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50章 惊鸿

第50章 惊鸿

    看她的神色,忽明忽暗,悲喜交融,反而把慧珠弄糊涂了。

刚要追问,胡善祥便把话岔开:姐姐,这宫里可都知道咱们姐妹的关系?慧珠先是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圣上和司礼监肯定是知道的,妹妹能被册立为皇太孙妃,想是我们祖宗八代都会被查个清清楚楚的,所以之前我就在太子妃面前如实回禀了!啊?那太子妃怎么说?胡善祥一脸紧张。

慧终笑了:妹妹放心,太子妃最是明理大度的,姐姐入宫十二年,从小宫女时就跟在太子妃身边,一步一步做了东宫的管事,太子妃十分信任于我。

我将实情讲出,太子妃非但没有责怪,反而大喜。

你想呀!当初她早早地将若微姑娘接进宫中,不外乎就是想将皇太孙妃的位子上放一个跟自己实心实意的人,如今突然被圣上另指她人,心里正呕得不行,这时候我将我们姐妹的关系全盘托出,她自然安心,也算是失之桑榆收之东隅。

今儿一早就让我把妆礼送过来,这些东西我心中有数,都是她早前为若微姑娘备下的,所以妹妹尽可放心,太子妃那边有姐姐应酬,妹妹自然是媳孝婆慈,放心好了!胡善祥似懂非懂,面上飞霞,一副新嫁娘的羞涩模样,自然是乐在其中。

    见她如此,慧珠又出言提醒:如今妹妹只要讨得皇太孙的欢心,其他的事不必放在心上,上有万岁恩旨、太子妃的信任,下有姐姐帮你打点宫中关系,大局已定,不必过虑!胡善祥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一事:那袁媚儿与曹雪柔是何根基,姐姐可知晓?慧终听了,不禁掩唇而笑,戏谑道:我看妹妹终究还是适合在宫中生存的,这脑子灵光得很,一点就透。

正是如此,在这十名淑女当中,除了妹妹,就是她们二人最为出众,那袁媚儿不仅人长得好,你莫要小看,她是出自袁驸马家的小姐,根基、家世比我们要强上许多。

那曹雪柔是出自江南书香世家,听说其父督建北京宫城有功,这才将她选了来。

胡善祥恍然大悟:我说陛下连看都没看我们几人,怎么会在十人当中偏偏选了她俩,原来都是有来历的,那余下的人呢?余下的?慧珠想了想,不过是分往宫内各处,待个一二年,学完规矩,或是指给其他皇子、皇孙,或是被皇上看中,当了主子,也不一定。

胡善祥点了点头:我还道是落选之后,便可以回家呢!本来还暗暗羡慕她们,想不到,也是要在这宫苑之中度过余生的!落选之后,发回母家?那样还不如死了干净,皇家选过的女子,还会嫁得出去?哪有人敢上门提亲?慧珠打量着偏殿内的摆设,仿佛有些不满,明儿我找些人来帮妹妹收拾一下,添些屏风、摆架之类的,看着也好有些生气!胡善祥又站起身拉住她:姐姐刚刚说落选的不会发回母家,那位若微姑娘呢?以后还要留在宫中吗?慧珠淡然一笑,眼中不免有些悲泣:听说是要送到佛寺去为已故的仁孝皇后祈福,那样的人品,那样的性情,实在是可惜了!什么?胡善祥的心突然沉了下去,不知为何,隐隐发痛,那个女子虽然从未谋面,可是毕竟是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夺了她的位子,而她居然以花季之期,从此要长伴青灯古佛吗?同情还是怜惜,胡善祥也分辨不清,只觉得这大殿之中突然有些冷得怕人。

妹妹呀!在这宫里最要不得的便是对人心软。

    这里就像戏台子,你方唱罢我登场,哪有日日得宠的?就说前些年的朝鲜妃子,那个权氏,万岁对她的恩宠,宫里哪有人能比得上?权势地位、吃穿用度与皇后没什么两样,可是后来呢!死得不明不白的,宫里哪儿还有人会记得她?慧珠轻声叹息,妹妹自小饱读诗书,懂得定是比姐姐多,只是这宫里的道道儿,妹妹还没看透,你不必对若微姑娘心生同情,她若不走,你又怎能在这宫内坐稳皇太孙妃的位子?姐姐此话怎讲?胡善祥刚待细细追问,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隔着帘子只听落雪说道:主子,曹、袁两位嫔主子来给您请安了!胡善祥看着慧珠,刚要开口,慧珠则站起身对着胡善祥一个福礼:那慧珠就先告退了,娘娘有什么吩咐,尽可派人来东宫传话!说罢,使了个眼色,抖了抖帕子,走到门口,落雪立即从外面打起帘子:慧珠姐姐慢走!帘子才放下,不多时又被高高打起,人还未到,那爽朗而娇憨的声音已然响起:给姐姐道喜,看吧!媚儿早就说过,姐姐是我们当中的贵人!随即两名俏丽佳人姗姗入内,袁媚儿身穿淡桔色的菊纹上裳,下着百褶如意月裙,娇俏如新荷出水,美得让人眼前一亮。

而跟在她身后体态婀娜、亭亭而立的正是曹雪柔,藕丝琵琶衿上裳和紫绡翠纹裙这样一配,更将她娴静出尘的风姿衬脱得尽善尽美。

两个如同仕女图上走下来的美娇娥,在胡善祥看了,居然有一阵儿的恍惚。

曹雪柔拉着袁媚儿深深一个福礼,一口吴侬软语缓缓响起:雪柔和媚儿一起给皇太孙妃道喜!胡善祥这才反应过来,唇边浮起一丝笑容,起身伸手相扶:何必多礼!又冲着落雪和梅影吩咐着,快给两位嫔主子看座!是!落雪与梅影立即搬上两张黄花梨玉璧纹圆凳,又奉上香茶,这才退下。

三人纷纷坐下,袁媚儿借着品茗之机,拿眼偷偷打量着胡善祥,不由得眼神微转:姐姐好福气,能够成为皇太孙妃,应该满心欢喜才是,为何面上仿佛有些愁色?不如说出来,我和曹姐姐替您排解排解!她此语一出,曹雪柔也对上了胡善祥的脸,细细端详,方觉得袁媚儿所言不虚,不由心中暗暗发冷,这个袁媚儿虽然年纪轻,可是却又这般的伶俐,看来日后也是一个强劲的对手,自己更要打起精神、小心应对才是。

胡善祥面上微窘,端起茶杯浅浅地饮了一口,这才说道:入宫到今日,仿佛梦一场,想着从此之后久居深宫,再也见不到家人,心里不免有些感伤,让妹妹见笑了!这样的话,虽然是三分敷衍,倒透着七分真情,一时之间,同样是心怀离愁别绪,和对未来宫中生活各自命运的不安与迷茫,三个人虽然各怀心思,此时也唯有一声叹息,默默品茶了。

东宫静雅轩内,若微倚在榻上,手里拿着一本琴谱,而眼睛微闭,仿佛已经睡着了。

湘汀自外面走进来,看到这情形,不由一声叹息,随即拿起一床锦被,轻轻盖在她的身上。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若微突然握住了她的手,随即睁开明眸,淡淡的笑容浮起:好姐姐,这么多年,你在我身边,细心照顾,全力维护,原来只盼着日后能帮你觅一个好去处,可是如今,我自身尚不可知姑娘,湘汀知道姑娘心里的苦!湘汀声音微颤,眼里噙着泪,把头扭向一边。

若微紧紧抿着嘴唇,思忖了一会儿,才说道:不管是出宫,还是别的去处,紫烟是我自家里带来的,自然随着我。

而姐姐原就是太子妃跟前的人,如今是回到东宫,还是跟了皇太孙妃,姐姐可要早做打算,千万不要因为我,误了前程。

本来我还想等太子妃召见的时候,替姐姐说句话,可是若微一顿,叹了口气。

想不到一向淡泊中庸的太子妃,居然也是如此势力,当皇上大张旗鼓地为皇太孙朱瞻基选妃以后,太子妃对自己就一下子疏远了。

若微原本不怪她,她的身份和一举一动,都关系着太子和瞻基,只是这么些天了,差个人来问问都没有,这小小的静雅轩成了被整个皇宫遗弃的地方,瞻基初时来过几次,可是两个人除了相对无言,又能如何,所以她就有意无意地开始回避,而后来,听说太子妃免了皇太孙的日日请安,明摆着不让他们来往。

这偌大的皇宫之内,除了咸宁公主是个知心人,没有疏远和冷淡,依旧常常来看她,或是差人来请她去城曲堂相伴。

只是如今,公主的婚事也近了,若微心中更是苦涩,这宫里唯一的性情中人,也出去了,自己以后的日子该如何呢?姑娘,可是听了那些眼皮子浅的奴才的风言风语,心里不妥帖了?湘汀一脸关切,对上若微的眼,细细打量。

若微笑了,从榻里摸出一个首饰盒,轻轻放在湘汀怀中:姐姐,你跟着我这么些年,你是知道的,这静雅轩恐怕就是这应天皇宫里最清冷的地方,除了月例和年节时各宫和万岁的封赏,皇太孙的馈赠,我也没什么进项,所以让你受了不少的委屈,这些是我捡出来,成色好的,贵重些的,就送给你,留作纪念吧!湘汀大惊:姑娘,你这是做什么?你,你可千万不能想不开呀!若微还未开口,只听外面咣当一声,杯碗落地的声响,一个丽影掀开珠帘闪身入内,扑通一声跪倒在若微床前,声声哀凄:姑娘,姑娘万万不能想不开呀!自是身穿香色宫女服饰的紫烟,若微叹了口气,又好气又好笑:你们两个,提风就是雨,我何时说过我要轻生了,快快起来,咱们三人索性摊开来说个明白!紫烟抬起头,泪迹未干,似懂非懂,湘汀从袖中拿出帕子递给她:起来吧,听姑娘的话!紫烟点了点头,两个人挨着若微坐下。

若微未曾开口,先自嘲地笑了笑,眼睛扫着那门口的串串珠帘,这帘子还是去年,他和自己一起穿的呢!若微深深吸了口气,目光一凛,淡然说道:湘汀,宫里的东西,我一样都不会带走,我要走,就走得干干净净,所以这些,你必须收下!若微的表情十分严肃,不容置疑。

湘汀看着手上的妆盒,面色沉静,终是点了点头。

若微又看着紫烟:紫烟,我知道你是喜欢继宗的,等我们出宫回家以后,我跟爷爷和爹爹说,将你许给继宗,可好?姑娘?紫烟慌了,顾不得害羞和忌讳,直接喊了出来,姑娘怎么像是在安排后事?死丫头,什么话也敢来混说!湘汀伸手拧了一下紫烟。

紫烟忍着疼,没敢作声。

若微笑了:可不就是在安排后事吗?不过不是死后的事,而是离宫以后的事情。

她环顾室内,目光落在妆台边上的那口紫檀箱子上,脸上浮起一丝凄凉之色,只是转瞬即逝,湘汀,找两个小太监,把这口箱子抬到太子妃处,就说是物归原主!姑娘!紫烟大惊失色,这里面都是皇太孙送给你的,都是你的宝呀!怎么能还回去?湘汀面上也微微变色:姑娘,这样怕是不妥吧!一来,会伤了皇太孙的心,二来,太子妃也许会认为姑娘矫情做作,刻意相逼!若微点了点头:姐姐说的极是,只是如今,这些对我而言,正是无可无不可的事情,我只求无愧于心,不管他人作如何想法。

姑娘!紫烟与湘汀还待开口再劝。

若微笑了:没事,你们不知道,其实我自己送出去,还能留个体面,你们以为这些东西,皇太孙送我了,就真的是我的了?不会的,他们总要收回去的,不如这样,大家干脆些,省了那许多的麻烦!紫烟紧紧咬着嘴唇,眼中含泪,不发一语。

而湘汀则面上凄然一笑:自从那年姑娘进宫,湘汀被分来服侍姑娘,就是一心一意,姑娘的性情,湘汀最是清楚,只是这样的好性情,好人品,为什么会遇到今日的结果?湘汀眼中噙着泪,低下头,不再言语。

若微在她肩上轻轻拍了两下:若姐姐在太子妃面前还有些周旋余地,就尽量求太子妃留在东宫吧!你跟了我这么些年,再去服侍皇太孙妃,恐怕对你也不好,这宫里的风云,能避还是避开些吧!湘汀的头垂得更低了,抑制不住地哽咽着。

紫烟,收拾一下,只将我从这家里带来的旧衣服打包即可!若微又吩咐着。

姑娘,那旧衣服都小了,穿不得了!紫烟一派天真,瞪着一双大眼睛不明就里。

若微笑了:那都是娘亲手缝的,就是不能穿了,也要带走,不能留在宫里,来的时候带了些什么,走的时候也一样,我们不拿这宫里的一针一线!紫烟仿佛懂了,深深地点着头。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