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106-110节:艳艳冬晴雪

第106-110节:艳艳冬晴雪

湖面早已冻得死死的,却成了一个天然的演武场。

场内旌旗飘飘,场外四周围了黑压压的一圈人,大多是看热闹的老百姓。

瞻墉看若微一脸兴奋,仿佛献宝一般,立即凑到身边为她讲说详情:这冰嬉原是民间老百姓冬天找乐子的玩意儿。

朝廷北迁以后,皇爷爷为了让兵士们能勤加习武,这才下了旨意,定期让他们在冰上练兵。

哦!若微点了点头,不由转身对着瞻基做了个鬼脸:我说今儿怎么得空陪我出来玩,原来还是领了差事,我猜你们原本就是要来练兵的!瞻基笑而不语,瞻墉则说道:这就叫假公济私。

噢不,是公私兼顾、面面俱到、顾全大局哈!若微扑哧乐出了声,咱们二殿下今天倒是才思敏捷,只是这词似乎用的不太恰当!瞻墉一脸的不服气,刚要回嘴,就在此时鼓声大作,场外众人都停止喧哗,翘首驻足静静观看。

原来,练兵开始了。

身穿校官服饰的人高唱:冰上武术!话音刚落又是一阵震耳的鼓声,在鼓声中,一个个身穿窄袖紧衣、束腿裤的兵士陆续上场,他们在冰面上飞速地滑行。

绕场一周之后才滑入冰场中心表演出各种绝技。

如大蝎子、金鸡独立、哪吒探海、双飞燕、千斤坠、朝天镫、卧睡春等,其动作变幻迅速,轻如飞燕、疾如鹰隼,看得令人目瞪口呆,惊险之处不由得让人拍案叫绝。

若微站在场外惦着脚尖不停地拍掌叫好,而身后还有不少后来的民众往前拥着,瞻基与瞻墉怕后面的人将她挤倒,在她身后小心地护着,仿如一道人墙。

令人惊叹的冰上武术表演结束之后。

紧接着是冰上射箭。

在冰场一侧树立着一座高达数丈的霭杭,也就是冰做的箭靶,上面悬着五色彩旗和彩带,兵士们列队滑行,至三十丈开外的红线之后,以各种姿势射击靶心。

在滑行中射箭,原本就很难,冰上滑行的速度不亚于狂奔的骏马。

策马而行方向还比较好控制,可在冰面上滑行于喘息之间便会偏离方向,原本滑行中射箭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更何况那靶子还是冰冻的,这就要求射箭者的臂力了得才有可能在飞速的滑行中,将箭射入冰靶之上。

第107节:艳艳冬晴雪

若微一脸的兴奋,不停地欢呼、拍手。

场外围观的百姓皆与若微一样,被这样的热闹与壮观之景所感染,一时之间,欢腾呐喊之声不绝于耳。

演武结束以后很多人还不愿离去,许多小孩坐在木筏子上被大人拉着,他们尽情享受着大自然赐予他们最原始的快乐。

若微看着冰上嬉戏的孩子们,一脸的羡慕。

瞻基不由笑道:看得眼都直了,莫不是也想坐在木筏子上,让我拉着你走?有何不可?若微以手托腮,稍加思索,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二殿下,我给你想个新鲜的法子,你是否愿意一试?瞻墉立即来了兴致:说来听听!若微这才说道:以木材制成床框子的样子,在木床下面的四个框子处以铁条镶嵌。

木床上面还可置上篷帘、伞盖,铺着毡毯,这就是冰床,这样一个冰床可以坐好几个人,冰床前面可让人或者牲畜用绳子拖拉。

然后咱们就在这冰床上面摆起酒席,边疾驰如飞,边饮酒观景。

怎么样,我的法子妙不妙?瞻墉听了,皱着眉头想了一想:妙呀,太妙了!过几日皇爷爷要在北海检阅士兵们在冰上演武,到时候让皇爷爷坐在冰车之上。

皇兄,咱们再叫上瞻■他们几个亲手为皇爷爷拉车,既尽了孝道又不铺张,这点子还新鲜,皇爷爷一定龙颜大悦!瞻基在他肩头轻砸一拳:就怕到时候皇爷爷说你玩物丧志,不思进取!会吗?瞻墉苦着脸,细细思索,仿佛难以抉择。

好了,天色不早了,咱们早些回去吧!瞻基挽起若微,就向场外走去。

他们几人刚刚走到马车前面,还未及上马就听到不远处的一片湖面上,一阵喧哗与哭闹声。

小善子,去看看!瞻基吩咐着。

小善子匆匆跑过去一看,很快又跑了回来。

回殿下,是有个少年在湖边破冰凿洞取鱼,后来不知为何与‘幼军’中的一名校卫发生了争执!小善子抬眼偷偷打量着朱瞻基的神色,果然朱瞻基神色一凛,过去看看!

第108节:艳艳冬晴雪

幼军,是永乐十三年起,皇上为朱瞻基在各地挑选的青少年随从,由兵部侍郎金忠负责训练,专属于朱瞻基的私人卫队。

虽然小善子说的含糊其辞,但是一听此事牵涉到幼军,朱瞻基立即面色威然,紧走几步过去看个究竟。

若微与瞻墉也紧随其后。

走过去一看,只见一个身穿青色粗布棉袄、面色清秀的少年用手紧紧扒着一个筐子,面上已有经有了几道血印子,而身上的棉袄也有撕扯的痕迹,有些地方还露出了棉花。

与他对峙的正是一名身穿甲胄的兵士,正指着他的鼻子开骂:小叫花子,在这人来人往的道上挖坑捕鱼,害得小爷马失前蹄,一头栽在地上,你还有脸哭!军爷,此处平时就是捕鱼之处,并不是练兵之地也不是人来人往的大路。

我在这儿捕鱼也有些时日了!那少年声音微微发颤,可是话说得却十分在理。

围观中的百姓,立即有人附和:是呀,这孩子是一直在这附近捕鱼!我不管,你说吧,脏了小爷我的皮袍子,磕坏了我的腿,你说怎么赔吧!那兵士脸上怒气冲冲,显然不肯善罢甘休。

听至于此,若微心里就明白了。

刚要开口帮腔,那地上的少年仰起脸说道:小的身无长物,有的只有今日打上来的这几条鱼,原是要到集上卖了,给娘看病的。

如今都给了你,就算作赔礼!你说什么?那人挥着马鞭子的手微微发颤:爷的皮袍子,新上身的,就你这几条破鱼能值几个钱?小的真的没钱!这鱼既然你看不上,那小的就拿走了。

那少年苦苦哀求无果,抱着鱼筐起身要走。

那兵士立即恼了,大喝一声,一鞭子就抽在少年的头上。

头上的棉帽子落在地上,包头布一散,一头乌黑的秀发瞬时倾泻下来。

原来是个女的!兵士以马鞭抬起她的下颌,目光一扫,嘴角微微浮起一丝别有深意的笑容,也好,没钱,就拿你抵账!

第109节:艳艳冬晴雪

说着,一只手就上来拉扯,那女孩也着实很是倔强,在他手上狠狠咬了一口:你们这样比昔日那些元人又好到哪里去了?你说什么?你敢谩骂时政?那兵士眼中露出凶光,手中鞭子高高扬起。

鞭子狠狠抽下,那女孩却仰起脸,眼中充满恨意。

眼睁睁地看着那鞭子向自己抽来,然而却最终没有落在自己的脸上,而是被突然伸出的一只手牢牢抓住。

她诧异地转过身,看到一个人的影子沐浴在阳光中,面容俊朗如玉却面似寒冰、眸如深潭。

他冷冷地盯着欺负她的那名兵士:现在认错,还来得及!认错?谁要认错?那兵士被他的气度与穿着震住了,然而很快就缓过神来开口说道:别管闲事,小爷是皇太孙的护卫,错与对,都轮不着你来管!朱瞻基点了点头,指着她:她在此捕鱼并不犯法。

你路经此处自己不小心跌落马下,她说一声抱歉,又愿意让出鱼儿作为补偿,情理已然做足,你苦苦相逼,又公开行凶,你可真犯了身为兵士的大忌!你是谁,从哪儿冒出来的,也敢来教训小爷?他嘴上依旧逞强。

不管我是谁,路见不平,人人皆可管。

身为兵士,习武演练就是为了保卫疆土、护一方百姓,更应爱民如子才是。

若是人人都像你这样为了一点儿小事就滋生事端,那天下百姓岂有宁日?朱瞻基目光如炬,语气凌然。

嘿,今儿出来没看黄历,碰上硬茬子了。

小爷我不懂这些大道理,懂的只是身上的拳脚功夫。

怎么着?你想英雄救美,咱就练练!瞻墉在一旁哼了一声:不知死活的东西,你在谁面前称爷?你想练练?好,爷爷我就陪你练练!说着把身上披风一脱,往若微怀里一塞,就与那人过上招了。

两人正打着起劲,小善子领着一群人跑了过来。

领头之人看那服色该是一名千户长,他见状立即跪下叩首:下官参见皇太孙殿下、越郡王殿下!只此一语,冰面上立即鸦雀无声。

与瞻墉对打之人顿时僵住犹如一座冰雕,忘了动弹也忘了行礼。

第110节:艳艳冬晴雪

朱瞻基的目光环视四周,围观的百姓与赶来的兵士们纷纷下拜行礼,朱瞻基看了一眼那领队之人:徐千户,此人是你手下吗?是,是下官驭下不严!徐千户立即低下了头。

寻衅滋事,骚扰百姓,论军法该如何处置?朱瞻基的声音中不带一丝温度。

该重责五十军棍。

徐千户道。

好,那就罚吧!外表儒雅潇洒的朱瞻基,此时的眼神冷峻而锐利,冷峭峭地让人看了有些畏惧。

是!徐千户嘴上应着只是又悄悄抬起头,目光中仿佛有些迟疑:现在?正是现在!朱瞻基脸上是前所未有的镇定。

是!于是就在这冰面之上,前一刻还是靠精彩的武艺而博得阵阵掌声与喝彩的兵士们,此时都有些汗颜。

在百姓的注视下,那个滋事之人被结结实实地被打了五十军棍。

这五十军棍打下去早已是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打完之后又被兵士拖出场外,在他身后是一道长长的红色印迹,印在白色冰面上的红色印迹是如此鲜艳,晃得人有些晕眩。

刚刚你说自己驭下不严?朱瞻基看着徐千户,眉头微微拧在一起,本王才是幼军的统领,真正驭下不严的正是我。

下官惶恐,下官认罚!徐千户连连告罪。

朱瞻基却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小善子,小善子会意立即从怀里掏出一锭元宝。

朱瞻基拿在手中,走到那名怔怔发呆的女子面前:这位姑娘,是本王驭下不严,让你受惊了。

这银两你拿去,赔你的衣裳,还有买些药来治你脸上的伤!那女子并没有接那银两,对着朱瞻基盈盈一拜:殿下仁爱,民女惶恐!朱瞻基淡淡一笑将那锭银子放在她面前的鱼筐之中。

此时他,脸上漾着温和的笑容,柔情似水,温文尔雅。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