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36章 戚戚何所迫 (1)

第36章 戚戚何所迫 (1)

    乾清宫后院刚刚出了月子的若微不似寻常产妇那般珠圆玉润,反而越发的清瘦,新浴之后的她静静地坐在妆台前任由司音、司棋为她理妆。

湘汀手捧着一件大红色描金绣凤的礼服悄悄上前,娘娘,这是皇上命尚衣局为娘娘赶制的礼服,说是正月十五皇太子册封大典时娘娘的吉服。

皇上让娘娘试试,如果不合适,就让她们拿去再改。

先放着吧!若微面上的神色依旧是淡淡的,乌黑的长发被巧手的司音绾成一个幽雅的流云髻,司棋从妆匣内拿起一支衔着明珠的金凤钗,若微摇了摇头,司棋在妆匣内捡来选去,刚刚拿起碧玉簪,就听身后的湘汀说道:这个太过素净了,还是选那只梅花琉璃钗吧。

红色宝石穿的红梅金丝镂空珠花在乌黑的发髻中盛开,玲珑剔透的梅花琉璃钗上浑然天成的红色正好雕成了梅花瓣儿,坠着三股红玉珠,就像娇艳欲滴的红梅,美得令人绚目。

可就是这红艳艳的美让若微想起那一日在御花园里发生的骇人的一幕,她立即花容大变,拆了快拆了!说着她便疯了似的扯着头上的珠花簪饰。

娘娘!司音、司棋、湘汀都蒙了,她们立即出手相拦,而若微却越发地失态竟然伏在妆台上痛哭了起来。

红色,这红色艳得像血,是紫烟的血,是紫烟孩子的血。

    这血晃得我睁不开眼,这辈子我拿什么去还她的情,她的义?若微号啕大哭起来,一时间哭声如泣如诉,满室的人都怔怔地呆立当场。

不要,我不要这样的红!她仿佛疯了,将妆台的珠花、玉镯,所有的首饰统统摔在地上,随即又扯着室内的红帐纱幔,甚至是红色绣花的桌布坐垫,甚至是那件崭新的大红礼服。

她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剪刀,所有人都不敢上前相阻。

湘汀立即奔到室外喊来阮浪,阮浪只是探了个头就悄悄退下去到前殿禀告朱瞻基。

当朱瞻基进入室内的时候,屋里一片狼藉,一身白衣的她满头青丝如瀑般倾洒在身后,伏在地上失声痛哭,满地都是红色的碎片。

若微,过去了,都过去!朱瞻基比任何人都了解若微心中的苦,眼睁睁地看到紫烟被人横刀切腹惨死当场,她受到的刺激自是常人无法承担的,所以夜夜都会听到她在梦中抽泣,每夜都不知要惊醒多少回,拥着她入睡用不了两个时辰就能感到她衣裳尽湿,全都是午夜惊梦吓出来的冷汗。

湘汀,以后这屋里不要用红,吩咐下去,长乐宫里的摆设也都换了吧!朱瞻基此时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惊如病兔的若微。

是!湘汀一面应着,一面默默垂泪。

    皇上,你说紫烟会不会怪我?若微止了哭,面上还带着晶莹的泪水可是唇边却痴痴地笑了起来。

不会!朱瞻基搂紧了她。

她不会,继宗也不会,爹、娘、大伯和爷爷,他们也都不会怪我吗?若微眼中迷离如雾,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明眸珠辉。

他们也不会。

朕已经遣阮浪和金英去探视过了,孙府正在为紫烟准备后事,你爷爷说要把她送回邹平老家葬入祖坟。

朱瞻基语气低沉,转身看了一眼阮浪。

阮浪立即上前说道:娘娘放宽心,奴才去孙府的时候,看到了孙大人,继宗少爷,他们都好,都惦记着娘娘!都惦记着我?若微眼中刚止的泪水又瞬间倾泻下来,惦记我做什么?只会连累他们。

    倒不如死了干净!若微!朱瞻基紧紧搂着她,你别胡说,前些日子你在月子里,所以才没跟你提,如今刚刚大好千万不能过虑,朕已命人彻查紫烟遇袭一事,你放心,朕一定还你们公道!彻查?如何彻查?若微颤抖着双肩,突然满面怒色指着北墙说道:还不是坤宁宫里的那个人,她总是恨不得我死!若微,别胡说!朱瞻基恼也恼不得,哄也哄不好,只得将她抱起拖到床上细声细气地安慰着,此事还未查清,你先别急!还用查吗?若微冷笑着,皇上不觉得此事与那年我在西山遇袭如出一辙吗?铁钉,铁钉呢?去查铁匠铺不是已经查到胡安了吗?若微!朱瞻基伸手捂在若微的嘴上,又吩咐着:你们都下去,今日的事儿不许向外透露半个字!是!湘汀,司音、司棋连同阮浪纷纷退下。

朱瞻基将若微搂在怀里,用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儿,叹息之间低语道:你呀你,非要如此吗?朕说过,只要以春秋大义‘母凭子贵’就可废了她,何苦还要施计逼她现形,自己劳心费神不说,这身子怕是吃不消。

若微一语不发,仿佛朱瞻基说什么都与她无关,只是倚在朱瞻基怀里,气息渐渐如常,仿佛睡着了一般。

    三日后,仁寿宫慈荫楼东暖阁内,朱瞻基坐在西墙下的花梨藤心扶手椅上,探着身子看着黄龙绣帐内睡在明黄色锦褥铺就的小床里的皇子,他刚要伸手去摸那白白胖胖的小脸,却被从侧面伸出来的裹在织锦凤袖里的手挡下了。

别摸,刚从外面进来,当心冰着他!出手相拦的正是张太后,两旁侍女立即在小床边上抬了一把花梨四出头官帽椅,又特意放了厚厚的棉垫子,张太后坐在上面侧着身子低头看着孙子,脸上是一副有孙万事足的安心与满足。

如今有祁镇在这仁寿宫里,皇上也跑得勤了。

早上请安的时候不是刚刚看过吗?怎么刚过未时皇上又来了?张太后话里有话透着三分责怪。

朱瞻基听了唯有一笑而过,瞧母后说的,就是祁镇不在仁寿宫里,儿臣还不该过来看看母后?哼!张太后轻哼一声,行了,有什么话,皇上就明说吧!母后,儿臣来是想问问母后,贵妃的身子也大好了,这孩子从落地到现在她都还没看过一眼,儿臣想抱过去让她看看,也好让她安心!朱瞻基打量着张太后的神色缓缓说道。

安心?张太后笑了:放在母后宫里,她还有什么不安心的。

祁镇不仅是她的亲儿子,也是母后的亲孙子。

    母后不会让祁镇有一丁点儿闪失的,你让她放心好了。

若是身子真的好了就早点儿搬回长乐宫,老待在你的乾清宫里算怎么回事?朱瞻基面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了,若微猜得一点儿也不错,母后果然是打定主意要自己带祁镇了,于是便正色说道:母后,儿臣还有件要事跟母后说。

好,咱们出去说,别吵了我的好孙孙睡午觉!张太后看着孙子笑容满面,然而站起身时笑容尽收。

两人走到外间正堂分别落座,朱瞻基说道:母后,之前御花园遇袭一事,因为贵妃难产,身子行将不愈太过凶险,所以才一直放着未办,如今儿臣已命人彻查彻查?张太后凤目微凛,如何彻查?母后早就告诉过你,那个疯子是建文帝的二子,名叫朱玉圭,当年成祖爷攻破南京城时,他还在襁褓之中,这么些年从南京旧宫到北京城的皇宫之中一直被囚于密室之中,如今长到三十多岁还五谷不分,人事不懂,是个疯子是个废人,谁想到他怎么就跑了出来,冲撞了若微。

好在没有大碍,此事关系着成祖爷的圣德,不能声张。

母后,这层意思儿臣明白,可是即使是关了三十多年与世隔绝,又怎么会突然跑出来,又偏偏遇上贵妃,况且他为何不追别人怎么单独只追贵妃?朱瞻基眸色阴沉耐着性子缓缓说道。

好了,好了,一个疯子,难不成你还想说他是被人指使专门对付若微,对付她腹中的皇子的?张太后面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母后知道你心疼若微,如今孩子还未到满月就立为皇太子,也算是天大的恩宠了,这已经到了头了。

你们呀,以后还是安分些吧!母后,此事可暂时放下,儿臣还有一事要讲!朱瞻基从袍袖内拿出一个锦盒,打开盒盖放在案上,母后请看!张太后拿眼一扫,只见里面是一枚铁钉,皇上这是何意?母后还记得当年在皇太孙府时,贵妃有一次去西山赏雪,路遇恶犬相袭的事情吗?朱瞻基问。

是有这么档子事,她呀,就是个惹事精!张太后面上渐渐浮起一丝不悦。

当时她虽被人救下躲开了恶犬,可是又碰到林中射来的暗器,救她之人身上中了两处,就是此钉!朱瞻基细细讲来。

张太后面色越发沉重起来。

月华初上,仁寿宫里一片寂静,气氛压抑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张太后与皇上端坐上首,胡皇后带着侍女从外面步入见此情形不由微微有些愣住了,她先是给太后与皇上分别行了礼,然后才开口说道:这么晚了,母后召儿臣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张太后指了指左手的椅子,先坐下吧,一会儿人到齐了,皇上要当着母后的面,断一桩陈年旧案!哦?胡皇后的目光投向皇上,却从他的脸上看不出半点儿端倪,只得落座。

这时只见云汀带着一名壮汉步入亭中,那人面色黝黑身形魁梧,身上散着一股子难闻的酸臭之气,进得室内立即扑通跪倒在地,草民赵六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草民赵六叩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免礼!张太后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端庄,她再次从桌上拿起那个锦盒,打开之后从里面取出一枚铁钉指着它说道:赵六,你仔细看看,这枚铁钉可是出自你手?胡皇后面色微变,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慧珠,慧珠冲她递了个眼色,示意她稍安。

赵六跪着上前移了几步,云汀则从太后手中接过铁钉递给他,他细细看了片刻立即点头称是。

是谁让你做的?太后又问。

这个赵六迟疑着抬起头看了看太后又看了看皇上。

    你只管照实说!太后和颜道:不管是谁,哀家都能保你平安!是一位女客。

赵六答道。

女客?怎么会是女客?不是胡安吗?皇上脸色变了又变,出言斥责道。

赵六立即伏在地上,不敢言语了。

张太后扫了一眼皇上,皇上既然是要哀家问案,就不要插手。

皇上憋着气,龙目含怒紧紧瞪着赵六。

太后又问:既然是位女客时隔了五六年,若是再次见着这位女客,你可还能将她认出来?张太后目光紧紧逼视着赵六,只恐错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能,那位女客生得极俊,相貌世间少有,所以草民若是再遇到一定能认出来!赵六倒是不紧不慢极为从容。

很好!张太后点了点头,指了指皇后说道:皇后,去把你宫里自皇太孙府时带出来的旧人都叫来,站在这儿,让他认!母后!胡皇后眼中尽是委屈之色,万般无奈只得依从。

自胡皇后以下,胡皇后身边的大宫女慧珠、落雪、梅影等人纷纷立于室内,赵六看了又看,连着摇了摇头。

去,把皇贵妃请来!张太后说道。

母后!皇上眉头紧拧,不知道事态如何演变得完全超出自己的想象。

可张太后却执意而行。

    当若微刚刚踏入殿中,赵六立即指着她道:是她,就是她!什么是我?若微镇定自若地解下身上披着的白色雪裘大氅,给皇上、皇太后以及胡皇后分别见礼,然后坐在右首椅子上。

待她刚刚落座,皇太后又开口了:赵六,你可看清了,当日让你做这铁钉之人真的是她?是!赵六连连点头。

那为何先前皇上派人去查,你却说是府军胡安让你做的?皇太后扫了一眼皇上,又瞅着赵六问道。

因为,因为赵六看了看若微,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般,当日这位女客让小人做此物的时候就交代过,如果日后有人来查就说是一名叫胡安的中年男子托小人做的。

他此语一出,胡皇后立即泪眼婆娑,泣不成声,母后,母后,儿臣真是冤枉呀!张太后把目光投向皇上,皇上,如今局面恐怕皇上也是始料未及吧?如今真相大白,谁真谁假,谁忠谁奸,皇上自然明白!朱瞻基阴沉着脸紧盯着赵六,恨不得一刀将他斩了,赵六,你说是皇贵妃让你做的铁钉然后诬陷胡安,你有何凭证?赵六显然早有准备,他不慌不忙从怀里掏出一个物件,有有有,当初这位女客赏了小人好多银两,还有这串珊瑚珠子,银两小人都用来买房置地了,可是这串珠子,小人一直存着想给小人的女儿当作嫁妆。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