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86-90节:峥嵘初显逢

第86-90节:峥嵘初显逢

曹雪柔面上不动,只淡然一笑道:唉,想是我们几个姿色太过平庸又无才德,所以入不了皇太孙的眼。

如今殿下能找到意中人,若真是早早生下一儿半女的,我们府里也就太平了!袁媚儿不满地撇了撇了嘴:姐姐这话,是说给外人听的。

妹妹面前,何须如此虚枉?若真是旁人,倒也罢了。

听说,这回入府的正是那年败在太皇妃手下的那个孙若微。

哦?曹雪柔仿佛初闻此事,面上有些惊诧,连连问道,可是真的?那倒是奇了,明明是选退的才女,不是听说送到南京城郊的道观中为仁孝皇后祈福了吗?如今还能入咱们府中,这里面的缘故可是耐人寻味!说的才是呢!袁媚儿也有些气闷,我看皇太孙对她那才是情深意重。

听说了没有?那所空着的殿宇给了她了,名字起的正是‘迎晖殿’。

‘迎晖殿’,我看怎么不直接叫做‘昭阳殿’?如今我才算看明白,这三年来殿下如此冷落咱们,原是跟上边较着劲,做给皇上和太子、太子妃看的。

现在好了,上边刚一松口,这人立马就从南边给接过来了。

看那样子,可不是对一个小小的令仪嫔妾,倒像是对待正经的元妃呢!这样捧在手心里捂着,我看,咱们往后的日子,恐怕还不如从前呢!嘘!曹雪柔拿眼四下一扫,示意袁媚儿小心说话。

怕什么?袁媚儿面上有些满不在乎,不过咱们也不必犯愁,这天塌下来自有个高的在上边顶着呢。

恐怕咱们的这位胡娘娘,现在才是百爪挠心呢!呵呵!曹雪柔不禁掩面而笑,嗔怪道,瞧妹妹说的。

不过这三年也多亏了我们姐妹守在一起,互相说说体己话,打发些时日,要不这日子可是真难熬!袁媚儿端起桌上的茶饮了一口,一双娇媚的俏眼转了又转,忽又说道:姐姐,说正经的,明儿个早上去皇太孙妃处请安,如果遇到那个孙若微,你说我们该如何自处?曹雪柔眼帘低垂,一双纤纤玉手轻轻摆弄自己的衣带,似是有些踌躇,许久之后才说了句:我向来是个没主意的,妹妹要怎样,我跟着便是!

第87节:峥嵘初显逢

话虽如此,曹雪柔心中却另有打算。

那孙若微既然是殿下心坎上的人,虽说是刚刚入府立足未稳,自己明着应是不亲不近、两下里都不得罪才好。

可这私底下,还是应该与那孙若微多多走动、多亲近些才是正途。

袁媚儿见她不语,也没了兴致,两人懒懒地又闲话几句,袁媚儿才起身告退,返回自己的香远斋。

迎晖殿内。

寝室的四个角落都放着火炉,炉上冒着热气,让室内温暖如春。

四周垂着层层纱幔的七宝床上,轻纱幔帐之内,正是一室旖旎,春光无限。

若微静静地躺在床上,头枕在瞻基的臂弯里,长长的秀发遮去了她小半张脸,裸露在外的肌肤如雪似玉,柔肩似削成,细腰如弱柳。

绫罗雪丝织就的几乎半透明的纱衣内,那完美的胴体莹白润红,精致娇美的五官如稀世明珠般耀眼。

朱瞻基侧卧在她的身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她就如同清晨一枝带露的梨花令他如醉如痴,拿起她的手,将她纤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含在口中,微微用力一咬。

她便醒了,呢喃着低语了一句什么,却没有听清。

若微,你好美!他不由自主地圈紧了怀中的美人,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而她睡眼惺忪,冲他微微一笑,那笑容如习习的春风,似迷人的月色。

她真的好美,清丽出尘中散发着一种媚人的韵味,朱瞻基仿佛再一次受到鼓舞,他有些急不可耐地俯下身子,再一次吻住她如花般的娇唇。

然而就在此时,更声响起。

外面守夜的太监已经叫了两遍,若微伸手轻轻抵住他的胸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要去宫里给皇上和太子、太子妃请安了?瞻基抓起她的手紧紧攥着又点了点头,而面上表情实在有些恋恋不舍。

我我这次回来,是否要入宫谢恩呢?若微犹豫半晌,还是怯怯地问了出来。

皇上面前就免了。

母妃体恤,前两天就有交代说让你先休养几日,待腊月初八,与胡妃一起入宫请安!朱瞻基眼中流露出来的关切与宠爱安慰着若微,让她放下那颗稍稍有些不安的心。

第88节:峥嵘初显逢

若微点了点头,当下即全然明白。

腊月初八,一同入宫请安,这似乎是在对外宣称,自己与朱瞻基其他几位嫔妾一般无二,都是一样的待遇。

是了,只有正妃才在大婚之后第二日清早入宫谢恩的,自己如今只是一个小小的侧室,说是领皇太孙四嫔之一令仪的名分,可是却并无正式的纳采之礼与册封之典。

想不到太子妃处事依旧如此遵循章法,并没有为了自己而有所破例。

想到此处心里不免有些难过,可是对着瞻基又不能表现出来,于是冲着瞻基露出一张俏丽的笑脸。

瞻基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凑在她耳边低语:今儿在家好好歇着,等我得了空,带你好好逛逛这紫禁城!若微点了点头便坐起身来,刚待下床就被瞻基拦住:你再多睡会儿,这一路上舟车劳顿的总要缓一缓。

府内一切用度,只管找小善子去办。

司棋、司音跟在我身边日子也不短了,最是妥帖的,知道你不喜欢老嬷嬷■唆,所以指给你的都是些伶俐的丫头,你尽管差遣就是了!瞻基说完披上外衣,掀开帘子走到外间。

司音、司棋立即迎上来帮他整好衣衫,另有外面粗使的丫头奉上铜盆、手巾,侍候着梳洗清爽,又在饭厅用过早饭,净手之后换上朝服这才匆匆离去。

若微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成眠,索性不睡了。

只轻唤一声,司音立即近前,伸手将帐幔挽起:主子醒了,可再多睡会儿?若微看她本是双十年华,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人又长得极为清秀,不由心生好感:你是司音?那紫烟与湘汀呢?回主子,紫烟与湘汀昨儿歇在西小院了。

这府里的规矩和惯例还没得空儿跟她们讲,所以这两天内室就由我和司棋侍候着。

主子请放心,都是一样的。

司音一张巧嘴,说得很是麻利且句句都在点子上。

若微听了很是受用,心中暗赞瞻基对自己真是事事上心,早早地安排妥当,就连这近前服侍的人都透着一股聪明乖巧劲儿,让人不由得喜欢。

想到这儿,若微起身下床,环视内室。

司音则扶她走到妆台前,一面又朝外面轻声唤道:司棋,主子醒了!是!外面应答。

不多时,另有两名侍女进来侍候她梳洗。

洗了脸,漱了口,司音又引着若微来到南墙下面两排金漆楠木雕花衣柜前:主子,这里面是四季的衣裳,也是殿下早早差人备下的。

主子看看喜不喜欢,殿下吩咐了,如果不合适,再命人去改!若微抬眼一看,夏季的梅花纹纱袍、娟纱金丝绣花长裙、丝绸罩衣、百褶如意月裙、撒花烟罗衫又轻软又飘逸,款式和花色都是自己中意的。

而冬季的云纹锦缎棉袍、紫绡翠纹棉裙,还有织锦的镶毛棉斗篷、白狐孔雀裘的披风、妆缎雪貂皮大氅,件件精美鲜艳、耀人眼眸。

让殿下费心了,一切都好!若微心中非但不喜反而眼中渐渐湿润,人人都说皇子龙孙最是薄情,可是瞻基却是个例外。

原本以为三年的不闻不问,是一种放弃。

没成想,他是以退为进,居然真的为自己争来了一个局面。

只是这样的情,这样的爱,在以后的日子里是福还是祸呢?若微突然一阵心慌,只觉得一股凉气蹿入体内,冷飕飕地让人难以支撑。

第89节:残冬花更艳

第十七章残冬花更艳若微在花厅用早膳,湘汀与紫烟也前来服侍,此时她们身上都换了府内侍女的衣裳。

湘汀站在一旁侍候汤水,看到若微面色红润精神却有些倦怠,暗想这自然是昨天晚上与皇太孙久别重逢情浓似蜜,定是颠鸾倒凤纠缠了整晚。

于是眼中含笑,与紫烟偷偷递了个眼色,紫烟不由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若微接过司音接来的帕子擦了擦嘴,眼睛盯着紫烟,假意嗔道:吃个饭,你笑什么?紫烟上前扶起若微低语道:奴婢和湘汀姐姐是在笑姑娘这神情好像是乏得很呢!若微细品她的话,不由面上飞红,狠狠瞪了她一眼。

侍立在旁的司音则说道:紫烟妹妹,以后这称呼可要改改了。

在咱们园子里,主子面前回话唤姑娘或是尊称娘娘都行,可是出了咱们的院门到了前边,就只能称微主子,妹妹可要记牢了!

第90节:残冬花更艳

一句话,点醒众人。

湘汀听了立即开口问道:主子,司音说得极是。

那如今咱们是不是该去前边,给胡娘娘问个安?若微稍一犹豫,刚巧司棋捧着香茶自外面走了进来,她将茶盏奉到若微面前,微微一欠身说道:照理说,微主子第一天入门,是该去前边问安的。

可是殿下并没有交代,今儿一早临出门的时候,殿下还特意叮嘱让微主子多睡一会儿!此语一出,众人皆有些踌躇。

若微不禁心中感慨,瞻基处处为我着想,我又怎能让他为难?正所谓适者生存,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该来的总是要去面对。

就算今日不去见她,难不成还老死不相往来吗?于是她站起身看着四名侍女淡然一笑:还是去一趟吧,既然入了府,就要守这府里的规矩,总不能让殿下为难!是,奴婢帮主子更衣、上妆!湘汀等人随若微又回到内室。

不多时再出得厅堂已打扮好了。

绯红色的宫锦钿花彩蝶锦衣上衫配着同色的绯红百褶罗裙,外面罩着一层嫣红的薄丝蚕锦细纹罗纱,那领口处和腰带上还缀着几粒晶莹的北海珍珠,雪白的珠子一粒粒点缀在大红的锦缎上,显得很是妩媚。

鞋子是软底的嫣红细罗宫纱锦缎缎面,上面绣着一双翩翩起舞的彩蝶,那双彩蝶是用了五彩镶金的金色丝线,绣工很是精巧,看起来栩栩如生。

若微看了眼湘汀:这衣服太过鲜艳了吧!无妨,昨夜主子始承恩,今朝穿红才是正理。

我们虽是去请安,但是也不能太过做小!湘汀从小长在深宫,对宫里女人间的各种较量早就烂熟于心,特意帮若微选了这身衣服。

一头乌黑秀发梳成如雾的涵烟芙蓉髻,司棋在妆匣里挑来选去,最终拿了一支点翠嵌珠的凤凰步摇为她插在发间,又薄施粉黛,淡点绛唇。

若微原本绝色,再加上这样精心的装扮,更显得美丽绝伦。

临出门时,紫烟又将一件妆缎雪貂皮大氅给她披在身上,于是司棋、司音头前引路,湘汀在旁相伴,走出了迎晖殿。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