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17章 风正一帆悬 (2)

第17章 风正一帆悬 (2)

    众人围坐在正厅的楠木大宴桌前,宫女们将一道又一道珍馐美味竞相端上。

众妃在太后和皇上面前自然不敢造次,她们只是低声地暗自称赞这坤宁宫中的摆设是何等的精致,而桌上的盛着美味的碗碟是一水的缠丝白玛瑙碟子,盛酒的则是金光闪闪镶珠嵌玉的夜光杯。

若微把目光投向新入宫的刘淑妃与何惠妃,只见她二人均是二八年华,一个是颜若朝华似瑶池仙姝,一个是如芙蓉临水笑靥生春,两个人都是绝色的美人,比起袁媚儿与曹雪柔,正是各领芳华不相上下,只是她二人都生得珠圆玉润、肤白盛雪。

若微看得有些痴了,唇边的笑容也不觉间展开,惹得朱瞻基不由侧目。

贵妃娘娘在看什么,笑得这样灿烂?袁媚儿娇滴滴的声音突然响起,众人都把目光投向若微。

若微只好说道:是看淑妃和惠妃,如此绝色容颜叫人看了好不羡慕。

其实若微笑是因为太后曾意味深长地对皇上说过此二女最宜男相,选来是为了皇上早得皇儿开枝散叶的。

她原本不明白这最宜男相指的是何意,如今看了才豁然明白,于是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了是了,新人美如玉!倒把我们给比下去了!袁媚儿附和道。

    而刘淑妃含羞带怯低头不语,何惠妃则举杯说道:贫妾与淑妃入宫最晚,如今初入宫闱,礼数及诸多事仪都生疏得很,心中时时惶恐,日后还望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多加庇护,袁姐姐与曹姐姐也要从旁多多提点才是!贫妾先干了杯中酒,以此为敬!此番话说得有理有节十分得体,态度不温不火恰到好处,若微听来心中暗想又是一个有心之人。

果然她此语一出,朱瞻基的目光便投在了她的身上。

迎着天子的目光,她不躲不闪,只是淡淡一笑举杯而饮。

好好好!坐在上首的张太后连着说了好几个好字,目光掠过每一个人像是安抚又像是在警示:望你们几人日后好好辅佐皇后,把这宫中事务整治得井井有条,也好让哀家放心。

你们用心去做,皇上自然会恩泽分明多加眷顾的!母后教训得是!身着凤袍头戴凤冠的胡善祥频频点头,她也斟了一杯酒,出人意料的是这杯酒没有敬给皇上更没有敬给太后,而是站起身走过太后与皇上,径直走到若微的身旁。

好妹妹,不管以前姐姐哪里做得不妥让妹妹受了委屈,昨日种种皆如过眼云烟。

    从今以后,你我同心同德共同执掌六宫辅佐皇上,好吗?今日的胡善祥在若微眼中是如此的陌生,是的,当上皇后的她更显端庄幽雅,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母仪天下的大家风范,此时更是目光如炬,笑容如水,真挚的表情让人看了莫不动容。

只是稍稍一怔之间,若微也举杯相敬:皇后好意若微惶恐,皇后是天下女子的楷模,若微只盼着能跟皇后多多亲近学些贤良淑惠的好德行。

言罢,两只由纤纤素手相执的酒杯轻撞在一起,微微溅起酒波荡漾,随后各自皆是悉数饮尽。

朱瞻基面色沉静默默注视着她们不发一语。

场面似乎略显尴尬,太后则把目光投在皇上的脸上:皇上,你父皇的陵寝何时可以建成?快了!朱瞻基答道。

快了是什么时候?如今正值盛夏,你父皇的龙体不宜久放,皇上要多多催促才是。

太后语气中透着一种难掩的焦虑似乎还有隐隐的不满。

朱瞻基何其敏慧,立即就听明白了,只是他实在不想在这样的场合下说这个话题。

    太后教训得极是,皇上已派成山侯王通、工部尚书黄福为总督负责营建工程,又特命平江伯陈从运粮军中抽出官军五万名,还抽调了一万名原本在南京修缮城池的工匠,诸省另有五万人助工,想来会很快竣工的。

若微替朱瞻基回话,不料反而让张太后有些不悦,想不到贵妃身居后宫对于前朝之事知道得如此清楚?这是儿臣造次了,还请母后恕罪。

若微唯有一笑而过。

朱瞻基见状立即起身说道:母后,儿臣前朝还有事,就先行告退了。

说罢就向外走去,走至门口朱瞻基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若微,贵妃不是昨儿夜里受了风嚷着头晕吗?既然如此就早些回宫歇着,也省得把病气过给旁人。

这话明里是责暗中却是助若微脱身,对此在座诸人谁不明白?于是一时之间心思各异表情也各有不同。

若微只好起身向太后与皇后告退与朱瞻基一前一后走出坤宁宫,向前面的乾清宫走去,若微心事重重,朱瞻基则停下脚步与她并行,拉起她的手怅然说道:在这后宫之中,所有的人都很陌生,都让朕望而生厌,只有你能给朕稍许的温暖。

皇上,你的性子好像变了。

若微仰着头看着他。

是。

以前当皇太孙和皇太子时,虽然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也是那样身不由己、无可奈何,但在心中总还是存有一丝期盼,总想着以后执掌江山当了皇帝自然就能随心所愿了。

然而现在登在山顶,才知道山顶之上除了美景还有悬崖与深涧,稍有不慎即会万劫不复。

朱瞻基握着若微的手稍稍有些用力,他顺势将她拉入怀中,若微,有时候晚上睡不着觉,朕常在想,若是当初你没有入宫,朕没有遇见你,现在的日子该是多么难熬。

皇上今天是怎么了?若微把头轻倚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只觉得一阵心惊。

看到胡善祥端坐在坤宁宫的凤座之上,看到你向她请安行礼,就觉得自己这个皇帝着实无用。

朱瞻基笑了,眼中却满是苦涩,当了皇帝之后,才发现掣肘更多。

就说眼下修建陵寝之事吧,刚刚派了十万工匠,工部尚书吴中又上奏疏说是人手不够,朕到哪里再去给他调来那么多人?况且朕实在不愿意向民间征夫。

    从永乐初年到二十二年,为了修建紫禁城和天寿山有多少民夫客死异乡?湖南、山东多处民变,如今‘与民休息之策’刚刚颁布再大量征调民夫,朕这个天子在百姓心中何信之有?皇上原来是为了此事烦心,若微有法子帮皇上解忧!若微轻轻摇晃着他的手,脸上笑容满溢,不用征调民夫,我们还有助工!还有助工?朱瞻基不信,在她额上轻敲了一下,朕知道你是为了让朕宽心。

去年父皇下旨停了宝船出航。

这南京海舡厂和江北府卫应该还可再征调旗军十一二万,如此加上先前的助工总计二十二万,若是再不够,我看这工部尚书换人算了!若微言之切切很是笃定。

南京海舡厂?一语点醒梦中人,朱瞻基大喜过望。

她和他并肩立于太液池畔的千秋亭上,对着无限辉煌的落日携手而傍,那情景美得如同一幅写意山水画儿,往来经过的宫女太监看了都不免惊讶,眼中满是艳羡与倾慕,只是又不得不低下自己的头装着没看见。

若微,有你相伴,真好!他说。

真的吗?她笑了。

    真的!他言之切切,朕是天子,一言九鼎!那就请咱们这位一言九鼎的天子赏臣妾一处容身之所吧!若微笑意吟吟,仿佛她跟朱瞻基索要的不过是一件在手上把玩的小玩意儿。

西暖阁住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又想起要别的住处?朱瞻基低头看着她的眼眸,而她则透过他看着不远处的风景,神情专注而向往。

可是又有谁说你了?朱瞻基目中透着探究之色,朕跟她说过,坤宁宫由她住着,皇后之宝由她执掌。

只是你的事,不用她来过问。

皇上口中的她可是指的皇后?若微轻倚在他的怀里,用手在他胸口处轻轻叩了两下,皇上的心思臣妾心里明白,可是乾清宫毕竟是皇上的寝宫,别说若微只是贵妃,就是皇后也不能留宿在乾清宫里的,如今已经住了月余,再不搬出不仅是后宫之中颇有怨言,怕是前朝的阁老们也要谏言。

再说了,远香近臭,若是日日和皇上这样相守在一起总有一天皇上会厌倦臣妾的。

朕不会!朱瞻基像个赌气的孩子,眼中神色郑重而深沉,他手臂微微用力搂着若微有些憋气,于是她一阵轻咳,朱瞻基立即为她抚背,神情关切焦急,这是怎么了?皇上抱得太紧了,臣妾会觉得喘不过气来!她笑着撒娇又依偎在他的怀里。

    那朕就轻一点儿!朱瞻基轻抚着她的身子动作十分小心翼翼,其实他怎会听不出来若微的一语双关。

皇上说是长乐宫好,还是长安宫好?若微指着不远处的两座宫殿喃喃自语,长宁宫和长阳宫好像也不错!朱瞻基沉默片刻道:其实你若真的不愿住在西暖阁,乾清宫东侧稍后还有几间朵殿,虽是附属于正宫,却也一样的坐北朝南,是小正房又自成一个小院儿,虽然狭小但也精致舒适十分清静,不如就长乐宫吧,那儿离仁寿宫最近,一来便于给皇太后请安,二来靠着仁寿宫花园风景独好,馨儿也一定喜欢。

若微脸上尽是心满意足的笑容,那笑容灿烂如天边的晚霞,朱瞻基凝视着她久久没有开口。

次年即宣德元年五月,朱瞻基在若微生辰之际特意送给她一份意味深长的贺礼贵妃金宝。

明朝自开国以来只有皇后既有册又有宝,寓示其后宫之主母仪天下的地位和不可侵犯的尊贵与隆宠。

后宫中自贵妃以下及其她嫔妃都是只有册封诏书并无金宝玉佩等信物。

朱瞻基不仅首开先河破了祖宗的规矩,更是亲自描绘图样选用内库中上好的三等赤金交由司礼监派巧匠制成了大明朝第一例贵妃金宝,从此若微的称号之前也多了一个皇字,六宫之中皇贵妃与皇后似乎已经并肩而立了。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