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256-260节:风催月奴折

第256-260节:风催月奴折

然而就在此时,他手上稍稍用力,而她不由一阵猛咳,汉王两指之中多了一粒丸药瞬间塞入她的口中,她很想吐出来,但是根本不可能。

是的,一杯滚烫的茶水随后被强灌入内。

连着那粒丸药,一起被送入体内。

这是什么?她眼中除了惊恐还是惊恐。

很快,你就知道了!他笑了,随即便放开了她。

因为他知道,要不了多久,她就会自己送上门来。

当韦妃进入寝殿的时候,镂凤的大红帘帐里,汉王强健的身躯压在那年轻女子白皙的玉体之上,两人紧紧缠绕在一起,低沉的喘息和细碎的娇吟同时灌入耳膜,热汗从汉王的背脊上淌下,充满了情欲的色彩。

她的手紧紧按在他的肩上,长长的指甲嵌入他的身体,而他浑然不觉,只是一下猛过一下地狠狠地冲击着她,一想到身下的女子是朱瞻基救下的,又是爱着他的,汉王就觉得身上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兴奋无比。

韦妃站在帐幔之外,进退维谷。

这可是大白天呀。

记忆之中汉王虽然欲望过人,但是还没有过这样放浪形骸的时候。

这是怎么了?而床榻之上那个年轻的女子又是何人?论容貌,虽然清丽,但绝说不上有多出色,跟本比不上府中的那几位后入门的侍妾。

只是帐中的呻吟和粗喘,一阵一阵地撞击,以及汉王痛快地大喊声,这一切让韦妃完全呆住了。

也不知过了多时,汉王才翻身站起,就那样赤身裸体地掀开帘子站在她的面前。

即使是多年夫妻,育有两子一女的韦妃也面红耳赤羞愧不已,此时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然而她一低头,不经意间的一瞥,正看到榻上女子如玉的肌肤上全是淤痕,真是惨不忍睹。

王妃看够了吗?汉王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王爷?韦妃面上青一阵红一阵,心中更是恼恨异常,只是还得强忍着。

侍候本王更衣!汉王盯了她一眼,似乎十分不满意她的迟钝。

是!韦妃万般委屈,无奈之下只得帮汉王将身子擦拭干净,又套上了一件崭新的长袍。

第257节:风催月奴折

而床榻上的女子依旧弓着身子,呻吟不止。

看那情形,似乎还是欲壑难填,未曾满足。

这女子也太不知羞了,韦妃不由十分反感。

去,把后面的紫月阁腾出来让她住下,再让秋棠好好调教调教她。

汉王穿好衣服,就出了殿门。

只留下怔怔的韦妃与床上如落花般的女子。

屋里充斥着男女长久交欢留下的气息,韦妃一刻都不想多留,她立即走出殿外。

不多时便有两名粗壮的丫环入内,掀开帐帘,看到榻上的狼藉与那个满是淤紫的身子,相视之下,便将她拖了起来。

这是王爷的寝殿,王爷都起身了,你还在这里挺尸?其中一女横眉以对。

而她仿佛不闻,痴痴呆呆如同傻了一般。

银杏,别跟她多说!另外一个女子从地上捡起她的衣裳,手脚麻利地帮她穿好。

二人将她架起向外走去,而她似乎忍着巨大的疼痛,步子沉重。

每走一步,脸上都是莫名的痛苦,就这样出了朱高煦的寝殿,走过几重殿阁,才来到西边一处小院之内。

进了房里,两人一松手,她便重重摔在地上。

二人转身把房门锁上,过了半晌提着热水和浴盆入内,将热水倒入浴桶内,不由分说扒去她身上的衣服,将她推入水中。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泡在水中,任她们揉来捏去此时方才清醒过来。

干什么?你当我们愿意伺候你?银杏嘴上说着,手上更暗暗用劲,王府的规矩,除了有品级的妃妾、选侍以外,其余的小丫头们侍了寝,就要立即用秘制的药水冲洗下身,这样便不会受孕。

只是这冲洗的手法实在是难以启齿,又十分的难受,所以有的小丫头为了让自己洗得舒服些,就会常常给这些婆子们塞些钱。

而她刚刚入府,既没交情又不知内情,自然是不懂这些的。

于是那两人下手极重,丝毫不比刚刚朱高煦带给她的侵犯好受,所以她才疼得连连求饶:两位姐姐,我自己洗就好了,不劳你们大驾!

第258节:风催月奴折

哼!两人充耳不闻,加快了动作,不顾她的苦苦哀求,下手更加麻利。

当一切结束之后,拿了一套府中丫头穿的蓝布短衫长裙丢给她:快换上,一会儿侧妃娘娘要召见你!换好衣裳她呆呆坐在榻上,眉头紧蹙。

直到现在,她还不能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原本心怀欢喜,以为跟着汉王从京城南下,就能见到那如同天神一般的皇太孙她心中的良人。

即使是为奴为婢,她也甘之如饴,可是怎么突然间就变了?原本和蔼如同长辈的汉王,转瞬间就成了一尊吓人的罗煞。

他对自己做了些什么?为什么自己没有挣扎?没有拒绝,竟然还有些许的欢喜?刚刚那些淫荡的呻吟,是出自她的口中吗?不是,这是梦,这绝不是真的。

怔怔之间,被银杏强拖着,领她来到了朱高煦侧妃李秋棠所居的西福殿。

她站在殿前的亭园里,只见侍女们往来穿梭,在碧草畔的小亭内摆好了果品、香茶,还有紫檀木的座椅、香几,上面放着柔软的绣花靠垫,周围还陈设着镶银海棠刺绣的屏风,她不知自己为何要出现在这儿,身旁经过的侍女们不时将目光投在她的脸上,随后便是鄙夷的神色。

为什么?她如同痴人,什么都想不明白。

正在此时,李秋棠袅袅地从殿中走了出来,迎着落日的余晖,脸上笼着淡淡的光晕,映得她如同粉装玉琢一般,与韦妃相比,她没有正妃的端庄,却多了几分风流娇媚,妖娆艳丽。

坐在椅上,将手轻轻搭在靠墩上,打量着下首站立的女子,指了指对面的圆凳:坐!她怔怔的,不敢坐,又不敢不坐,只将身子轻轻挨着凳子的边沿,这姿势就如同她的心思,摇摇欲坠。

那神情可怜兮兮,若是换了旁人必要心存怜惜,可是李秋棠却笑了:你,叫什么名字?小女无姓,名叫赘儿!她低下了头。

无姓?倒也罢了,怎么叫了这么一个名字?李秋棠笑意不减,仔细打量着她的面容和身姿,她未施粉黛、素面朝天,眼圈微微发红像是刚刚哭过,而嘴唇红肿、向上翘起,深深低垂着头,那洁白的颈上还有片片青紫。

李秋棠全然明白了,她从香几上拿起一块点心,放在嘴里轻轻嚼着:听说,你随王爷一入府门,就承恩泽了?

第259节:风催月奴折

什么?她仿佛没听懂。

娘娘问你是不是被王爷收了房?身旁的银杏狠狠瞪了她一眼,忍不住点醒她。

哪里容你插嘴?李秋棠柳眉轻挑,眼中射出一道厉光。

是,奴婢该死!银杏立即自己掌嘴,打得还真实在,转瞬间那张脸如同满月一般,已然肿了起来。

好了,都下去吧,别在我这儿碍眼!李秋棠显得十分不耐烦。

银杏与园中其余的几名侍女都退了下去。

李秋棠这才又开口说道:如今王爷让我调教你也是你的造化,看来是入了王爷的眼,相信不久之后,也许我们还要以姐妹相称!赘儿这才慌了,立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民女不敢,民女,民女此时只想一死了之!哈!李秋棠笑了:少来了,这套把戏我看得多了。

你若真是三贞九烈之辈,还能立着身子出王爷的房?早就该一头撞死或者咬舌自尽,现在好端端地站在我面前,就少跟我充什么假正经。

这府里但凡有点儿姿色的丫头,谁不想着法子攀高枝,得王爷的青睐与恩宠?民女实在不愿意,可是赘儿这才想起朱高煦喂她服食的那粒丸药,难道那就是所谓的春药?心里有说不出的凄苦,眼中噙着泪愈发的可怜,只是想起孤苦无依的奶娘,她这才收了求死的心。

李秋棠哪管她心里想些什么,站起身,围着赘儿缓缓转了一圈,仔细看着她的腰肢、双峰与秀肩,这才在她身上拍了拍:不知王爷看上你什么了?罢了,如今我就费点儿神,好好调教调教你。

娘娘!赘儿似乎大为惊讶,民女民女得了,你这名字实在难听,我得帮你改一个!日后叫着也便当。

起个什么名字好呢,李秋棠想了想,看她容貌实在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又想到王爷让她住在紫月阁,忽然有了主意,就叫月奴吧!她本想拒绝,你是谁?凭你也配为我改名字?只是所有的情绪都要深藏心底,她面上依旧可怜兮兮,怔怔地点了点头。

第260节:风催月奴折

初入汉王府的第一个夜晚,她一个人缩在紫月阁的床榻之上,透过敞开的窗子可以看到天上的满月。

今儿是十五,月亮圆润莹亮,是树影婆娑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月亮中隐隐约约的真的好像有一棵大树,树旁还有淡淡的身影。

月宫里真的住着嫦娥与玉兔吗?赘儿,不,应该是月奴,她笑了。

脸上神色,不再是白天的凄苦,而是坚定与决然。

在这个世上,除了相依为命的奶娘是一心一意地对她好,再就是两个人,一个是十年前那个邹平的小女孩,对她不仅仅是一饭之恩,还有说不出的体谅与宽待,而另外一个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太孙朱瞻基。

这两个人,都是眼见自己最丑陋的一面,却都是那样善良真挚地出手相帮,可是自己呢,每一次都是骗。

还有两个人,一个看似有知遇之恩,另一个又似乎要成人之美,却都是豺狼野心,都想将自己当成工具推入深渊。

从家破人亡被卖入妓院那天起,她就暗暗下定决定,这一生她绝不能像自己的娘亲那样,一味地只知道恭良礼让、温顺贤惠,到头来连自己是如何死的都不知道。

就是真的走投无路,要卖身,也要自己找个主顾。

汉王,你真以为是你算计了我吗?唇边渐渐浮起一丝狠决的笑容,这样的她,表情骇人极了,只是任何人都不会看到,这时只有清冷的月光,仿佛带着嘲弄看着世间的悲欢转折。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