,定是刁蛮得紧呢,想着今天去见公主,我昨儿一夜没睡,现在心里还扑通扑通呢!太子妃拉着她的手,轻轻拍了一下:真是个孩子。

又转而吩咐湘汀,领若微到城曲堂。

是!湘汀恭敬地应承着。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