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61-65节:前路谁与共

第61-65节:前路谁与共

若微进门后环顾室内,却没看到许彬。

若微立即探着脖子,一双眼睛望来望去,看看东间,又瞄着西间。

却不想他居然从屋外进来,风尘仆仆,身上还带着花草间露水的清香,一身如雪的白袍,被汗水浸湿,手上提着一把镶金嵌玉缀宝石的长剑。

你?做什么去了?若微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剑锋,生怕看到一点儿血污,难道他一大早就找人对决去了?今儿起得早,林间舞剑去了!许彬将长剑一掷,屋中侍立的白■立即接了过来,恭恭敬敬地捧走了。

事实上许彬也是一夜未眠。

此时静静地看着若微,那碧衣白裙、弯月发髻把他生生地晃晕了。

就似月牙池中的一枝新荷,这样的她一脸娇憨地以一双美目紧紧地盯着他,就像是将他放在火上炙烤,又像是磁石引着他向前。

可是他知道自己此时又偏偏什么都不能做,于是浑身上下都有些不自在,所以故意沉了脸训道:愣着做什么,快吃饭,我去换件衣服!唉,别换了!若微嘟着嘴,脱口而出,一个大男人,这么计较做什么,练剑换一身衣裳,一会儿去看病人,又要换一身,外出还要换,你累不累?就是你不累,给你洗衣服的人也累了!身侧侍候的丫环们纷纷投来震惊的目光,虽然公子一向善待下人,可是他清冷孤傲令人难以亲近,就是羽娘、绿腰和白■这些近身侍候的人,也不敢这样跟他说话。

许彬听了却仿佛十分受用,眼中闪现出少有的温和,紧紧盯着若微,生怕错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生动与娇媚,半晌之后才对众人说道:都下去吧!是!众人退下,只剩下许彬与若微两个人,面对面用餐。

我给你盛碗粥!若微刚要伸手,就被他拦下:我来!脸上是不容拒绝的坚定,盛好一碗粥放在若微面前,又往她的碟子里夹了些爽口的小菜,直到那碟子里垒得像一座小山,才停下筷子。

若微脸上原本含着笑,见他如此,又忽然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心酸。

第62节:前路谁与共

只低着头,默默地吃着,静静地想着心事。

这一餐饭,没有想象中亲热,吃得极为安静,以至于立于室外侍候的丫环们都疑心,两人就那么面对面坐着,根本没有进餐。

然而,一阵女子凄厉的哭声突然打破了这份宁静。

许彬眉头微皱,若微侧着耳朵听了听,立即丢下筷子。

是她?若微站起身就往外跑,却被许彬自身后拽住:刚吃完饭,慢慢走!说完竟不容辩驳地将她的手牢牢握在自己掌心里,牵着她出了诒燕堂,来到昨晚为那受伤女子疗伤的清静小院内,若微这才发现,小院也有名字:冰心阁!一片冰心在玉壶?若微自言自语。

白■从里面匆匆走了出来,见着许彬,深深一拜:公子,那姑娘醒了,刚一醒就想撞墙自尽,被我们拦下之后又想咬舌,绿腰与红袖在里面看着她,现在只是一个劲儿地哭!许彬点了点头,原本这种事情通常都是羽娘去料理的,可是如今他还未及表态,若微已经冲了进去。

姑娘!若微站在床前,伸手去拉她的手。

不要理我,让我去死!她用力甩开若微的手。

你想死?若微沉了脸,声音如冰:就因为被恶人欺负了,失了贞洁,就觉得没脸见人了?你要这么想,那你去死好了!守在伤者身旁的绿腰与红袖眼睛睁得大大的,瞪着若微。

心想这若微姑娘看起来慧质兰心、聪明伶俐,怎么说起话来颠三倒四的。

不是您巴巴地把人救回来的吗?如今怎么又激人去死?好,苏玉就求你们不要管我,让我死好了!那女子痴痴呆呆的,眼睛盯着不远处案上的花瓶,似乎下一刻就要冲过去,再撞一个头破血流。

好,我们都不管你,反正你是个糊涂人,自己要做千古罪人,关我们什么事?若微面色肃然,小脸紧绷,话语冰冷。

罪人?那女子泪眼蒙■地听到她这样说,眼中一片茫然,怔怔地看着若微不知所措。

第63节:前路谁与共

对呀,你死了,你父母、亲人自然为你伤心欲绝。

你即是不孝,其罪一。

再者,你一死倒是帮了那个欺负你的恶人的忙。

他还可以去作恶害人,还会有更多的姑娘受到你昨日所受的凌辱。

原本对她们而言这一切是可以被阻止的,就是因为你的懦弱与自私,才会让恶人继续横行!此罪二。

这两条大罪,还不够重吗?若微言之凿凿、斩钉截铁。

那女子细想之下,渐渐明白:你,你是想让我去指证那个赵辉?我不知他是不是赵辉。

我只知道昨日为了救你,我也差点儿被他凌辱。

你欠我一个人情。

所以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还我这个人情,你都要做完这件事,做完以后,你要死要活,没人管,随你的便!若微瞪着她。

你,你是昨天那个?那女子这才想起来,原来面前这个美丽少女便是昨日山上出手相救的那个小童,如此,我便先不死了!嘻嘻,若微心中乐开了花,而面上只得强忍着:你叫苏玉?那你家住在哪里?我她踌躇着,眼神儿空洞悲凉。

家人,她真的还能活着去见自己的家人吗?想着想着,抑制不住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若微自然知道她心中的顾虑,又柔声细气地劝道:你如果一时难以面对家人,可在此暂住,但是也要想办法给家人送个信,让他们放心。

咱们可以说你是在下山路上扭了脚,在这里疗伤。

否则你家人定是要急死。

苏玉连连点头,哽咽着:小女名叫苏玉,城西苏记布店是我家的产业!苏记布店?南京城中,若微只知道秦淮河和晚情楼,于是她扭头看着许彬,许彬微微颔首。

那就是知道了,若微又想起心中还有疑虑不吐不快。

所以坐在床边,帮苏玉理了理微乱的秀发:那苏姑娘,你昨日为何独自上山?我?苏玉这才娓娓道来,昨儿,我也是鬼迷心窍了,听府中的小婢说他如何貌比潘安,如何所以,我就求奶娘,骗了爹娘,就说去栖霞山求福。

然后

第64节:前路谁与共

然后就去金川城门看他?若微不由插嘴,说实话,她真的想不明白,传言会有如此大的魅力。

苏玉满面通红,又带着深深的恨意,突然扬起手,狠狠打了自己两记耳光。

若微立即拉住她的手。

是我自甘下贱,才有此劫!苏玉把头深深埋在被子里,失声痛哭。

若微想劝又不知如何劝好,侧身看着许彬。

许彬面色清冷,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若微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又轻轻拍着苏玉的背:苏姑娘,你别伤心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你接着说呀,看过之后,又怎样了?那赵辉真的很好看吗?苏玉轻轻抬起头,紧紧咬着下唇,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点了点头。

那后来呢?若微心中十分好奇。

后来我和奶娘就去栖霞寺进香,回来的路上,遇到那人说到此处,她再次泣不成声,昨日的惨痛经历浮现眼前,又急又痛,竟然昏了过去。

苏玉,苏玉!若微声声急唤。

许彬上前为她把脉。

怎样?若微眼巴巴地看着他。

无恙,一时昏厥。

时辰不早了,我先送你上山,让她先歇一歇。

晚些时候,赵辉还要来问话!许彬脸上如冰般冷峻,再没有了昨夜的似水柔情,目光在若微脸上稍稍一扫,就向屋外走去。

车马行至半山腰,弃车而行,一路之上,两人又是相对无言,直到过了栖霞寺,在通往三元观的岔路口,许彬这才止步。

好了,我就送到此处!从这里可以远远地看到三元观的大门,许彬站在这儿不需移动半步便可以将她目送入观。

若微却没有移步,脸上露出孩童般的纯真笑容,眼里似乎有些难舍的情愫。

这样的女子,总会轻易将男人的心抓得牢牢的。

没用的,许彬狠了狠心,只望着远处的山色,忽视掉近在咫尺的她。

她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白天和黑夜,同样的一个人会有如此大的反差。

我这次回去,可能会被重罚,也许会被禁足,可能再也不能出来了!她呢喃着,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是自己心里在恋着他,还想见他吗?我知道!他负手而立,衣带飘飘。

他的眼中没有悲喜,也捕捉不到半点的依恋与怜惜,仿佛对面而立的只是一位不相识的路人。

若微转过身去,一步一步向上走去,只觉得这次上山,步子格外沉重,什么叫如负千钧,此时才深有体会。

如果案子有了消息,一定要想办法告诉我!她突然喊起来。

是的,很大声,他应该能听到。

然后她就拎着裙子跑了起来,虽然不多时就香汗淋淋、气喘吁吁,但是她依旧用力向山门跑去。

身旁的青松,耳边的风声,一切一切,都留在身后。

他依旧负手而立,目送她跑入观中,姿态既不淑女,也毫无美感可言,就这样像一阵风一样在他的视线里消失。

为何要跑?能跑开吗?许久之后,直至落花满身,他才悄然离去。

第65节:浮沉谁主宰

第十三章浮沉谁主宰三元观大殿之上,早上按例的早课和讲经说法结束之后,众人齐诵并叩拜玉华真人。

若微长长松了口气,回来得太及时了,正好赶上入殿听经,看样子自己彻夜未归的事情没人发觉,正在暗自偷笑,准备等玉华真人退殿之后,就拉着紫烟与湘汀随着众位道姑向殿外走去的时候。

只听殿里冷峭峭地响起玉华真人缥缈的声音:都下去吧,若微留下。

若微与紫烟湘汀面面相觑,都感觉有些意外。

她还在思前想后,玉华真人话音又起:丫头,还不快过来领罚?完了!完了!肯定是露馅了!若微摆了摆手示意紫烟与湘汀悄悄出去。

然后这才轻转过身,蹑手蹑脚地退了回来,跪在大殿正中的蒲团之上,低垂着眼帘说道:求玉华真人恕罪!玉华真人看着若微娇俏的身体跪在殿下,又看了看她身上的道服,心里不免涌起一阵难过。

如此美丽聪慧的女孩,定是父母亲人的心头肉、掌中宝。

一纸皇命被宣入宫中,原本应该在家中享尽父母疼爱,拥有快乐童年的她却生生地被禁锢在宫中将近七年,而如今又莫名其妙地被禁于这道观之中。

现在,她就这样跪在自己面前,乞求恕罪,可她又何罪之有?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