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六朝纪事小说(大明皇妃原著小说) > 第69章 历史迷雾之阴夺宫人子

第69章 历史迷雾之阴夺宫人子

    天顺二年春。

仁寿宫清心斋内,周贵妃带着皇太子朱见深来给孙太后请安,见礼之后朱见深一双酷似祖父朱瞻基的漆黑的眸子怯怯地凝望着孙太后,面上神色忽明忽暗仿佛欲言又止。

孙太后看了,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索性开口问道:见深,有何事须得如此闪烁其词,想说什么就说吧!是!朱见深拱手行礼,眼睛仍紧紧盯着孙太后,皇祖母,孙儿在父皇宫中,听见钱母后与父皇说,父皇不是皇祖母亲生的,乃是阴夺宫人之子。

周贵妃吓得脸都白了,从旁拉扯着朱见深,皇儿疯了吗?这样的话,岂敢在太后面前瞎说!又连连叩首道:母后恕罪,都是臣媳管教无方,才让皇儿冲撞了母后!无妨!孙太后面上神色是一如既往的慈祥和蔼,心中有惑,直言相问,求得真相,何错之有?见深此举,比你父皇强多了。

如果今日,是他来问哀家,哀家才会觉得欣慰。

母后!周贵妃心中万分惊恐,直愣愣地盯着皇太后,此时竟忘记了所谓的规矩。

朱见深也目不转睛地看着孙太后,皇祖母,其实您是否是父皇的亲生母后,孙儿并不在意,皇祖母对孙儿教诲与悉心抚育,孙儿永远感铭在心。

    只是孙太后微微笑道:只是如芒刺在身,不问个清楚,恐怕连觉都睡不安稳了?朱见深低头笑了,还是皇祖母最了解孙儿!孙太后点了点头,孙儿还未成家立室,也没有生儿育女,自然不知,可是你母妃是清楚的。

在宫中怀胎、生子,宫中的女官、医正、教养嬷嬷,每三天一问诊,每五天一请脉,而且时常轮换,怎么可能在那么多人面前瞒天过海?况且生产又不在自己宫中,都在专门的月子房中,侍候的人也不是自己宫里的近侍,都是太后派来的老人。

就算哀家当时有心作假,过得了底下人这关,能瞒得了皇上吗?就算皇上宠我,爱我,与我一道隐瞒,那皇太后未必肯帮我这个忙。

朱见深扭头看着周贵妃。

周贵妃点了点头,正是呢,别听外面人瞎说,什么十月怀胎,在腹中藏个枕头,绝无可能,莫说是医正们要把脉,就是嬷嬷们也要听胎心,看胎动,绝对是瞒不了的!孙太后又说:说是阴夺宫人之子?须知就是宫人被临幸,也是要记录在案的。

事后留与不留全凭皇上的圣言。

再者,这时辰、地点、值守的太监宫女,都要由敬事房和负责司寝的女官分别一一记录在案,两下相对,核实无误才行。

    在宫里,这一人有孕产子,牵连着上上下下几百口子人,哀家怎么可能堵得了这悠悠众口?朱见深想了又想,仍有些疑惑,都说无风不起浪,为何宫内会有这样的传闻?孙太后笑而不语,只把目光投向了周贵妃。

周贵妃思忖片刻便恍然明白了,她立即跪在孙太后面前,是儿臣连累了母后!朱见深见自己的母妃如此说,更是似懂非懂。

周贵妃面冲儿子问道:皇儿,你说此话是从何处听来的?是钱母后与父皇说的!朱见深老实答着。

周贵妃叹息道:痴儿,你仔细想想,若是以后你媳妇跟你说,你不是母妃亲生的,你会如何想?朱见深愣住了,怎么可能?我的媳妇?现在在哪儿?母妃生我育我之时,她还不知在哪个娘的肚子里呢,她怎么会知道?朱见深快人快语,倒把孙太后逗笑了。

周贵妃也笑了,母后,果然是臣媳连累您了!朱见深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传闻的真正内因。

如今自己的母妃因为母凭子贵而被封为贵妃,又深得皇祖母垂爱,在后宫之中的声望与威信显然超过了父皇的元配钱皇后。

钱皇后担心她自己会得到与胡善祥相同的命运,这才想办法离间诬陷皇太后的。

    如此一举数得,一方面离间了太后,再者令母妃在宫中失去这柄保护伞,三来还可让父皇明白,母以子贵废后而立宠妃的种种害处,这样才能最终保全她自己。

这样阴狠的心机,朱见深实在不齿,遂说道:皇祖母,既然钱母后如此诽谤于您,又离间父皇与您的恩情,为何不召父皇言明事实,重重处置于她?孙太后目光悠远,淡然说道:孙儿啊,这世上的事,并不是对的就要奖,错的就要罚。

很多时候不得不混沌处之。

那钱氏,心胸不大,心计不少。

只是这些年来,伴在你父皇身边,也算尽心。

如此种种,只为自保,也掀起不了多大的风浪来,如果此时哀家召你父皇前来言明真相,一则,恐有越描越黑之嫌;二则,也令你父皇为难,若是废了她,毕竟是患难夫妻,有累圣德。

罢了,罢了,随她去吧!朱见深点了点头,面上微微踌躇了片刻,仿佛最终释然。

他走上前去紧挨着孙太后坐下,像儿时那样倚在她的怀里,像在撒娇,神情却十分凝重,他低声呢喃着:皇祖母,您会永远守在我身边的,对吗?孙太后搂紧怀中的英俊少年,目光有些悠远,唇边浮起淡淡的笑容,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天顺六年九月四日,孙太后在仁寿宫清心斋寿终正寝,享年六十三岁。

    同年十一月初三,孙太后袱葬景陵,与宣宗皇帝朱瞻基实现了生则同眠、死后同穴的誓言,也成就了这段真实记载于大明史册中感人至深的帝后情缘。

历史上关于大明宣宗皇后孙氏的记载。

孙氏,山东邹平人,幼有美名。

父孙忠,永城主簿,母董夫人,兄孙继宗。

永乐八年(1410年)经仁宗后张氏之母彭城伯夫人推荐,孙氏初入东宫专侍皇长孙朱瞻基,青梅之恋自此而始。

永乐十五年(1417年)永乐皇帝朱棣下旨册封山东济宁胡善祥为皇太孙妃,孙氏则只被册封为嫔入皇太孙府以妾侍朱瞻基。

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永乐皇帝驾崩,洪熙帝朱高炽即位,朱瞻基被册封为皇太子,胡善祥为太子妃,孙氏为太子嫔。

洪熙元年(1425年)洪熙帝崩,朱瞻基由太子即皇帝位,改元宣德,册孙氏为贵妃,并破格颁给金宝。

孙贵妃则成为大明朝第一位既有金册又有金宝与皇后比肩的贵妃。

宣德二年(1427年)十一月十一日,孙贵妃生宣宗皇长子朱祁镇。

时隔八天,文武百官纷纷上表称贺,奏请立为皇太子。

宣德三年(1428)正月十五,未及百天的朱祁镇被宣宗皇帝朱瞻基册立为皇太子。

宣德三年(1428)二月,宣宗皇帝下旨废胡皇后,命其退居长安宫。

    三月初一,册封皇太子生母孙贵妃为皇后。

宣德十年(1435)正月初三,宣宗皇帝病逝于乾清宫,享年三十八岁。

正月初十,孙皇后嫡子朱祁镇即位为明英宗,改元正统,尊其为皇太后。

正统十四年(1449)八月十五日,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土木堡之变,御驾亲征的明英宗被瓦剌军生俘。

孙太后审时度势命英宗的异母弟宣宗次子王朱祁钰由监国而即位。

此为代宗皇帝,改元景泰,上孙氏尊号为上圣皇太后。

景泰八年(1457)正月,被代宗朱祁钰一直幽居于南宫的太上皇英宗朱祁镇,在孙太后的暗助下复辟成功。

英宗复位,改元天顺。

史称夺门之变。

英宗为孙太后上尊号圣烈慈寿皇太后,首开明朝宫闱徽号之先例。

天顺六年(1462)九月,孙太后寿终,上尊谥为孝恭懿宪慈仁庄烈齐天配圣章皇后,同年十一月与宣德帝合葬景陵。

从八岁入宫至六十三岁寿终正寝,这位来自山东邹平的寒门女子在大明后宫中沉浮近六十年。

她历经永乐、洪熙、宣德、正统、景泰、天顺六朝,目睹永乐盛世,亲历仁宣之治,驾驭正统年间的土木堡之变及景泰年间的夺门之变,开创了大明皇后不干政却功在社稷的旷世传奇,也缔造了一段隐于史册又令人津津乐道的帝后之恋。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