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39章 怒杀

第39章 怒杀

    盛夏的午后,柔仪殿中寂静极了,贵妃王氏躺在榻上,原本困倦得很,可是小睡了一会儿,便觉得胸口发闷,有些气滞抑郁。

皇上好几日都不来柔仪殿了,也不见他差人来召自己前去伴驾。

原以为最为得宠的权妃在随君远征途中病逝,自己在宫内便少了一个劲敌,从此就会顺风顺水,可是万万没成想这舒心的日子还没过几天,又出了一个吕婕妤,这个吕氏不是与权妃同时受封的那个吕氏,居然偏偏是权妃身边的那个近身侍女吕儿,一个小小的宫女,一跃而成为宠妃,就算自己性情再好,也难免心情烦躁。

唉,王贵妃长长叹了口气,不由伸出手轻抚面颊,是自己老了吗?有什么比美人迟暮更悲哀的呢?睡也睡不着,她索性起身,理了理衣衫,向殿外走去。

远远地就听到殿门口两个小宫女在窃窃私语,刚想斥责,转念又一想,虽然自己代管六宫,可毕竟不是皇后,以前事事太过苛责,驭下过严,背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嚼舌头,说自己的不是呢!罢了,以后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真的吗?这略带惊讶的声音,像是宫女蕊儿的声音。

    当然了,我不会骗你的!这是一个憨憨的丫头的声儿,只是一时竟然听不出来是谁?天呢,我还说呢,吕婕妤原只是权妃身边的一个小丫头,怎么会一跃成为九嫔之首,原来果真是有些能耐的!蕊儿的声音里有羡慕也有不屑,居然趁着皇上去翊坤宫悼念权妃的空子,就悄悄爬上龙床了!王贵妃本不想听下去,只是牵涉到新得宠的宫妃吕婕妤,好奇心作怪,让她又难以移步。

是呀,谁能想到呢!这宫里别说是东西六宫的主位娘娘,就说是那些女官、有头有脸的大宫女,哪个长得差了,个个都长得那么标志,凭什么就轮到她飞上枝头当凤凰了。

听说权妃死的时候,就只有她在跟前,权妃就是喝了她泡的胡桃茶,才突发急病过世的。

嘘!蕊儿有些胆怯地劝着,这事儿可不能乱说!我哪有乱说,那天我在她寝殿外面,听她跟曹嬷嬷说的,她说‘当初万不该将那杯催命的茶拿给娘娘喝,可是吕儿怎么知道娘娘会自己服下呢?’那个憨憨的女声仿佛在刻意拿腔拿调学着吕婕妤。

    王贵妃听到这儿,不由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天呢,这是真是假?来不及细想,只听外面一声大喝:哪来的小蹄子在这里乱吠!是皇上身边的总管太监马云的声音。

马总管!两声惊呼。

糟了,会不会让他听了去?王贵妃一阵心慌,只觉得显些昏厥。

娘娘,马总管求见!殿外响起蕊儿颤抖的声音。

王贵妃定了定神儿,这才说道:快请进来!是!众人皆知马云是朱棣的近侍太监,乾清宫的总管,但是他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身份,锦衣卫都指挥使,同时也是朱棣的知己和保镖,在北征时期伴着朱棣立下过赫赫战功,只身深入大漠腹地百里奔袭,智擒敌首。

所以对于他,王贵妃万万不敢怠慢,小心地迎入殿内,又是赐座,又是奉茶。

定了定神,这才说道:马公公今日来此,所为何事?马云身形魁梧,自小练就的一身好功夫,本是英雄胆,壮志于胸,可是在宫内却一向十分谦和,他微微一笑:满剌加国王亲率妻子前来朝贡。

    进献了许多奇珍异宝,万岁准备要好好款待一番,下旨三日之后在交泰殿设宴,所以命奴才前来回娘娘,让娘娘早早准备,定要彰显我大明的泱泱之气和天朝风范才是!王贵妃听了连连点头:恐怕此事礼部和内务府也会有所安排吧!马云口称:正是,不过万岁的意思是想让娘娘准备些歌舞、曲目和新鲜的玩意儿,既是国宴又是家宴,因为那满剌加国王此次是携妻子和儿女一同前来的,所以由娘娘出面摆宴,要恰当些!本宫知道了,多谢马公公提点!王贵妃笑意盈盈,不管如何,一旦有了大事,陛下心中最看重的还是自己,如此一想,心里便豁然开朗。

只是马云突然面色一沉,站起身来,双手一揖:娘娘,刚刚在殿外那两个宫女,恕奴才无礼,要带下去细细查问。

哦?王贵妃面色大惊。

    刚刚她们的对话,想必娘娘多少也听到些!马云眼中精光一闪,既然听到了,便不能不查!王贵妃只觉得背上发冷,自己在殿内偷听,他居然都察觉了,如果此时自己再有所推托,恐怕惹他生疑,于是索性点了点头:不错,本宫刚刚正在午睡,这殿里没有留人服侍,醒来之后,只想到外面去透透气儿,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两个丫头在嚼舌头,原想出言制止,正巧公公就来了!马云微微叹息一声,目光一凛,对着王贵妃就是一拜:娘娘,两个丫头,奴才先带回去细细查问,事关重大,还请娘娘在宫内各处,加派人手,多多留意!王贵妃又惊又怕:不过是两个人吃多了闲得没事,乱嚼舌头,难不成还真会惹什么大乱子?马云唇边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再次拱手行礼:娘娘,奴才先下去了!王贵妃知道多说无意,也站起身来:公公慢走!看着马云带着两个瑟瑟发抖的小宫女消失在视线中,虽然身处盛夏时分,王贵妃分明感觉到阵阵凉意,寒战连连。

翊坤宫中,盘腿坐在铺着席子的地台之上。

    手中拿着一个盛满胡桃茶的碗,大明天子永乐大帝朱棣,闻着那阵阵的茶香,仿佛醉在其中。

马云站在下首,面色沉重地打量着天子的神情,这样的真相和结果,他应该勃然大怒才是,只是为何会如此的平静呢?与此同时,在城东金牛湖畔的一所宅院当中,掩衬在翠竹假山之后的小小茅屋颐和书屋内,也有两人相对踌躇。

一位是东宫太子洗马杨溥,字弘济,湖广石首人,时人称为南杨。

他与大学士,人称东杨的杨荣同为建文二年进士,同授编修,原本志同道合,而官运却极为不同,杨荣后被检入内阁,又不断跟随皇上北征而成为永乐朝的近臣,而空有满腹韬略的杨溥只能充做太子身边的幕僚。

太子仁厚温和,许多时候,这计谋献了也是白献,他常常一笑而过,不予采纳,不会未雨绸缪更不屑去算计谁,只是一味地退让回避,使得东宫太子府身边的谋臣都成了闲差。

另外一位就是兵部尚书兼詹事府詹事金忠。

    他环顾室内,不由赞道:置身在这书屋之内,心情顿感平静许多,想不到从外面看如此简陋的居室,内里果然是金玉其中啊!杨傅抚须而笑:金兄过誉了,可惜荣兄不在,今日之事,我们究竟是否该适时出击,一举扳倒汉王呢?金忠面色一沉,凝神闭气地思索片刻:太子殿下如何看待此事?杨傅叹了口气:我才刚刚开了个头,太子殿下就将话题引开,我看,他是不想搅这趟浑水,太子殿下一再强调,要顺天命,继大统。

若要他主动有所为,绝无可能!顺天命,继大统?金忠不由冷笑几声:万岁尚在壮年,这身体比太子殿下还要硬朗,况且左右还有汉王与郑王虎视眈眈,咱们想顺天命,可是那两位会老老实实地等吗?这不就平白地闹出事来了?小宫女毒杀宠妃?原本就说不通,又说是这毒原是要下给万岁的,一个朝鲜来的小宫女为何要毒杀万岁?定是受人指使,而天下能做出这等事来的,不超过两个人,而当时事发在青州,正是汉王的封地,如此一来,闭着眼睛也能想到了。

杨傅点了点头,亲手为金忠把酒杯斟满:如今,除了相对小酌,你我二人还能有何作为?金忠举起杯子与杨傅相碰之后,便一饮而尽:万岁终究是老了,心软了,要是放在过去,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不管是汉王还是郑王,定会严惩不贷,可是现在,这样的举棋不定,迟迟没有动作,难不成,他想咽下此事,不做处置?杨傅看着跳动的烛火,淡然一笑:为何不可呢?为君者有的时候,就是要忍常人无法忍的事!为臣为子,居然串通宠妃,要杀父夺权,这样的祸根,他要留吗?他就不怕天下人耻笑吗?金忠恨恨说道。

他是燕王府的旧人,追随朱棣靖难起兵,立下颇多战功,对于汉王与郑王,与太子一样,都是极尽爱护的,可是如果相对于朱棣而言,这曾经出生入死、并肩作战的情分超过一切,他不允许有任何人伤害他心中的英雄,因为在他眼中,朱棣不仅是万民敬仰的君,更是他的知己、大哥和英雄。

天下人耻笑?杨傅夹了一筷子香酥脆皮虾,放在嘴里细细嚼着,天下人不知,如何耻笑?金忠听他此言,先是一愣,随即眼神儿一凛,一丝诡异的笑容浮现在眼前。

    不几日,宫中便迎来一场血雨腥风,事发突然,很多人都莫名其妙地被牵涉入狱,遭受酷刑,受牵连被处死者达千人之众。

在这场变故之中,不知情的人,以为天子疯了,人到晚年,性情大变,怒杀宫人,这是大凶之兆。

有些人对此事一知半解,认为一切均缘起于权妃之死,有人说是吕氏为了争宠,买通银匠,将砒霜混入权妃常饮的胡桃茶中,权氏即中毒而亡,后因吕权两宫宫人争执,将此事真相抖出,帝王大怒,为宠妃报仇,所以怒杀宫人以解心恨。

而还有些人,则心知肚明,权妃不过是个替死鬼,真正想毒杀的对象正是天子,幕后主谋之人是谁自然是显而易见的,只是为了皇家的体面,万岁不能深究。

可是偏偏有好事之人将此事渲染于街头巷尾,一时之间,在民间传得沸沸扬扬,于是天子为了掩人耳目,更为了查清宫内泄密之人,才会彻底在宫内来一次血洗锄奸。

那一年的夏天,宫内冷得怕人。

在偌大的皇宫大内,宫女太监们往来相遇,就算一个眼神儿也不敢对视,唯恐稍有不慎,就会被扣以私下串通外递消息的罪名,而株连更多的无辜。

是无情还是有义,是铁血还是柔情,此事的起因和处置,一切只有朱棣心中最清楚。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