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156-160节:不觉陷重围

第156-160节:不觉陷重围

只听的胡善祥一头雾水,忙拉着慧珠问道:姐姐,可是出了什么事?慧珠看着胡善祥,神情变的有几分沮丧,挨着她坐在一旁压低声音说道:刚刚在殿下用的茶里放了合欢散,原是以为妹妹能拉着殿下在这寝殿里说会儿话,等这药劲上来了合欢散?胡善祥大惊失色:姐姐可是疯了吗?这宫里最忌用这些春药,若是被查出来,那是掉脑袋的大罪呀!再说,这大白天的妹妹好傻!慧珠连连叹息:妹妹不知,这白天行房,往往是一举而中,最有把握。

啊?胡善祥完全愣了。

慧珠盯着不远处香案上摆着的那柄羊脂玉如意,面色清冷悠然地说道:妹妹莫要大意,虽然今儿让殿下允诺,照规矩初一、十五、节令必在妹妹房里就寝。

可是除此之外,他要是天天宿在若微那儿,咱们也是没法子,她承恩时间长、机会多,如果抢先怀有身孕,再产下男胎,那么妹妹这皇太孙妃之位姐姐!胡善祥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所以我才煞费苦心,一定要好好利用每一次机会好让妹妹早些有孕!慧珠深深吸了口气,阴错阳差,今儿这绝好的机会,想不到居然还是被她抢了去。

我真是不甘心!胡善祥心思微转,难道现在,殿下没在书房,而是在若微那儿?就在自己品茶看书,一片芳心等着晚上与他温存的当口,他正和若微在房里颠鸾倒凤,又是一番欢愉恩爱?心中难抑地一股无名之火涌起,抓起炕桌上的书卷啪的一下扔了出去,狠狠摔在地上。

慧珠似乎还从未见她发过如此脾气,脸上怔了怔,这才劝道:罢了,罢了,娘娘莫急,今儿许是慧珠操之过急,这分寸没拿捏好。

不怕,就算她此次中了有了身孕,那还有十月怀胎,长长的日子,咱们不怕没有机会姐姐!胡善祥眼中似有泪花闪过,伸手拽过慧珠,靠在她怀里,像个委屈的孩子。

娘娘别担心,万事慧珠都会替娘娘周全到底!慧珠眼中透着一股寒光,唇边微微浮笑,一个绝佳的主意又涌上心头。

第157节:西山沐晴雪

第二十九章西山沐晴雪永乐十九年正月二十九。

皇太孙府书斋之内,朱瞻基手捧书卷潜心研读,不觉间仿佛听到窗外鹊鸟啼鸣,想想时辰也差不多了,这才开口唤道:小善子。

小善子应声入内:爷!去看看微主子打扮好没有,时辰差不多了,这会儿启程最好!朱瞻基稍作沉思又开口说道,车驾都备好了吗?去西山的路不太好走,找个好把式赶车。

车内多笼个火盆,备好暖炉和点心!是,我的爷,这等小事奴才都办得妥妥当当的了,您就不必操心了!小善子仰着一张笑脸,美滋滋地说道。

你这小子,又来表功!朱瞻基随手从桌上拿起一个金玉镇纸掷到他怀里,拿去!呵呵,谢殿下赏!小善子乐呵呵地行了礼忙向外走去,谁知刚走到殿门口就远远地看着两个人影朝这边缓缓走了过来。

看那衣着与容貌,不由一下子就愣住了,他使劲揉了揉眼睛,仿佛难以置信。

瞻基在里面听着他步子突然停了,心中起疑也走了出来。

正巧某人进殿。

只见她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双色镏金百蝶穿花的大红箭袖衣,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足蹬一双青缎粉底小朝靴。

正似春晓之花媚人眼眸。

眉如柳,面如桃,目似秋波,正直愣愣地盯着自己似笑非笑,一脸的淘气。

怎么样?她在他面前转了一个圈,是不是面如冠玉,眼若星辰,貌似潘安,美若红装?瞻基望着她眼中脉脉含笑,可是脸上却依旧竭力绷着,甚为严肃,他走过去拉起她的手,看了又看:哪个丫头这么大胆子,竟把本王的衣服给你改了?若微忍着笑:也没有改什么。

就是穿着有些长,所以裁去了一块。

嗯,似乎还有点儿肥,不过扎上腰带倒也看不出来。

你只说好看不好看?别这么小气,等哪天得了空,我亲手帮你做一件袍子就是了!

第158节:西山沐晴雪

哼!瞻基盯着她,眼中透着不屑之色,你给我做件袍子?算了吧,相识也快十载了,就送过我一个荷包,还是假她人之手缝的。

等你给我做件袍子,恐怕本王牙齿掉了也等不到!就会拿这个说我!若微嘟起嘴仿佛要恼,而转瞬间又换上一张笑脸,这样跟你出去,像不像兄弟?瞻基还未开口,小善子在一旁答话了:太像了,刚刚远远地看微主子走过来,小善子都傻了,要不是刚刚还跟殿下在屋里回过话,肯定立马下跪给您请安。

呵呵!若微喜不自禁,嗯,以前就总想着要正正经经地扮一回男人,只是从来没有机会,最多就是装成小书僮,无趣极了。

今儿咱们去西山,穿成这样既方便又好看,殿下可别阻我?瞻基看她穿上男装美则美矣而且气度优雅从容,举手投足之间果然是一位风姿奇秀的美男子,便伸手在她脸上微微一拍,也好,只是外面冷,还须加一件氅衣!若微点了点头,面上忽然有些扭捏,而跟在她身后的紫烟则扑哧一声笑道:殿下,咱们主子翻箱倒柜之后,说没一件合适的,就看上了您那件大红的锦缎雪狐皮大氅,只是又不好意思拿来穿,这才巴巴地赶过来哦!瞻基点了点头,佯装不悦,自己那么多衣裳不选,偏偏看中我这件,真是贪心!若微不急不恼,只上前拉着他的袖子,撒娇道:殿下,若微是琢磨着咱们今日是去西山赏雪,想那重叠的峰峦上凝聚着银白色的积雪,茫茫无边。

倘若我以一身红装傲立雪中就如同怒放的红梅。

殿下看了,岂不觉得有趣?定是会感到赏心悦目、美景怡心,所以若微才费心打扮的,原是为了博殿下一笑,才不是为了自己呢!是了,是了,你接下来怕是还要说什么‘女为悦己者容’对吗?瞻基眼中满是宠溺之色,好好好,都依你!说罢又转向紫烟吩咐道:还不快去取来,别再耽搁了时辰!

第159节:西山沐晴雪

是!紫烟点了点头,立即退了下去。

皇太孙府门外。

朱瞻基亲手将若微扶至马车上,自己也刚待上车,忽听见身后有人轻唤:殿下请留步!回身一看,正是慧珠急匆匆赶了来,见到朱瞻基起身就拜:殿下可是要出府?瞻基点了点头:带你微主子往西山走走!殿下忘了,今儿约了娘娘一同去宫中给太子妃和王贵妃请安。

慧珠面色有些焦急。

瞻基淡淡一笑:是吗?本王果真忘了,只是这请安明日再去也不妨事!殿下!胡善祥身穿大红的锦缎雪貂皮大氅,头上带着五凤朝阳的八宝玉金冠,神色匆匆从院内走了出来,殿下,若是给母妃请安晚上一日两日,母妃自不会怪罪。

只是如今这王贵妃是在病中,听母妃说,这两日越发的重了,今日不去,怕是朱瞻基听了,心中微微思索。

王贵妃自入冬以来就一直病怏怏的,按理自己这个做皇太孙的是该携妃嫔前去请安。

只是他朝车中一瞥,早早的和若微商量好的今日要一同去西山赏雪,怕是她又要失望。

正在踌躇之时,若微掀开车帘,冲他展颜一笑:殿下,既是贵妃娘娘病了,理当前去探视!若微!朱瞻基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若微跳下车:贵妃待咱们一向是极好的,如今病了,若微也该去看看!胡善祥听她如此说,心中不免有些惊慌,微侧首看了看慧珠。

慧珠微微福礼:令仪娘娘说的是,只是令仪这身打扮,进宫怕是不合时宜。

此语一出,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若微。

若微面上微窘,低头站在一旁。

胡善祥面上含笑,走过去拉起若微的手:好妹妹,若是平日等你回去换了衣服咱们再一同进宫也无妨,但今儿个这时辰真的误不得了!若微点了点头,拿眼一扫,见胡善祥身后只跟着慧珠、梅影,落雪几个大丫头,也没见袁媚儿和曹雪柔。

当下便明白了,这是入宫探视请安,自然不方便带着一大堆侧室嫔妾。

随即闪在一旁,俏生生地说道:是妹妹不好,没有提醒殿下,差点误了正事,就此恭送太孙妃和殿下先行吧!

第160节:西山沐晴雪

胡善祥点了点头,又拿眼看着瞻基。

瞻基轻咳一声,目光投在若微的脸上,全是歉意:若微,咱们明日再去!若微笑而不语,看着他们上了车马向东而去,这才缓过神来。

跟在身后的紫烟见众人都走了,门前只剩下若微愣愣地站着,心中不免气愤:好好的一次出游,全让她们给搅了。

主子费心地打扮,湘汀姐姐做的点心,全都白费了!谁说的?若微转过身看着她,紫烟,他们不想让咱们去,咱们偏去!啊?紫烟瞪大了眼睛:主子走,上车!若微踩着脚凳上了马车,又冲紫烟招了招手。

紫烟糊里糊涂地跟着她上了马车。

若微探出头对赶车的车夫说道:赵四,还是去西山!王府的车夫赵四有些迟疑:微主子,这殿下刚刚说了改天再去,咱们如今去了,会不会不妥?改天再去?若微仰起脸看了看天空,这几日日头这么足,怕是改日西山的雪就都化了。

如此一来,今年看不到‘西山晴雪’的美景才是不妥呢,咱们快走吧!赵四不再开口,扬鞭打马,随即启程。

一个时辰以后,马车到达山脚下。

微主子,车上不去了!赵四勒住马,停下车,放好脚凳。

紫烟掀起厚厚的棉帘子,向外一看:天呐!好美!前几日一场大雪初霁,飘落在连绵不绝的西山之上,雪白如银,闪耀不融,趁着一树一树的红梅,显得格外绮丽。

紫烟跳下车,又伸手把若微扶了下来。

看着眼前洁白的山峦,早上出门时的阴郁与小小的不快,全都消散得无影无踪,心中立时觉得舒爽无比。

想也未想,就向山上跑了过去。

主子,微主子!赵四与紫烟在她身后喊着。

知道了,我不走远,就到前边看看!若微指着不远处山窝里的一树梅花。

皇太孙府中的园里也有梅花,只是那些都是被府中花匠精心侍候的名贵花种,却没有这种依山而长,生在野地里的梅花美的真切、自然。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