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漫画小说(1-13) > 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6 > 第四章 世界上最不能让人相信的人种,就是创作者

第四章 世界上最不能让人相信的人种,就是创作者

世界上最不能让人相信的人种,就是创作者

From:“泽村英梨梨”<[email protected]○○○.○○>

To:“伦也”<[email protected]○○○.○○>

Subject:今天的份

日期:星期日 ○○ 十二月 19:11

辛苦了。

我已经在这里停留了一天的时间。

东西也已经买好,司机也已经回去,现在这里只有我一人了。

现在的外面,果然是东京所无法比拟的寒冷。

但是每一间屋子都有暖气,所以比起你的房间还要暖和一些。

就是这样,我今天画好了两张原画,一并传给你。

这样的话瑠璃线就还剩下三张。总共还剩下八张。

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话请在明天告诉我。

不过呢,因为没有外界的打扰、集中地进行着工作,进度还是不错的。

这样的进度能保持下去的话,大概周五就能回去了吧。


※※※


FROM:“安艺 伦也”

TO:“泽村英梨梨”

Subject Re:今天的份

Date MonDec 00:25

辛苦了。

CG我收到了。

我也确认过了,都不用修改。全部OK哟。

我这就把它灌进游戏里。

英梨梨就不用顾虑了,将力气集中在剩下的8张上就好。

还有一定要注意身体啊。

虽然我想你一定压力很大,不过还是稍微睡一下吧?

另外,饭也有好好吃吗?


〉〉但是每一间屋子都有暖气,所以比起你的房间还要暖和一些。

这很浪费啊给我只开自己房间的暖气啊土豪。


※※※


「……闭关?」

「那个啊,就是把要赶不上截稿日的作家给监禁……哦不,是为了让他们集中精神……」

「这种状况我们社团已经有过好几次了所以我也是懂的啦……」

在之后的星期一。

于从学校到车站的放学路上。

最近,终于在回家的路上知道了经常一起走的英梨梨没来上学的加藤,似乎这才想起该要追究这位好友的近况。

什么啊英梨梨,你没跟加藤说啊。意外地很见外嘛。

……在我这么想之前,这位没有被告知的好友加藤露出了有一点点不能接受角色鲜明化的表情。

「不过,英梨梨一个人呆在那样人烟稀少的山沟里真的没问题吗?」

「……我虽然明白了在加藤眼里那须高原啦栃木县啦究竟是怎样的地方,不过那姑且也是加上了「高级」两个字的别墅区哟?」

嘛,就算这样也能够这么快地转换自己的心情反过来担心对方,该说不愧是好友呢还是真是粗枝大叶呢还是该说是个好说话的人呢。

「不过,果然也是个相当远的地方吧?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可没法马上冲到面前哦?」

「也不会有这么严重的紧急事态吧?那可是正常到连便利店都有的街道哦?」

「安艺君还真是能坐得住呢……」

因为,英梨梨说了没关系的嘛。

那家伙说没关系的话那就是没关系啦。

再怎么说那也是个就算不行的时候也会硬是帮这边的忙,靠得住的家伙呢。

「嘛,那家伙比想象中更认真地实行着自我管理呢。就算真的发生什么也一定会有办法的啦」

只是这要换了是诗羽前辈,很有可能就真的抛弃了创作以外的所有事,各方面都不得不让人担心就是了。

她可是给人一种写上头了就会在刮着狂风暴雪的屋外,一边呼呼呼地笑一边写的印象呢。

「安艺君,信赖着英梨梨吗?」

「嘛,如果是说她的那份『安定』的话是这样」

相当努力,虽然说得上是热衷,但绝不算是沉溺。

这不仅仅是之于创作,生活中的她同样是如此。

明明是有钱人,却又有些穷酸。

明明是大小姐,却又有些通晓世事。

明明是女孩子,却又有些散漫。

所以那家伙的话,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一定会有办法。

客观来说,我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因为,如果发生了什么,她可是就算把我舍弃,也要追求内心的「安定」的家伙。


「所以说,什么时候结束啊?那个闭关」

「按预定来的话,是这周末吧?」

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往后延期就是了。

「那安艺君,周六一起去看看英梨梨的样子吧?然后顺便把她接回来好吗?」

「欸?去是指……去那须高原?」

「啊~,对啦,当日往返好像挺困难呐。那这样吧,拜托英梨梨让我们在别墅住一晚,周日回来怎么样?」

「…………」

「安艺君?」

「不,不行啊……周末的话我这边没办法啊。还要封片上交呢」

「啊~,是哦,还有工作留下来呢」

「嗯,嗯……所以不好意思啦,如果要去的话就加藤一个人,那个……」

「嗯~,这样的话我也不能去了哦。那边的工作也不能全都压给安艺君一个人嘛」

「哦,哦……」

确实,周末的形势很严峻。

能欧服在所有的素材都集齐之后,完成封装编程、测试、封盘、交稿,并在冬Comi上拿出作品,全看在那48小时里展开的燃眉式激烈战斗了。

刚才我之所以微妙地含糊其辞,有一部分原因是加藤没怎么考虑,就把那么严酷的帮手任务随口接了过来。

不过,加藤既然随口提了出来,那她大概就真是打算这么做的吧……


等等这家伙刚刚好像还随口提案了一次一男两女的两天一夜旅行啊!?


※※※


FROM:“泽村英梨梨”

TO:“伦也”

Subject:第二天

Date Mon ○○ DEC 21:01

辛苦了。

今天的份,发过去了哦。

今天也画了两张。这下琉璃线就还差一张,总共还剩六张。

感觉还是比较宽裕的。

就这样顺利进行下去的话,甚至还能多画一点团圆路线的CG吧?

商量会的时候虽然说了肯定不行,但六张果然还是少了点吧?

说不定可以再重新考虑一下。


〉〉饭也有好好吃吗?

没问题,我买了整箱pe○ungnote

  1. 注:peyoung是日本的一个速食炒面品牌


※※※


FROM:“安艺 伦也”

TO:“泽村英梨梨”

Subject:Re:第二天

Date:Mon ○○ Dec 23:55

辛苦了。

这次的CG也是完全OK。

琉璃线我这边明天也应该能搞定了。

之后也按这个节奏就好……虽然我想这么说,

可你是不是有点冲得太猛了,或者说有些太过投入?

增加张数这种想法,等全部完成了再考虑吧?

总之先是明天,我期待着琉璃线的ENDING CG哦。

〉〉没问题,买了整箱pe○ung。

虽然由我来说是有点那啥,不过你还是给我吃点正经的东西吧……


※※※


「那个,不好意思,伦也前辈……把你叫出来」

「不,没关系啦。反正今天也没有社团活动」

之后在周二的傍晚。

离开学校,从家旁的车站再坐过去两站的,某个车站前的咖啡厅里。

「呃,我并不是在为这个道歉啦……」

「?那是为了啥?」

「作为投身于『输了的一方将永远从这个业界里被流放!』这种水火不容的战斗之中的不共戴天之敌却还想要见对方什么的……」

「我们应该没有在进行激烈到这种程度的战斗才对啊!只是堂堂正正地进行比试的程度而已啊!?」

「啊,是这样吗?之前哥哥曾经像这样在社团会议上煽动过大家哦,我们还以为你们两人是认真地赌上性命在战斗来的呢……还觉得哇能够认真对战的这两人有点让人羡慕哦~什么的」

「不不就算能取那家伙的性命我也一点也不高兴啊!换过来要我把自己的命献给那家伙的话,可是就连死都死不过来啦!」

总而言之先不说谈话的内容,我谈话的对象,是将手肘拄在高个儿的圆桌上托着脸,眼睛盯着我这边,穿着其他学校校服的女生。

那双臂间夹着的胸部「咚」地跺在了桌上,在这一点上表现出我家社团里只有诗羽前辈才能对抗的容量,这位却是比我家社团的任何一位都要年幼的中学生。

带着小狗一样富有亲和力的笑脸,吐露着甜美而温柔的声音。

虽然这么说,在特定的状况下,针对特定的对手也会发动黑哥特恶人模式。

然而,虽然这么说,却又是那样失格的,没能成为恶的本质上的善人。

嘛,从结局来看还是和现在一样是最可爱的,温顺系的后辈。

一直到半年前,还是乙女游戏社团的岛区作家。

现在是在墙际虎啸风生的超人气社团『rouge en rouge』的主原画师,波岛出海。

「然后今天是怎么了?有什么要商量的事么?很不巧我完全没抓到《小小恋4》的开发相关情报……倒是杂志啦Web上登出来的情报是有全确保到了。不过涉及到小小恋爱系列的话其中假情报肯定也有很多嘛?肯定又是散布不确定情报到头来摆一个得意脸说那是搞错了给大家添了麻烦真是对不起这种对宅来说比死还应该感到耻辱的战略……」

「确,确实我就是想问这个来的,想聊这个来的!上周的FA○通note的八卦消息里写的那个也太震撼了!」

  1. 注:NETA《FAMI通》

「是吧!是吧!! 发售日和主机都未定。画也一幅都没流出来只有一个LOGO。都这样了还敢像那样宣传……!」

「『这回的小小恋以演艺圈为舞台!』什么的……究竟是怎样啦究竟要怎么样啊~!?」

「真的,搞什么呀这种二道茶……不,该说是腌制了一番又抬出来的感觉!」

「究竟是来得太晚的过时品呢,还是弓在弦上的超大作呢……啊,不过不好意思今天的主题不是那个哦。不,虽然我也超想聊那个的不过如果聊起来了估计今天都说不完了」

「欸~是嘛~」

这么说来对她的解说之上还有一个重要的要素被我遗漏了。

……她是相当高精度的,我的兼容机。

「正是如此,伦也前辈……请收下这个!」

「呃,这是……」

那样的出海酱,向我递出的是一张……

不不,嘛大抵上她准备了这种看上去就令人产生误会的礼物的时候,结局就已经很明显了啊!

「这是昨晚刚刚封片完成的同人游戏新作《永恒与刹那的福音》」

「谢,谢谢……」

嗯,我就知道。

「我希望前辈能收下……我的第一次」

「第一次做的游戏」对吧。希望我收下的是这个对吧。

不,够了。什么也不要说。

不过,今天因为是我们两人独处所以就算了,这种说法我可不希望你用在别人身上……啊不好意思,刚刚说好了什么都不说呢。

「是嘛……『rouge en rouge』那边已经封片完成了啊」

「所以,『blessing software』那边还没封片完咯?」

不好,自找没趣了。

「不,不过,出海酱还真亏你们能赶上呐~明明夏COMI的时候好像封面都没赶出来放了白纸,漫画也是在中途才画出来的呢」

「啊~真是的~请不要再拿那件事说事了!」

于是乎,我只是想把我们这边的问题给蒙混过去稍微逗一逗出海酱,她就这么耿直地上钩了。

姑且来看,站在敌对社团最强原画家位置上的是这样平易近人的角色,仔细想想这设定可还真不能说没有问题。

「不过说真的,参加了这次的企划之后,我才终于知道了」

「知道了什么?」

「至今的我,仅仅是画着喜欢的东西,仅仅是凭着兴趣,仅仅在自己喜欢的时候才在画着。只是一个单纯的爱好者罢了」

「出海酱……」

「如果仅仅是那样,我也许能将这份兴趣继续下去,却无法在更高的地方与其他人较量」

不过,表达出此等高觉悟……嗯哼,高目标的出海酱她,总觉得就像是突然一口气冲上了大人的阶梯一般……可不是在性的意义上哦。

「……是伊织调教的?」

「唉~那可是做得相当过分的哦~那样做要不是亲人的话这社团我肯定不要做下去了呢!」

「啊,啊哈哈……」

「虽然至今我对哥在做同人这事是全然不知,不过他好像还真是这业界里相当不妙的人物呢。当然和前辈关系不

和这点我早先就知道哦!」

波岛伊织。

已经连续十几年坚守在墙际社团的老牌人气社团「rouge en rouge」的第二代领班,明明只是和我同年就已经就任的他,是一位有着相当的公关与政务能力的「同人万事屋」。

「啊真是不敢相信。我花了一整天画出来的画仅仅花了5秒钟扫一眼就让我去返工哦?而且理由竟然只有一句话『因为这个卖不动』!」

啊,这画面好像在我眼前浮现出来了。

「然后我就问『那应该怎么画呢?』结果他回答我『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呢?』哦?你说这个谁懂啊!」

嗯嗯,那家伙就是这么个人。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嘛。因为哥他根本就不会画画嘛」

对对,因为制作人就是留给没有创作者天赋的人的职位嘛。

……就像我一样。

「我们就像这样要拿出品质还不能拖稿,结果他本人却每天在和不同的女孩子在外面玩……」

嗯,想到这里就觉得这家伙怎么不去死啊。不,给我去死吧。

「真是的,我都快讨厌起他……啊,不好意思前辈,好像一直在说些抱怨的话呢」

「不,没关系啦……」

其实说真的确实一点道歉的理由都没有。

因为说的就真的全都是抱怨的话嘛。

不过就像我的心里一般,这并不是一种从内心深处产生的真正怨愤。

所以出海酱所吐出的语言,总让人觉得有一些温暖。

「……真好呢,出海酱」

「欸~一点也不好啊。你都听进去了些什么啊前辈」

「也是啊,啊哈哈……」

总觉得,有些……可恶啊。

我明明是知道那个同人恶棍的真身的。明明是不想再碰那个腹黑的。

可是从出海酱的口中,对伊织那份不变的家族爱还是漫了出来。

「嘛,总之,这就是从那样的苦难尽头孕育出来的作品啦……所以一定要玩然后告诉我感想哦」

「相当有自信呢?」

「嘛,那是!」

也就是说……那是一片值得去认真抱怨的,很棒的制作环境的意思吧。

伊织他恰当地管理着手下的成员,一面保持着大家的创作热情,一面又能严守截稿日,交出高质量的作品呢。

「明白了……这边封片完成后,也绝对会来让你玩的哟」

……像这样,偶尔从认真的侧面来看他的话,果然那家伙还是个相当不妙的人。

然后每天都和不同的女孩子出去玩这一点怎么不去死啊。不,给我去死吧。


「实际上呢……我今天和伦也前辈来见面,是有一点不安的」

「欸,为什么?因为我们是敌人所以怕我放鸽子?」

已经经过了我们倾诉的炙热的话语都无法阻止咖啡冷掉了的时间……

「不,前辈我肯定是不担心的,只是泽村前辈她……」

「英梨梨她怎么了?」

如今在谈话稍微中断之后,出海酱突然态度变得奇怪起来,随后说出了那个名字。

「泽村前辈,会不会偷偷地看了伦也前辈的短信然后带好多人包围了我们见面的地点,『就你这样也想和伦也两人单独见面还早了十年呀!』这么一边骂,一边将我带来的游戏DVD踩碎,把我撞飞到泥水里,然后指着我大笑……」

「等等等等等等!?」

「结果,我又恐惧又蒙羞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满身泥水地一边呜呜抽泣着回到了家,脱去了破破烂烂的衣服,终于泡进浴池……然后这时我的心里只剩下不甘,和悲伤……好不容易才停止了哭泣过后想起来泪水却又涌上来……可~恶~啊~柏木英理理理理~!这份耻辱总有一天我一定奉还啊啊啊啊啊啊!!!」

是的,出海酱说出了那个名字。

说出了那个只要提到连人格都会豹变,被憎恨与阴影充满的那个名字。

「哈啊,哈啊,哈啊……对,对不起伦也前辈。不知不觉中就乱了分寸」

「没,没关系啦……说起来出海酱,还是一遇到英梨梨角色就会突然转换呢」

主要是向又黑,又猛,又是昭和系的方向转变呢。

「要这么说泽村前辈才是遇到我角色变得厉害才对!」

「欸~英梨梨的话大体来说平常就是那样哦?」

「怎么可能,我可不认识平常性格就那么恶劣的女人!」

……抱歉,抱歉哟出海酱。

在你所处的温柔的世界里,混进了这么个严重的异端分子哟。

话说回来,那个笨蛋到底给面前这个可爱的少女带来了多么强烈的负面影响啊!


「嘛,嘛不过,现在英梨梨可不会闲着来找出海酱的茬了哦。我可以保证」

「欸~这是为什么嘛?」

「因为现在英梨梨自己的事情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哦」

「那是……游戏的原画么?」

「差不多吧」

嘛,姑且也有「要揍你还得坐几小时的车嘞」这个原因啦。

「毕竟那家伙现在只考虑着怎么用自己的画来打败出海酱这一件事啊」

「唔哇,果然被讨厌了这事还是没有改变么」

「是害怕着你,也在某种意义上尊敬着你哟,作为人气同人作家的,柏木英梨的她」

也作为岛村中学的麦当娜,泽村·斯宾塞·英梨梨前辈,呐。

「……我可以认为这是我的荣幸吧?还是说果然我应该觉得这是天大的麻烦呢?」

「嘛,请自便」

「……呼呼」

在一番周折之后,出海酱终于对英梨梨展露了笑颜。

那是并不含有些许诬蔑或是憎恶的,安心的笑容……嘛,也掺杂了那么一小勺的苦笑。

可是。

「可是出海酱,即使这样,柏木英梨,还有我们也不会输哦?」

「我这边也是哦,这回可真是做出了不得了的东西的自信,也是有的哦」

「嗯,这才像是波岛出海……我去年最着迷的作家」

「啊啊,祝我们双方都武运昌隆吧」

然后我们,用完全冷掉的咖啡干了杯。


就是这么回事,喂,英梨梨?

我可已经代替你下了宣战布告了,说真的原画可拜托了哦……

0105


※※※


FROM:“泽村英梨”

TO:“伦也”

Subject:第三天

Date Tue Dec 23:21


今天的份,在附件里。

虽然只有一张,不过这下琉璃线也算完成了。

今天我也构思了一下团圆结局那边。

这条线我想你也明白的,和其他的脚本风格都不同。

线条和画法也,与至今为止的做法需要作出一些改动。

因此,从明天开始进展也许会变得慢一些。

不过没关系。即使如此还是在前进着的因此不用担心。


〉〉是不是有点冲得太猛了,或者说太过投入了一些了?

〉〉增加张数的话,等全部完成了再考虑吧?

我是按自己的步调来做的类型哦。

不早些决定数量我可没法干啊。


※※※


FROM:“安艺 伦也”

TO:“泽村英梨梨”

Subject:Re:第三天

Date Tue Dec 23:21

给英梨梨

今天也辛苦了。

琉璃线的ENDING图,我已经确认过了。

琉璃那将牺牲了许多东西终于换来的幸福痛苦地咬紧一般的表情真是最棒了。

于是乎,琉璃线现在终于可喜可贺地FIX完成。谢啦。

然后关于进展速度看来我也不用担心了啊。

英梨梨按照自己最能把握的步调来画就可以了。

那么,明天开始的团圆路线事件CG,我期待着哦。


〉〉我是按自己的步调来做的类型哦。

〉〉不早些决定数量我可没法干啊。

所以说,团圆路线5张就可以了。不要勉强自己啊。


※※※


「原来如此,这确实是异地恋呢。而且还正是因为时间的冲刷两个人越离越远的《秒速○厘米》note节奏」

  1. 注:NETA《秒速五厘米》

「请不要硬是看别人的短信还突然发表这样绝望的言论啊!?」

再之后周二的放学后。

上周才和社团成员们一起来过的木屋风咖啡店。

「你看,仔细观察你们这三天的短信记录哟?泽村同学的语气越来越强硬起来,很明显可以看出是对伦理君的评论有些不耐烦了,再者,你也注意到这一点,从你发过去的回信也渐渐变得小心而采取了低姿态……这些不都完全就是,已经陷入了女方开始越走越远的模式了么」

「详细评论禁止!冷静地一刀切爽快地判刑也禁止!」

在这张桌上,只有拿着我的智能手机旁若无人地按着,毫无罪恶感地看着人家短信的诗羽前辈和我两个人。

最近,像随意闲谈一般谈到英梨梨没来上课的理由的时候,心想「说实话事情好像会变得更麻烦」所以想随意地蒙混过去的我真是笨蛋。

那个心计重又腹黑为了贬低别人不竭余力的诗羽前辈她,不可能没有在事前从加藤那里得到事情经由的情报啊……

「嗯,不错呢……这个短信来往,对我的创作很有参考价值。啊,不过对于轻小说的读者需求来说有些不合适,还是下次在不死川M文库写的的时候用吧。像这样,用这种单纯就像对男人厌烦了但是其实又是因为经历了很多事似的漂浮着无常观的文体随意地糊弄一下去冲击直木奖吧」

「你这是彻底地在藐视文坛吧……」

这种从自己周围的地方寻找灵感的姿态确实是值得尊敬,不过这种离自己太近了都扩大了被害者的伤口的事还请务必控制一下。


「再说,厌烦了啊离开了啊什么的,才仅仅过了一星期呢」

「嘛,泽村同学的笨蛋脑浆,大概没办法长时间留住一个男人的记忆吧」

呐,英梨梨……快给我回来吧。

否则你,这次要是被这个头发和性格都是黑色的人进行一些有的没的的情报操作的话,到时候就要变成不得不支付成吨的风评被害总额的情况了哦。

「伦理君也是,完全没有必要被那种薄情的女人牵着走哦?明明我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我究竟是怎样一个又有分寸又清秀的优秀女人你也差不多该察觉到了吧」

「所以说和男人女人什么的没有关系啦,只是单纯的闭关而已啦」

说起来刚刚还坐在我对面的诗羽前辈现在已经溜到了我的身边,一边和我进行着亲密地身体接触一边在我耳边边说边吹气究竟是要怎么样啦?

「就算如此……不,如果是这样的话伦理君,造成这次的情况你也有责任哟?」

「欸,我?」

「竟然在截稿日附近把创作者一个人扔着不管什么的真是不敢想……你,作为监督已经犯下了致命的错误哦?」

「致,致命的!?但,但是英梨梨说不这样就来不及……」

「真是太天真了伦理君。你简直就像是在这个生奶油满满的维也纳咖啡中,咚咚地加入配土司用的小仓豆沙note然后再将丹麦酥皮果子饼上的冰淇淋也哐哐地倒进去,顺带还把备用的枫糖浆也啪嗒啪嗒加进去那么甜,超天真啊!」note

  1. 注:一种日本的豆沙
  1. 注:日语中天真一词是「甘い」,也有“甜”的意思

「快住手快住手快住手!?」

你能理解这种光是听着都觉得耳朵要溶化掉的可怕行为发生在眼前的我的感受么?

我现在可正在现实世界中体验着啊。

「再说你对泽村同学的不讲理啦擅自行动啦夹带私心的任性也太宽容了哟。明明那种甜言蜜语对我都没有说过……切」

「不不根本就没有那种事再说对于诗羽前辈来说这呀那呀都没有关系吧!?」

还有能不能不要那样挠我的手背了啊。很疼啊。

「总之,泽村同学绝对会逃走。我可以赌上我的——」

「不不不仅限于英梨梨啊!?」

刚刚她肯定说了!诗羽前辈肯定说了什么但是我一定不会追问的嗯!

「虽然这是某个编辑哪里听来的说法呢……」

从诗羽前辈交友关系的那个来推测的话,她认识除了那个人町田小姐以外的编辑的概率是……

「会逃走的创作者的预兆,从短信或者电话来看,大致可以分为这么几种模式」

「首先是等级1。不知不觉遣词用句开始粗暴起来」

「唔……」

「然后等级2。这次是开始责备自己」

「呃,嗯」

「再之后等级3。回复越来越慢」

「欸……」

「接下去是等级4。开始说『好想死啊』,『已经不行了』之类,不顾周围感受与自我怜悯并发」

「呜哇」

「最后一击是等级5。到达了那个境地,就再也无法取得联络了」

「…………」

「又,作为附赠的等级6,拼命将失踪的女性创作者找出来之后,却发现她正在老家里悠闲地当着NEET,换了个男性笔名在做着别的工作,活得很精神的情况还挺多的。所以最后被抛弃的男方其实并不需要那么担心——这就是町田小姐的总评了哦」

「对不起请问最后一项真的有意义么?」

「嘛且不说这个,也就是说呐伦理君?现在的泽村同学已经是等级1的状态了哦。在这之后就会慢慢地往等级2,等级3发展已经可以说是不言而喻了哦」

「不,不会吧……」

听了诗羽前辈这一番颇有紧迫感与微妙现实感的话之后,我的喉咙就像火烧一般刺痛了起来。

嘛,先抛开等级6不谈。

「很可惜,这已经是被决定的未来了。这样下去,你和泽村同学的联系将无法阻止地被终止」

「为,为什么!?」

「要问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诅咒已经生效了啊」

「诅咒……是?」

「对,这是如果不把这一席话在三天之内说给5个制作人听,你手下的创作者就会100%跑掉的诅咒哟?」

「其实你只是想说这个吧!喂,你其实只是想用这个坑我吧!?」

对,我的喉咙现在就像火烧一般刺痛。

都是诗羽前辈说的这个,颇有紧张感与微妙现实感的……都市传说的错。


「再说了,英梨梨和那种背负着画不出来之罪恶的黑暗创作者是不一样的!」

「是这样么?作家变得写不出来可是一瞬之间的事哦?而且什么时候才又能写也是完全不知道的哦?」

「但,但是那家伙的情况来看,从参加展会开始一次也没有遇到那种事嘛」

话说当家作家感慨颇深地说出这样的话可让我的背脊都冷得冻住了哦。

「……难道说,你一直都关注着么?泽村同学的事」

「也并不是那样啦,展会的时候她每次都会送本子过来啦,而且不是英梨梨本人是她的父母啦呃!」

对不起,但是从刚刚开始指甲已经相当深得陷入我的手背当中了是怎么回事啊。

「但是,泽村同学的本子的话不是大都是十八禁的么?」

「这我也没有看过啦,为了表示敬意都全都放在我的床底下呢」

虽然都快已经把我的藏匿点全都塞满了就是了。

嘛,且不说这个,在那里面保存的同人志中,可以称为未完成品的(仅从封面来看)一本也没有。

胶印本的封面都一定有彩图,连场刊里也会好好认真画一副。

偶尔在截稿日快赶不上的时候也会让我帮一帮忙这一点虽然是可爱的地方,不过那也只是在享受紧张胜负的一环似的,到最后肯定还是会完美地赶上的。

「那家伙啊,无论怎样都不会暴走的。到哪里都是在她的计划之中。是一定能够,回到这边的世界的家伙啊」

所以才说那家伙很安定啊。正是因为安定所以才为自己挣得了这么多FANS。正是因为有那么多的FANS追随着……


所以,那家伙才是一个厉害的创作者啊。

无论我怎么说,她都是已经被大家认可的存在了。

只是……

「…………你呀,是不是在小看她啊?」

「欸……」

正当我那样对英梨梨赞口不绝时候……

诗羽前辈的表情,态度,语气却突然发生了180度的转变。

「为什么你把她当做好像没有未来的创作者一样来对待?」

「呃,那个……?不,倒是前辈才是在小看创作者吧?」

「因为他们就是笨蛋嘛。创作者基本上都是牺牲了社会性啦人性啦协调性啦生活能力和睡眠这些全部并将之灌注到作品里的○○○○吧」

「不,没这样的事吧。生活和创作能够两立的人也是有很多……」

「不过,到了把人性和作品放在天平上衡量的时候,毫不犹豫会选择后者的才是创作者哟?」

「欸……」

比平时还要激烈地,反击着黑化的我的言论。

「泽村同学绝对不会乱来。不会暴走。不做鲁莽的事。若是在面前有超越自己界限的挑战,就不去挑战而回头……你是想这么说吧?」

「诗,诗羽前辈?」

而且……攻击和防守的人,和平常都反了过来。

这样的前辈,比平时还要,不可思议。

「与自己无关却还真是火大呢……」

「什,什么?」

「本应该讨厌泽村英梨梨的我,却比本应该是她最大的理解者的你,说不定对柏木英理的评价还要更高啊,这可笑的事实还真是让人火大呢」

「啊……」

这下简直就像……你才是英梨梨最大的同伴一样啊。

最明白那家伙的价值,因为我……不,世间众人没有理解这一价值而恼火着,这不简直就像狂热的追随者一般么。

这不简直就像一直追随着霞诗子的,TAKI一样么。

「即,即使是我也……」

「什么?」

「即使是我,也是真的觉得那家伙,真的很厉害哦」

「从客观看来,是吧?」

「……」

不知在何时,诗羽前辈已经离开了我身边,回到了我对面的位子上。

然后我,被诗羽前辈的言语刺穿了内心的我……

为了安抚混乱的内心,慢慢地啜了一口咖啡。

「唔!?」

……这次,我被生奶油加小仓豆沙加冰淇淋加枫糖浆的破坏性的甜味刺穿了喉咙。


※※※


FROM“泽村英梨梨”

TO:“伦也”

Subject:抱歉

Date Thu DEC 21:01


抱歉,今天没有进展。

说实话,我感到有点迷茫。

昨天也已经说过了。文风和展开都不同。关键是写手的想法不同。

……不过,毕竟是不同的写手写的,不一样也是理所当然吧。

这半年,我一直在在做霞丘诗羽的文本,所以现在要怎么做有些迷惑。

我虽然试着画了几幅,可都不满意。

画虽然是和至今一样的笔触,可心中总会浮上和文章配不起来的感觉。

正好这种事我还没有遇到过呐。所以现在完全没有进展。

我,究竟是怎么了啊……

啊,不过我一定会赶上的哦!绝对会有办法的!

请再等我一天吧。然后我一定会变回一天两张的速度给你看。


※※※


FROM:“安艺 伦也”

TO:“泽村英梨梨”

Subject:没关系!

Date Thu Dec 02:49


感觉你是不是想的有些多了?

不用自己担这么多责任啦。本来就是我这边给你额外出了难题嘛。

就像平时一样和我说「搞不完都是你的错啦」才更像英梨梨哦。

现在也已经干的很足够很好了。再干得轻松一些也没关系哦。

牢骚话啦烦恼话啦有多少我都会听的。如果觉得进展困难就给我打电话吧。

半夜打来也没关系。反正这边也是在干活。

啊,不过,如果是关于绘画的技术性问题我可不懂哦?

那就这样,今天我先睡了。


※※※


「抱歉……」

「抱歉啊,伦……也」

「没能,遵守约定……抱歉,啊?」


「欸欸欸欸欸欸欸骗人~~~~~!?」

之后星期四的早上。

因为自己发出可怕的悲鸣而从床上跳起来的我,首先印入眼帘的是房间里的时钟,上面的指针正好指向了7点正。

可恶,没有在打工的最近,即使像平时一样起床,眼皮也好身体也好心情也好都相当沉重,起床的过程完全没有清爽可言。

……嘛,其实也是因为直到天快亮了睡意才涌上来,连发晨报的摩托的声音和白肚皮的晨光都记得一清二楚,结果就是根本没有睡多久所致的吧。

「嗯~……」

说起来,从英梨梨的那封短信看来……

「然后等级2。这次是开始责备自己」


仿佛是为了故意强化诗羽前辈的预言一般,那样弱气等级2的种种话语一直让我耿耿于怀。

「啊啊够了,别想那些不吉利的!」

都是因为那可怕的吻合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搞的。

结果做了那样不吉利的梦。

地点和情景都很模糊,言语也只有断断续续地听到一些。

只是,从这些断片里可以肯定的事有两件。

英梨梨在道歉。

我却,什么也做不到只能呆立在那。

而这情景还完全和现状重合了,正是这一点给我本来就已经很疼的胃又补一刀。

那难道是对不远的未来的预知梦么?

还是说……不不,虽然光是想象一下就觉得十分恐怖,那难道是现在正在发生的……

「不可能吧,这种事……」

对,这不可能。

那家伙至今都没有放弃过截稿日。

就算再烦恼,就算再痛苦,也一定会在快到极限的时候做出妥协……

……不,是解决掉问题,最终赶上。

所以这次,我也会选择相信她。

英梨梨他,一定会画出来的。

向我道歉什么的,肯定不可能会发生的。

「上学,去吧」

于是,我摇了摇陷入死循环的脑袋,将懊恼的心情排出了体外。就像为了赶走寒冷的空气一般,我开始快速地换上校服。

今天之内这种暧昧不清的状况一定会得以改善,我这么相信着。


可是……


「呼啊啊啊~」

「……安艺君好像很困呢?」

「有一些原因啦~」

现在是星期五的午休。

一边叼着作为午饭的面包一边打了不知道多少哈欠的我,正在被同一张桌上吃着便当,与平时一样平淡的加藤平淡地担心着。

「所以呢,和英梨梨那边是怎么说?」

「…………」

「安艺君?」

我再说一遍,现在是「周五」的午休。

把周四给跳过去不讲,并不是我忘记了。

只是昨天上课也是心不在焉的甚至忘了自己到底做了些啥。

「嗯……渐渐地没有联络过来了呢」

「欸~」

然后,嘛,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事发生。

……不对,嘛,其实「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事」这本身就是值得一提的事才对。


「再之后等级3。回复越来越慢」

像这样顺利完成定额一般开始失去了联络,就算是我这下也说不出话了。

「呃啊,那现在进展到底怎样了?」

「就说从周三晚上开始就没有进展了啊。到琉璃线为止倒是完成了」

「啊~」

自不用明说,团圆路线的事件CG目前还是0张。

这下子,别说是我,加藤也说不出话了。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昨晚上终于没做那样不吉利的梦了。

……嘛,毕竟自己每隔10分钟就确认一下短信而整晚没睡,这也是当然的。

「不过,这种时候,总觉得有些懊恼呢」

「为什么加藤会这样想?」

「因为就凭我们,没办法理解英梨梨到底在烦恼什么,想帮她出主意也没办法出嘛」

「呃……」

啊,这确实是,对我们来说能想清楚的事是有限度的,陷入这种窘境真是太正常了。

「英梨梨可是那种我们只能抬头看,飞在云上的插画师呢」

就算作为游戏的最高责任者和女主角……不,正是因为我们俩作为最高责任者和女主角,对在最前线战斗的英梨梨的战斗力只能从数据里来了解。

我们却,无法用自己的身体亲身体会那份强大。

「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哦?再说也只是能和加藤成为好友的水平哦」

「安艺君,你这一箭射得都可都弯到我的膝盖上了哦,不止是英梨梨连我也给狠狠地损了一回呢?」

「就算这么说,加藤不也并不是因为英梨梨是厉害的画师所以才和她成为好友的吧?」

「虽然是这么回事啦」

「不过对那家伙来说,知道她是个外表看上去华丽,内在却是塞满棉花的家伙这一真相的,能够真正安心相处的好友除了你也别无他人了哦?」

「虽然我可不觉得是那样哦」

即使这样我还是因为被加藤明确地指出了偏题而有些恼羞成怒,便开始继续进行这样不明所以的辩论。

结果就是,议题被带得越来越偏了。

然而现在,我为什么会这么做的理由和最初的冲动究竟是什么,还是没能解明。


「那加藤你,又是为什么要和英梨梨做好友呢?」

「那~个,这种故意在两个人之间排出高低,感觉会留下隐患的事还是别做了吧?」

「不是啦,加藤你,最开始不是和那家伙处得不太好么?」

明明是处在知道了对方秘密的立场上却又是被威胁第一卷第四章,又是被很莫名其妙的说是面瘫而卷进奇妙纠葛第二卷第四章,加藤和英梨梨的关系,就是这样从相遇开始就有一种命途多舛的感觉。结果到了现在,两个人却几乎成了不可替代的好友,人类这玩意还真是奇妙啊。

「啊~,说起来好像确实有过这么回事……在六天场商场第二卷尾声那时候尤其夸张呢」

「六天场商场?加藤,你和英梨梨还一起去过那种地方啊?」

「……啊~记错了。不好意思呀安艺君,这点我好像完全记错了~」

啊嘞?这种过分的棒读怎么感觉反而让角色鲜明起来了……?


「不过,确实是呢……其实答案非常普通哦,只是因为,最近我终于,理解了真正的英梨梨了,吧?」

「理解真正的英梨梨是……指的什么程度?」

「呃,率直但是又别扭,容易理解但又难以相处……」

「而且,对真正袒露心扉的人,绝不会背叛」

「…………哈哈」

听到这番话之后自己的反应,甚至连自己都觉得神经……

但是,嘴里还是不经意间发出了自己都觉得做作的干瘪的笑声。

「真是的,安艺君不也是嘛……我虽然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些什么,不过请你也相信现在的英梨梨吧?」

于是,终究还是察觉到了这份不自然的加藤,以相较之下严肃了一点点的表情,盯了过来。

「不过啊,早就已经藏不住了哦?英梨梨是宅也好,是假的大小姐也好,都已经暴露了哦?」

「不会吧……」

那家伙,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啊。

已经八年了哦?

小学三年级开始到高中二年级的这么多年间,那家伙可都是披着这层虚假的面具活过来的哦?

「因为我怎么看都是安艺君的朋友,啊,不如说是手下哟?」

「哪有,你也不用贬低自己到这个份上啊」

嘛,虽然这么说,要我来找一个更合适的词来形容我们的关系也很难所以我决定对这个问题不再深究嗯。

「所以说,英梨梨和作为安艺君手下的我成为朋友,是不是和安艺君有关呀,这样的传闻已经差不多出现了哟」

什么呀这种三段论……

不是流传我和加藤怎么样怎么样,反而是搞这样像阴谋论一样的传言,丰之崎学院这地方还真是不入流。

「但是,那也只是单方面的臆测罢了。英梨梨只要出面否定的话这样的传言不用一会就会消失了吧」

「不会的哟」

「为什么?且不说我们,普通的学生的话一会儿就会被那家伙的甜言蜜语蒙得五体投地……」

「不是的,传言没有消失正是因为英梨梨她不会否定啊」

「呃?」

「她一直只是暧昧地笑一笑,或是随意地蒙混过去……但是,她绝对不会说出来啊」

「说、什么?」

「我和安艺君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她绝不会,把这句话说出口」

「…………」

什、么?

什、么呀,都已经事到如今了?

我们之间,本来就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吧?我们之间……

「一定就在最近,安艺君和英梨梨就能『真正地』和好了吧」

这种事,不要说得,那么轻松啊……

「所以说现在,只要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哦?」

在我的内心深处,究竟多么地怨恨着那家伙……

又是多么地拘泥于那家伙啊,我自己也不知道。

再怎么是加藤,我可也会把好心当作歹意的哦?

我可是会变成就算自己清楚自己在把好心当作歹意,自己是擅自臆断蛮不讲理还是要做的软弱混蛋哦?

「如果到了周六英梨梨还是没有联系的话,我们还是去一趟那须高原吧。记得轻轨的话两小时左右就能到了吧?」

加藤的声音,听起来比以往都要更加平淡。

「啊,安艺君的话就在家里待机比较好吧。如果有文件发过来的话,也能立刻进行处理」

不,不对。

只是她说的东西,我再也没能听进去罢了。


※※※


「对不起,对不起,伦君……约,约定,我没法完成了,对不起,啊?」


※※※


「~~~!?」

这次,我没能发出惨叫。

喉咙中充斥着堵塞着的异物感,和无法将它们吐出的焦躁感同时涌上,惊坐起来的我,眼中首先看到的是黑暗中闪烁的「04:00」这一电子时钟的数字。

时间当然是已经前进到了周日。

也就是说,距离封片完成还有一天。

「哈啊,哈啊,哈……」

自己过分慌乱的呼吸,和被冷汗浸湿的睡衣都让人感到厌恶。

本来应该是通宵在等的,却在不知不觉中睡着果然遭报应了。

「那是……」

更加重要的是,再次梦到的「那个梦」真正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这下真是无法安眠了。


英梨梨在道歉。

我只能,什么也做不到地站在那里。

那个梦,和两天之前梦到的完全一样。

但是这次,场所和情景都很明确地「能回忆起来」,说的话也听的很清楚。

也就是说,那并不是在暗示遥远的未来,也不是在展示现在正在发生的事……

「水……」

打开枕边的瓶子,一口气把水送入喉中。

然后重重地摇了摇头,决定将那个梦当成杂念,从记忆中扫出。

毕竟现在不得不考虑的事情还堆积如山。

因为现在可是封片前一天……也就是说,今天已经是交出所有游戏数据的前一天了。

至今为止,还没有完成的,是团圆结局的事件CG整整5张。

反过来说,完成的部分是,除此之外的,全部……

对目前的完成情况进行评估之后,我该做出的选择已经很明显了。

但,那又是那样困难。


「删掉团圆结局上交」


将包含我心血的,诗羽前辈所承认的,那个轻率而又笨拙,却是注入了我的灵魂的剧本当成「没有存在过」……

如果现在再倒带回我和诗羽前辈那个狂乱的周末的话,我们的游戏甚至都已经可以算是完成了。

实际上,昨天的时候我已经将那个伪·最终版做完了。

所以现在我只用做出决断,把这个交给印刷公司的话,我们的冬COMI就能成功。

这么说的话,我现在可选的选项是……


一. 把团圆结局删除并提交

二. 不,还有一天可以等


选一的话,大概,至少也是个NORMAL END吧。

然而如果在这个阶段选了二的话……


一. 去那须高原,向英梨梨催稿……不应该是去辅助她的作业。

二. 相信英梨梨并继续等待


我现在必须选的,就是这些纠结的,但作为攻略中算是简单易懂的选项。

「……去洗个澡吧」

但是现在,没有自信托付给以这种半夜惊醒的状况之下做出的选择,我还是决定脱下T恤,从房间里先逃出去。

「……欸?」

只是在这之前,我想至少也把最近已经形成习惯的短信确认给做完,结果却是让我瞬间感到自己已经快完蛋了。


FROM:“泽村英梨梨”

To:“伦也”

Subject:(无标题)

Date:Sat oo Dec 04:00


今天,我看到海了。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


「英英英英英英英英英英英英英英梨梨~~~~~!?」

好像已经不是该吐槽栃木根本没有海这件事的时候了……note

  1. 注:这里是在NETA田中罗密欧《加奈妹妹》


「哎呀,我觉得伦也也差不多该是陷入艰难的决断的时候了」

「就因为这种事你就给我发那种一瞬间让人心都凉了的短信啊喂!?」

时间是,周六早晨四点十分。

嘛,情况是我看到那封短信以后慌张地打电话过去,结果还没响过一声英梨梨就接了起来。

「再说了,有什么事的话直接打电话啊。短信里写『请回电』也行啊」

「可是,那样的话不是会显得好像是这边忍不住太寂寞了一样嘛」

「呃……」

冷静点,冷静点啊我。

愿今天的我,能够成为比昨天的我更优秀的人……啧。note

  1. 注:仍然在NETA《加奈妹妹》加奈的台词

「……所以,那边怎样了啊英梨梨?」

「那个呐,现在下雪了哦。昨天开始外面就是一片雪白超级梦幻的!」

「……那还真是太好了呢」

在发「那」的音的时候我臼齿都咬了起来,让音调听起来简直都反了过来,即使这样,我还是强装平静地回答着英梨梨不看时机的那些话。

再怎么说,英梨梨在对面的声音可是让我不得不使劲努力装得很平静地高兴而开朗,连一丁点悲怆感都感觉不到。

「那个啊,虽然在这么忙的时候很不好意思,但是能不能汇报一下现在原画的进展呀?」

我可是制作人兼监督哦。

不损伤创作者的情绪可是首要任务。

所以「我究竟有多担心你你知道么!」之类的「呼呼,这边的心情都不知道还这么开心真是令人羡慕之身呢」之

类的或者是「喂喂,我是小伦。现在就在你的身后哦」之类的我都不会说的哦。

「唔嗯,是呢……我觉得应该赶得上吧」

「真,真的吗!」

不过,也不知是不是这样笨拙的做法发挥了作用,英梨梨的回答,在我预先想好的各种各样的情景中也算是相当乐观的。

「实际上呢,昨天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点子哦!」

「欸,是么!」

难道说,没有联络是因为工作在兴头上,实际上要画的东西已经都快要完成了什么的?

「至今为止我都是把角色和背景画在不同的图层上的吧?」

「那自然是,游戏的原画这样做也是……」

「但是我呢,也做过美术部那边的事吧?可能也是因为这个,角色和背景分开画总有点没感觉的意思呢」

「欸,欸……」

「该说是平衡性有点那个呢,还是说就像在没有一个人的场景之中,把一个在别的地方的人拉进去一样……不过也就是这么回事吧?实际上,就是从别的地方拉进去的嘛」

「……英梨梨?」

结果,英梨梨从嘴中说出的话,不知为何地,让我的背脊感到一阵凉意。

「所以我试着改变了一下想法……再说,油画和水彩画也没有图层这种东西吧」

「……你给我等等」

「果然一张画里,人物要融进风景里,两者之间产生相互的影响……」

「所以说给我等等英梨梨!」

「嗯?什么啊伦也?」

英梨梨的语气和言语,简直热情到不妙。

推翻已经存在的思考方式,闪出了全新的想法,她正沉浸在这样的自我之中。

「照你的说法……你打算现在再来改变画的方法?」

「一切都会改变的哟?先用画具画好,然后用彩色扫描仪扫描进去,以这个为底再在PC上继续涂……」

「……这么做,可是二次作业还大部分是无用功,再加上完全是在乱来啊?」

「能行能行!嘛,只是恐怕只有我能做到就是了,啊哈哈」

「英,英梨梨?」

然后她,不顾任何风险地,只是不断在前进,只是追求着强大。

「啊,确实至今为止的CG的感觉是会有点改变吧。不过,平衡性的问题不用担心。因为,本来团圆结局的文本和其他的文本之间完全就没有什么平衡感可言嘛。啊哈哈哈」

「呃!?」

突然,打了个冷颤。

现在的英梨梨,既不是表现出单纯的开朗,却也不是勉强地开朗。

「所以啊,我现在就开始这么进行作业。现在,正好有很棒的雪景。你看,团圆结局最后的ENDING里,季节也没指定过吧?雪,积起雪来也没问题吧?」

「在那之前英梨梨,拜托,告诉我」

「什么啊,难得我正在兴头上……」

对,现在的英梨梨不得不说有点太上头了。

某种意义上,坏掉了。

那个,就有点像陷入恍惚状态的诗羽前辈一样……

「所以你到底画了几张啊?」

「就说现在开始嘛」

也就是说,现在的完成度是0张啊……

「那么接下来,你要怎么做?」

「所以说,先用画具画好,然后……」

「从现在开始五张?」

「不知道。不过,最少肯定会画出五张的所以放心吧!」

截止日前一天,连数目都不确定,让我怎么放心啊?

还有,这家伙刚刚好像还说了些可不能听了就算了的东西啊喂

「雪,积起雪来也没问题吧?」

什么的,是想在哪里画啊,英梨梨……?

「这也太乱来了……」

「做得到!」

「呃!?」

英梨梨她,已经变成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英梨梨。

「伦也期待我去做的话,就能做到啊……」


这难道不就是我经常念叨着「差一截」「不行」的,仿佛一定要得到「什么」才罢休的,那种贪欲的创作者的姿态?

这难道就是,那个对剧本作者霞诗子一面憎恶地批判,一面又寄予厚望的,画师柏木英理的究极进化形态?

但是,我……

「我知道了,可……不要,太勉强哦?」

「怎么了伦也?你在说什么?」

「所以说,如果万一来不及了我这边会想办法的」

「来不及的话……你打算怎么做?」

「所以说,那时候就把团圆结局给去掉……」

「不行!我不允许!把那个扔掉真是不可理喻!」note

  1. 注:NETA自DQ中扔掉重要道具的提示语

「呐,伦也,我说真的哦?这话我一定不会说第二遍哦?一生只说这一遍哦!?」


「我……最喜欢你写的这条线啊!超喜欢的啊!」

「呃!?」

「虽然文笔烂得一塌糊涂,情节也乱来到不行,读起来也不顺畅,但却让我感动了!感动得哭出来了!我从中感到了幸福!」

「不,那个……」

「果然我是个,HAPPY END厨啊……和你是一样的啊」

「……嗯」

那个,从英梨梨嘴中不断说出了简直不可思议的绝赞话语,但是这一次,只有这一次我却是平心接受了。

因为,我能肯定,我和英梨梨最根本的感性是一模一样的。

因为我们是同吃一锅饭……不,同看着一张HDD的动画长大的,灵魂的伙伴啊。

「是,么」

「等着我伦也……我,在明天之前,一定,一定会做出不得了的东西来!」

这样燃烧着的英梨梨,我从未见过。

这样热血地,令人感动地,鼻子里都有些一酸的英梨梨的这番话,我至今从未听过。

即使如此,我也……

「明天,我过去那边吧?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么?」

「不要来!」

「呃……」

「……不过,好想见你」

「什么嘛,到底是哪边?」

「还不都是你打电话过来的错……」

「那是因为你……」

「还不都是因为听到了你的声音,才让我耐不住寂寞了啊」

「…………」

果然,现在英梨梨的情绪有些奇怪。

简直就像脑子发热了一般。

简直就像忘记了自己所站的位置一般。

「所以,我只想要一个慰问品」

「明白了。想要什么?」

「鼓励我一下」

「欸……」

然后,一切就像回到了八年前一般……

「就像你,对霞丘诗羽做的那样。

就像你,对冰堂美智留做的那样。

就像你,对波岛出海做的那样」


「对我说,你的话一定能做到的。

你真的很厉害。你是天才。

所以,一定会赢的」


「英梨梨……」

电话那头的声音,就这样断绝了,只剩下,略有一些激烈的喘息。

可是这份无言,并不是为了自己做的过头了而后悔,也不是为了自己羞耻的台词而羞愧。

那好像是,只是从心底里等待着这边的反应一般。

那好像是,只顾等待着自己所追求的东西一般。

就像字面上说的,在等待着,我,给予她鼓励。

这么说我,不做出回应是不行的。

对英梨梨的那份真心,不真心地迎击是不行的。

我明白了,画吧……

画画画,不断地画下去!

一天五张。不,十张,哪怕一百张也没问题,画出来吧!

我可先说哦,只是画出来可不行的哦?

协同制作中最重要的,是截稿日。

然而,对创作者来说最重要的,是质量哦。

所以你就算拼命也要给我把这两方面都兼顾到!

按时交稿,以最棒的质量,用超厉害的画,赶上截稿日!

将你至今都没有画出的东西……

『除你之外任何人都画不了的东西,就在这么短的时间中,全给我画出来吧!』


如此大量的话语就这样。

自己也觉得像白痴一样,仿佛陷了进去一般,像平时一样混蛋死宅的胡话就这样涌上心头。

「嗯,英梨梨的话……一定可以做到」

然而,我却……

「所以,按你想做的方式去做就好了。然后,之后的事我来想办法」

将以往那些无用的部分,省去了。

我做出了选择。

抛弃了,那份热血……

什么啊这是?你这家伙,真的是那个安艺伦也么?

难道说,出了问题的不是英梨梨,而是我自己……?


「嗯,我明白了」

再次答复的英梨梨,声音好像有些温柔。

仿佛不是泽村·斯宾塞·英梨梨那样,对我展现着温柔。

「我呀,会做好的哦,伦也」

「嗯……」

但是,从这份温柔的语气中露出的决心,果然还是那样强硬。

对于我的弱小,更是不动分毫。

在这个时候我明白了。

英梨梨她,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借用我的力量了。

她已经不再是没有了我就什么也做不到的弱女子了。

……不对吧,这好像是多少年前就已经明白了的事呀。

「那就这样再见……吧」

「英梨梨!」

我最后的叫喊,没能传达给英梨梨。

只有通话结束的电子声迎接了我。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