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18章 弄潮

第18章 弄潮

    坐在朱棣身边的权妃突然朱唇轻启,缓缓说道:陛下,昨儿赐给我的香罗,正衬若微的肤色,不如赏她吧!众妃一听,皆左右交会了一下眼神。

这香雪纱罗,为稀罕的贡品,宫中织造局每年夏日也就呈上寥寥数匹,看来陛下早早就赏了权妃,一时之间,众人皆是又羡又妒。

只是权妃开了头,其他众人也不肯示弱,于是纷纷有礼相赠,一时间众妃争宠,好不热闹。

若微只装着不明就里,一一相谢,照单全收,也不客套。

朱棣看在眼里不免觉得饶有兴致,于是有意相考,他开口说道:若微丫头,这衣料和各宫的赏赐可不能白白拿去,你素来以聪慧灵巧闻名,就令你以此情此景做诗一首,作的好再另外有赏,作的不好,连这料子和各宫的封赏都统统交回!啊?若微亦真亦假,立即拉着一张脸,装作愁思状。

而朱棣手执杯盏,饮下一杯美酒,又说道:古人七步为诗,朕就命你十步为限,快快作来。

朱棣是成心刁难,偏偏不信这十岁大的女娃能有多大的才干。

    太子妃脸上虽然一派和色,可是仍不免暗暗担心,借着夹菜之机,目光像是不经意间扫在若微的脸上,若微冲她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在示意,只是那眼眸中传递出来的消息,总是还不能让人完全放心。

若微面上带笑,站起身,拎着裙子一面迈步,口里一面数着一,然而迈过一步之后,这脚就不再向前迈了。

众人皆愣住了,而咸宁公主反应最快,扑哧一声笑出了声,指着若微说道:父皇你看,这丫头又来耍滑,她这样站立不动,哪用十步、七步,就是三步,也可站到天黑!朱棣也笑了:这丫头果然有趣!而若微不过是故意相逗,略一思索之后,边举莲步,边轻声低诵:骄阳似流火,暑热难相抵。

宫绢纱如冰,端午赐殊荣。

细葛含风软,香罗叠雪轻。

情意无长短,终身荷圣恩。

此诗一出,立即引来一片相和与称赞之声。

若微心中极不以为然,诗并没有多好,不过是应景之作,又顺便拍了皇上的龙屁,同时还表了忠心,看来李白不愿在宫中奉娱,着实是有道理的,在宫中待的久了,才子也会变作小人。

朱棣低声默念道:情意无长短,终身荷圣恩。

一时心中居然有些激荡,随即以笑相掩,不错,就赏若微郡主俸禄,也省得你总是哭穷,嚷着没钱还要送礼。

天子开心,于是众人不管内心究竟如何,也都强作欢颜,一时间醉楼宴罢玉和春,一派奢靡之相。

太子妃在不经意间笑了,那笑容被若微捕捉到,她不由得惊呆了。

那是因为太子妃很少笑,宫中上下都说她是冷美人,空有绝世容颜,但是脸上时时都保持着一份淡然,这份淡然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对所有的事都很淡漠。

她的眼中也从来都是波澜不惊的,然而今天,偶然的瞬间,若微却看见了她的笑。

若微想,那该是世上最美的笑吧,如百合般出尘脱俗,也许正因为她平时笑得太少了,所以才会如此动人,而这份笑,分明是那样熟悉,好像在父亲的那幅画卷上,她就是这样笑的,若微困惑了,太子妃和父亲是旧识吗?还是太子妃与画中之人原本只是相像?酒过三巡,权妃突然凑在朱棣耳边低声轻语之后便转身退下,临行前,她悄悄冲着若微招了招手,若微当即会意,跟太子妃报告一声,就尾随权妃出了大殿。

贤妃娘娘!若微冲着权妃施礼请安。

权妃面上一黯:你也如此。

说着目露哀泣之色,转身离去。

    若微一愣,然而很快就仿佛恍然明白过来,紧紧跟在她身后,连声唤道:姐姐,福姬姐姐!权妃驻足,回转过身,将若微拉在怀中:入宫以后,所有的人都远着我,敬着我,恨着我,我真怕,连你的真心也失了!姐姐!只此一语,胜过千言。

随着权妃来到西宫之首的春和殿,这里殿宇森森,雕栏画栋,很是大气恢弘。

而权妃的寝殿居然是按照朝鲜风俗而设的地席,没有床榻,厚厚的大红锦缎做成的垫子铺在地上,权妃拉着若微席地而坐。

天呢!看来外面所传不虚,陛下真的如此宠爱姐姐,把这大明后宫改成了朝鲜居室!若微目瞪口呆,不由心中暗自为柔仪殿那位贤淑温婉的王贵妃大呼可惜。

侍女奉上香茶,若微浅饮了一口:好香呀!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麦茶?权妃笑了:你这丫头,真是鬼精灵,难不成连我朝鲜国的风俗都知道?若微明眸流转,脸上笑嘻嘻的:听宫女们说的,自姐姐进宫以后,从茶水、饮食,器具,在这宫中上下掀起一股朝鲜风潮,连万岁爷都很喜欢,我若不知,倒显得太孤陋寡闻了!权妃叹了口气:树欲静而风不止,往后我在这宫里,怕是更不好过了!姐姐圣宠正浓,怎么会有如此感慨?若微皱着眉,面色紧张。

    权妃看她神色关切,大感安慰:没事,是我想的多了!宫内嫔妃日日争宠、沉浮斗狠,虽然面上仿佛永远一派迤逦,可是私下里、暗地中的斗争何时断过?若微略为思索,也就想到了,只是难得两个相聚,实在不想涉及这样沉重的话题,于是若微仰起一张笑脸问道:福姬姐姐,记得我们一起从登州出发的时候,你还带了朝鲜的厨娘?权妃点了点头:正是,怎么?你对朝鲜的食物也感兴趣?若微听她此言,不由拍手称道:正是,前几日听她们谈及你们朝鲜的冷面,说是冰泌入脾、酸甜可口、爽滑劲道、十分特别,只是听人说过,但是从来没有吃过,心中想得紧呢!这有何难?权妃轻轻击掌,一个身穿朝鲜服装的侍女走了进来:娘娘有何吩咐?吕儿,去让曹尚宫做一些冷面来!权妃吩咐着,对了,再拌几个小菜。

转而对若微说:你一提,我也想吃得很!这位名叫吕儿的侍女应声下去,若微手托香腮,不由问道:曹尚宫?姐姐宫中还用朝鲜的称谓吗?权妃面上微微一窘:她是自我朝王宫景福宫里出来的,原是大王上膳厨房的尚宫娘娘,因为我们几个都是朝鲜名门之后,此番远嫁大明,我朝国主特命她一同前来,也算是种体恤。

哦,你们这位朝鲜国王可真是有心!若微连连点头,不由对那个一衣带水的邻邦小国产生了些许的兴致。

是呀,我们的太宗大王李芳远,文治武功堪称第一。

曾经在高丽王时代中过文进士,又武艺超群,在立国之初辅佐太祖大王立下过赫赫战功。

只是他个性极强,一向自命不凡。

正是因为这种过于果断刚强的性格,才在获得王位的道路上经受了那么多的坎坷!权妃目光深邃,将故国王权更迭的故事娓娓道来,只听得若微完全入了迷。

原来同一时代,在大明东部的小国朝鲜,也有一位像朱棣一样的王,同样是在立国之初,立下不世之功,同样是在立储之役中惜败,又同样以靖难政变的形势,从他人手中夺下了王位。

只是在权妃的口中,那朝鲜国王分明比朱棣要生动,要真实,要可爱一些。

若微也才得知,奉朱棣之命,到朝鲜国挑选贡女的大明司礼太监黄俨是如何地欺凌逼迫属国。

在朝鲜又有多少女子为了躲避检选,而不惜自毁容颜,最后,为了国家和民族大义,这些朝鲜的官吏才忍痛献出自己养在深闺之中的娇女,而对于她们,朝鲜国王恩礼有嘉,尽一切可能,为她们提供便利,侍女、厨娘、用具,只要能慰其乡情,他都妥为安排了。

这样的国主与当今大明天子朱棣,差异是何其大呢?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