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186-190节:别离太匆匆

第186-190节:别离太匆匆

不必!他断然拒绝,态度坚定得没有半点更改的余地。

若微又想了想:那你预备住在哪里?我若是想去看你要去哪儿找你才好?脱脱不花轻哼一声:送你之后,我就返回山中,等着与我手下会合。

这些你不必管,只说家在何处就是了!若微沉吟片刻,终于把心一横:在石穴中,你将自己的身份坦诚相告。

我也不该有半点儿隐瞒,我家正是东华门内,十王府中的第一家,皇太孙府。

脱脱不花眼中流露出稍许的柔和,笑而不语。

若微看着他不禁大感意外。

有什么好奇怪的?看你的气度与穿着,你说你是明朝的公主我都信。

如此,你就是那皇太孙的小妃子了?脱脱不花压低声音问道。

若微面上微红,摇了摇头:只是皇太孙身边侍候的人。

哦?脱脱不花仿佛有些失望,你们这个皇太孙,也太没眼力了,这么一个好好的妙人放在身边,居然无名无分的,真真是委屈你了!不怪他!若微面露急色,想要开口解释,又觉得跟他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索性缄口。

马车向东华门内的十王府驶去,不多时便到了皇太孙府外。

正在此时,马车外面响起一阵喧哗。

去去去,闪到边上去,皇太孙回府!似乎是府前的侍卫在清场。

赶车的把式立即将马车赶到一旁,若微掀起车帘一看,只见两排亲兵之后,一辆四马披红的辇车停在府门外,从车里下来的正是皇太孙朱瞻基。

若微刚待开口要喊,这时候朱瞻基一伸手,从车中扶出的居然是皇太孙妃胡善祥。

若微心中咯噔了一下,自己失踪生死未卜,瞻基昨日在山上找寻了片刻就回府了,如今又和胡善祥同进同出、共乘一车,心中不免有些悲愤难平。

脱脱不花看在眼里,心里已然明白大半,不等若微表态,立即吩咐赶车人:走,去城东医馆!车子绕路,驶向城东。

若微如梦方醒:我还未下车呢?

第187节:别离太匆匆

下车?脱脱不花扫了她一眼,你遇险生死未卜,也没见他有多伤心费神,既然他如此轻视于你又不知珍惜,不如跟了我吧!什么?若微哑然失笑,不花大哥,你说的什么玩笑话?这样好了,我先陪你去医馆看伤,之后我再回府,如何?脱脱不花点了点头,他心中也有些难以决定。

这丫头分明是自己喜欢的,按照他们蒙古人的风俗和性情,真想就此把她劫了去,从此朝朝暮暮守在一处。

可是又想到自己在蒙古的处境,北元在漠北分为三部,如今也是纷争不断,将她带去,未必是真的对她好。

可是就此将她放下,又实在有些难以割舍。

故此才调头先去医馆,如此也算是能拖一时算一时吧。

城东医馆门前,车子停下,赶车人一掀门帘:官人、夫人,医馆到了!若微心中恨他胡乱瞎叫,想要开口呵责,却已被脱脱不花抱下了车。

那赶车人见状更是认定她们是一对夫妻。

脱脱不花从怀里摸出几枚碎银子,丢给了他。

赶车人自然又是一番客套之辞。

刚要进店问诊疗伤,路边飞驰而来一队人马,若微随意地一瞥,竟然愣住了。

马上带队之人,正是小善子,朱瞻基身边最得宠的近侍太监金英。

看到若微,小善子也吓了一跳。

他立即翻身下马,连跑带颠地赶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主子娘娘,我的亲娘祖奶奶,您这一天一夜去哪儿了?殿下都快急疯了,奴才带着王府的亲兵整整在山上找了一夜!若微看到他和身后的兵士都显得十分狼狈疲倦,知他所言不虚,这才说道:昨日遇险承蒙贵人相助这才平安无恙,可是恩公为了救我而受了伤,这才前来医馆疗伤!小善子频频点头又朝若微身后望去:这位恩公现在哪儿?奴才也得拜上一拜,谢他的大恩!若微扭脸向身后望去,忽然呆立在当场:不花大哥?不花大哥?谈话间,脱脱不花早已不见踪影。

第188节:重归逢喜讯

第三十三章重归逢喜讯小善子将若微扶上马,亲自牵马缓缓而行,不多时又重新回到皇太孙府。

快去通禀,微主子找到了!小善子满面喜色,对守门侍卫喊着。

是!侍卫立即跑进去通传。

若微站在府门口,反而有些踌躇。

主子,主子!小善子轻唤,可是累了?快些入府,回寝殿休息吧!若微点了点头,移步向内走去。

远远的,看着瞻基从里面迎了出来,身后还跟着湘汀、司棋等人。

朱瞻基得了信自然是从内室一路狂奔,当他看到佳人悄然立于面前的时候,朱瞻基停下步子,目光紧紧锁在她的身上,从头到脚细细打量。

只见她一身锦袍沾了不少污泥,皱皱巴巴。

头上的紫金束发冠早已歪了,头发零乱地披散着,而身上披的正是一件黑色镶金边的男人披风,脸上是难掩的疲惫与愁容,心里顿时七上八下,浮想联翩。

一把将她拽进怀里,恨恨说道:死丫头,跑哪儿了?不知道我牵挂得要命,这一颗心如同在热锅里煮,在炙火上烤他■■唆唆还说了许多,若微似乎都没听清,只是瞪着迷茫的眼睛望着他,而他的身后陆陆续续赶来很多人。

有穿着大红锦袍的皇太孙妃胡善祥,也有穿着杏黄衣衫的袁媚儿,还有穿一身素服的曹雪柔,不胜其烦。

若微只是沉浸在朱瞻基的怀里,觉得好温暖、好舒服,仿佛再也不愿抬起头来。

若微妹妹回来了?回来就好!胡善祥面上是和煦的笑容,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朱瞻基轻轻拍着怀中的佳人:微儿,微儿,快回房去,已派人备好香汤,先泡个热水澡,然后就传膳。

他连拍了两下却不见动静,低头一看不由呆住。

原以为她昏了过去,可是仔细一看,才发现若微似乎是在他怀里睡着了,气息匀称安详。

不由又气又笑,也顾不得另外一妃两嫔和府内众多的仆役在场,将手托在她的腰上,打横将她抱起。

想是在冰天雪地遭了罪,竟昏了过去!朱瞻基似乎是在向谁做着解释,传徐医正、李良医至迎晖殿侍候!

第189节:重归逢喜讯

是!说罢,他就抱着若微向后面东殿走去。

胡善祥看着朱瞻基怀抱佳人渐行渐远,面上依旧温顺,只吩咐着府内的仆从传医官、备膳食。

袁媚儿与曹雪柔对视之后,面上微有异样。

迎晖殿内,沐浴换装之后的若微躺在床上,依旧昏昏沉沉的。

朱瞻基拉着她的手坐在榻边,目光始终未曾离开她的脸,开口问道:徐医正、李良医可在外面候着?紫烟应道:是!快宣!朱瞻基面色微微有些焦虑。

司音在旁开口劝道:殿下,微主子刚刚沐浴的时候曾低声说身上并无大碍,让她好好睡上一觉就好,不用传医正了!微主子说,她自己知道。

胡闹!朱瞻基不由怒道,还听她的?你们就是平日太过纵容,才会容着她偷偷跑出去,此番若是有个好歹,哪个拿命来抵?司音立即伏身下拜。

自湘汀以下,所有的丫头都跪下了。

司棋与司音默默对视一番,心中都有些不服:要说纵容,还不是殿下纵容的。

明明是一大清早,您拉着微主子出去的,人都到了门口,我们哪里敢拦?可是事实虽如此,总要拿奴才们出气。

跟在紫烟身后入内的两位太医,看到殿内气氛肃然,也自是打起万分精神不敢丝毫懈怠,来到朱瞻基面前先是躬身行礼然后请安问好。

朱瞻基把手一摆,湘汀放下榻前的纱幔。

徐医正刚刚将悬脉用的金线递了出来,朱瞻基说道:不用这些劳什子!说着,便将手中一直纂着的若微的左手递了出来。

就在本王面前,替令仪把脉吧!徐医正微微一愣,这王府内的女眷们往日问诊把脉都是设上重重纱帘,在外室悬线而诊。

今儿不仅破天荒入得室内,还得以在主子娘娘的玉腕上搭脉,这倒真是奇了。

想来应该是殿下心急如焚,所以才顾不得这许多礼数。

于是轻咳一声:下官越礼了!将小药枕垫在玉腕之下,三指微悬,为她诊脉。

第190节:重归逢喜讯

徐医正五旬年纪,为人一向厚道,曾在宫中侍候过朱棣。

朱瞻基分府之后,朱棣特意将他和李良医派到太孙府。

此二人比起在其他亲王府中供职的医官不仅品级高,而且荣宠有加。

徐医正片刻之后便手指轻抬,起身拱手行礼道:恭喜殿下,令仪娘娘有喜了!有喜?朱瞻基仿佛没听明白。

而湘汀与紫烟对视之后,喜不自禁,立即跪倒在地,齐声贺道:恭喜殿下,恭喜娘娘!有喜!朱瞻基恍然觉醒,也顾不得众人在场,一把掀开帐子将若微抱在怀里,喃喃低语:若微,若微,你快醒醒,咱们有喜了!若微睡得昏昏沉沉,忽然听外面十分吵闹,所以想也没想伸手就是一掌挥了过去。

而这一掌正脆声声拍在朱瞻基的脸上。

众人立即伏下身子,装作不察。

若微睁开眼看到是瞻基紧紧抱着自己,只是他眼中惊喜难溢还有泪光闪过,不由好生奇怪:殿下,你怎么了?朱瞻基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下:若微,咱们有孩子了!若微哦!了一声,并不惊讶,早就知道了。

别吵,好困,让我再睡一会儿!说完,扭头向里侧,又昏昏睡去。

朱瞻基愣了又愣,心道,这个丫头可真是没心没肺,又想到她自小懂医,自然是早早就得了喜讯,可是这丫头也真是可恨,为何不早些告诉自己呢。

一时之间喜怒交加,回首又看看跪在殿中的众人,定了定神儿大声说道:微主子有喜,合府同庆,都重重有赏!谢殿下!众人齐贺。

殿下,只是徐医正抬起头,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朱瞻基立即收了笑容,盯着他问道。

只是娘娘似乎受了寒气,这胎自脉象上看似乎不太稳徐医正把心一横低声回道。

须知这可是皇太孙的头胎,关系着当今皇上四世同堂的美梦,上边还有皇太子、太子妃在眼巴巴地等着。

就是前几日,皇太孙妃与府内管事慧珠还都再三叮嘱。

徐医正在宫中久沐风雨,自然心如明镜恐怕这众望所归的喜脉未必就是真正的喜事。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