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116-120节:金殿仰圣颜

第116-120节:金殿仰圣颜

如今乾清宫里西暖阁的墙上还悬着那两只风筝,一只是昔日自己夜听心曲的画面,而另外一只就是他命人放在宫门口的白面风筝,她真的在上面留下了手记,只是一句诗而已,并没有跟随守护在此的马云入宫见他。

她只说,已为人妻、人母,岂能背夫另与其他男子私会?只是企求他可以成全女儿的青梅之恋。

拿着那个写着稚子无垢,青梅绝恋的风筝,他惶惶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才在朝廷北迁的最后一刻松了口,让若微与瞻基团聚。

想到此,朱棣面色微微有些发暗,盯着孙若微说道:这粥是你献的?若微抬起头,只觉得瞻基轻轻在她手上按了一下,心里明白这正是他的所为,也许是为了自己重新回到宫中获得朱棣的认可与宫中上下的尊重而出的一招棋。

如今自己也只有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她清声回道:是皇太孙府众人贺皇上喜迁新宫的寸心!谁也没有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回答。

瞻基微微一愣,坐在东二桌的胡善祥与袁、曹二嫔也微微有些诧异。

只有若微心中明白,瞻基虽是一片好意,然而自己此时身份比起几年前出入宫中的时候还要尴尬。

如果眼下她将功劳独揽在身上,在太子妃眼里就是不贤,而其他人眼中,恃宠越礼的痕迹又太过明显,所以只能如此说辞。

你倒说说看,这粥里怎么弄了这么一个东西?朱棣似乎有些明白而面上仍然僵着。

若微抬眼一看,心里便明白了这自是瞻基与紫烟做下的好事。

于是只好说道:回皇上,这是用五种果子做成的果狮。

用剔去枣核烤干的脆枣作为狮身,以整个的核桃仁作为狮头,桃仁作为狮脚,甜杏仁用来作狮子的尾巴,以蜂蜜粘在一起,放在八宝粥里煮成的。

狮子乃百兽之王,以它煮成此粥,意为兽王领五谷百果为皇上朝贺!这百果与五谷是府内两位侧妃所选,这粥是皇太孙妃所熬,果狮是殿下的主意,借若微之手粘成的,所以这小小的一碗粥,聚着皇太孙府上上下下对皇上的一片诚心。

第117节:金殿仰圣颜

啊,果子做成的狮子?这听起来怪有意思的!朱棣听了,也自然心花怒发,想绷着脸说教一番,看着她水灵灵娇俏俏的丽颜,又狠不下心,这才说道:这心意嘛,倒是不错!说着便拿起勺子舀起那个果狮,一口吞下,大快朵颐。

黄俨在边上看了,也有些目瞪口呆,皇上看来真是龙心大悦,连这银针验试的程序都免了,这就直接入口了。

众人见了,也皆是笑语连连,又不免一番称颂。

此时,朱棣又问:好了,你们的心意朕领了,如今也随了你们的心愿。

让你跟在瞻基身边,就要好好的严守妇德,服侍好瞻基,知道吗?若微连忙垂首:是,谢皇上!嗯?朱棣眉头微微皱起:怎么听来有些别扭!若微一愣,瞻基立即用手轻轻捅了一下她:是皇爷爷!若微这才恍然明白,再次下拜:谢皇爷爷!朱棣看着面前的这对碧人,终于放下芥蒂,频频点头。

一时兴起,又是一番赏赐。

若微与瞻基再次叩谢之后,才重新归座。

第三进就是酒馔。

由大内太监总管马云向皇帝进酒。

皇帝饮后,才送皇后及内庭主位酒水。

当各桌各位的酒都斟好之后,总管太监则跪进:敬万岁爷酒。

此杯,朱棣一饮而尽。

然后是敬皇后酒,由王贵妃带着众妃嫔冲着皇后的宴桌,行礼、进酒、然后同饮。

最后是进果桌,就是各种精致的点心、果脯、蜜饯等。

同样是先呈进皇帝,再送皇后、皇太子妃、皇太孙妃及各妃嫔主位等。

重新回到本桌的若微与瞻基相视一眼,报以会心一笑,只是若微的笑容中透着一丝嗔怪,而瞻基则是有些得意洋洋。

此时,胡善祥手执酒杯冲若微举起:刚刚殿上一席话,若微妹妹处处维护,为我们姐妹全了面子。

本妃代雪柔和媚儿,以此酒敬妹妹。

还望以后我们能像那五果一样,牢牢粘在一处,同心同德服侍殿下!若微心中一暖,听她如此一说,往事如同烟雾一般散去,也举起酒杯:若微初入府中,年轻不懂事,如果有越礼之处,还请太孙妃和两位姐姐海涵!此时,袁媚儿与曹雪柔也举起了杯中酒。

朱瞻基看着她们几人和和气气,心中更是畅快无比,喜不自禁。

不多时,礼乐又复,此时则为宴毕的意思,皇帝离座。

乐起,后妃出座跪送皇帝还宫后,才各回住处。

第118节:躬身聆慈训

第二十二章躬身聆慈训太子所居的端本宫设在紫禁城东部东华门内。

与南京城中的太子宫相较,这里更加恢弘大气,处处透着森严与尊贵。

御宴结束之后,太子妃差人命皇太孙并太孙妃及三位太孙嫔前往太子宫候见。

跟在皇太孙与胡善祥身后进入太子宫的东殿,抬眼一看,殿中设着剔红夔龙捧寿纹宝座,这宝座通体雕着剔红花纹,靠背是透雕夔龙捧寿纹,无论靠背、扶手还是座面、腿牙之上均雕刻缠枝花纹,枝叶满布,比起昔日南京城中太子宫的宝座更加精巧。

正在偷偷打量之时,皇太子妃从东暖阁里走了出来,手轻轻地搭在一个小宫女的肩上,今时今日的她,举手投足间透着国母的气度与风范。

小宫女扶着她坐在宝座之上,另有两名小太监在殿内摆下几个拜垫。

若微抬眼看了,正中一个黄色的拜垫,左后寸余相邻的地方又摆了一个同样颜色的。

而再这两个垫子后面又并排摆了三个橘色绣着荷叶莲花的略小些的垫子。

朱瞻基与胡善祥分别站在前排,袁媚儿与曹雪柔略一谦让,袁媚儿居左,曹雪柔在中间,而若微则无从选择的站在最下首。

儿臣给母妃请安!朱瞻基心中虽然稍稍有些意外,以往来母妃宫中请安,何曾真的如此大礼参拜过。

但是既然宫女太监们摆好垫子,母妃又是一身皇太子妃的礼服端然稳坐在宝座之上,他也只得带领着一妃三嫔,依礼而拜,做足规矩。

臣妾给母妃请安!胡善祥与袁媚儿、曹雪柔、若微均纷纷跪下。

第119节:躬身聆慈训

太子妃张妍坐在上面,目光掠过瞻基、掠过胡善祥,终于落在了若微的身上,这孩子真是与宫中有缘吗?想不到她居然回来了。

张妍不露声色,并没有向往日那样立即就让他们平身,而是缓缓说道:今日在圣驾面前,你们能一团和气,彼此亲近。

母妃看在眼里,也着实替你们高兴,故特意召你们过来,就是要略加提点!儿臣请母妃教诲!朱瞻基似乎知道母妃要讲些什么,尽管如此面上还是一派恭敬。

张妍的声音和缓而轻柔,目光在每个人脸上一一扫过,最终落在胡善祥的脸上,盯着她的眼眸,面色更加和煦:善祥掌太孙府三年,处里府内事务,一向有法有度,本宫心中是有数的。

如今若微入府,这太孙府更热闹了。

你们三人要好好侍候殿下,襄助善祥,安乐度日。

万不可争风吃醋,徒增事端。

须知圣上对你们寄望颇深,莫要让他老人家失望才好。

张妍的话不多,但是句句都如同警钟,分别敲打着众人,一样的话,每个人听来又各有不同。

胡善祥心中不禁涌起一阵暖流,看来这三年的委屈没有白受,姐姐也一定在皇太子妃面前为自己说尽了好话。

太子妃在今天,在皇太孙与三嫔面前这样替自己说话,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荣宠和疼惜。

所以她微微有些哽咽,连忙伏身再拜,开口说道:母妃的嘉许,善祥实在惶恐,只是善祥无德无能,实在是有负母妃的厚望!张妍看她眼中忍着泪,回话也有几分艰难,自知是碰到了她的痛处,心中暗暗叹息,又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儿子朱瞻基。

朱瞻基感觉到自己母妃的目光,透着三分责怪与七分问询,也立即说道:母妃放心,善祥大度稳重,而若微与媚儿、雪柔也都是知进退、守分寸的,往后自然是和睦相处,一团和气。

哦?张妍似乎淡淡地笑了,好了,本宫也乏了,你们都下去吧。

是!众人行礼后刚待退出,张妍又吩咐着,瞻基和善祥留下!

第120节:躬身聆慈训

若微心里一惊,此次入宫,原本希望能有机会拜见太子妃,将往日存于心中的芥蒂想办法解开,不管怨也罢、恨也罢,她终究是自己的婆婆,况且又是未来的皇后,不能得罪。

可是从始至终,她待自己一直是冷冷的,盯着自己的眼神儿似乎还比不上看媚儿和雪柔的温和。

如今又把瞻基与胡善祥留下,心里不免更是有些忐忑。

三人静静地站在宫门外,袁媚儿一手拉着曹雪柔一手挽着孙若微。

袁媚儿脸上透着一丝顽皮:两位姐姐猜猜,母妃把殿下和太孙妃留下,会说些什么?若微只是摇了摇头,而曹雪柔则伸手在袁媚儿脸上一抚:好个伶俐的媚儿,你这样问,莫非是你知道了?袁媚儿一脸得意,眼睛瞄着宫门,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猜呀,说不定今儿就是个好日子,母妃是催着咱们殿下跟太孙妃圆房呢!若微听她如此一说,心里立即扑通起来。

而曹雪柔则是羞红了脸,用手轻轻拍着袁媚儿:羞也不羞,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莫不是你自己等不及了,今儿是胡姐姐,明儿就想着轮到自己了?曹姐姐,你好坏!袁媚儿伸出纤纤素手,探到曹雪柔怀里挠着,曹雪柔最是怕痒,立即笑着闪开,她们两人一个追,一个闪,衣带飘飘,在冬日午后阳光的映衬下,美得让人晕眩。

就在此时,朱瞻基在前,胡善祥在后,从殿中走了出来。

曹雪柔背冲着她们,正步步后退,一个不小心身子一歪险些摔倒,朱瞻基伸手一接,于是,曹雪柔不偏不倚被他抱了个满怀。

曹雪柔的美与众不同,不娇不艳,出尘脱俗,如同春晓之花。

瞻基看着怀中的她,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红霞,怔怔地倚在自己的胸前,满脸的娇羞与似水的柔情,一副心醉崇拜的俏模样,此时的朱瞻基就是铁石心肠,也不得不被其融化。

两个人似乎都有些意外,同在府中三年,所见不过数面。

神女虽然有情,可惜襄王无意,如今偶然撞在一起,都有些隐隐的躁动浮在心中。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