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96-100节:寂寂宫花红

第96-100节:寂寂宫花红

第96节:寂寂宫花红

孙令仪,这是我们娘娘体恤,特意让厨房给您熬了补身子的,请令仪速速服下,老奴也好回去复命!多谢娘娘!若微亲自站起身,走到跟前,从托盘中拿起炖盅置于炕桌之上,苏嬷嬷又呈上汤勺。

若微掀开盖子一看,才见到这八珍养身汤的真面目。

她面上带笑,搅动汤匙,缓缓服下,喝了一大半,才放下勺子。

谢苏嬷嬷跑这一趟,紫烟,替我打赏!紫烟立即从隔壁屋里拿出一枚银锭子塞入苏嬷嬷手中。

那苏嬷嬷自是欢天喜地,收了炖盅乐呵呵地退下。

见她走远了,紫烟才低声埋怨道:小姐也真是的,这入口的东西怎能拿起来就喝?若微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身子向后一躺,靠在垫子上:为什么不喝?怕中毒不成?傻丫头,像这样明目张胆地把吃食送过来,不过是博个贤名,再试试我罢了,放心,死不了的!小姐!紫烟气得直跺脚。

谈话间,皇太孙朱瞻基正好回房。

一身明黄色缠枝宝相花纹织锦袍,袖口处用品蓝银丝边纹束袖收紧,腰缠玉带,举止中更显干净利落,头戴金缨展翅冠,冠上的两根小小的金尾羽微微轻颤显得极为精巧,冠顶镶嵌的珠子饱满圆润、颗颗晶莹。

若微头一次看到如此正装打扮的朱瞻基,一时之间痴痴地瞅着,也忘了起身行礼。

朱瞻基笑了,挨着她坐在炕上,拉起她的手嗔道:怎么才半日不见,人就变痴了,刚进门的时候听你说什么死不死的,如今又直愣愣地盯着我看,在想什么?若微把头一歪,顺势依偎在他怀里,只说道:刚才看到殿下从外面进来,一身正装,英气逼人、俊美绝尘,晃得人家眼睛都花了!说的可是真心话?朱瞻基把她轻轻揽在自己怀中,让她的头贴近自己的胸口,轻抚着她的秀发,开口问道:腊月初八也没几天了。

到时候皇爷爷要在乾清宫内摆宴,后宫女眷、诸王府妃嫔都要奉旨领宴,到时候,我的若微一定是最耀眼的。

第97节:寂寂宫花红

若微伸出手指在他脸上一抹:羞也不羞,你的若微?我偏不让你如愿,一定画个大花脸,找件叫花子的衣服,保准让你丢人丢到极致!淘气!朱瞻基抓住她的手指,叼在口中,用牙齿轻轻咬着。

屋内的司音、司棋连同湘汀与紫烟均满脸羞涩,悄悄退下。

若微倚在瞻基的怀里似睡非睡。

瞻基搂着她的身子,只觉得柔若无骨、绵软可人,耳鬓厮磨间低语道:前晌到她那儿去了?若微轻声嗯了一声。

见了面,可还好?瞻基揉捏着她的玉手,抚着纤细的手指,似是随口一问。

若微又嗯了一声。

瞻基笑着在她手上打了一下:问三句也不答一句,是乏了,还是哪里不舒服?若微这才微微抬眼,道:今日去宜和殿看到胡善祥,不禁想起那年荷花节,我们在南京城里同游玄武湖,原本已是尽兴,若不是瞻墉提议,我也吵着要去,咱们这才去了夫子庙边上的那家晚情楼,也才会遇到她。

她效仿先贤,为自己当街择夫。

瞻基,我在想想什么?瞻基盯着她的眼眸,面上微微带笑。

其实,如果她选中的不是你,以她的所作所为,也堪称不俗。

我倒有些欣赏于她,也许我们还能成为朋友。

可是偏偏她看上的是你,不知道是天遂人愿,还是造化弄人,最后她真的和你成为结发夫妻若微眼中的神色有些茫然,如果说自己和瞻基是有缘的,那胡善祥和瞻基呢?也是缘吗?若微,你知道的,我的心从未变过!瞻基目中流露出一种坚定,仿佛誓言一般,炯亮有神,不容人有丝毫质疑。

若微浅浅一笑,伸手环住他的脖子:我知道,你用不着动不动就表态的。

我是说,善祥也许是个兰心慧质的好女子。

只可惜入了你这皇太孙府,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今日一见,我和她都不免尴尬,相对自是无言。

想想自己的处境,除了暗自欷■还能怎样?原本心中一直怨着她,可是一想这三年,你都把人家晾在一边不理不睬,也亏得她是个好性子,要是我

第98节:寂寂宫花红

瞻基不由一阵爽声大笑,伸手在若微鼻子上轻轻一刮:若是你又当如何?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替她不平了?若微瞥了一眼门口,叹了口气:今儿在宜和殿还看到你另外两个侧妃,一个如空谷幽兰,一个似牡丹映水,都是天生的美人胚子。

想到你对她们不理不睬的,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过。

高兴是你终究是心里有我的,可是又不免替她们难过。

对了,善祥知道昨天我们刚刚还特意让人送了八珍养身汤来,倒让我有些难以承情!她倒是有心了!瞻基点了点头,心中也不免怅然,之前对胡妃与袁、曹两人的冷漠与置之不理,只是为了替若微争回一个局面的无奈之举。

今儿一早入宫请安,母妃已经再三提醒,若真是为了若微好,从此之后,必须恩泽公允让府内妃嫔雨露均沾才能无风无浪、平安度日。

只是三年未见,这才刚聚在一起,总想着法子逗她开心,于是故意说道:咦,瞧你今儿只见了一面,就把她们夸成天上有、地上无的。

一会儿我也过去好好瞅瞅,看看是不是如你所说,如此出色!哼!若微扭过脸,轻哼一声。

瞻基笑着扶她起来:走,一道用过午饭,下午带你去城中走走,也好见见故人!故人?若微眼眸一闪:是瞻墉还是咸宁公主?还有驸马,你这一路之上多亏他和公主暗中照应,正要谢他。

今儿早上在朝堂外面碰见了,特意约到一处,下午同去瞻墉那里聚聚!好啊!若微立即欢呼雀跃。

第99节:风翻晚照霞

第十九章风翻晚照霞用过午饭,瞻基吩咐湘汀:给你主子准备两身轻软的里衣带上!湘汀似是不明,又不能多问,只好立即下去照办。

若微抬眼望着瞻基:怎么还带衣裳?瞻基笑了笑只说着:去了不就知道了!又转身对司棋说道:取那件戴帽的厚貂皮雪狐大氅来!是!司棋立即应着。

若微一头雾水,眼巴巴地瞅着瞻基唤着丫头们准备这个收拾那个的,又插不上嘴,只好一切随他。

不多时,收拾妥当之后,瞻基见若微已然换好了装,又帮她理了理雪狐大氅的风帽,这件大氅既防风又保暖,他又伸手掂了掂衣角以示薄厚,感觉轻软暖和,这才放下心来。

朱瞻基则并没有像往日那样头戴金冠,身穿绛纱棉袍,而是简简单单以通天冠束发,内穿一件嵌青纹提花蟒缎的棉袍,系同色腰带,在外面披了件黑色貂皮大氅,若非那黑色的帽檐外镶了一圈白狐毛,倒显得十分的冷峻与英武。

瞻基牵起若微的手,正待往外走去,忽然间只听外面有人回道:殿下,袁主子来了!瞻基与若微不由一愣。

若微想了想,立即说道:既然来了,就快请进来吧,外面天寒地冻的,别受了风!是!身披橘色披风的袁媚儿缓缓步入殿内,一抬眼看到瞻基与若微携手立于门厅,脸上神情略有些惊诧,微微有些惊慌,一面立即福礼请安,一面娇笑连连:只想着孙令仪刚刚入府,所以过来瞧瞧她,没想到殿下也在,可见是来得不巧了!无妨!瞻基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若微,态度十分和缓,若微初入府中,你们多多走动、往来照应也正该如此!袁媚儿藏在袖中的指尖微微轻颤。

这是入府三年以来第一次离他这样近,第一次听他这样和声细语地讲话。

她微微仰起脸对上他的眼眸,这样的英俊,这般的人才,只是却不曾属于自己。

心中暗流汹涌,又不好表现出来,只笑意盈盈道:看样子,殿下与令仪是要出去?瞻基代为答道:是,若微初来京城,带她四处转转!袁媚儿脸上微微一嗔,戏语道:殿下可真是偏心!瞻基一时语塞,也不知如何以对。

若微则淡然一笑,拉着袁媚儿的手说道:殿下才不是偏心呢,是若微吵着要出去看看这新都的繁华,要不媚儿也一起去吧!袁媚儿立即拍手赞道:若微姐姐,真是善解人意!然而美目一闪,瞥了一眼朱瞻基,则吐了吐舌头,娇憨地说道,我才不讨人厌呢,姐姐一句同去的话刚出口,殿下的脸就拉下来了。

媚儿有自知之明,媚儿先告退了,改天再来看姐姐!

第100节:风翻晚照霞

三言两语,口中就将称呼由陌生而冰冷的孙令仪变为若微姐姐,这一笑一嗔之间,仿佛与朱瞻基、若微相交多年。

她这样的热情寒暄,若微自然也要相应以对:好,媚儿有空就常来坐坐!袁媚儿冲着若微与瞻基娇笑连连,又福礼退下,然而刚刚走到门口又回眸一笑,从身后丫头的手上取来一物,递到若微手中。

若微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紫貂绒的昭君套,心中微微一暖。

袁媚儿拉着她的手小声说道:姐姐,媚儿的家就在京城南边的大兴县。

自小长在这里,哪里好玩,哪里有什么好吃的,媚儿都清楚着呢。

如果以后殿下能开个恩典给媚儿,媚儿一定带姐姐去看看!好!若微看她脸上一派天真,心情也十分愉快,连同上午在宜和殿中发生的小小风波带来的不快仿佛荡然无存。

袁媚儿离开之后,瞻基脸上有些不自在,伸手牵着若微的手出了殿门,走到院外就看到一辆马车早早候在那儿,瞻基依旧是一把将她抱上马车,然后自己也跟着坐了进来。

小善子坐在车驾之上,扬鞭催马前行。

车厢内,瞻基把手也伸进了那昭君套内,口里说道:其实这皮筒子,箱子里早就给你备下了,只是一时疏忽忘记吩咐她们取来!若微笑了笑:堂堂的皇太孙,心中所系的应该是江山社稷才是,女孩家用的皮筒子、步摇、脂粉,你费心准备这些做什么?看着她的笑颜,如珍珠般熠熠生辉。

朱瞻基不由轻叹:我现在心里装的只有一个若微,哪还有旁的什么?只想一心一意好好待你,这三年里你一个人待在栖霞山上,你可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滋味?瞻基!若微依偎在他怀中,气息如兰幽幽说道:你的心,我都知道。

马车出了东华门,一直向北走了约有个把时辰才停了下来,只听到一阵爆竹声声,震耳欲聋。

若微忙用手捂住耳朵,朱瞻基掀开帘子,跳下马车。

又把若微抱了下来。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