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36章 及笈

第36章 及笈

    三月初三,上巳节。

在柔仪宫中,王贵妃为咸宁公主举办了隆重的及笈礼。

从开礼到礼成,包括初加、二加、三加三个环节,在这三个环节中,咸宁公主的服饰也各不相同。

初加时,衣裙色泽纯丽,象征着女童的天真烂漫;二加时所着端庄的深衣,象征着花季少女的明丽;最后隆重的大袖礼衣则反映了作为成年女子的高贵与典雅。

太子妃作为长嫂,为咸宁公主亲自梳发、理鬓,侍女们为她梳成了如意高寰髻,又在脑后随意地留下几缕发丝,自然而活泼,与少妇的发髻区分开来。

最后,王贵妃亲手将一只镶嵌着白玉、蓝、绿宝石的垒丝金凤钗戴在她的髻上。

今日的咸宁公主,身着流彩暗花云锦宫装,娟纱金丝绣花长裙,说不出的华贵娇美,举止投足间便可令众生颠倒。

在大明,女子十四至十六岁,为及笈,及笈礼后,则示为成人,可以嫁娶,富贵人家如果舍不得女儿早嫁,往往会在十六岁时再为其举办及笈礼,然而无论怎样不舍,不过是两年的时间,终要嫁入他门。

好了,如今咸宁已然及笈,本宫也算不负先后所托,了确了心中一桩大事!王贵妃拉着咸宁公主的手,泪眼婆娑,颇为动情。

    是的,代抚皇后嫡女,万岁朱棣最宠的公主,王贵妃这些年可谓是小心翼翼,不敢有半分的怠慢和疏忽,然而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只能宠爱却不能亲近。

咸宁公主此时,也面露悲色。

还是太子妃机警,出言相劝:母妃何须伤感,今日是咸宁妹妹大喜的日子,应该高兴才是!王贵妃这才收敛了眼中的伤色,略作欢颜:去吧!如今礼成,也不必在此拘束,下去自己庆祝吧!是,多谢母妃!咸宁公主领着若微就出了这柔仪宫。

公主,一会儿不是还要饮宴吗?听说陛下也要亲临,诸王府的王妃、命妇都要来拜见公主呢?若微一脸的羡慕,估计一会儿公主收礼物都会收到手抖的!有谁稀罕!咸宁公主伸手轻轻戳了一下若微的头,你喜欢,你去好了!疼呀!若微大叫,那一会儿宴席上找不到你,可怎么是好?不怕,我昨儿就求了父皇,最讨厌跟那些不相干的人应酬,咱们去城曲堂,我约了瞻基他们,还让御膳房做了好吃的,一会直接送过去,我自己的好日子自然要自己舒服才是!若微停了步子,上下打量着咸宁,忽然咯咯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咸宁很是不解,理了理鬓发,随即问着身边的侍女,锦珠,我的妆花了吗?侍女一脸茫然,连忙摇了摇头。

好公主,我是在笑,明明是自己怕见那些命妇,因为那些人当中说不定哪个就是公主未来的婆婆,自己害羞才躲了出来,还偏偏找了这样的说辞!若微忍俊不禁,咯咯乐个不停。

好你个死丫头!咸宁脸上一红,立即装作气鼓鼓的,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啊,杀人了!行凶了!若微拎着裙子拔腿就跑。

而咸宁跟在后面,不依不饶,紧紧追赶。

闪过花园小径,突然撞在一物上,跑得过快,冲力太大,径直压着那物倒在地上,虽然金钗花钿挡了眼,咸宁拨开一看,立即差点晕死过去。

一个男人,应该说是一个长得还不错的男人,是男人而不是太监。

为什么知道他是男人而不是太监?想到此,咸宁立即羞红了脸,恨不得立即找个地洞钻进去。

公主殿下,在下,在下想请问,公主殿下凤驾是否可以暂时移开一刻,好让在下行礼拜见!那人对着咸宁,一张脸似笑非笑,神情诡异,而吐气如兰,弄得咸宁更是一阵晕眩。

    而就在此时,早就乐得花枝乱颤的若微与吓得伏在地上的侍女终于肯上前,将咸宁搀扶起来。

咸宁刚刚站好,还不及发怒,而对面两人对着自己郑重行礼。

臣宋瑛,参见咸宁公主!臣许彬,参见咸宁公主!如此一来,咸宁有火也不能肆意发作,终是忍了又忍,理了理妆,冷冷说道:两位大人,此乃后宫,无诏擅闯,其罪当诛!年长者许彬笑而不答,站在一旁,垂手而立。

而年少者,即被咸宁撞个满怀,倒在地上的那人宋瑛,此时也又气又恼:公主此言差矣,公主怎知臣是无诏擅闯?我二人在此等候皇太孙殿下,怎知公主突然玉驾奔袭,如猛虎下山,令我等猝不及防,就是想避也不得而避呀!你!咸宁伸出玉手,以指相向,你说谁如同猛虎?公主!若微见势不好,立即出来劝慰,都是若微不好,害公主与两位大人在此遭遇,若微在此给公主赔礼,给两位大人致歉!若微上前对着许彬和宋瑛深深福礼,然后浅笑连连,抬头一望,随即呆住了。

    你们?她刚待开口,只见那许彬对着她也是揖手回礼:若微姑娘,言重了,如此偶遇,也非常人可及,想来也是有缘!若微听他话中的意思,分明是说今日的偶遇为初遇,暗示自己对上次游湖之事缄口,随即笑着点了点头,退在一旁。

许彬与宋瑛也随即闪在一旁,让开道路。

咸宁公主面上仍旧是一派怒色,一拂袖,举步前行。

侍女们随后,若微也紧紧跟上,错身之时,她不由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路旁的那两人,只是觉得满心奇怪。

夜色降临,若微与咸宁公主还滞留在城曲堂中没有回去各自休息。

若微,你说,父皇会把我指给什么样的人?咸宁公主远眺夜空,心事无限,幽幽问道。

总归应该是个文才武功俱全,品德高尚的青年才俊!若微说着,对了,肯定还是一个玉面郎君。

文才武功?品德高尚?咸宁公主冷冷一笑,我大姐永安公主下嫁广平候袁容,袁容,勇猛孔武,追随父皇,立下赫赫战功,然而为人鲁直骄纵,府中姬妾成群。

二姐永平公主下嫁富阳侯李让,李让善谋,为父皇所倚重,只是为人冷漠,不喜闺中之乐,每每归省,二姐脸上都是一派孤寂之色。

三姐安成公主,是我同母的姐姐,嫁的是我大明开国功臣郓国公宋晟之子宋琥,他二人倒是少有的琴瑟和谐,只是可惜我这位亲姐夫,无用得很,除了父亲的荫德,自己丝毫也没有长进,小妹常宁自幼体弱多病,早早故去公主!若微听她说的心灰意冷,只觉得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天之娇女,深宫帝姬,原来在婚姻之事上也有这许多的无奈。

    公主一向为陛下所珍视,所以公主的婚事陛下定是会细细思量,为公主觅一良人的!良人?咸宁心中微微发颤,想也未想,就说了句,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卓文君的白头吟?若微心中一动,脱口而出:我最烦的就是司马相如,明明自己一贫如洗,还要拐带人家卓王孙家中的卓文君,害文君当街卖酒,最后还是靠着卓家的钱才能度日,结果也不能善终,还另结新欢,我确是佩服卓文君那种为爱痴狂的坚决与执着,只是司马相如那样的男人,根本不值得她如此!咸宁听闻,半晌没有言语。

若微这才自知失言,连忙说道:好公主,若微说错了!你哪里有错?‘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只是可惜,富可敌国的卓王孙的女儿,她家资在此,如何能找到不觊觎她财产的真爱。

就像我,难道要父皇将我贬为庶民吗?这话题太过沉重,若微心思一转,指着南边一片灯火通明处:好公主,不必忧心,你的好姻缘正应了那句话!什么?咸宁顺着她手指望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